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源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从张晓生那边探病出来,接到了滇池水神的传信。事情紧急,木青冥决定赶过去一趟,看看发生了什么?到了那滇池海眼之中一看,原来是那滇池水神,目睹了不久前,所谓的鬼掀船的过程。木青冥从中得到一些线索,同时滇池水神还交给了木青冥另一个线索。引出来木青冥带着线索,返回了木家小院之中。把其中之一,交给了擅长追踪的妙天。妙天一看一闻下,喜出望外。他迫不及待的告诉木青冥,或许寻着这个线索,就能找到长生道藏匿在城中的凶物。】

    萤火点点,闪闪烁烁。

    珊瑚石上,一滴水珠挂在石尖许久后,落了下来。

    水花四溅下,一声清晰的‘啪嗒'声响起。

    滇池水神的话音,居然并未在海眼下这个空旷的洞穴里,带起半点回声。

    他的话才说完,整个洞穴之中又陷入了沉寂之中。

    近在咫尺,听到了滇池水神的话的木青冥,就算是不回头看一看,也能感觉到身后那些神祇们,都和滇池水神一样,齐刷刷的望着他。

    至于滇池水神的问题,木青冥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有点茫然,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准确的答案。

    就说,这木青冥如今的修行,虽然已经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他也不再受到体内魔气的折磨,且体内真炁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不假。

    可他还未曾和如今也在不断提升修为的刘洋,正真的交过手。据他所知,刘洋的修炼是一种走捷径的办法,自己没有的能力,就从别人的身上去抢夺。这可能会比木青冥这种辛辛苦苦的修炼,更能飞速进步。并且对方会怎么出招?有什么习惯等等,木青冥也是对此一无所知。

    这些未知的变数,都很有可能在一场斗法中,起到决定胜负的作用。

    既然有着这么多的未知变数,木青冥自然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不能战胜如今的刘洋。

    在期待的目光注视下,他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实实在在的回答:“不知道。”。

    一言出口,众神祇忽然愣住之余,有些失落,已经开始在他们的心中萌芽。

    “但不管怎么,我也得试试。”接着,顿了顿声的木青冥,也毫不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心。

    众神祇的失落之情,瞬间又开始云消雨散。

    木青冥说完暗暗运炁,同时身形一动,消失在了滇池海眼中。

    “你信他?”在木青冥消失在众神祇面前的那一刻,其中一个神祇忽然这样对滇池水神问到:“这孩子已经三百来岁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长寿,甚至很享受这种悠长的寿命。而且你也看得到他的心境和未来,他自己也知道,面对那个邪教教主,他可能会面对的是死亡,死亡就意味着会结束他的这种长寿,你确定他不会为此退缩。”。

    滇池水神根本没有多余的思考,直接点头后,坚定的回到:“我信他,不是因为他的年纪,是他的决心。”。

    他一直在看,在观察着木青冥的一举一动。他看到这个锁龙人不安于现状,不屈服命运,宁可放弃家里优渥的生活条件,也要千里迢迢的赶来此地,以身犯险,铲除邪教。

    所以滇池水神相信木青冥,他也坚信,木青冥不可能会因为自己面对的是死亡,就心生退缩。

    滇池水神说到此,注视着木青冥消失的地方,在点点萤光下,微微扬起了嘴角。

    一点萤火飞过滇池水神的脸颊,他的眼中瞳孔,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木青冥在下一秒后,回到了木家小院中,直接找到了正要睡觉的妙天,二话不说就把从滇池海眼中,带回来的那片皮肉交给了对方。

    他坚信皮肉中已经淡去的气味,根本难不住妙天灵敏的五感六觉。

    只要能从气味找到线索,那船上长生道运了什么进城?又在什么地方,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剩下的事,就交给妙天去做就行。

    交代好了一切的木青冥,蹑手蹑脚的洗了洗脸后,回到了正屋里,在已经睡下的妻子身边躺下后,就呼呼大睡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才悠悠转醒。

