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长生道教徒在城中完成任务,悄然离去。与白天时的水仙一样,这个长生道教徒也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在锁龙人结界之中的老花子王,继续讲述着当年自己的亲身经历。在那个洞穴里的石室中,老花子王可谓是九死一生。躲过了飞箭和火柱,却不曾想还遇到了肉芝。引出来老花子王回忆,自己险些被肉芝吞噬,惊慌失措之下,老花子王张口,狠狠咬住了那肉芝,撕开肉芝表皮不慎有汁水流入了他的口中,也让肉芝一下子吃疼,松开了老花子王。】 几个士兵,扛着长长的步枪,在夜幕下快步疾行。 他们从总督府中,趾高气扬的冲了出来,怒气冲冲地直奔文庙前而去。 其中一个歪戴着帽子,身上衣服不整的士兵,才到文庙门前,就立马大声质问带路的士兵:“人呢,在哪里?”。 同时左右环视,在夜幕的黑暗之中找寻着什么? 文庙门口,回荡着这个士兵的高声质问,打破了这附近夜幕下静谧。 其他的几个士兵取下扛着的步枪,紧握在手中,在文庙门口附近,在黑暗中东找找西看看。 “不知道啊,跑哪里去了?”带路的那个士兵挠了挠头,注视着空荡荡的文庙门口嘀咕道:“刚才还在这里啊。”。 眼中渐渐地浮现了困惑和费解。 此时挠头的这个士兵,正是之前正在兴致勃勃欺负老花子王,后来被木青冥吓走了的其中一个士兵。 这个带路士兵和几个之前欺负老花子王的士兵,回去后越想越是气不愤,现在他们又拉上了一帮士兵,怒气冲冲的冲出总督府,是为了来教训木青冥的。最好能把刚才吓唬它们的木青冥打得半身不遂,这样才能让之前被木青冥教训了的士兵才能‘扬眉吐气'。 黑夜下,在文庙门前的这些士兵肆无忌惮。 之前被木青冥吓得屁滚尿流的恐惧,在人多势众和手中握枪的情况下,烟消云散。 这些兵痞子们没了恐惧之后,立马就相信了他们手里那几条毛瑟步枪,能把木青冥打成筛子。 “你看清他是谁了吗?”就在找寻了半晌,士兵们也没有看到就在结界里的木青冥和老花子王后,为首的那个士兵怒气冲冲地问带路士兵:“你看清楚他的容貌了吗?”。 在刮着凉风的大半夜来此,又找不到木青冥,让这几个平日里仗着总督府的势,喜欢欺人的士兵很是恼火,胸中总有一口恶气咽不下也吐不出。 而带路士兵摇头着,表示自己没有看清楚木青冥,也不认识木青冥后,其他士兵更是火大。 他们围到了带路士兵的身边,周遭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起来,一个个士兵无不是面露怒容,把手中步枪握得更紧了。 除了带路的那个士兵,其他的士兵也把嘴里两排牙齿死死地咬紧,脸上五官间浮现了狰狞。 殊不知,他们找寻要泄愤的木青冥,就在距离他们不过一步之遥的地方。 只是锁龙人的结界,让肉眼凡胎的这几个丘八们看不到木青冥,也听不到木青冥和老花子王的对话。 “不过,我记得那个老花子,是现在已经无权无势了的老花子王。”带路士兵一见他的这些狐朋狗友们恼怒了起来,赶忙出着主意:“我们只要找到这个老花子王,再揍他一顿,也能问出来帮他忙的人的下落。”。 这种馊主意,立马得到了其他的士兵认可。 火气因此平息了一些士兵们,纷纷点头附和着,然后朝着远处的总督府折返回去。 等到天明之时,他们再去城中翻个底朝天,先把老花子王找出来,一顿严刑拷打,问出木青冥的下落和身份就行。 他们的一言一语,都被结界里的墨寒听了个一清二楚。 结界外的士兵才一哄而散,墨寒就用意念传音唤了一声丈夫,暗暗道:“木头,你听到了吧。”。 “嗯。”自然也听到那些士兵话的木青冥,也在暗中用意念传音,对妻子墨寒说到:“完事了我们带走老爷子,把他安顿好了就行。不必去招惹他们这些丘八,也别惹事了。”。 木青冥不打算和浊胎的政 府闹事,是为了不让锁龙人暴露在大众眼前,并不是怕了那些兵痞子和他们手里的枪;但他也不打算把老花子王交给那些兵痞子。 他早已打定主意,等问清楚老花子王的经历,就带走老花子王。 至少在老花子王变成大树之前,让对方能颐养天年一段时间。