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拼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和墨寒在洞中查看,发现颇多,除了有人在这养尸地以阴蛊为阵眼布下了养尸阵之外,木青冥和墨寒还意外的发现了洞中,残留了不少长生道的痕迹。与此同时,被木青冥送回家了去的张晓生,也没有了生命危险。在妙雨的治疗下,张晓生体内尸毒被解,安然无虞。引出来张晓生虽然安然无虞,妙雨心中却是困惑连生。她见过无数种尸毒,但张晓生体内的尸毒是她见过最厉害的一种,前所未有的一种尸毒,极其阴毒。要不是木青冥赶到及时,并且提前喂了张晓生一枚解毒丹药,那就算是妙雨医术高超,那张晓生也会经脉多有受损,难以快速恢复的。】

    冷风中,木家小院却还是生机蓬勃,大多数木青冥和墨寒亲手种下的草木,并未因为瑟瑟寒风的存在而落叶枯萎。

    还站在二楼的妙雨注视着寒风下却是满园春色的小院,面露得意洋洋。

    对于自己的医术,她还是很自信的。

    加上锁龙人们古老的医术药阵奇效,妙雨还是有信心,把中毒不深的张晓生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她也确实做到了,现在的张晓生虽然还在昏迷,却也安然无虞了。

    楼下天井小院中,听到张晓生安然无虞这个好消息后,啊弘愣神了许久后缓过神来,于是他笑了。

    之前的忧心忡忡,不见了踪影。

    张晓生没事了,啊弘心里的负担也减轻了不少。之前的担忧,也在他扬起了嘴角时烟消云散。

    要说啊弘现在心里还有剩下什么心理负担,那就是只剩下自责和愧疚了。

    啊弘虽然面带笑容,但是心里也在暗想:要是自己再强一点,那张晓生也不必受苦了。

    妙雨看着他欣喜的模样,又是轻轻一笑,道:“这种事情,你以后也还会遇到的。要是不想再自责,不想后悔,那你就好好做好每天功课,好好修炼,不要停滞不前。”。

    妙雨说了一句实话,一句残酷的实话;这样的情况,是对于任何锁龙人来说,都是可能必须经历的。比如当年的木青冥,不就是亲眼见证了自己是如何失去了箐箐的吗,也失去了铁宝这些朋友和师兄弟的。

    唯一解决此事的办法,就是让自己越变越强。

    吸了吸鼻子的啊弘,重重点头,牢记了妙雨的话。

    “不过你那笨师弟张晓生吧,还得躺两天才能痊愈。”轻轻一笑的妙雨,又对楼下的啊弘洋洋得意的说到:“就算是这样,只要有我在,两三天后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师弟。”。

    说得轻松,且自信满满,只是妙雨心中却暗藏着一丝丝的不安,一丝丝他人看不到的不安。

    这种不安,总让她想在寒风中,不禁打几个冷颤。

    这次张晓生所中的尸毒,是妙雨之前都前所未见的一种新型尸毒。

    倒不是说难以解毒,只是该尸毒的毒性之烈,已经超出了妙雨的想象。这类尸毒顺着血液进入了中毒者的体内,就会得到血液滋养并且污染中毒者的学业,同时产生快速的繁殖,这点特征倒是和其他尸毒一样。

    可不同的是,这类新型尸毒繁殖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妙雨以往的认知。

    它可以再一息之间,又一点尸毒裂变出成千上万来。

    张晓生从中毒到送回来,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而且还吃了解毒药,紧急抑制了体内毒素的再生能力,但是妙雨还是发现他体内大多数经脉,都遗留下了大量的余毒。

    而且这类尸毒,还对经脉的损伤也不小。

    这也是张晓生还得趟几天的原因。由于他的经脉几乎都已经被尸毒损伤,虽然伤害不算大,可现在就算他苏醒了,经脉损伤也不能快速修复。整个人都不可能行动自如,还是得躺着调养。

