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锁龙人 >

第十一章聪明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被蛊惑的女孩再次出手,又造就一起命案,杀的是把女孩卖到妓院窑子里去的老爹。赵良在第二天就又登门造访,见到了木青冥。被六姑带人上门吵闹催促破案,搞的焦头烂额的赵良才见到木青冥,木青冥就提出了要时间的同时,让赵良带上妙天和他的弟子张晓生,前去停尸房闻尸。引出来赵良听了理由,还是答应了木青冥的要求。而与此同时,早已接到木青冥用意念传音发来行动计划的铁桦和铁婶,按计划用匿迹咒藏身,躲在了潜藏在南城的两个长生道教徒家外。】

    赵良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向了木青冥;这尸体不是好菜好酒,又已经定论了死因,他是真不知道木青冥提这么奇怪的要求做什么?

    木青冥笑而不语,睁开了阖起的双眼,再次看向头顶。透过了枝杈间的缝隙,再次看向蓝天白云。

    他喜欢看天,清澈干净的天空能让他心静很多。白云悠悠,又能让他忘却烦恼。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当然,我也知道那东西(死尸)不是什么美酒佳肴,但我要做的事情,绝对是可以能帮你破案的。”木青冥注视着树枝间的天空,如管中窥豹。

    他现在对于赵良求助的这个案子,也是有着这样的感觉。只是看起来,并不算怎么复杂。

    或许是长生道策划者们江郎才尽的原因。亦或者是,又是另一个请君入瓮的陷阱。不过不管是什么,他都得先知道是什么附体之物才行。

    现在可以肯定一点,行凶者身上有附体之物,而附体之物一旦附体就很难外泄本体之气。因此往往藏匿的很深,不易察觉。但此物行凶,就会在尸体上留下更多的线索。

    这种线索只用眼睛去看,显然是看不出来的。否则妙雨和墨寒昨天在现场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这得靠鼻子贴上去闻,才能有更多的线索。

    而木青冥现在能指挥的锁龙人里,只有妙天和张晓生的鼻子不错。妙天不用说,他天生如此,五感六觉异于常人。

    而张晓生盗过墓,据说三岁开始学锁骨,四岁就开始练嗅觉。他现在虽然不如妙天,但也嗅觉异于常人。

    至少在金子的气味上,他比常人敏感。张晓生说,那是钱的味道。

    木青冥故意提出来要带上他,就是这个原因。木青冥要看看,附体之物是不是真的是墓中钗?

    除此之外墨寒的鼻子也不错,因为她是狐妖的原因,并未因为化为人形而失去了灵敏的嗅觉。但她得带孩子,木云乐夜里不见她是不睡觉的。木青冥可不会孩子,最多只能陪儿子玩玩,也只还只是在白天,夜里他儿子就要找娘。所以,只要张晓生和妙天去就行。

    再者,兵不在多而在精,去多了人,要是没有用也照样没用。

    木青冥在看了半晌天空之后,缓缓低下头来,与赵良一眼对视后,再次阖眼,悠悠说到:“我的人,只有闻了尸体才能锁定和追踪你要的凶手。否则的话追踪不到凶手,你也破不了案。到时候你怎么去找替死鬼来顶包,也无从下手。”。

    有了他这句话,赵良不再犹豫也收起了费解和困惑。

    赵良当即把头重重一点,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好,就今晚,我亲自来接他们。”。

    “其次,你的人把老鸨子监控起来,还有她的那个窑子也要监视。”紧接着,木青冥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要密切的监视着。”。

    木青冥总觉得这短短一日之内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在作秀;虽然他至今没有逛过窑子,但活得久了也知道那地方的女子,是跑不出来的。

    不要豢养打手干嘛?

    而且跑出来了还弄死了打手,那女孩是什么时候被邪物俯身的,很有可能就是在窑子里。

    否则俯身之物为什么早不杀人,晚不杀人,偏偏在这个时候?

    所以木青冥总觉得这像是在作秀,他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要赵良去盯着老鸨子。

    木青冥也知道,长生道还有一小撮暗藏在城中,但没有在他得到神秘名单上的教徒。之前监视四怪的两兄弟,就是其中之一。

    木青冥也有点怀疑,老鸨子或许和长生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是他没有证据,但是可以借此让赵良派人去监视起那间窑子来。

