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阴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及时赶到的木青冥不但救下了弟子啊弘和张晓生,还施展神通,三下五除二,就消灭了山洞中的甲尸。不曾想,这甲尸正是长生道豢养于此的。而请来取走甲尸的长生道教徒,也通过甲尸的双眼,看到了木青冥的修为精进,回到了西山总坛,汇报了刘洋。引出来刘洋决定,尽快实施行动,早日完成长生道祖祖辈辈,心心念念的大业。殊不知,木青冥已经察觉了陈善的存在,也只是和甲尸对视一眼,就发现了陈善和甲尸的视觉想通,而所做的一切也是木青冥故意为之。】

    油灯灯芯上,火花伴随着噼啪一声轻响,连连一跳。

    灯油耗尽,灯芯上的微弱火焰,慢慢地熄灭。一缕青烟,带着一股灯油味儿,冉冉升起。

    刘洋的屋中,被黑暗完全包裹了起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坐在石椅上的刘洋,一言不发。不过他眼中的惊愕,却依旧存在。

    近来,刘洋因为已经是长生道一把手的原因,有了对过去前人留下记载的书籍,全部阅读的权限。

    对于刘洋来说,那些过去的长生道邪人记载的各式各样邪术奇术,真的让刘洋是大开眼界。

    其中夹杂的更多鲜为人知的历史,比如锁龙人和长生道的恩怨,也是看得刘洋大长见识。

    他记得在一本根本都算不上是书卷,无非是一副龟甲的邪书上,见过这样的一个记载:当年锁龙人在夏王朝都城被围剿,是他们锁龙人的首领,以一人之力拦下了几乎所有的敌人,让锁龙人们能跑出都城,留下了火种。

    而在这段记载中,那个锁龙人的远古首领每每施术,眼中就是会溢出真炁,而施展的岣嵝神通就会威力倍增。和今天陈善告诉了刘洋,所见到木青冥,是一模一样的。

    刘洋由此猜测,木青冥如今也是在修行上,有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是他决定快些展开行动,完成大业的原因。

    他不能让木青冥,越来越强之后,长生道才迟迟动手。

    黑暗中咬牙切齿的刘洋没有去给油灯添油,而是在黑暗中,攥紧双拳。

    刘洋心中不知不觉横生一丝丝担忧;他担心万一再不行动,以后就不是木青冥的对手了。

    而木青冥已经盯死了长生道。

    一旦有所差池,长生道未必还能死里逃生,再苟且偷生着,卧薪尝胆千年。

    木青冥是抱着必须消灭长生道的决心的。

    这场较量,对于长生道来说,可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

    “木青冥!”。

    想想这些,惊愕的刘洋心生愤怒,双拳攥得更紧,任由指甲,陷入掌心肉中。

    在刘洋愤怒是,木青冥正长吐一口气。

    他体内快速流转的真炁,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一点一点的,缓缓收回了丹田之中。

    对面的烈焰已经熄灭,之前在火种挣扎的甲尸,已然成为了一堆滚烫的灰烬。

    任由它活着的时候多么的皮糙肉厚,刀枪不入。如今还是被木青冥一把火,烧得只剩下了一堆齑粉。

    欣喜之余,木青冥缓缓转身,朝着弟子那边迈步而去。

    “师父。”火焰熄灭后的黑暗中,啊弘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用钦佩的目光,注视着木青冥在自己的身前蹲下。

    才蹲下的木青冥,立马拉起了还在昏迷的张晓生的手,给他搭了搭脉。

    张晓生虽然尸毒已无大碍,但还未完全解毒,体内也还有尸毒导致的损伤。至今意识模糊,还在昏迷中。

    但是一看张晓生已经脉象平稳后,木青冥不再担忧。他意念传音,告知了远在木家小院的妙雨,让对方准备好解尸毒的药物,以便可以马上给张晓生疗伤。

    传音完了的木青冥,慢慢的站起身来,同时告诉啊弘:“啊弘,我会立刻把你和你师弟送回去,小院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救助,回去就立马让你师弟解毒。”。

    “好。”啊弘点了点头,看着张晓生还有些苍白的脸颊,他又抿了抿嘴,心中一股股愧意,如决堤洪水般涌起。

    就在这一刻,木青冥体内真炁再次急转,如旋风一般,快速涌出丹田后,直冲他脸上经脉,注入左眼四周穴位。

    他的左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啊弘和张晓生。眼角一缕青绿色真炁,如烟如雾,缓缓飘出。

