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829章:合适的男婴灵

    到了第十二天,我终于接到黄诚信打来的电话,称高老板已经帮阿赞宋林找到合适的男性婴灵,是个居住在普吉附近的小男孩,还没满月就不幸被活海鲜扎中手指,后来感染了“海洋创伤弧菌”而迅速不治身亡。下葬后的半个月,被高雄一个牌商朋友得知消息,就把情报告诉给高雄。他又转告黄诚信,让吴敌陪着阿赞宋林来到泰南部的普吉,在村中坟场找到小男孩的坟墓,并感应到它的阴灵。果然还没有去投胎,而且有些怨气,毕竟是病死的,但又没那么严重。

    然后,阿赞宋林又让吴敌打听到小男孩在村中居住的父母,将感应到的信息转达,称可以免费为他们的儿子超度亡魂。小男孩父母听到细节完全没错,就立刻同意下来,阿赞宋林让小男孩父母找人打开棺木,取出小男孩的头盖骨,将小男孩完整的灵魂附在上面并带回曼谷。

    “太好啦!”我差点儿蹦起来,看着阿勇和那些村民们正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打游戏打得起劲,我对黄诚信说你赶紧让阿赞宋林来吧,我在这村里无聊得想撞墙。

    黄诚信说道:“不要急,你把我和阿赞宋林西傅的信息交给客户,让他们快去订机票,介边随时可以出发!”我说你为什么非得跟着,大老远的,这村子特别穷,顿顿都是炒青菜叶,比我之前去过的辽宁营口、贵州凯里等穷村都更穷,可没有海鲜给你吃,别说海鲜,连肉都是我出钱让客户买的,因为平时他们家顿顿都是炒青菜,基本没有肉。

    “怎么可棱,”黄诚信笑着,“广东经济总量在全中国可戏要排第一位的,喇里会有辣么穷的村几!田老板真会讲笑话。”我说你不相信也没办法,那你就来,不过这也会给客户增加新的负担。你来回机票打折也要近两千,对客户来说,几乎就是他们大半年的饭费,最好别来,给他们省点儿钱吧。

    我越这么说黄诚信越不信,说他也很久没见到我了,顺便来看看,而且反正也是客户出机票钱,不用我担心。我人不在曼谷,怎么劝也没用,这家伙明显还是对我不放心,生怕我多赚他的好处费,也只好由他去。但我让黄诚信自己在曼谷找旅行社的朋友订机票,越便宜越好,黄诚信同意了。

    等机票订完,我将两人的行程和票价用短信发给黄女士,她立刻打电话过来:“真的已经找到了?太好啦!”我说可不是吗,幸亏我在泰国有人脉很强的合作伙伴,他托在泰国的十几名牌商四处打听,终于在普吉一个村子找到合适的男性婴灵,还没满月,得传染病死亡才十几天,怨气不大不小,又有强烈的投胎意愿,真是老天爷送的礼物,刚好合适。

    黄女士说:“行行,机票是四折的?这么便宜。”我说那位阿赞宋林师傅有个助手叫黄诚信,在曼谷开珠宝店的,与各大旅行社都有关系,能订到最便宜的机票,也是为了给你们省钱,到时候你们看收据报销就行。黄女士和郑先生提前从广州回到潮州,在村里住了三天,黄诚信和阿赞宋林到的时候,郑先生从村里又借了辆摩托车,两人到县城接站,将黄诚信和阿赞宋林接到村里。他们特意选在天黑的时候回村,就是为了不引人注意。进了院子,我看到黄诚信脸色有些不太好,估计虽然是夜间,但他也能看出这村子是真穷,而并不是我在夸张。

    “介个就系机票的收据,系我和阿赞宋林西傅往返曼谷和广州的,你们看,系折。”在屋中,黄诚信屁股还没坐稳,就先把登机牌和旅行社开的收据拿出来,交给黄女士。黄女士连忙让丈夫报销,黄诚信把钱收起来,笑嘻嘻地说他也姓黄,跟你们是本家。

    郑先生问道:“这位就是阿、阿赞宋林师傅?”黄诚信说没错,也是他的远房舅舅,法力很强的。接下来就是商量细节,我把阿赞宋林的泰语翻译成普通话,再让黄女士翻译给她公婆。为了避免尴尬,阿勇并不在场。

    阿赞宋林告诉我们,要先在黄女士夫妻俩身上纹刺出一些经咒,用来起到驱散阴灵的作用,必须是纹刺而不能写上。然后再让他们在屋里行房,然后阿赞宋林于隔壁施法,这样的话,那个附在男孩头盖骨上的男孩阴灵就会以中阴身的状态暂时附于黄女士体内。如果她能顺利受孕,那就OK了。要是不成功,就得在测出受孕失败后再试一次,如果想增加成功的机率,也可以增加同房的次数。

    没等黄女士翻译给老两口听,郑先生抢着说:“这个好办,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同房不就行了?就不信都怀不上,我老婆是易受孕体质,肯定没问题!”黄女士表情很尴尬,我说那也可以。老两口听了翻译,也都很高兴,那表情就像中了彩票似的。

    当晚,阿赞宋林就给黄女士和郑先生开始纹刺符咒,都是在后背上,每人刺下几行经文,再以咒语加持数分钟。次日,郑先生又让阿勇到村里借鸡,但这是个难事,因为穷,村中没几户人家养鸡养鸭,最后只好让阿勇骑摩托车到镇上买了两块猪肉回来炒菜。黄诚信吃过早午两顿饭之后,我看到他脸色已经很难看。在村后院的厕所中,我俩都在站着小解,借机问他感受如何。

    “早鸡道系介样,我真的就不来啦!”黄诚信愁眉苦脸地说。

    我笑笑:“你在曼谷珠宝店无非也就是顿顿煮面,没比这里的伙食好多少吧?”黄诚信说起码有时候还会让吴敌做个海鲜汤,这户人家的厨艺真是太差,根本咽不下去。我说早就告诉过你,可你偏不信。

    黄诚信说道:“蓝以妓信,广东怎么会有介么穷的村几!”我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怎么信。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