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火气(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老鬼回答了木青冥的问题,而木青冥根据他的回答,和自己过去知道的一些实情,料定了诃梨帝母,还真的是龙木一族的圣女。而老鬼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要尽快把金乌虺骨殖,交给木青冥他们带走销毁,于是带着木青冥他们,朝着更深的地下而去。引出来玲珑地正中处,不受火气侵扰,倍感凉爽。木青冥等锁龙人,见到了摆放在大型翡翠上的平安缸。老鬼从那缸中,取出了金乌虺的骨殖。那是一截三尺来长,光滑的椎骨。道道黯淡的金光,从骨关节上,一点点的散发而出。】

    木青冥他们没有犹豫,就跟着已经径直地向前去了的老鬼,踏入了那个满是晶体的世界。

    在这里,没了高温和火气的灼热,清冷冰爽的感觉,让火气隔绝在了岩缝之外,隔绝在了那满地流淌着熔岩的地方。

    两个只不过一道岩壁之隔的山洞,宛若是两个世界一样。

    一边是难耐酷暑般的炎热,另一边则是清爽的凉快。

    但木青冥他们锁龙人还是没有解开护体真炁。

    不只是为了防止突发事件,也为了防止忽冷忽热。

    当他们一路走来,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过却没有放松警惕,尤其是啊弘和张晓生这两个小辈弟子,始终对前面带路的老鬼,保持着警惕。

    木青冥和墨寒虽然面色平静,但暗暗也在警惕着老鬼。

    毕竟,对方不是他们完全信任的人,所以信任也该有个限度。

    而老鬼带头,领着他们深入洞穴,却也沉默了起来。

    他无暇顾及其他,只想快些把金乌虺的骨殖,交给木青冥他们。

    而他们所过之处,周遭地上的晶体石林立,如刀如剑,笔直指天。

    有时候,他们甚至要从晶体之间,并不算宽敞的缝隙里穿过去,才能继续向前。

    而这些颜色奇怪的青色晶体石中,寒气弥漫,充斥着此地这个山洞里的每个角落。

    只是外面有岩浆流淌的地方,过于炎热,热气火气与这里的水气寒气互相碰撞后,倒是让这里的寒气不再是刺骨阴冷,而是清爽凉快。

    这也是玲珑地的特点和奇妙。

    自古水火炎寒互相克制,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火气给寒气降温,寒气也会削弱火气,使得岩浆流淌缓慢,也容易凝固。

    这才是之前木青冥他们走来,看到不少岩浆边上,有岩浆冷却后,形成的坑坑洼洼,千疮百孔的诸多石头的原因。

    张晓生和啊弘左瞧瞧,右看看,对那些有寒气溢出后升起的青色晶体石,很是好奇。

    这些在他们去路上,遍地生长的晶体石也不知道在这个深邃,狭长的山洞里,屹立了多久。

    但它们一直静静地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像一个忠诚的卫士,守护着已经很久没人踏足的这处山洞。

    只有老鬼手上的鬼火掠过时,这些晶体石上,才会泛起五颜六色的反光。

    “万年冰晶,就是这个模样。”木青冥在偶然回头一瞥身后,看到了两个弟子脸上的好奇不减,于是对他们解说道:“它们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产物。据说有一段时间天地晦暗,世界被阴冷笼罩着,暴雪不断,天地苍茫。那时候万年冰晶就从地下生长而出(木青冥说的是冰河时代)。”。

    声声回响,打破了山洞中蛰伏千年的寂静。

    “一开始时,这些万年冰晶也是洁白如雪,能自生寒气。并且多在地下深处,难以有破土而出的冰晶,冒出地面的。”。

    “但慢慢地,万年冰晶会变白为青,自生的寒气越来越弱。一旦青色越来越重,冰晶不再透明,它们将会死去。”木青冥把过去锁龙人古籍记载的这些知识,一一对两个弟子娓娓道来。

