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腐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和妙雨谈论奇术,得到一些线索后,忽地就感觉到了徒弟张晓生有危险,刻不容缓,必须立刻敢去救援,中断了和妙雨的讨论。张晓生和啊弘也找到了腐肉,不曾想那腐尸已活,朝他们毫不犹豫的攻过来。不慎,张晓生的手臂被木屑划破,尸毒侵体。引出来腐尸来势汹汹,千钧一发之际,啊弘护住师弟张晓生,拼尽全力誓死要保师弟周全。奈何尸变尸体过于强悍,连连攻击均是全力以赴。眼看啊弘渐渐不支时,木青冥及时赶到弟子身边,一掌劈断腐尸手臂。】

    尸臭四溢,阴风惨惨。洞顶不断又大小碎石,簌簌落下。

    砸在地上,扬起一道道薄薄的尘埃。

    已对死亡无所谓的张晓生,闭上双眼的那一刻,顿觉眼前金光一闪。

    那金光在黑暗中更是耀眼,就算张晓生闭上了双眼,并未直视,也感觉光芒刺得他双瞳隐约生疼。

    而腐尸来势汹汹的双拳,始终也没有落在张晓生的头上。他的头盖骨,也没有如期被那携千斤之力的双拳给敲得粉碎。

    劲风咆哮连连,金光闪闪不断。那金光正是啊弘古琴上,散发而出的道道真炁,凝聚化形而成。

    千钧一发之际,啊弘不顾一切,闪身到了张晓生身前,古琴横在头顶,注入大量真炁,使出了全身之力,驱动岣嵝神通。

    转瞬间,琴身上琴弦微颤,真炁喷薄下化为一道金光圆盘,横在琴身上,但在啊弘和张晓生的身前。还隐约可见,金光中两缕红芒缓缓转动,让那金光,酷似一道悬浮半空中的太极。

    下一秒后,腐尸的双拳,重重的砸在了金光上正中处。

    轰然巨响中,山洞中大地颤抖不停。金光闪烁着耀眼光芒,也跟着颤动,却如一面坚实的墙壁,没有丝毫溃散的迹象。

    反而越来越坚固,光芒越来越盛,越是耀眼。

    双手举琴的啊弘,咬紧牙关支撑着。任由脚下地面裂纹显现,双膝在重力压迫下开始微弯,也不松手。

    “师弟!”啊弘对身后关切的大喊一声,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张晓生浑身滚烫,四肢无力,尸毒在他体内不停的横冲直撞。所过之处,腐蚀着他的经脉,令他经脉麻痹,无法运炁,甚至连聚炁都做不到。

    这样的情况下,张晓生连双唇都张不开,自然是无法应答的。

    听不到张晓生的应答,啊弘心头怒火更旺。

    他们师兄弟感情也不错的,眼看着自己的师弟受伤,现在连开口都做不到了,可见伤势不轻;啊弘对此既不会置之不理,也不会就此逃走。

    愤怒的啊弘,斗志更盛!

    看向对面已经借力弹开,向后一个空翻后,倒飞出一丈去的腐尸,啊弘眼中只剩下了愤怒。

    怒不可遏的啊弘,自己都不知道他那张脸上已经有了太多的愤恨,额头上已不知不觉的青筋暴起。

    他愤怒,对面的腐尸也怒不可遏。

    一招猛攻被啊弘挡住的腐尸,腐尸更是气急败坏。势要将啊弘和张晓生,这两个陌生人挖心掏肠,碎尸万段。

    腐尸挺胸昂头,张嘴再次咆哮。

    吼声如雷,震耳欲聋。腐尸脚下一丈之内,大地都在剧烈颤。地上裂纹中,一块块碎石沙土,随着腐尸的吼声离地而起,腾飞到半空中又快速落下。

    啊弘调动真炁护住经脉,尚且觉得双耳在吼声中,隐隐作痛。那张晓生无法聚真炁护体,已经在吼声中眼冒金星。

    腐尸身上乌黑的尸气不断散发出,环绕着腐尸满身的烂皮腐肉急速翻滚起来。

    啊弘一见,顿觉不妙。

    虽说他不如木青冥那么修行道行高声,却也能轻而易举的看出来,这腐尸如今体内尸气暴涨。

    且那些腐尸体内的尸气每一缕都在急速运转,快速流遍腐尸体内每一处角落后,啊弘双眼可以清楚的看到,腐尸体内的每一寸骨骸,都在尸气过后变得发黑发亮。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想来是这腐尸,又要动真格了。

    正是如此,啊弘这才顿觉不妙。

    啊弘不敢托大,赶忙全神贯注,毫不保留的调动浑身真炁,准备迎战。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啊弘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扑通一声。

    立刻转头一看,只见是张晓生已经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面色苍白到毫无血色的张晓生,发紫发黑的双唇格外显眼。浑身抽搐的他,嘴里还发出了痛苦的低鸣。

