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狐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妙乐她们并未太费劲,就找到了木青冥跟丢的妖物,留在了钱局街那边施术之后,留下的痕迹。只是乍看之下,还是没法分辨出在此施术的妖物倒底是什么?而长生道的东西护法,也下了西山后赶往了安宁。可是西护法觉得,东护法不是无意把他带到这里来的。引出来东护法也不隐瞒,告诉了那西护法自己把他带来安宁的原因,就是要从这里入手,找寻封龙铁的下落。而还在城中钱局街上的锁龙人,终于还是找寻到了蛛丝马迹,从中发现了那妖物的身份。】

    明媚阳光下,浩荡奔流的螳螂川河水滚滚向前,而岸边芦苇在阳光下一片金黄。

    纵然这个季节,所有的油菜花暂时还没有全部开放,但这河水两岸还是金光绽放。除了已经盛开的油菜花外,还有河边芦苇,沐浴在阳光下的这种内敛金光,更是容易让观者惬意。

    四周田园风光别有一番滋味,简单朴素,几间草屋和土坯房,几亩农田,与远处层层灰朦的山脉遥相呼应,总能勾勒出令人看得心旷神怡的美景。

    行走在这样川水泽润,滋养出物稔年丰,人杰地灵的地方,绝不会把蛮荒和野蛮这些自古以来,形容滇中的贬义词联系在一起。

    只是现在,行走在河岸上的西护法,已对附近美景全无兴致。

    那西护法边走边用好奇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东护法。

    而东护法扬起嘴角,微微一笑后,也并不打算瞒着西护法什么,于是娓娓道来:“我确实不是随意走到这地方的,当然也有听说安宁县城里的黄焖鸡不错,昨天我可都从那些教徒们那边打听好了,说这地方出了黄焖鸡外,还有个山鸡椒。用一种安宁本地人叫木姜子的东西来拌鸡,说这东西有些酸酸的,却很独特的香味。是很好的调味品,特别是加在火锅的蘸水里,吃起来很爽。还可以做凉拌木姜子:木姜子、大蒜、酱油等调料一起拌匀就可以食用了,特别下饭。所以呢,我特别想来尝尝。”。

    西护法收回了目光,把头别到一边,看着河水小声骂了一句:“饭桶啊,听不得吃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封龙铁可能就埋藏于此。”听见了也全当是没有听到,也没有因为这么一句话就和西护法计较的东护法,继续对西护法毫无隐瞒的说到:“安宁有一山,位于螳螂川西侧一两里开外,名曰龙山。我找刘教主的手下打听过,他们都说不清这座山为什么叫龙山?只是知道山上东麓,有个宋代大理国时期建起来的曹溪寺。寺南有珍珠泉,北接“三潮圣水”,坐西向东,俯瞰螳螂川,与“天下第一汤”遥遥相望。我觉得寺内和泉水都不像是埋铁之处,倒是这龙山有些端倪。古人取名不会空穴来风,若是当年就是于此发现的封龙铁,就此取名此山为龙山,也不奇怪。反正我们也知道怎么去寻那封龙铁,不如就先来此地看看。若是入夜之后,山中有太白精从天而降,我们就直奔过去挖了封龙铁就回去,也省的风餐露宿。若是没有也无所谓啊,我们再去他处找寻就是了。”。

    西护法想想,觉得也是在理,就不再多问也未曾反对。

    反正他们就是出来找封龙铁的,这一两天内找得到找不到都无所谓,只要十天之内给刘洋带回去封龙铁就行了。

    “那我们还是先去吃你说的黄焖**。”顿了顿声后,跟着东护法沿河朝着安宁而去的西护法想了想后又道:“还有个什么子鸡?”。

    说完,那西护法都直咽了几下口水;他一具活生生的尸体,居然也说着说着饿了。

    “木姜子凉拌鸡。”

    “对的,就是这个,去吃你说的这个能下饭的东西。”

    城中,风和日丽,天下太平。

    虽然军阀们大规模战争已经开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很快就要进入了白热化,但是,春城远离战场和前行,城中内外没有任何的危机和恐慌。

    百姓依旧安居乐业,各行各业也是一切照旧。

    和煦阳光下,大街小巷熙熙攘攘。

    而钱局路上,那条反而冷清的小巷里,只是有人偶尔光顾一下巷子里的茅厕。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而在巷子深处的巷尾,锁龙人的结界之中,不受打扰的妙乐还在用自己的鼻子,细嗅着沾在了身前土坯墙壁上的尸气。

    一嗅一看,妙乐确定这尸气之中确实蕴含着不易察觉的妖气,且互相相辅相成,相生却不相克。

    一时间,妙乐都紧锁眉头起来,心中疑云重生,不知道散发出这股尸气之物是怎么做到的?