    一夜过后的春城,还是乌云密布下,寒风四散。

    匆匆吃过早饭的木青冥,抓起墨寒递给他的小褂,穿在身上就出门上工去了。

    一整天,他在玉龙堆上的戚家货栈里,都无所事事。除了和货栈里的其他长工们,下了几局象棋外,木青冥不是在喝茶,就是在货栈里发呆。

    反正该囤积的货物,都已经囤积上了。戚高家的所有马帮,也都在之前的几天,就已经相继出发,赶往了各地做买卖去了。

    木青冥他们这些看守大本营货栈仓库的戚家长工们,自然也没有多少事要做了。

    木青冥就这样摸鱼着,一直到了下工时,一如既往的准时回家。

    到家的木青冥,迎接他的居然是一个好消息。

    早一步回到木家小院的妙天,迎了上来,在木青冥关上了院门的那一瞬间,兴奋的告诉木青冥:“少爷,你从海眼带回来的那块皮肉虽然不大,但是里面已经渗入了血尸气息,而且可以辨别寻踪。”。

    木青冥看着妙天那过年过节时,才有的满脸开花的笑容,知道这事情算是有了转机,立刻也问到:“你是说有识别性,并不只是有着血尸的尸气,还夹杂着其他的气味儿?”。

    “没错。”妙天点着头,跟着木青冥来到院中。

    木青冥去到水井边,打水起来开始洗脸。

    冷水泼在脸上,让木青冥的脑子变得更清醒。

    不远处的厨房那边,妻子墨寒和弟子龙姑她们有说有笑着,还有四溢菜香,不断的飘了出来。

    升腾炊烟下,木家小院已经开始在做晚饭了。

    “这皮肉里面沁入的血尸尸气里,带着其他的气息,可见这血尸在某个地方已经待了很久了。”就在站在木青冥身边的妙天,给他说着自己下工回来后,又从那片皮肉里发现的新线索:“有点窑土的气息,细细的辨认后,我发现那是一种很古老的粘土了。”。

    “应该说是,一些存在年代久远的粘土气息。”顿了顿声的妙天,继续补充说到:“我有一个设想,或许这血尸曾经待在的地方,是一个废弃了的,却堆着大量粘土的土窑。”。

    木青冥没有吭声,思索着这样的地方太多了。

    云南也又不少的古老窑场,虽然不如汝窑定窑那么名气大,可这地方也不缺荒废的窑场。

    只要出了城,往晋宁方向或是金马山一带走,也经常能看到这种被遗弃的土窑,藏在路边草丛或是树林里。

    那从这点入手,找起线索来工作量也太大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想到,或许不必这么麻烦。

    于是,木青冥又问妙天:“你是说,我们根据这个气味里的特殊特征,在城内找寻血尸?”。

    “没错。”妙天又点了点头,依旧是面带笑容,高兴都写在脸上了。

    紧接着,妙天又说到:“不过我不行,你是知道的,就算我擅长追踪,但是对于土壤的气息追踪,这可不是我的特长。”。

    寒风中,妙天说完这话后,和木青冥一起转头看向了西屋二楼。

    他们似乎也心有灵犀一样,心照不宣的把目光定在了二楼楼上,药房那道虚掩着的房门上。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妙天虽然擅长追踪,可是对于土壤的气息,并不擅长分辨;这也是实话。

    这也是妙天他花了一天一夜,才从皮肉中的尸气里,分辨出有类似于土窑粘土气息的原因。

    但是妙天不擅长的,木青冥那还在楼上躺着修养的弟子张晓生,可谓是游刃有余。

    之前张晓生就经常跟木青冥他们说,自己还在盗墓的时候,站在墓穴上方的地面上,一铲子铲下去,带上来的泥土,只要一闻,他就知道那墓穴中有些什么。

    包括顶部墙体什么的,用了什么材料,有没有壁画,都能在一盏茶的功夫,就闻出来。

    张晓生说,土贼们都称这四大技能为——望闻问切。

    当初木青冥还调侃说:好家伙,直接不问一问中医们,就窃取了这名字,不愧是贼。

    也不知道中医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对他们这些盗墓的破口大骂?