而在老花子王死后化为秀木之时,不至于被刀砍斧劈,成为家具或是柴木。 这是锁龙人对老花子王的尽力回报。 “对,我也是事后回来,多方查阅一些书籍,才知道那是肉芝的。那时候为了查阅此事,我没少去光华街那边的那些书店里,偷书看的。可是费了不少劲儿,才查清楚了那是什么。”老花子王说话间对木青冥,投去了钦佩的目光。 他那双浑浊的眼睛,很快就布满了钦佩之色。 木青冥在老花子王看来,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博学多才之士。 他哪里知道,这些都是锁龙人的入门基础知识,要是锁龙人没有一点阅历,怎么游走天下? 木青冥自然对此了解得很,肉芝又叫太岁,食一片,复一片,是长生之药,也是自古帝王都梦寐以求的宝物。 而肉芝分为两类,一类是死肉芝,就是和其他的植物没有什么两样的,医书里所有的那种肉芝,可以做药,但没法让人获得任何长生的能力。 医书中多有记载,此类肉芝无毒、补中、头益精气、增智,能治胸中结,久服轻身的功效。 而老花子王遇到的,是活太岁。这一类肉芝,就是能食一片复一片,让食用之人获得长生能力的肉芝。 木青冥曾经在长生道的据点里得到过一片,不过后来给昙华寺的癞头和尚吃了。 而老花子王遇到的肉芝会蠕动,会低吼,加上老花子王描述的特征,那显然是一团活太岁。 木青冥继续专注的注视着老花子王,认真的听着他继续述说。 就连之前怀疑老花子王的张晓生,此时也听得全神贯注了起来。 老花子王又咕噜咕噜的大口喝了几口酒,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长长的酒嗝后,对木青冥他们继而说到:“我当时是吓蒙了,愣在原地挪步不了,双腿打颤个不停的时候。冲天火光下,我看到了那团肉球忽地就动了起来。”。 这言归正传,过完回忆随着老花子王的口述涌起,过去的恐惧也如影随形而来,老花子王说着说着又颤声起来,浑身上下也在微微颤抖着。 “接连遭遇这么多的危险,又见到一个陌生恐怖的东西,我那时候脑中一片空白,那团肉芝已经朝着我扑了过来。你看着它无口无眼无鼻无手足的,但它也能吞噬人的。”老花子王又给自己灌了几口酒,没完全是为了壮胆和打消恐惧,完全没有尝出酒里的美味。 几口烈酒下肚,老花子王浑身热乎乎的,胆子也恢复了一些,继续给木青冥说到:“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那团肉球挤在了它那些软绵绵,滑溜溜的肉里。它用它满身的肉,把我包裹了起来,只剩下一个后背,还能感觉到是露在外面的。连眼前,都是一片漆黑。”。 “情急之下,我张口就咬。”顿了顿声的老花子王,又道:“那时候手脚都动不了,感觉那团肉的每一寸肉,每次蠕动一下我就往它的体内深处进入一分。”。 “它在吞噬你,想要把你和它合二为一,融为一体。”木青冥终于开口了,在老花子王话音落地后,悠悠道:“这是肉芝的能力,能把靠近它的一切生灵,都吞噬进去,包裹着一切食物将其溶解吸收。起初的肉芝,不过拇指大小,就是靠着不断的吞噬,越来越大的。”。 “原来如此啊。”老花子王听完后,感叹道:“也是我祖坟上冒青烟了,逃了出来。否则像你说的,我不是被那肉球给消化了吗?”。 木青冥默然点头,微微一笑。 心里暗暗庆幸道:幸好你活着回来了,否则我们恐怕永远不知道,梁王山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咬了一口那肉球,它的皮肉是松软松软的,很容易就咬破了。有汁水一样的东西,流到了我的嘴里。”顿了顿声,老花子王又道:“那东西吃疼,就松开了我,在我摔在地上的那一刻,它低吼着退回了门后,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去。”。 木青冥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老花子王口中有一颗金牙,于是问到:“老人家,当年你嘴里的这个金牙已经装上了吗?”。 