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漫天的狂风席卷,化作刀剑,化作诸天,也化作树木山川,也化作飞瀑河流,化作万物! 这些东西,围绕在凌宇周身,轰然向外界碾压出去。 所有伟岸身形的神祇就像接触了,某种不可接触的东西,一股毁灭性的力量顺着他们的手臂,蔓延出去,蔓延全身。 他们伟岸的身躯开始瓦解,化作尘埃,飘散在虚空之中。 李雄露出骇然之色,“这怎么可能!” “连这样的力量,也无法杀你么?现在的你,距离巅峰的你,明明还差了那么多……” 凌宇挥手散去所有异象,淡淡道:“你高估自己了。” 距离巅峰差了太多又如何? 那是和自己比,和别人比,依旧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 “今日我必杀你!” 李雄怒吼,双手掐出了一个古怪法诀,身上的气势在疯狂攀升,恐怖的气息他体内鼓荡,一柄神刀撕裂大地,冲天而起,落在他的手中。 李雄手持神刀,整个人给人的感觉迥然不同,说不出的凌厉与锋锐,仿若能切开一切,包括规则与大道。 刀光落下,横贯虚空而来,惊艳着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凌宇被刀光笼罩,发丝轻舞,衣袍也在刀光卷起的罡风之中猎猎作响。 凌宇点头,赞道:“你的力量虽弱,但你的刀道相对而言,已经接近到了极致。” 说话之间,他抬手一抓,轻描淡写地将拿到刀光抓住,反手一扔。 刀光回弹,爆发出更加刺目的光芒,映照诸天,刺破重重虚空。 李雄瞳孔骤缩,竭力全力,扭转身躯,勉强躲过了这一刀,然而还是失去了一条手臂,血流如注。 他强忍疼痛,回头一看,脸色惨白。 背后的天穹,出现了一道漆黑而巨大的裂缝,绵延百万里。 如果把天空比作一张幕布,那么那道刀光就是一只主宰之手,将幕布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来自另一重虚空狂暴乱流汹涌而出,凌宇屹立在乱流之中,岿然不动。 李雄深吸一口气,封闭了自己的痛觉,身形虚化,融入虚空之中。 忽然间,狂风肆虐,卷起漫天黄沙,黄沙竟是黑化,继而又有粉红的花瓣飘落。 黑色的沙子混杂着花瓣,遮天蔽日,看似混乱,实则有迹可循,蕴含着某种不可言喻的律动,激荡出规则之力。 这是一个阵法,镇杀之力被催动到极限。 凌宇十指连点,勾勒出三枚符号。 三枚符号缓缓腾空,融入黑沙与花瓣之中。 躁动的风沙突然平息下来,黑沙中的花瓣凋零。 凌宇手掌一挥,黑沙逆向旋转,朝着李雄呼啸而去。 李雄吓了一跳,飞速暴退。 然而,他的速度并不够快,起码不如黑沙快。 很快,黑沙将他淹没。 一股吞噬侵蚀之力爆发,人们从黑色的沙海之中,听见了李雄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只感觉毛骨悚然。 最终,李雄的尸体坠落,只剩一堆枯骨,而枯骨在坠落的过程中,也在风中化作了无数沙子。 这场战役突如其来,结束得也很快。 众人眼帘低垂,忍不住悲伤。 虽然他们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依旧不舍曾经的伙伴就这样离去。 尤其是主帅,蓝天平易近人,没有主帅架子,和上下都打成一片,从不已一个上位者自居,而是想朋友一样,对待他们。 在他们心中,蓝天就像一位老大哥,在你受挫的时候鼓励你,在你迷茫的时候告诉你去做正确的事,在你快乐的时候去与你分享这份快乐,也在你痛苦的时候承担压力。 蓝天本尊被李雄斩下的那颗脑袋突然动了动,死灰的眼眸中恢复了色彩,生机在逐渐回归。 有人目光一亮,冲了过去,激动万分道:“主帅,你没死?!” “没死?!” “主帅没死,真是太好了!” “主帅……”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去,全场弥漫着兴奋的氛围。 蓝天的无头之躯站起,将脑袋安装上去,断痕竟是在飞速愈合,惨白的一张脸,也有了血色。 秦烈和鲁本微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两人看向凌宇,露出询问之色。 凌宇没有说话,神色平静。 人群散开,留出一条道路。 蓝天走来,在凌宇面前缓缓躬身,恭敬道:“这一战后,我们间的恩怨已经消散,不过我欠你一个人情,谢谢你帮我杀了那个家伙,让我得以重生。” 凌宇说道:“你在……装什么?” 蓝天脸色微变,又在瞬间恢复如常,笑道:“难道你在怀疑我的身份么?你多虑了,那家伙已经被你杀了。” 凌宇道:“本尊已经被你杀了,不会再活过来。” 蓝天皱眉道:“我说过了,我就是本尊,你如果不信,我也没办法!” 凌宇摇了摇头,也不和他废话。 他不需让任何人相信,他只需要杀了他。 “大家保护我,我伤势未愈,势必会死在他的手上!”蓝天暴喝。 众人大怒,誓死保他,一时间同仇敌忾,直面凌宇。 也有少部分人表示质疑,没有行动,则被其他人视作异类,异类就是叛徒。 “他们护不了你。” 凌宇嗤笑一声,信手一挥,无形的冲击扩散出去,沸腾激荡。 所有挡住他路的人,皆是横飞出去,如遭重击,五脏六腑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但凌宇懒得杀这些无知的忠者,只用了很小很小很小的力道,对他们而言,却依旧是难以痊愈的重伤,也算是对他们胆敢阻挠自己的一个惩罚。 “我当然知道他们保不了我,但我可以趁这个时候逃跑!” 蓝天大笑离去,笑声中充斥着讥讽,讥讽凌宇杀不了他,也嘲笑一众蠢货,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众人傻了。 这笑声,就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刺在心中。 痛得令人崩溃。 旋即,怒火,如火山爆发,洪流决堤,势不可挡! “混蛋,我们要撕了你!” 蓝天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露出不屑之色。 “你们,能做得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