    从这些原因来看,妙雨只能猜测出一个结果,那就是张晓生中了的尸毒,应该是有人为改造的痕迹。

    有人刻意的加强了尸毒的伤害,代价是稍微减少了毒素的致命性。这样才说得通,为什么这些尸毒会慢慢损伤人体经脉,同时快速繁殖。

    如果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这后面的人是谁,妙雨也心知肚明。

    可是这也正是她担心的地方。

    想着这些问题,妙雨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空。

    乌云低垂的空中,灰蒙蒙的,没有一丝明亮。

    再想到该尸毒有着如此之强的繁殖能力,沾到血就能快速繁殖,是能让尸毒的传染变得比常规尸毒更迅速的。

    对于长生道来说,如果要快速制造大量的尸变,这种毒素性能就是至关重要。

    想到此,妙雨在寒风中转身,一言不发的再次走进了药房中去。

    她打算再去研究一下这个尸毒。好在她有先见之明,之前从张晓生身上,取了一点尸毒保存了起来。现在,正好可以用来在研究研究。

    最好还能制造出解药来,妙雨心中这样想着,推开了药房的屋门。

    无所事事的啊弘,目送着她进去了后,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

    无意中转头一看正屋那边,环廊下只剩下了寒泉,正在专心致志的用双手翻着恶狡雪豹脖颈上,长厚的雪白长毛,也不知道在毛发中找寻着什么。

    这是寒泉近来的爱好之一,啊弘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至于妙笔,已经不见了踪影。

    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啊弘都没有注意到。至于去了哪里,啊弘也不知道的。

    此时此刻,妙笔已经顺利的去到了木青冥和墨寒的身旁。

    周遭没有了寒风的山中地下洞穴里,没了风中的刺骨寒冷。但是,这个山洞还是一如既往的,有阵阵阴冷弥散各处。

    这种阴冷和寒风的冷不一样,它不刺骨,却总能让人后脊梁上,汗毛不由自主的倒竖起来。

    一到此地,妙笔就能感知到脚下土地中,流淌着充盈的阴气。就算是被木青冥吸取了许多阴气,炼化为真炁,可是由于此地特殊,正座落在大地中的一条阴脉上,源源不断的阴气地下,绵绵不绝的穿过。

    在木青冥停下了吸收此地阴气后不久,该山洞中的阴气,就被地脉中流动的阴气在转瞬间填充溢满。

    甚至在这暗无天日的洞穴里,一丝一毫的阳气都感知不到,更不要提暖和了。

    暖和好像永远不属于这个在黑暗中,沉浸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洞穴。

    “这真的是一处天造地设的养尸地啊。”妙笔一语中的的说着这话,立刻也在环视四周。

    黑暗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整个山洞的全貌,随着他的目光移动,一点一点的映入了他的眼帘。

    断头的石雕麒麟,洞顶的阴蛊符篆等等,被妙笔一点一点的瞧在眼里。

    “是啊,这就是一处绝好的养尸地。”木青冥点头一下,摊开自己的手掌,露出了掌中的铜片,“大老远的叫你来不是让你看地形的,是为了这事,这事你肯定感兴趣。”。

    妙笔闻言,收回了环顾四周的目光,落在了木青冥的脸上,再随着木青冥所看之处缓缓向下,最终定在了木青冥的掌心处。

    阴暗之中,妙笔体内顿时有一股暖流涌现,右手指头在黑暗中轻轻一抖。心跳也在这一刻,随着手指的一抖而加速起来。

    木青冥掌心里静静躺着的铜片上,所刻的符篆和他脑海里立马跳出来的几个符篆图案,几乎大致相同。

    无论是笔划还是大致形状,都是那么的相似。

    而从他妙笔脑海深处的记忆里,猛然蹦出的那几个符篆图案,正是之前木青冥从戚高处得到的铜片上的符篆图纹。

    妙笔从小就有着过目不忘的奇能,这与生俱来的本事让他看过什么,无论是文字还是图案,都能牢记于心。而木青冥从戚高处得来的那铜片,他最近常有仔细端详研究,所以上面雕刻出的一笔一划,都早已牢记于心,成了一段他不可能遗忘的记忆。

    如今又看到了高度相似的符篆,他立马就回想起了之前看过的长生道邪术符篆。

    “少爷,这是哪里来的?”已经愣愣看了那铜片半晌后,妙笔终于开口问到。

    他依旧激动难平,以至于话音都是微微颤抖着的,而且话说得又快又急,近在咫尺的木青冥和墨寒,都差点没能听清楚他问了句什么。

    不过片刻,木青冥的目光就从自己的掌心,从和妙笔的目光交汇处移开,一言不发的看向了身前对面的石头麒麟。

    妙笔见状,明白木青冥是在说发现铜片的地方,于是二话不说,三步并作两步快走疾行,转眼就在那石头麒麟身边蹲下,目不转睛的端详着基座。

    木青冥和墨寒都看得到,就在妙笔看向基座的瞬间,他的目光也变得专注。

    两颗眼珠子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连转也不转一下。

    见他这么专注,木青冥和墨寒也不去打扰他,于是,木青冥就对墨寒说:“我们再去附近看看,找找还有什么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墨寒点头应声后,和木青冥分开行动,吵着山洞的每一个角落,仔仔细细的搜寻去了。