    这也让啊弘和张晓生,顿时大开眼界。

    “这些冰晶也算是石头了吧,怎么还会死去呢?”不过一会,张晓生又好奇的问到。

    “万物皆有灵。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一定有属于它自己的寿命的。”木青冥淡淡一笑,耐心的说到:“当然,万年冰晶的死亡不过是碎成了无数的碎片,然后尘归尘,土归土。待到下一个冰天雪地来临,新的万年冰晶又会再次长出。在冰封的荒凉世界里,它们是为数不多的新生命。”。

    墨寒也侧耳倾听着木青冥绘声绘色的对万年冰晶描述,同时再看向这附近的冰晶,几乎没有不是化为青色的。

    如此来看,这里的冰晶不但是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远了,而且还就快要油尽灯枯了。

    她再看向前面,那个老鬼也是如此。

    虚弱的老鬼,没有了和木青冥对决时的气势了。老鬼的背部,微微地佝偻着,身上的鬼气,也越来越淡。

    怎么看,老鬼都是油尽灯枯的模样。

    也像是某件事情或是愿望,即将终了,要得到解脱前的模样。

    无论是什么,结局都将会是那么的凄凉。

    很快,木青冥他们看到了冰晶之间,忽然出现了几株大树,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准确的说,那是已经枯萎了的枯木。它们已经无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和干枯裂开的表皮,苍老而又全无生命的迹象。

    那些枝条和树干奇形怪状,扭曲着的树枝,向四面八方伸展开来,却看不出任何的活力,身上内外,都透着死气沉沉。且没有了树叶的光秃秃枝条,显得是那么的荒凉,还透着一丝丝的可悲。

    张晓生和啊弘眼力不够,只能见到就是一些枯木而已,还想着是不是这地下山洞之中,残留着的化石。

    但木青冥和墨寒的眼力,却能看得出来,那些每一株枯木,都是一个食用了太岁的龙木一族族人,死后化为变成的模样。

    他们和昙华寺的癞头和尚,也算是同病相连了,包括生命的终点,也是一模一样的结局。

    不同的时,至少癞头和尚没有作恶,而龙木一族却没少作恶。

    化为枯木,也算是死无全尸,这或许这个邪恶一族的报应吧。

    那些枯木的树根处,时而还能看到白骨。

    也不知道,那些枯骨是不是没有吃过太岁的龙木一族。

    就像身前这个老鬼一样,他的灵魂最终没有被太岁的力量分化瓦解。肉身已死,灵魂却还有千年寿命。

    但又能如何,世界上已经没有龙木一族的族人了。

    这个鲜为人知的一族,本来可以更好的延续下去,却自行选择了一条最为黑暗的道路。

    终于,没了未来。

    “我们一族,罪孽深重。化为枯木,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时间,好去毁灭骨殖。”老者忽然停下了脚步,目视着前方水光波动的开阔地,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到:“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

