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雇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长生道终于入彀,木青冥的***成功吸引了刘洋的注意力。刘洋传令监视者,一定要监视好木青冥找寻飞贼们的一举一动。而木青冥和同门师兄弟们商议之后,准备假戏真做,把找寻飞贼偷盗之事进行到底。以此来让长生道,完全不知道他们锁龙人真实行动和目的。引出来墨寒要与木青冥同行,前往密牢看看这个神秘莫测的传功师。而妙笔他们也依计行事,如无其事出门,前往南教场那边,按计划假戏真做,找寻飞贼们,准备花大价钱雇佣飞贼们,为他们锁龙人做事。】

    空中云散月明,月光清辉斜照入木青冥他们的卧房,铺在了床前地上。

    卧在月光下的木云乐,又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梦呓,脸上还是那么的安详。

    然后轻轻地翻了个身,侧身又睡了过去,睡得那叫一个熟。

    “你要亲自去密牢的话,带上我呗。”待到儿子又睡了过去后,墨寒压低声音对木青冥说到:“我也想看看这个神秘的传功师,倒底是什么模样。”。

    她把声音说的很轻,只是怕吵醒了儿子。

    这几天木云乐夜里也不怎么闹腾了,只要不把这小子吵醒,这孩子能一觉睡到天亮。

    墨寒可不想把这个孩子吵醒,免得夜里又要忙活儿。

    “地牢这种地方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一般都太晦气了。”木青冥本也是有此打算的,毕竟要墨寒去对那些守卫施术,让他们不能打扰木青冥和传功师的见面。可他转念一想,玩心顿起,故意说到:“你还要带孩子,那地方你还是别去的好。免得把晦气带回来,沾到我儿子身上。这个地牢,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我又不是浊胎,怎么可能怕沾了晦气呢。”墨寒一听,直起身子,轻轻地晃了晃木青冥的臂膀,似撒娇一样,对木青冥央求道:“带我去嘛,这么神秘莫测的一个人,我特别想见一见,浊胎们用了什么办法,把此人关起来的。”。

    墨寒显然是还不知道,这个传功师其实并没有身怀邪术。她还以为,此人和刘洋一样的身怀大量邪术呢。

    所以对浊胎们怎么用一个密牢,关押了这个邪人之事,是倍感好奇。

    “关他还不简单啊,一个铁笼就能关起来了。”木青冥却知道,这个传功师体质不能练气之事,当下不以为然的说到:“而且我觉得等寒泉再长大点,就能把这传功师轻易的放倒。”。

    墨寒听了,眼露困惑,很是费解。

    寒泉最近确实道行精进了些,这孩子有些慧根灵性的,学东西也快,可还算不上高手的。可在墨寒看来,传功师至少是个经验老道的邪人,实战经验也应该非常的丰富,怎么也想不明白,丈夫木青冥为何说得如此肯定?

    木青冥一见墨寒眼露困惑,淡淡一笑,把那个传功师并不会邪术,也不能练气的事,给说了出来。

    而且说得很慢也很详细。

    一番娓娓道来后,木青冥又道:“所以我们根本没法用我们的办法去找寻此人,因此他一直被秘密关押,但我也一直不知道他在哪里。”。

    顿了顿声,木青冥又道:“毕竟他身上,并无邪气和阴气的痕迹,就算是让妙天那个寻迹追踪的高手去找传功师,也一无所获。”。

    “所以,浊胎的官府也能轻易把他关起来?”墨寒轻声说到。

    “嗯。”木青冥的轻轻地点了点头后,又道:“关他的是个人,其实是不能单独代表浊胎们的官府的。不过可以肯定,关押他的此人在昆明也是位高权重的浊胎,无非是要求长生妄想,但这种事情,他可不敢声张。一旦声张,无异于露富之举,他自己也会麻烦不断的。而且因为私心,此人也只想自己获得长生。”。

    “是他吗?”墨寒问着此话,拉起木青冥的手,在他掌心写下一个姓氏,预示着关押传功师的那个人。

    只是始终没有说出此人的姓氏和名字。

    木青冥一看手中掌心,点点从萤光从墨寒之间喷薄而出,构成的那一个字,缓缓点头两下,笑着调侃道:“多半就是此人了;不过此人长生也不过是个妄想,他要能活过五十,我免费再送他五十年阳寿。”。

