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净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妙雨发现,有人在宿主体内,寄生了一些净花的种子,使得宿主一死,种子吸取邪气和尸气而开花,近而吞噬附近一切生灵气息。而飞贼那边,已经为帮助锁龙人们准备着,如何把古塔里的灵珠偷盗而出。而飞贼里的黄彦,也把护住灵珠的饰品图案,原封不动的画了出来。引出来妙雨觉得宿主之中,尽然有净花之事很为蹊跷,让随行的龙姑,先带着人脸肉瘤施术回去,然后只身前往其他几个拥有邪术宿主的地方进行调查,要查清楚宿主体内植入净花种子的真实目的。】

    月光在木家小院的天井里静静地铺开,净白如霜。

    院里树上,那两只睡醒的夜枭,在笼子里梳理着身上光滑鲜艳的羽毛。

    其他屋子灯火相继熄灭,院中住着的锁龙人们,大多也就在这个夜风微凉的深夜中,熟睡过去。

    宁静的气氛,在小院之中弥散开来。

    而鸟笼子对面,小院的西屋楼上,二楼的药房里还亮着灯火。也是在这个深夜中,这间小院为数不多的屋子里,唯一还亮着灯火的屋子了。

    此时,还未入睡的木青冥夫妇已经来到了这个药香四溢的屋子里,他们的弟子龙姑,只身一人回到了小院,把那个从宿主身上,毫无损伤取下来的人脸肉瘤,交给了木青冥。

    木青冥看到了完好无损的人脸肉瘤,肉瘤上口鼻耳目清晰可辨,他看着这些五官,就不由得想起了这个人脸肉瘤曾经的宿主,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怜悯。

    “可怜人啊。”木青冥一声感叹后,盖上了装着人脸肉瘤的盒子,贴上了符咒,放到了桌上,待一会儿再行封存。

    符咒上有淡淡的金光一闪而过,盒子里的人脸肉瘤停下了跳动,安静之际陷入和沉睡。

    而符咒死死地封住了它的力量,保存了其生命力,也使其不再躁动不安。

    “妙雨呢?”站在木青冥一旁的墨寒,随即对龙姑问到。

    龙姑拿起了桌上的水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解了解渴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包括他们怎么找到了宝石洞,又是如何在洞中和宿主追逐,最后怎么帮宿主剥离了人脸肉瘤的事情,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只是提到宿主的痛苦,龙姑总是眼中流露不忍,且一笔带过,也不愿意做更多的表述。

    最后,她也把净花一事,也一五一十的禀告了对面的师父师娘。

    “嗯,这种花我还是小狐狸的也见过一次,开在一座深山古墓之中。”期间,墨寒忽然插话,道:“我见到的那个,盛开那精美的棺椁中的,也是就盛开尸体之上的。”。

    她天生妖眼,自然也能见到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事物。自然,也就包括净花。

    “不过我当日见到的净花,已经开始枯萎,有着已经近乎干枯的根茎和枝叶。”顿了顿声,墨寒又道:“奄奄一息,已经是如人就要行将就木一般,倒也还没有龙姑描述的这么好看,美丽。”。

    “幸亏你看到的,是已经快死的净花了,否则的话,它会吞噬了你的妖气。”木青冥紧锁起了眉头,这么说到。

    墨寒一听木青冥这话,也没有反驳,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她早在还未入锁龙人门下之前,就已经从一些妖书之中知道净花是何物了,也知道这种植物虽然能净化和吞噬一切负面能量,却也能因此被反噬,堕落。

    净花的善恶转化只在一息之间。

    一旦净花出现了反噬或是堕落,那就将是会大开杀戒的恶花,相当危险。

    “妙雨师叔她,也是这么和我说的。说这种花容易被负面能量所反噬,然后会杀尽四周一切生灵。”另一边的龙姑,也随即点头说到:“好在今日净花盛开速度不快,师叔她又及时施术,封印了正在盛开的净花,并且将其销毁,我们今日才没有被净花威胁到生命。”。

    “但是,师叔又想到,这长生道故意把净花种子取来,植入了宿主的体内,并不只是为了防止他人抢夺宿主身上,以邪术所制造出来的那些东西。”顿了顿声,龙姑又继而对木青冥夫妇说到:“师叔认为,长生道这样做,可能也想要一举两得,借此来培育净花。”。

