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血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匿迹藏身,钻了长生道人手不足的空子,轻易摆脱了对方的监视,秘密前往了废墟之中的西寺塔,巧弄塔内符篆机关,进入了塔下暗室之中。而送走张晓生的啊弘,也和师叔妙笔一起,匿迹咒藏身后施展土遁术,成功潜入了城墙之中,长生道用来暗藏邪物之地。引出来长生道暗使古老邪术现世,血术再现,要搅动风云霍乱天下。木青冥苦思冥想,元之控制驾驭法,结合城中大阵,势破长生道阴谋。】

    寂静的石室中,黑暗填满每个角落。

    谁也不知道,长生道什么时候,悄悄的修建了这座藏在城墙里的石室。

    那四口漆木棺材,正分别坐落在角落里,静静地躺在四方之上。妙笔不用多看,就知道它们代表的是开、生、伤、死的位置。

    每个棺材从长度,高度,甚至是连身上的描金花纹都一模一样。

    所有的花纹,都是一片片轻飘飘的鸟羽,在风中飞舞轻旋的模样。

    画得非常细致,栩栩如生,连羽毛上的纹路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棺材盖板上却画有小灯几盏。数量可大不相同,有的为一,有的是八。排列顺序,也各不相同。但每一盏油灯从用才,大小到形式都一模一样。

    都是莲花灯座,独眼巨蛇昂头的模样的灯柱。头顶灯盘,也皆为眼睛状,椭圆形的。

    整体看起来不伦不类,又没有任何美感,还显得怪模怪样的。

    但是,妙笔只是看了几眼,就知道几个棺材就是一个小型的八门阵。

    淡淡的血腥味,从棺盖间的缝隙里,缓缓溢出。

    虽不浓郁,但只要不是先天嗅觉失灵,人在这石室中也能清楚的嗅到。

    而无需掀开棺盖,只用感知四周血腥味里夹杂着的阴邪之气,妙笔也知道这棺材里不会每一口都装着邪物。

    有的棺材,不过是疑兵阵罢了。

    但是,这棺材也不能轻易打开。这阵法,就是用来防止人轻易掀开棺盖的防范措施。

    一旦莽撞,比如会惊动长生道。

    他沉默着,围着那几口棺材缓缓踱步起来。

    一旁的啊弘也不敢乱动,原地站着,忍着好奇和冲动,等待着妙笔发号施令。

    “我们得开棺一验。”。

    转了两圈后,妙笔在啊弘身边站定。

    四周既无外人,也感知不到四壁外又人监视,张晓生也不再用意念传音,而是悄声对啊弘说到:“这下面,就是福地灵穴。把邪物放置于此,必有深意。不开棺就难查长生道的目的。”。

    说着这话的妙笔,提起脚来,用脚尖轻轻地点了两下地面。

    来之前他一直好奇,长生道在四壁都设下了符篆,以防他人进入,也防止血气邪气外泄。

    唯独这下方,却留出了空子,好似是疏忽大意了一般。

    妙笔还曾经以为,这是长生道的请君入瓮。

    现在到了现场一番探查,他发现绝非如此。

    脚下是福地灵穴,暗涌的天地灵气,正从他们下方徐徐流过,通往城中其他福地灵穴。

    而这里,长生道摆放的棺材得到了福地灵穴中,所溢出的天地灵气的滋养。同时,棺材里的邪物散发出的血气和阴邪之气,也缓缓注入地下。

    注入那福地灵穴的灵气之中。

    但是因为是缓慢的侵蚀,加上棺材都在地上而非地下龙脉气络之中,所以哪怕是木青冥如今已经和大阵能有所感应,也不会察觉到这些细微的变化。

    但,这也是一种污染,对整个大阵的污染。

    想到此,妙笔心中倒是暗暗一乐。

    倒不是他得了失心疯,这种不利于锁龙人的局面就在眼前,还笑得出来。

    而是他猜想,长生道这样做的目的之一,在于污染大阵为其所用。

    妙笔心思敏捷,很快联想到这或许就是刘洋力量不足的原因。既如此,说明木青冥步步紧逼,促使长生道不能做足准备,必须仓促开始计划的行动已然奏效。

    刘洋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强化自己体内的力量了。

    为此,妙笔自然心头一喜。

    而且,刘洋可能已经知道了木青冥可以借助大阵力量了。所以刘洋也畏惧此事。

    妙笔甚至还在转瞬间就已想到,刘洋也想着事后自己也能利用大阵,达成自己的目的,搅弄风云,建造一个打着长生的旗号,让大多数人成为活死人的死人国度。

    不过要控制锁龙人布下的这个龙脉大阵,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妙笔快速回想着,自己看过的阵法古籍,翻来数去,能反过来吞噬和控制其他大阵的阵法,也就那么几个。

    再结合血气和邪气,如滴水一般,缓缓注入地脉灵气的特点。

    符合这些条件的,只有一种古老的阵法——血阵。

    不过,这种阵法复杂且用材太凶恶,就算一般的邪人,也没有几个胆敢染指的。

    长生道这次的行为,还真让妙笔大开眼界。

    不过,如今首要任务,还是要确定一下长生道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邪物,暗藏城内,倒底是不是真的布下了一个血阵。