    话才说完,掌心萤光黯淡下去,那个字消失在月光外的昏暗之中。

    墨寒与木青冥心意相通,顿时便知丈夫要在和传功师谈过之后,洗去对方所有的记忆,包括传功师脑中,存储的那些邪门歪道的邪术。

    这也是为了不再让长生之事,残留民间市井,给人虚妄和疯狂的机会。

    “也好,省得总有一些浊胎,知道有长生的可能就变得疯狂。”墨寒只是稍加思索,就赞同了丈夫的做法。

    但随即顿了顿声后,又道:“你带我去吧,反正也不危险,看看这个神秘莫测又不会邪术的邪人,倒底什么模样。”。

    “好,就带你去吧。”木青冥没有再逗他,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局,身子向后一倒,就躺倒了床上去

    翌日,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天气不错,气温适中。一切如常,木青冥和啊弘,还有妙天一早就出门上工去。

    到了傍晚,才相继下工后回到家中。

    吃过晚饭的木青冥,在正屋里泡着功夫茶,悠哉得很。

    一旁的妙天,拿着一根牙签,正在认认真真的剔牙。今天的凉拌韭菜,让妙天牙缝里很不舒服。而他也一边剔牙,一边看着木青冥很有耐心的泡茶。

    “张晓生,听说当地的飞贼有点穷凶极恶,一旦偷不到东西,还会硬是动手去抢,是真的吗?”木青冥问着此话,把茶水徐徐倒进了茶盏之中。

    不知道去哪里弄来几个核桃,拿在手里转着玩着的张晓生,点头答到:“是啊师父,这些人很多不讲规矩和江湖道义的。之前,师娘和龙姑师妹遇到的那些人,也算是飞贼了。”。

    他说的是那次墨寒找老花子王,在城南小巷里遇到的歹徒。

    只不过,被墨寒教训了一番。那些歹人,也未能得手。

    不过也让木青冥他们打开眼睛;江湖规矩,飞贼不抢,这事情虽然没有好光荣的,但毕竟不呛行嘛,也是一种术业有专攻的表现。

    不曾想,春城这边的飞贼,还身兼多职。

    “那你们今天可要小心了。”木青冥嗯了一声,转头看向一旁的妙天妙笔和啊弘,叮嘱道:“万一那些个飞贼起了歹意,可以随意教训。但是珠子,还是要他们去偷。”。

    就算知道这些飞贼就算是扛着机枪,也伤不了妙笔它们,但是木青冥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嗯。”停下了剔牙的妙天应答后,又问到:“那飞贼们去偷这颗珠子时,我们要不要暗中保护一下?”。

    毕竟要是长生道暗中出手,可能会得到那颗珠子,就有可能察觉到,这不过是木青冥迷惑他们这个邪教的***。

    妙天无非是想,既然要把***弄假成真,那么就要力求逼真。

    “张晓生和妙笔,到时候会暗中保护他们的。我不会给长生道,有下手的机会的。”早已做好了安排的木青冥说出此话,好叫妙天安心。

    “行吧,既然少爷你都安排好了,那么我们就以计行事就是了。”说完此话的妙天,顿起了一只盛着茶水的茶盏,将茶水一饮而尽。

    放下了茶盏的妙天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身边还在默默喝茶妙笔和啊弘,道:“走吧,天都黑了,我们快去快回,好回来睡个饱觉。”。