    这尸毒在这地洞之中,不知道吸纳了多少的阴气,年深月久,已经变得比寻常尸毒还要厉害。

    再加上之前那腐尸一口气吞噬了那么多的毒蛇,蛇毒混合在尸毒之中,更是加深了尸毒的毒性。

    张晓生又是才入门不久的年前弟子,修行不足,真炁孱弱,哪里是那尸毒的对手。

    如今他经脉完全麻痹,丝毫真炁没法调动,与那尸毒一较高下。就算他可以调动自己的真炁,也无济于事。

    这尸毒强横,可不是现在的张晓生可以匹敌的。

    “师弟!”着急的啊弘,一声大喊。

    就这一瞬间,已经停下了咆哮,带着诡谲的笑容,朝着两个年轻的锁龙人再次袭来。

    这次,腐尸的速度显然有了提升,有如风驰电掣一般。

    腐尸这次也不出拳,以自己身躯为武器,如离弦之箭弹飞,直扑向前。

    招式虽然简单,但速度极快,又身躯坚硬。

    加上浑身上下皆有尸毒,又摸不得碰不得,稍有不慎,啊弘和张晓生都会立刻死于非命。

    啊弘大惊失色,顾不得细想对策,左手此琴,右手拨弦。

    琴声响起,如山谷流水,与那腐尸咆哮余音不同,宛转悠扬。

    与此同时,琴弦上接二连三的迸射出道道真炁,在风中摇身一变,化为一把把剑身扁长的三尺长剑,携道道剑影,轰然扑向腐尸。

    数月以来,木青冥和妙雨一直在细心教授啊弘,适合他的奇术。这招琴音长剑正好适合啊弘,而啊弘也是练了小半年,如今已有小成。

    那婉转琴音中暗藏杀机,劲风随真炁化为长剑飞舞,阵阵凌厉!

    所过之处,地上皆有剑影划出的长长深沟。

    飞沙走石,随之带起。

    眼看数十柄长剑就在眼前,就要刺伤自己,那腐尸灵机一动,半空中一个翻身,让所有迎面而来的锋利长剑,都是与它擦肩而过,未能伤其半分半毫。

    紧接着那腐尸趁着这个翻身,改变了目标,直冲着已是倒地不起,阵阵抽搐的张晓生而去。

    这腐尸也是狡诈,见张晓生无还手之力,便想着趁你病,要你命。

    啊弘一见,急得额上是汗珠直冒,大喊一声:“师弟!”。

    话音才起,啊弘就要冲过去护住张晓生。

    怎奈他方才才调动了大量真炁施术,此时已感疲乏,才一抬腿,便觉那双腿发软无力。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古琴也脱手飞出,落在了半丈之外。

    眼看着腐尸就要以头为锤,撞上自己的师弟,啊弘是又急又气,又无可奈何。

    经脉疲乏,四肢发软的啊弘,暂时连站立都做不到。情急之下,啊弘只能驱动真炁,对着古琴一招,打算拼死一搏。

    “妖孽!”啊弘手指才一动,一声雷鸣怒吼,凭空而现,从天而降:“受死!”。

    啊弘遁声抬头,就见到腐尸身前青光一闪。

    耀眼青光,光芒万丈,一时间照得整个地洞中,明晃晃的,青绿青绿的。

    山洞中黑暗散尽,碎石裂纹,在这耀眼的光芒下一览无遗。

    青光中,木青冥凭空现身,毫不犹豫的就是抬腿一脚,不偏不离的踢在那腐尸下巴上。

    一脚就踢得那腐尸不但停下了势如破竹的前进,在一个昂头,身子上腾,来了一个后方,向后划过一道弧线,飞了出去。

    木青冥来的及时,正所谓千钧一发。要是再来晚一秒,他只怕得去阎王殿,才见得到张晓生了。

    木青冥收了真炁,青光散尽,黑暗再次涌来。他从那半空中落下,仆一落地,啊弘也单手撑着地面勉强爬了起来。

    木青冥一看啊弘,见对方没有大碍后,转头看向前方。只见那腐尸已经摔在了地上。

    尘土激扬,碎石腾飞,那腐尸已经在落地处,活生生砸出一个浅坑。

    腐尸身上那些散发出的尸气,居然被木青冥一脚就踢得散尽,全然不见了踪影。

    木青冥这一脚,也是使出了不小的力道。

    踢得那腐尸落地后浑身剧痛,也摔了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腐尸要杀那张晓生,始终也未能杀成。