    “这又是要做什么?”赵良问到。

    “为了帮你抓到凶手啊。”木青冥不急不慢,缓缓的答到;但是却没有全部说明。

    一听到是破案必须,赵良也不再多问。他就是这点优点还不错,木青冥才会愿意和他一直合作下去的。

    “我这就去安排。”赵良不再好奇,说罢就告别了木青冥,兴致勃勃的出门而去。

    已没有了之前的焦虑,只因为看到了木青冥在行动了。

    他离开后墨寒又走了出来,关上了院门后折返丈夫身边,问到:“你怀疑那老鸨子吗?”。

    两人也算是心有灵犀的了,墨寒也经过一夜的反复思索,觉得这一场邪物杀人的好戏,更像是一场作秀。

    “是啊。而在这座城市里舍得花费人力物力去作秀给我们看的,也就只有长生道了。”躺在摇椅上的木青冥,缓缓说到

    “你确定是这里吗?”。

    在赵良离开了木家小院之时,铁桦叔也带着铁婶,用匿迹咒藏匿了身形,赶到了城南那两个曾经给四怪当监工的长生道邪人藏身处门外。

    夫妻两人在附近一处巷子口的阴影下站定,举目看向了斜对面不远处,紧挨着城墙的那间小木屋,长生道教徒们的藏身地。

    此时,夫妻两人的身子虽然很好的藏在阴影里,但是还是没有解开匿迹咒。且说话都是用意念传音,没有开口。

    至于已经被他们监视起来的小木屋,虽然是门窗紧闭,但依旧可以看到有若有似无的阴邪之气,顺着门窗缝隙缓缓飘出。

    很轻,很淡。

    但是就此可知,两个邪人正窝在里面。

    “现在确定了吧,不是邪人待得地方怎么会有阴邪之气?”铁桦叔收回目光,意念传音对妻子说到:“再说了,妙笔那小子怎么会把地址弄错了呢?他可是向来谨慎出名的,少爷让他把地址给我们,那他是不会弄错的。”。

    “嗯。”铁婶点点头,继续监视着那间小屋。

    附近居住的居民们,已经在洗洗刷刷了。

    这附近,住着的人家都不是什么大户,小巷子颇多,小楼也不少。人多巷窄就会显得拥挤;白天家家户户的男人上工去了,女人小孩就在家里做家务,接点散碎零活什么的补贴一下家用。

    天一亮,这附近跟城里一样热闹。

    进进出出的人们,谁也见不到贴着枪口墙壁的铁桦夫妇。

    匿迹咒把他们的身形都隐去了,附近忙碌的人们,根本瞧不见他们。

    倒是一切照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少爷怎么突发奇想的,要来监视这两个邪人。”过了片刻,铁婶紧盯着不远处的小木屋,用意念传音对丈夫铁桦问到:“这两个邪人基本上算是暴露了,不像是再会被启用的了。盯着他们,难道不觉得浪费时间吗?”。

    “少爷说了,那只是我们认为是暴露了。当日他在金马山后山,并未指名道姓说出自己发现了两个邪人,倒是四怪说过,但我们的少爷受伤晕厥了,长生道的两个邪人现身后觉得他并未亲眼看到自己。而且他现在在养伤,这是长生道希望看到的。因此长生道一旦在此期间要在城中有所行动,就一定会启用这两个邪人的。”铁桦伸头,也瞄了一眼长生道教徒的藏身之地后,意念传音对妻子肯定的说到:“而且昨天发生的事情,少爷认为是一场戏。他今天凌晨联络我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觉得那五个窑子里的人的死,动静太大。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就像是当初四怪带走神祇一样,充斥着长生道的行动规律,很像是一场引开他注意力的作秀。门道就在这里,他们被吸引过去了,自然长生道的其他教徒就是灯下黑,怎么行动都不会再引起我们注意了。”。

    铁婶静静的听着,思忖的同时,时不时点点头。

    直到丈夫铁桦,把那番话都说完之后,铁婶才用意念传音,暗中说到:“少爷是怕长生道又给我们玩声东击西,表面上放出一个邪物,在城中制造了五条人命的惨案,实际上他们其他教徒,在暗地里同时进行着什么阴谋,是吗?”。

    铁桦默然点头两下,继续探头出去瞄了一眼那间没有动静的长生道教徒藏身的小屋,实则已经用意念传音,对妻子轻声说了一个:“嗯。”。

    “你一定很困惑,为什么不去排查其他的教徒,偏偏来紧盯着这里吧?”然后他缩回头来,意念传音还未断开让他感知到了妻子心中的狐疑后,又暗暗传音说到:“这正是少爷聪明的地方;他知道刘洋这家伙有点抠门,喜欢钓鱼又不舍得鱼饵的把戏多了去了,就像是借助四怪整那些神祇一样。所以刘洋一旦真的有行动,是不会舍得没有暴露的那些长生道眼线去暴露行踪的。他一定会派出一些吃不准,有没有真的完全暴露了行踪身份的教徒行动。更何况这两兄弟,是有点道行和本事的,不用白不用。”。

    传音至此,铁桦又小心翼翼的探头出了巷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木屋,再次缩回来时继续在暗中,用意念传音对妻子说到:“加上少爷已经重伤,正在修养的消息传开了。刘洋或许会因此放松警惕,使用这两兄弟去趁机办一件对于长生道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的。因为重要,所以必须得由有点本事的教徒来执行任务。”。

    铁桦所说的这些木青冥的猜测是否正确?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