    啊弘和张晓生在他的注视下,身形一晃,凭空消失在了木青冥眼前。

    消失在了这个山洞中。

    就在此时,木青冥顿觉双腿一软,双膝不受控的一弯曲,跪在了地上。

    还好他眼疾手快,跪地的那一瞬间,立马伸手出去,杵着地面,这才避免了自己的身体前倾而倒。

    手臂上还有点力气的木青冥虽然不倒,可已经转瞬间就大汗淋漓,张口粗喘。他体内真炁在转眼间三去其二,他也立马倍感筋疲力尽。好似徒手挖了三五个地窖,一直没有停歇一样,身上不但满溢着疲惫,连一寸肌肉都在酸痛。

    这就是岣嵝神通的弊端;其实岣嵝神通,也不是完美的存在,不但在真炁消耗太快的情况下,会使得施术者也会极速进入疲惫状态。而且对不熟练的术,用起来也会消耗太多不必要的真炁。

    木青冥这由眼力超控的奇术,是最近才掌握的,他多有修行练习,但至今也尚未熟能生巧,炉火纯青。现在他又一下子转移走了两个大活人,实在负担太重。

    他很快就感觉倒了自己的左眼球,有阵阵针刺的痛感,从眼球深处传来,疼得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两口冷气,勉强抬手起来,用手掌轻轻地按压着闭上的左眼,来缓解痛感。

    “木头,啊弘他们平安回来了,你在哪里?”。

    左眼才稍微舒服一些,身上的疲乏尚未退去,墨寒的意念传音,就飘入了木青冥的脑海神识中。

    “六息。”听到了妻子的呼唤,木青冥算了算时间后,自言自语的嘀咕:“还是慢了点。”。

    语毕,木青冥也意念传音给墨寒,道:“我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查一下,一会就回去。”。

    “要我来帮你吗?”墨寒立刻用意念传音,关切的问到。

    木青冥自顾自的缓缓摇了摇头,之后才发现妻子不再身边,也看不到,继续意念传音答到:“不用,小事而已,我自己能行。”。

    传音着的木青冥,感觉到双腿有了些力气,就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直起腰的那一瞬间,他忽然眼前一阵发黑,身子轻轻地一晃。慌张下木青冥双腿赶忙分开,稳住身形,这才没有又摔倒下去。

    大量真炁瞬间流失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一下子,木青冥又体验了一次什么叫眼前一黑,同时紧随而至的,是头昏脑涨的难受感觉。

    可他才站稳,立马就警觉了起来,他已经感知到身后有一股气流波动。

    不等木青冥多想,身后黑影一闪,墨寒凭空现身。

    “你怎么了?”现身的墨寒,急声大喊着就伸手扶住了木青冥。

    她和木青冥成亲后,便已经心有灵犀。之前相距甚远,她就感到了木青冥浑身的疲乏,这才不听木青冥的,自作主张的赶了过来。

    “没事。”木青冥轻轻一笑,风轻云淡的道:“就是一下子把啊弘他们送回去,有些累了。”。

    墨寒运炁,把自己的一缕缕真炁,顺着自己与木青冥背部相连的掌心而出,渡给了木青冥。

    同时还不忘了数落他,道:“就知道逞强,这都第几次了。还以为你当爹了,会成熟点呢。”。

    真炁入体,木青冥浑身一暖,疲乏感正在逐渐消失。

    身体舒服了不少的木青冥,嘿嘿一笑,和墨寒斗嘴道:“我就这样,别说当爹了,当爷爷了当老祖了也还这样。”。

    顿了顿声,他转身断开了墨寒的连接,故意问到:“后悔嫁给我了吧?后悔了说话,我给你写休书。”。

    说着,他绕过了墨寒,慢慢地走向了远处,那堆已经冷却了不少的甲尸灰烬。

    木青冥已经不再疲乏无力,眼睛也不花头也不晕了。墨寒的真炁,缓解了他的疲乏,填补了他失去的大部分真炁。

    而他留在这里,可不是和妻子斗嘴的,他还有正事要办。

    才到此地,他就察觉到了甲尸体内,蕴含着一抹神识。虽然不是很清楚的能辨别出神识相貌,但也能感知到,神识里充满了阴邪之气。

    木青冥当机立断,料定是有人用邪术控制了甲尸。所以,那甲尸才会如此脑袋灵光,进攻的一招一式,都不只是单一的穷追猛打。

    而当地最大的邪人组织,自然是长生道。

    转念一想的木青冥,料定控制甲尸的是长生道,那个长生道邪人也能通过被控制的甲尸,看到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他也稍加思索后,露了一手。