    而啊弘一见木青冥及时赶来,也松了一口气。

    木青冥既然来了,啊弘和张晓生也就无忧了。任由这腐尸如何强大,也未必是木青冥的对手。

    松了一口气的啊弘,瘫坐在地上,召回的古琴怀抱身前,凝神聚气,趁机调理气息。

    “啊弘,给你师弟喂下。”木青冥伸手,拇指扣着那曲起的食指内侧,轻轻一弹,“可保他性命无忧。”。

    手中一粒青色药丸,被拇指弹出,飞向啊弘。

    “神农百草丹?”啊弘抬手,准确的接住了那药丸,一看一闻,就知道是什么了。

    “喂你师弟吃下,一刻钟就能解了他体内尸毒。”木青冥说着,踏前一步。

    方到此地,木青冥就感知到了张晓生中毒,口中都已经腥臭,再看面色苍白双唇紫黑,想到张晓生这八成是中了尸毒。

    也是这张晓生命不该绝,幸好他木青冥的袖里乾坤中,还有一枚神农百草丹。

    这种锁龙人的解毒圣药,头疼脑热治不了,跑肚拉稀也不管用,但可解这世上大多数的毒。正好,那尸毒也能轻而易举的解了。

    纵然尸毒中混合了蛇毒,也是无妨。

    而且,张晓生体内尸毒不重,一枚丹药足矣。

    只是这日后,还得有三五日的休养,张晓生才能恢复如初。这三五日内,张晓生且要受那病去如抽丝的苦呢。

    啊弘收了古琴,赶忙过去,扶起了张晓生,把那药丸顺着张晓生微微张开的唇间,送了进去。

    又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张晓生的脖颈,方便张晓生顺利的把药丸咽下。

    丹药入喉,那张晓生呼吸就不再微弱。

    啊弘一看,手搭张晓生脉上,一番细查后欣喜万分。

    本来那张晓生紊乱的脉象,正在恢复正常。

    木青冥把他们护在身后,目视前方。

    尘埃落定,黑暗中腐尸已经从地上爬起,摇头晃脑一番,抖落头上脸上的尘土。

    木青冥再定睛细看,只见腐尸体内尸气内敛,却无丝毫减弱之象。再看那腐尸经脉漆黑,骨骼皆为玄色,忍不住问到:“啊弘,让你们取一块腐肉,找个一般尸变的菜尸也就是了,怎么还惹了个甲尸?”。

    这甲尸也不常见;一般都是身前武将,战场厮杀多年的人。死后胸含煞气,尸变所化。天生就是凶恶,还有着一副铜骨铁骸,皮肉虽然也会腐烂,但是也刀枪不入。

    难怪啊弘也不能顺利将其制服。

    啊弘看了看扶着的师弟张晓生,那张晓生虽然唇上紫黑褪去了些,脸色也恢复了点血色,但闭眼封口,暂不能言语,只得替他回到木青冥,道:“师弟带我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它就是甲尸啊。”。

    这话倒也不假,而且木青冥还未细细给徒弟们讲过尸变的知识,这倒是让木青冥不说出来,啊弘也不知道,自己惹了个甲尸。

    阴风再起,呼啸声声。

    木青冥身上长衫下摆,在阴风中扬了起来。

    同时一阵尘土,迎面而来,木青冥情急之下,眯了眯眼。

    对面那腐尸,已经动了起来。

    这次这腐尸也不做什么,双手长爪一露,朝着木青冥就不由分说的扑了过来。

    它那双手十指,爪长尖锐,锋利如刀。黑暗之中,也闪烁着阴冷寒光。

    只怕是被这十指一戳,常人立刻就会皮开肉绽。

    木青冥见这尸变腐尸很是机灵,立刻想到:这甲尸这么会抓住机会进攻,阴损着呢,可不像是寻常那些没头脑的尸变尸体,似乎有人在暗中用术稍加控制,才能变得如此灵敏。等我取了腐肉,一定要查个清楚。

    这一念闪过,甲尸已至身前,伸直了的双臂,十指直指身前,眼看那尖锐锋利的指尖就要戳到了木青冥的胸膛,给他来个开膛剖心了。

    那木青冥也不慌不忙,双手一抬,向前一抓,稳稳当当的抓住了甲尸双手手腕。

    甲尸一怔,双手登时不能在动半分半豪。

    锋锐指尖,离那木青冥的胸膛,还有一两分钟距离。

    可任由那甲尸怎么挣扎,木青冥的双手也如铁钳,死死地嵌着甲尸手腕,使得他双臂进也不是,退也不行。

    “你这腐肉,我收下了。”木青冥轻轻一笑,接着双手向外一翻一转,只听得咔嚓一声,甲尸两条臂膀,被木青冥活生生的给扭断了,从那身子上卸了下来。

    甲尸不知是不是疼得,一声大喊着连连后退。

    任由它铜骨铁骸,在木青冥面前也是无用武之地。木青冥只是运炁发力,轻而易举的就扭断了甲尸双臂。

    看得身后啊弘,膛目结舌,惊讶不已。

    木青冥运炁,一缕真炁把手中一只手臂缠住,随后他把这甲尸手臂向身旁随手一扔,那甲尸手臂落地那一瞬,既可燃起了熊熊烈焰,在火种化为一片焦黑。不一会的功夫,就连皮带肉,外加那手中的铜骨铁骸,都被这凭空而生的烈焰,烧成了一片发烫的火灰齑粉。

    这甲尸是否有人控制?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