    虽然说,张晓生现在改邪归正了,在木青冥的孜孜不倦教诲下,也不再做刨坟掘墓的缺德事了,但是毕竟他过去就是做这缺德事儿的,已经对许多的土壤的气息特征了如指掌。

    轻而易举的也能从各类气息中,分辨出各类土壤的气息。

    别管是夯土红土黄土黑土,只要给张晓生闻一闻,就算他是闭眼不看的情况下,都能准确的说出来是什么。

    正在这时,给张晓生送了药的妙雨,正好开门走出药房。

    端着一个空了的药碗的妙雨,很快来到了小院之中的水井旁,准备开始洗碗。

    “张晓生的情况怎么样了?”木青冥赶忙上前,迫不及待的问到:“他能下地了吗?”。

    “明天就可以了。”。

    妙雨一边洗着手中那只药碗,一边调笑着木青冥:“瞧把你急的,不就是受点尸毒吗?又不是什么恶疾绝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徒弟是不是要生离死别了。”。

    妙雨不知道木青冥着急什么,木青冥也懒得跟她拌嘴;他给妙天使了个眼色,让妙天去取那块皮肉。

    自己一跃而起,在瞬间脚踏清风离地数尺后,直接飞跃进了二楼环廊。

    才双脚落地的木青冥,立刻拔腿,冲进了药房里去。

    妙雨停下了洗碗的动作,回头看了一眼二楼,面露疑惑,也不知道木青冥这么着急干嘛。

    紧接着,就又看到了去了自己屋中的妙天,急冲冲的冲了出来,又冲上了二楼,去了药房。

    药房里,木青冥火急火燎的冲进来,还真的让躺着的张晓生一愣。

    “师父。”接着张晓生才对已经三两步来到桌边的木青冥,缓缓喊出这话:“你回来了啊。”。

    几乎是与此同时,木青冥也开了口,对张晓生急声说到:“张晓生,你的鼻子嗅觉恢复了吗?”。

    木青冥之所以会如此焦急,是因为皮肉的土壤气息,因为离开了大地的原因,是会很快消散的。

    这是很基本的常识,木青冥不是不知道的。

    而这些气息,却是寻找已经被长生道藏在了城中血尸源头的关键。

    木青冥也不想这么着急,毕竟张晓生也是自己的弟子,才受了伤,理应让他好好休养。

    可是时间不等人,他也不得不着急。

    “我的嗅觉一直没有受损啊。”不知道脸上尽是焦虑的木青冥怎么这么着急,困惑的张晓生动了动鼻子,嗅到了院中的菜香,花草的气息,还有远处,因为天冷的缘故移居正屋楼上去了的那两只夜枭,脚上踩踏鸟屎后,沾上的微弱臭味。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他的鼻子并未因为尸毒而受损。

    这时,妙天也急冲冲的赶了进来。

    手里拿着的,正是那一小块皮肉。

    “有个东西,上面的气味应该可以追寻血尸的源头。”妙天也三两步冲到了张晓生面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中皮肉,递给了张晓生:“就在这里,它上面应该又气味的源头。”。

    张晓生一脸困惑,拿着那块皮肉左瞧右看一番后,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下,轻轻地一动鼻子后,嗅了嗅。

    随着鼻孔的吸气,皮肉上已经淡去的气味,被张晓生吸入了自己的鼻子里。

    气息吸入的那一瞬间,张晓生微微阖眼着,细细的辨别着一股脑吸进去的气息。

    过了片刻,张晓生缓缓说到:“血味,土腥味儿。应该说,那土腥味儿是粘土的味道。”。

    妙天用了一天一夜才分辨出来的,在张晓生这里,不过是转眼间的事儿。

    “你在细细的辨别一下,这个土腥味儿。”木青冥用期许的目光,紧盯着张晓生,道:“这味道,应该是可以找到血尸的源头气味。”。

    张晓生闻言不敢怠慢,赶忙又把移开了的皮肉,再次放到了自己鼻子下,细细的辨别起来。

    张晓生会有什么新发现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