    “培育净花?”烛火微光下,墨寒眼中浮现几分疑惑,愣愣问到:“难道长生道原本是想要借此来发动大规模的屠杀?”。

    此言一出,她眼中的疑惑之色瞬间就转变成了淡淡的惊恐。

    确实,大面积的净花一旦齐齐绽放,一统堕落,会对大范围内的一切生灵,都造成非常大的伤害。甚至会把所过之处,一切生命力都吸食殆尽。

    这正是令墨寒,感到心惊后怕之处。

    可不一会,思索片刻的木青冥摇了摇头,否定了墨寒的猜测,娓娓分析道:“这倒是不可能,一两株净花最多吸食七八个人的生命,就会达到饱和,再也吃不下去了。而这种植物有一种动物的本能,天生惧怕阳光,太阳一旦升起,它就会龟缩回阴阳交界去,不会再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了。要真是这样,长生道得种满一山的净花,才能毁掉一座城池的所有生命,这太费时费劲儿,不像是他们的风格。而且如此大范围的种植净花,所需的场地也不小,容易暴露目标。长生道的势力和行动,可还没有到胆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地步。”。

    “师父说的没错,妙雨师叔也是这么猜测的,并且猜测或许还另有目的。”龙姑再次点头,道:“所以师叔要去看看,长生道曾经制造的其他几个宿主身上有无净花,或者已经被长生道取走了体内的净花种子没有。因为太过冒险,她让我把人脸肉瘤先带回来交给师父师娘。”。

    木青冥没有再说话,灯火下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沉思之际,他想到的是古籍上记载的,净花能增强功力的功效,和瞬间提升速度的药效。

    一念至此,木青冥忽然眉头一跳,心中惊惧也是一闪而过后,似自言自语一般,缓缓道:“难道长生道早已做好了培育净花的准备,就是为了在特定的时间收割其花朵,用于增强教徒修为和能力?”。

    话才出口,他对面就有黑影一闪,桌上油灯那豆大的火苗,摇曳几下。

    话音落地,黑影闪过之处,妙雨现身而出,身子轻轻一旋后站定下来,并是急声快语的说道:“少爷说的没错,我找到其他的几个宿主,它们已死多日,且尸身上都有着净花盛开后的痕迹,但盛开的净花早已被取走。”。

    话才说完,妙雨右手伸向前,五指一松,掌心里一把灰土簌簌落下,散落在她和木青冥之间的方桌上。

    “尸土。”木青冥定睛一看,眼角肌肉微微抽搐几下。

    眼前这把灰土,是尸体内被吸干了生命力后,部分筋骨肉皮等在转眼间化为的尘埃齑粉。

    这等奇异,只会出现在净花盛开后的尸体身上。

    “取走盛开正旺的净花的,也是长生道的邪术,还遗留在现场的阴邪之气,极其明显。”顿了顿声,妙雨又道:“而且,其他的那些宿主,现在都已经死去多时。”。

    木青冥长叹一声,面露悲悯,久久挥之不去。

    那些宿主都是被迫成为宿主的,人祸让他们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现在又被迫结束了生命,不免令人为其身世感到悲切,一阵唏嘘。

    “如此说来,长生道也已经开始在用净花强化教徒的道行,是为最后的行动做的准备吗?”片刻过后,墨寒若有所思的问到。

    木青冥站起身来,双拳紧攥着,点头一下,道:“如今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只怕是的。”。

    墨寒眼珠子一转,又问到:“那为什么他们偏偏留下了我们取走人面肉瘤的这个宿主没杀?”。

    此言一出,屋中众人愣了愣后,一时间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或许是这个宿主还有理智,净花盛开并不会太过茂盛,功效甚微的缘故吧。”又过了许久,妙雨回忆着在宝石洞里看到的净花盛开时场景,若有所思间缓缓说到

    西山之上,长生道的暗道之中,一如既往的那么阴冷。

    昏暗之下,暗道之中比过去还要阴冷了。弥散在其中的阴邪之气,也是更盛。

    而在暗道深处,据点最下层,有一间最大的石室,四方圆顶,径直十丈,面积不小。

    这间石室深埋在山腹之中,终日不见天日。平日里,也少有教徒前往此地,倒是冷清。

    石室正中处有一座高上次的长颈,高圈足,造型古怪宛如石尊一般的高大石柱,静静地杵在那里。四边上装饰有火纹,且四面各塑一蛇,卷起的蛇头与蛇颈伸出于器外,张嘴呲牙,独眼横生额上。