老花子王稍加回想后,也没有隐瞒的点头道:“是啊,在此之前我不小心摔在路上,磕掉了一颗牙就拿金子做了一颗给补上。”。 同时对木青冥投去了困惑的目光,不知道木青冥怎么好奇此事。 “不是它被你咬的吃疼,是你这颗金牙救了你。”木青冥也对老花子王,在此事上并未隐瞒,耐心的解说道:“正所谓金木相克;太岁肉芝,虽然有个肉字在名字里,但它属木,天生惧金。你这颗金牙一咬,它自然很容易的就皮破了。”。 不仅如此,木青冥还知道,切割太岁需要金刀,必须纯金打造。铁刀铜刀之物,根本是切割不动的。 唯有金刀,可以轻而易举的切割开太岁的皮肉。 而且,这金牙的细节,让木青冥更是确信老花子王说的不是谎话,也不是醉话。 金牙的细节,反而侧面的证实了老花子王的遭遇和经历,绝非凭空捏造。 而正是他撕咬太岁时,太岁的汁水流入了他的口中,这才让他以后有了长生的能力。所以老花子王在没有得到这种能力之前,被火烧的伤痕伤疤,却留了下来,没法愈合,永远没法。 “原来如此啊。”老花子王呵呵一笑,心中恐惧烟消云散,死里逃生的感觉再次升起,似乎自言自语的道:“也是现在没钱了,不然应该去多镶几颗金牙啊。”。 “金牙也不是每次都能救命消灾,老爷子不必在此事上破财。”知道这不过是老花子王命不该绝的一种巧合,木青冥哈哈一笑,又道:“后来怎么了?”。 “那东西退了,火焰也消退了,石室里遍地都是金银水横流。我也不敢再多停留,不顾的地上地板都很滚烫,就绕开金银水落荒而逃了。”木青冥让老花子王的思绪,再次回到了过去,他边回忆着边说到:“我也不敢回头望,一路跌跌撞撞往前逃去,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见到前面横着一丛灌木,拦住了去路。我不管不顾,闭着眼睛一头扎了进去。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洞外的山中,天已经大亮了。”。 “那肉芝没有追出来?”张晓生在老花子王才说完时,就好奇的问到。 “没有。”老花子王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道:“我甚至找不到回去的路,也不敢去找。只是在山中远眺,认清了方向后就赶紧逃命了。”。 “进去的时候,你没有察觉到出口时遇到的灌木丛存在吗?”这时,皱眉起来的木青冥若有所思的问到。 老花子王这次沉思了许久,很久之后才缓慢的摇头着,直言说到:“怎么进去的我是真的记不得了,有没有灌木,也记不清了。当时喝的五迷三道的,我都能把暗道里墙砖误认为是城中屋子的墙砖,哪里还记得这些啊。”。 木青冥稍加思索,也觉得在理。 人一旦喝醉了,还真的容易断片,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去过哪里?一旦断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老花子王当年也是如此,要不是看到遍地的金银珠宝,又被机关吓得酒醒了,只怕他自己做过什么都不知道,很可能也会葬身其中。 “我只记得,我逃出来时已经天光大亮,鞋子都烫破了。但是身上的烧伤,已经不痛了,只是还是留下了伤疤,和我还握在手里的玉佩,都让我知道我经历的不是梦。”许久后,喝了几口酒的老花子王,悠悠感叹道:“但我为了不让人在去涉险,就在不小心说漏嘴的时候,谎称了那地方在城中地下。然后一直将错就错下去,城里人都觉得我在说谎,我也没有刻意的去解释过。”。 “你做的很对啊,老爷子。”木青冥淡淡一笑,道:“你避免了张晓生这种好奇心重的人去送死啊。”。 “是啊。”老花子王也笑了起来,瞬间就悦色满脸。 “只是”不过,很快他就收起了笑容,面含淡淡悲切的道:“我没有想到,我后来居然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老花子王获得的能力是什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