    这番话倒是说得豁达,似乎老鬼也把生死早已看淡了一样。

    木青冥他们也跟着站定了下来,举目看向了前面。

    首先,他们看到的是水光从天而降。

    虽然光芒不是那么的强烈耀眼,但是也破开了黑暗,照亮了前方地面。

    顺着光线抬头一看,木青冥他们看到洞顶横着一块椭圆形的冰晶,也是万年冰晶,直径估摸着,也有三丈左右。

    这块万年冰晶异常的巨大,它就嵌在洞顶之上。已是开始发青,命不久矣了。

    在厚实的冰晶之上,就是水波。

    光线透过水波,再由冰晶折射而下,就是木青冥他们看到的,从洞顶垂下的水光光幕。

    水波每每波动,这道光幕就会微微摇晃。

    那种晃眼的感觉,要是光线再强烈一点,必然看得人很是眼晕。

    “这是”木青冥昂头看了冰晶上的水波片刻,微微颤抖了一下的双唇张开,说到:“这是湖底?”。

    “是的,这里是抚仙湖湖底。”老鬼微微点头一下,给了木青冥明确的答案。

    但是这个答案,足以让木青冥等人震惊不已。

    滇国在千年之前,就能开山,从梁王山上一直修建一条通道,直抵湖底。那也不知道,是消耗了多少的人力和物力,但是由此可见,这古滇国的匠人技艺,也不弱于中原。

    木青冥他们吃惊之余,目光徐徐向下,看向了光幕笼罩下的地面。

    前方地上,果然有一整块晶莹剔透,水润光滑的翡翠玉石,就嵌在了地上。

    只能看出不来,翠玉也就直径一丈左右,却看不出来,这块玉石倒底有多厚。

    光幕照在上面,玉石翡翠,显得更是清澈明亮了。

    就在木青冥他们环视四周之事,老鬼抬头看了看洞顶的冰晶,又道:“用不了多久,冰晶碎裂,湖水倒灌而入,这里就不再是什么玲珑地。外面的岩浆也会因此冷却,整个洞穴,也会完全被湖水填满。”。

    这也正是当年,滇国放弃了此地作为庄蹻寿寝之地的原因。

    而老鬼说话是,木青冥他们的目光,又落在了地上那块翡翠上的正中处。

    在那里,有一口硕大的石缸。

    那口石缸圆鼓鼓的,就静静地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身上浮雕着,不少古人祭祀和狩猎的场景。

    图案精美华丽,雕工细致,令其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啊弘和张晓生乍看之下,都觉得眼熟。

    在细细一想,立刻想到,这不就是和城中多处,都能看得到的那些摆在街口的太平缸一模一样嘛。

    所谓的太平缸,就是用来盛水,以备不时之需,用于灭火的石缸。

    说白了,就是用于消防灭火的。因为灭火就是太平,也谐音灭祸,所以称之为太平缸。

    虽然那些太平缸形状不只是有圆鼓鼓的造型,但多是石缸,据说是为了不被人挪动,也不容易打碎,才用了石料雕刻的。

    就连木家小院之中,正屋环廊前,紧挨着屋角处也有一口。只是那时长方形的,稍小了一些。

    平日里积些雨水,供养在里面的小鱼和几株莲花所用。

    等屋中着火时,就能用来消防。

    只是,木家小院的一次也还没有用过。

    这里的太平缸,也似乎没有用武之地。

    湖底洞穴与世隔绝,四周也没有什么易燃易爆之物,似乎用不着灭火。

    这附近气温适中,不冷不热,但是附近的寒气还是会朝着石缸附着而来。被水光照射后,就在石缸上化为了一点点大大小小的水珠。

    老鬼站到了水缸边上去,对着缸口内随手一招。

    只见得水缸中金光一闪,一截长约三尺,无肋的脊骨从水缸中,徐徐升起,正在不断淋水。

    木青冥他们见多识广,都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一段蛇椎骨。

    一共三个椎骨,都是前凹型,除前、后关节突外,尚有由相邻两枚椎骨的椎弓凹和椎弓突共同合成的关节,可增强前、后椎骨的联系和灵活性,以利脊柱的活动。

    只是就算是蟒蛇,也不至于有这么长的椎骨。每一个椎骨都长有一尺有余。

    真不知道金乌虺还活着的时候,体形倒底有多大。

    这段椎骨已经被打磨过了,表面平滑无坑洼,相连的关节处,也用青铜钉做了固定。

    而在骨头上,还有淡淡的金光,散发而出。

    一时间,水缸附近金光四散,虽然黯淡内敛,但金光还是耀眼,还是光彩夺目。

    只是这段骨殖才离开了水缸,木青冥和墨寒就感到了其中蕴含着的大量邪气。

    那无穷无尽的邪气,沉睡在骨殖之中,如同冬眠了动物,睡死过去一样,毫无流动的痕迹。

    也像是一潭沉寂多年的死水。

    甚至,连消失已久的火气也再次浮现。这一次,火气不是来自于岩浆,而是来自于这段骨殖之中。

    这火气比外面的岩浆还要灼热。

    就算是有真炁护体,木青冥和墨寒都能隐约感觉到到四周空气里,被火气填满,不断升温的感觉。

    并且,连他们的额上和掌心,也在渐渐地开始冒汗。

    “这就是金乌虺的骨殖。”老鬼用双手捧着此物,举目看向木青冥。

    他看向了木青冥的眼中,再次显现而出了期许的目光。

    木青冥要怎么毁去金乌虺骨殖?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