    啊弘和妙笔齐齐点头后,相继放下茶盏,也站起身来。

    他们三人,今夜要按计划前往南教场那边,找寻飞贼,并且雇佣飞贼。

    “师父,那我和师叔们去了啊。”站起身来的啊弘,对木青冥说到。

    “去吧。”木青冥微微颌首,叮嘱道:“小心啊。”。

    “嗯。”啊弘应了一声,跟着妙笔妙天,出门而去。

    木家小院的大门缓缓开启,门头上挂着大红灯笼,在阴风中轻轻地打转着,带起一阵阵微微晃动的阴影。

    啊弘他们三人才出门而去,小院大门又缓缓关上。

    今天的月亮,被薄云遮住了。天地之间的月光,可没有昨日明亮。

    不仅如此,月光中还散发出阴冷。

    空气之中的阴气,在入夜之后开始变得浓郁。

    沙腊巷中阴风不断回旋,回响着尖锐长啸。

    阴风卷起的地上落叶和尘埃,扬了起来。

    啊弘跟着两个师叔,一路向前。所过之处,巷中诸鬼纷纷退避,不敢招惹他们三个人。

    几人从巷尾出去的,转个弯就朝着城南出去了。

    暗中在巷尾监视的长生道,继续在暗中藏好身形,悄悄地跟了上去。

    “啊弘,南教场那边的飞贼,夜里都在吗?”缓步徐行的妙笔,感知到身后的监视者,故意对啊弘说到:“要是他们不在,我们明天还得跑一趟啊。”。

    这些话随风向后飘去,飘进了身后不远处,暗中尾随的监视者耳朵里,让那个监视者听得一清二楚。

    “师叔放心,我师弟说了,这些飞贼也不是每日都出去偷的。他都打听清楚了,这几天飞贼夜里不出门的。”啊弘也按计划,故意说了一些话给监视者听:“可惜师父怕师弟又见了飞贼,贼心不改,不然他带我们去找这些飞贼,谈谈雇佣的事情,就更是容易了。”。

    他们一行人身后的监视者们,把这些话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不禁也在心中有些嘀咕,不知道锁龙人都能上天入地了,怎么还要雇佣飞贼偷东西?

    这么一想,反而达到了木青冥需要的效果。长生道注意到了锁龙人们要偷东西,细想是要偷什么,倒是忘了怀疑此事的真假了。

    木青冥从小就是不是那种乖巧的孩子,偶尔乖巧一下,也是难得的。和铁桦的孩子铁宝,可没有少恶作剧。

    既如此,怎么蒙蔽他人,木青冥也是非常擅长的。

    这些怎么蒙蔽监视者的计划,也是木青冥和其他锁龙人们,早已商议好了的。

    现在,锁龙人也只是按照计划开始行事而已。

    他们说完,就闲聊了起来。说的已经不是雇佣的事情了,都是一些家长里短,同时向着南教场那边继续走去。

    走了许久,啊弘跟着两个师叔来到了南城墙下。过了大南门,就出了城了。

    出了城,也就看到了南教场。

    在前朝还没有覆灭之前,南教场和北城外的北教场,一南一北,都是清军训练的地方。

    大清国在木青冥来昆明城前灭亡后,南教场就荒废了,不再做练兵所用。

    这么一大块空旷平坦的地方,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如此,三教九流,江湖中人索性占了这个地方,做起了买卖。

    没多久,这南教场白天时就成了昆明城边缘地带的集市。

    天一亮就开始有小贩,络绎不绝的来往此地,慢慢的热闹喧嚣起来。可天黑之后,这地方又会继续安静下来,沉寂在黑夜之中。

    四周也随之建起了一些低矮的平房,很分散的点缀在四周,也不集中,倒是让这地方显得夜里非常冷清,又容易藏匿肮脏。

    赵良说的没错,这地方天造地设的打劫场所。白天又有热闹而人来人往的拥挤,是天造地设的偷窃场所。

    城内外的飞贼聚集,就住在这里。正好可以连偷带抢。

    站定在南教场边缘处的妙笔,在夜风之中环视四周。

    这附近**静,不仅如此,黑暗中一点灯火都没有,所有建筑,只凭肉眼,只能看到一个依稀的轮廓。

    而且已经是城外,四周点缀散落农田,不容易见到人烟。这地方要是夜里有行人,人身安全还是不容易保障的。

    就像现在,偌大的教场四周,只有啊弘他们几个人,还有不远处一直跟着他们,但是藏身起来的长生道监视者。

    “我师弟说,他打听到飞贼都住在教场西面,我们要雇佣他们做事,就的传过教场”啊弘说出此话,跟着已经拔腿迈步,朝着教场西面而去的两个师叔,走向前去。

    这教场本该平坦,但如今已经荒废,成了无主之地,有些人家索性在这里盖起了茅屋小院。

    原本应该空无一物的教场上,也多了一些房舍。

    这样就让本该是一览无遗的教场,地形变得复杂起来。而且有了屋舍的遮拦,强人再次犯罪,反而更是便利了。

    教场中冷风呼啸,空中云朵把月亮严严实实的给遮了起来,不露一丝光亮。

    漆黑无边,笼罩着整个教场,有些渗人。

    没走几步,妙笔和妙天齐齐停下,站在了教场正中处,一所屋舍前面三丈开外。啊弘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同时感觉到四周出现了不少生人的气息。

    “这么快,我们要雇佣的人就来迎接我们了啊。”妙天在黑暗中,淡定的环视了一番四周,缓缓说到。

    话才说完,黑暗中人影晃动了起来。

    出现的是什么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