    那怪蛇,正是长生道供奉和信仰着的神明——金乌虺。

    而在石柱上方,一团青绿色的诡异火焰一直在燃烧着,经久不息。

    自从这座据点建成之日,这团诡异的火焰就一直存在,也一直在燃烧不息。全凭着这石柱之中,填充了的鲛人油膏,在源源不断的为烈焰,带来助燃和能量。

    那些鲛人的油膏,是已经归西了的长生道前辈们,从东海上黑礁之下取来,千里迢迢运抵滇中的。

    传至今日,被刘洋用来点起了这团诡异的火焰,也让这个石室之中,因此充斥着更多的阴气。

    青色的火焰照亮了整个石室,把石室之内照得一片青绿。青芒下阴邪之气横生四溢,整个石室之中,一片阴森。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石室中也只有刘洋现如今左膀右臂陈善一人,独坐在那个古怪的石柱前。

    陈善就盘膝而坐在地上,闭目之际凝神聚气,身上阴邪之气外泄,不断暴涨。

    一道道肉眼难见的乌黑之气,附着在他的身上,紧紧地贴着他的身躯,聚而不散。又在凭空而起的阴风之中,慢慢的摇曳着。

    宛如身披一道道黑火一般。

    不过短短数十日,陈善的道行修为,又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确实精进了不少。

    忽地,打坐良久的陈善双目睁开,瞬间变得一片殷红如血的双眼中冷芒一闪,杀气毕现。同时身上乌黑的阴邪之气有如风吹烈焰一般,倏地高涨起来。

    紧接着陈善双手横在胸前,快速捏出一个手诀时,他身后石柱上燃起的青绿色火焰腾起,在半空中一个摇晃,化为一条巨蟒,张开血盆大口,亮出獠牙,又在这一刻溃散成为无数火球。

    宛如流星坠地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出,随即轰然落地,一阵阵轰鸣响起,一片青绿色的火海在陈善身边四周铺开。

    被烈焰击中的地面随之裂开无数裂纹,向着四周蔓延开来。无数的细小碎石腾起,从裂纹之中迸射而出,疾射向四面八方。

    而陈善又是把手一招,地上烈焰随之飞起,渐渐地聚集后,飞回了石柱之上,恢复了原样。

    那些流过火焰的地面上,早已是焦黑满地,热浪不停翻腾。

    坐在地上的陈善长吐一口气,身上阴邪之气顿时锐减,同时内敛。

    不一会儿后,陈善收起了吐息,身上已再无丝毫阴邪之气,变得与常人无异,双眼也随之恢复如常。

    “净花的功效,果然非同凡响。”就在此时,石室边缘处,那火焰青光照射不到的昏暗里,传来了刘洋赞叹之声。

    陈善闻声,赶忙爬起,朝着声音传来方向立马行礼,毕恭毕敬的道:“教主。”。

    昏暗之中,双手负在身后的刘洋缓步走出,步入这诡异火焰的青光照射之下,慢慢地走到了陈善身前站定后,把对方上下一阵打量。

    以现在刘洋的眼力,只是几眼就能看得出来,对面的陈善体内经脉已经全部被阴邪之气洗练,焕然一新。

    如此一来,陈善对自己体内的阴邪之气,就能完全控制,游刃有余。借此来施展所习邪术,更是能轻而易举的发挥出邪术的威力。

    “是的,属下也感觉到了。”直起腰来的陈善,欣喜道:“近来一直按教主你的指示服用净花,属下对阴邪之气的提炼和控制愈发精进了,经脉因此多得洗练,运气更是顺畅,道行也随之精进。这净花确实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啊。”。

    陈善喜出望外,刘洋也不例外。他当即微微颌首一下,道:“这也是老教主有先见之明,当初就在那些宿主体内埋下净花种子,这才让我们今日有了净花可用。只是我匆忙接位,尚且不知道所有的净花宿主何在?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多给你们弄些净花。”。

    顿了顿声,刘洋往事不再提及,岔开了话后,又对那陈善问到:“以你现在自己的感觉,你与城中锁龙人相比,道行上谁高谁低?”。

    陈善与锁龙人相比谁道行更高?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