    妙笔注意力根本不在他们的身上,他继续端详着基座。

    那基座四四方方的,形状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大多数石雕的基座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这上面雕刻的图案,非常怪异且诡异。

    妙笔细细一看,多有镂空的浮雕,呈现出一幅赤地千里,尸横遍野的景象。

    那景象栩栩如生,尸体临死前定格在脸上的痛苦和狰狞,一目了然。一个个都是五官扭曲,不必深究,观看者就能看出来,这些活灵活现的死尸雕刻,彰显出了什么样的死亡前痛苦。

    这种古怪的浮雕,看得妙笔很是不舒服。

    正是因为雕刻得太真实,所以才让他看得不舒服的。

    一眼看去,整个基座的图案就像是大型死亡现场一样,准确的说,有一种看到了阿鼻地狱的感觉。

    妙笔定了定心神,继续端详着这些浮雕。他发现,那些铜片就镶嵌在这些浮雕之间。

    因为铜片本就不大,要不细看,或是粗心大意的人,还真的是发现不了。

    妙笔的目光,定在了正前方,那基座上一块外形是三角形的铜片上。

    看了几眼后,妙笔伸手出去,轻轻地一摁那块铜片,发现有些松动。然后,他用手指甲盖,插入了铜片的边缘,轻轻地一扣,就轻而易举的把这块铜片,从基座上扣了下来。

    连一点破损都没有造成。

    铜片后,留下了一指来深的一个空洞。除了四壁被打磨平滑之外,也没有特别的。

    其中也没有暗藏着什么东西。

    妙笔把这片铜片,抬在自己的手心,仔细端详了起来。

    另一边,轻缓的脚步声,在洞中回响;木青冥和墨寒仔仔细细的搜寻着洞里的每一个角落。

    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搜寻了一两遍后,两人都没了任何的新发现了。

    这洞中除了之前他们的发现,再没有任何的新发现了。这里既没有机关,也没有养尸术之外的任何术法了。

    木青冥和墨寒,也就不再搜寻,他们折返了妙笔身边。

    这不过一杯茶的功夫,妙笔已经悄无声息的把两个石头麒麟基座上的铜片,都扣了下来。

    正把这些铜片按外形分类后,摞在了身边地上。

    同时手中,惦着一片方形铜片,把它轻轻地弹起,又不偏不倚的借住这片铜片。

    木青冥和妻子一起,站定在他身前,妙笔也没有丝毫分心,他继续注视着身前地面。

    在那里,他已经把十几片外形大小不一样的铜片,拼接了起来。

    木青冥定睛一看妙笔已经拼接起来的铜片,嘀咕道:“这东西怎么看来就时像个七巧板啊,好像可以拼凑成多幅整图一样。”。

    他就这样随口一说,却让妙笔眼前一亮。

    之前他只是注意到,一些铜片上的符篆或是图案,可以拼凑在一起,如今经木青冥这么一说,倒是也点醒妙笔。

    妙笔心中忽然有了个想法,这些铜片是否是可以组合拼凑成一幅更大的图案?到时候他将看到更多的信息?

    妙笔的想法是否正确?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七巧板——七巧板是一种古老的中国传统智力玩具,顾名思义,是由七块板组成的。而这七块板可拼成许多图形(1600种以上),例如:三角形、平行四边形、不规则多边形,玩家也可以把它拼成各种人物、形象、动物、桥、房、塔等等,也可以是一些中、英文字母。七巧板是古代中国劳动人民的发明,其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纪,到了明代基本定型。明、清两代在中国民间广泛流传,清陆以湉《冷庐杂识》卷一中写道:近又有七巧图,其式五,其数七,其变化之式多至千余。体物肖形,随手变幻,盖游戏之具,足以排闷破寂,故世俗皆喜为之。” 在18世纪,七巧板流传到了国外。李约瑟说它是东方最古老的消遣品之一,英国剑桥大学的图书馆里还珍藏着一部《七巧新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