    一般来说,五行之气和阴阳之气可以相辅相成,却也相生相克,只因同宗通脉。但妖气魔气或是尸气邪气,还有锁龙人特有的真炁,本就是不同宗同脉无本源之物,修行法门更是各有千秋,亦有不同。

    要想互不缠斗已是艰难,使之相辅相成更是扯淡。

    可偏偏有人做到了,使之融合在一起,相辅相成,这让妙乐困惑不已,同时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给我容器。”许久之后,停下了细嗅墙壁土坯的妙乐,把手伸向了身后。

    龙姑应了一声,赶忙从袖中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小支瓷瓶。

    那是一支一指来长的小瓷瓶,洁白光滑的细瓷上,用黑墨勾勒出了一道道符篆。

    来之前,妙乐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瓷瓶可以帮她收集一点这种特殊的尸气,回去后再细细研究其中的奥妙。

    妙乐拔了瓶塞,把瓶口紧贴在了墙壁上后另一手捏了个手诀,嘴里默默念咒几下,瓶口四周的尸气快速流动了起来,被瓷瓶很快吸入了瓶内。

    妙乐把瓷瓶从墙壁上移开后,快速用瓶塞塞住了瓶口。然后,妙乐把这支瓷瓶收入了自己的袖中,那袖里乾坤中去。

    这一切都做好后,妙乐也退后一步的同时,对两个师侄说到:“你们退开一点。”。

    龙姑和皎云各自应了一声,齐齐向后退出两三步去,才站定下来。

    面对着巷尾墙壁的妙笔,把双手横在了胸前,快速捏出了几个接连变化,并未重复的手诀。

    但她的最后一个手诀结出后,土坯墙上的所有尸气,同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拉扯着,从土坯上剥落下来,却未带走墙壁上的任何一块土和一片尘。

    妙乐施展出了她最擅长的岣嵝神通,要用残留于此的尸气,还原那妖物的模样和在此施展了什么术。

    与妙笔的描神画鬼不同的是,妙乐此术对尸体和灵魂倒是没用。不过对施术后留下的痕迹和气息,倒是非常管用。

    只见得那些尸气如丝如线,从土坯墙上剥落之后,汇聚在了妙乐身前。

    如丝如线的尸气缠绕在一起,滚成一团越来越大的尸气气球。在最后一缕尸气注入后开始慢慢的变形,不再是圆球状。

    这一切的变化妙乐和两个小辈弟子,都看在眼里的。

    聚而不散的尸气,很快就化为了人形,一个披着长发在肩头的女人。虽然并未变化出五官,但是从身材来看还是匀称的。

    最关键的是,尸气凝聚成的人形之下,那从脚下延伸出去的影子,居然是一只长着九条长长尾巴的狐狸外形。

    当然,这个妖物的真影,只有妙乐看到了。

    而道行还低的龙姑和皎云,是看不到这个妖物的真影的,只是齐齐注视着那尸气聚集而成的人形之物,愣愣的说到:“是个女人啊。”。

    龙姑那句话才说完,本来无风的结界之中忽然凭空刮起了大风,咆哮连连。

    那团尸气在风中发出一声尖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后,在风中溃散,再次化为如丝如线的一缕缕尸气。然后,一缕缕的尸气随风冲向了前方的土坯墙。

    转眼过后,那些尸气再次黏在了土坯墙上,一动不动。就连每一缕尸气的所在位置,都和之前妙乐施术前的一模一样。

    似乎并没有人动过这些尸气,一切都恢复如初。

    “是女人没错吧。”注视着恢复如初的尸气,皎云思索着,若有所思的道:“还是一具女尸?”。

    毕竟,只有尸体才能提炼出尸气来,这点常识皎云还是知道的。

    而皎云立马又想到,既然是会动的女尸,那就是尸变了。于是又改了口,很肯定的说到:“嗯,就是一具女尸,然后弄个穿墙术让师傅把她跟丢了。”。

    “首先,她不是女人,而是一只狐妖。当然是已经成了尸体的狐妖而不是活着的。”这时,妙乐蹙眉注视着土坯墙,接话道:“其次你们师傅不是在这里跟丢她的。”。

    妙乐倒底还看出来了些什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锁龙人小剧场之三潮圣水——“三潮圣水”是云南安宁于早午晚一日三次如潮信涌出之冷泉。元明之际,葱山(龙山)几乎都属曹溪寺,“三潮圣水”位于寺内。当年徐霞客访曹溪寺即慕圣水而来。只是状元郎杨慎的两通碑文吸引住他的目光,这才将访圣水事推迟了一夜。如今,“三潮圣水”早已告别寺院红墙,而独居于葱山麓一隅。而出曹溪寺山门,沿公路下行约二里,折向通往大山深处小径,行半里,有一亭一池一圃被绿色簇拥。急趋几步,见池沿下方六尺,有长两丈、宽六尺、深三尺之小潭。潭北上方尺许,有张口之石雕龙头,冷泉从中不断涌出。丰水季节,每隔三四小时喷水一次,每次持续两三小时。泉水在喷涌之前,先是风声阵阵,继而像雷声隆隆,泉水突然呼啸喷出,如珠飞玉碎、白练悬空,那种泉鸣谷应、声色交融的景象,煞是动人。这种令人心醉神迷的奇景,使古人编造了许多美妙动人的神话,给奇泉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