    这个决定很有深意,木青冥是在让长生道倍感危机,会匆忙提前行动,那么他们锁龙人在剿灭长生道的过程中,就会提高胜算。

    此时的木青冥还不知道,他的计策已经成功了。

    远在西山上的刘洋,已经开始慌了。

    而木青冥现在一心想做的,就是查看一下四周,看看还有什么他没有发现的蛛丝马迹。

    他在齑粉前蹲下,左眼的疼痛感已经褪去,木青冥细细的打量着身前地上,还有些滚烫的齑粉。

    而墨寒听他这么一说休书的事,当即撇了撇嘴,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那你倒是写啊。”。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不过是斗嘴,谁都没在意。

    墨寒说着就走到了木青冥的身边,也蹲下一看地上的齑粉,忽地就皱眉说到:“一股子的尸臭味儿,这是什么?”。

    说着还一手捏着自己小巧玲珑的鼻子,一手在鼻孔下扇了扇。但也没有挪步,还是注视着那些尚在散发热气的齑粉,仔细打量。

    墨寒很快就看出来,齑粉灰烬中升腾的热气里,还残留着微弱的阴邪之气。

    “被我一把火烧死的甲尸。”木青冥收起笑意,目光从齑粉上移开,环视四周。

    在什么都没有看到后,木青冥缓缓抬头,看向了头顶上方。

    平滑的拱形洞顶,静静地立在离地三五丈的地方。

    人工打磨的痕迹,早已不是那么的明显了。

    但是,在洞顶正中处,刻画而出的符篆,那些镶嵌在了岩壁中,状如蝌蚪一般的奇怪符咒,依旧清晰可见。

    木青冥慢慢的站起身来,墨寒亦是如此。

    他们一起抬头,注视着头顶上方,洞顶正中处的那些符文。

    这些符文组成了一个套着一个的圈,环绕着洞顶正中处。细细一数,木青冥和墨寒都发现了这些符文不多不少,正好八圈。

    “这是祝由术吗?”墨寒昂头注视着符文,嘀咕了一句。

    她曾经在一些古墓的陪葬品书籍里,见过祝由术的记载。上面的符篆符文,与此时所见的差不多。

    都是毫无形象,多有形似水中游弋,摇动着尾巴的蝌蚪的笔画。

    与她现在看到的这些符文,还是有些相似的。

    不过除此之外,墨寒还发现这些符文里没有任何的气息。

    一般来说,任何符文都会充盈着气,那是驱动符文发挥效果的动力。比如锁龙人的符文,有着真炁和天地之气。

    而长生道的,则会充斥着阴邪之气。

    可现在注视着的符文,却没有这些,它们像是没有生机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洞顶。

    “不是祝由术,是阴蛊。”木青冥细看之下,认出了这些符文。

    也是他之前见过这样的符文,才会细看之下,认出了眼前符文是什么?

    “阴蛊?”墨寒蹙眉,不再昂头,转头用困惑的目光,注视着还在打量洞顶的木青冥,问到:“那是什么?”。

    这确实超出了墨寒的知识范围,甚至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种很古老的养尸和超控尸体的术,起源可以追溯到蚩尤和黄帝大战是。”木青冥也低下头来,昂头久了,也让他脖子有点酸了。

    他抬手起来,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后脖颈,缓解了一点酸疼后,才对墨寒又继续说到:“可以说,是今天所有养尸和控制尸体的奇术的鼻祖,也是后来,湘西一带赶尸术的鼻祖。之所以称之为蛊,是因为用这种术来豢养的尸体,需要一种用蛇制造的蛊来激活。这些蛇往日居住在尸体四周,保护着养尸地。一旦有用,就会进入尸体体内。这具尸体立马会发生尸变,并且快速吸收体内的蛇蛊血肉,包括蛇毒,以增加自己的实力。”。

    木青冥所说,和啊弘张晓生遭遇,是几乎一样的。

    “我曾经找寻过阪泉之野这个古战场,在这个过程中,见过这种术留下的痕迹。”木青冥再次抬头起来,看向洞顶,又道:“这些符篆,就是驱使蛇蛊之物。蛇蛊被驱使后,它们就已经死去了。”。

    说着,木青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里是长生道所布下的养尸地,是不是长生道已经掌握了阴蛊这种奇术了呢?

    木青冥的猜测是否正确?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