    那就更是必须开棺才行。

    他得看看,棺材里的是不是能布下血阵的邪物。

    “师叔,这棺材上有禁制的气息,恐怕不太好开啊。”啊弘环视着四周,他也感知到了四周棺材上,也有着和石壁上暗藏的符篆大致相同的禁制术。

    目的一目了然,就是为了防止外人轻易的打开棺材,对其一探究竟。

    “是啊,这些棺材可不是能轻易打开的,得用长生道的方式,否者长生道会立马察觉到有人闯入的。”妙笔说着转头,扫了一眼不远处一个棺材盖板上,那些模样怪异的灯盏。

    灯座下,暗自流动,如蛛网一般散开且连接着每一口棺材的邪气,再如何细微,都没有逃过妙笔目光犀利的双眼。

    这些从灯座下散发出来的阴邪之气,聚而不散,是维持禁制和开启关闭禁制的关键。

    稍加观察后,妙笔交代啊弘,先不要动。自己则是转身走向了西南角的那口棺材。

    妙笔观察中发现,这口棺材盖板上的八盏灯的灯座下,阴邪之气只进不出,绝不回流。

    这符合阵眼的特征。

    就算禁制也是如此,这就是开启和关闭禁制的关键。

    “火折子。”站定在棺材前的妙笔,对身后的啊弘招了招手。

    “哦。”啊弘赶忙应了一声,从自己挂在腰间的小袋子里一阵翻找,很快就找到了火折子,抛给了妙笔。

    当火折子划过一道弧线,飞抵妙笔头上时,妙笔抬手起来,精准的抓住了火折子。

    他打开盖子,轻轻一吹,火折子里的火星明亮,伴随着啪的一声,一点火苗腾起。

    原来妙笔是要用火点灯。

    不过他根本不用自己的真炁;他之前环视这些棺材就已经发现,长生道设下了针对锁龙人的双保险。

    一旦莽撞的用真炁驭火,点燃关闭禁制的灯盏,那长生道也会立马察觉到他们的存在,知道此处已经被锁龙人察觉。

    这是不行的,妙笔他们的任何行动,都得对长生道绝对保密,所以他选择了用火折子。

    火光逼近棺盖上的八盏油灯,落在了其中也是西南方位的那盏灯上。

    被油脂浸泡得发亮的灯芯,遇火即燃。

    油灯点亮,石室中不再只是黑暗的时间。昏暗的灯火下,那些灯座下如蛛网般延伸开的阴邪之气,朝着这盏点亮的油灯这边,开始慢慢的收缩。

    而棺材上防止外人窥探的禁制,也正在一点一点的关闭。

    妙笔趁机吹熄了手中的火折子,将其盖子盖上,转身向后,看向了西南对面东北方。

    在那个角落里,也有着一口棺材。

    随着维持禁制的阴邪之气收缩回去,禁制解开,这口棺材的棺盖,也开始缓慢的转动起来。

    “果然没错,只有一口棺材里有邪物。其他的不过是障眼法。”妙笔这样想着,缓步来到惊讶之色,浮现脸上的啊弘身边站定后,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这里面装了什么邪物。”。

    啊弘收起惊讶,跟着妙笔走了上去。

    暗藏在城墙内的石室中,血气弥漫,血腥味也浓郁了起来。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四散开来。

    棺盖旋转到横过来的时候,就定了下来。棺盖上的油灯,纹丝不动,并未因为转动而东倒西歪,或是跌落。

    啊弘和妙笔,站定在棺材前定睛一看,顿时都大惊失色。

    只见那棺材之中有着不少血水,一片殷红。

    血水之中,一个面如死灰,很安详的男人躺在其中。除了脸色与常人无异外,身上其他地方肤色都是绛紫色的。

    男人面容栩栩如生,好似真的是熟睡了一样,随时会醒来的样子。其实,他已经是一具被迫沉睡的尸变尸体了。

    而胸口正中处,隆起的肉瘤上有鼻子有双眼,又有双耳和嘴。酷似一个小型的脑袋。

    也和尸体一样,口目紧闭,形同沉睡。

    但这也是让啊弘和妙笔最为惊讶的地方,这肉瘤并不是血尸身上该出现的。足以证明,眼前这具血尸,已经是被长生道改良过的了。

    乌云盖顶的天空下,渐渐地暗了下来。

    寒风还在吹拂,带着寒意四散各方。

    木青冥双手横在身前,互相插在了环着一圈绒毛的衣袖里,下了玉龙堆,顶着寒风,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倒不是这点寒风让他感到寒意,而是他也不知道,不这样做,双手还能干什么。

    一路上,所想之事,到全是怎么对付长生道的事。

    上工时,他就接到了妙笔的意念传音,知道了城墙内密室中,长生道所藏的邪物,是构造血阵的血尸和血水。

    但是这血尸和一般的血尸,又大不相同。

    胸口的人脸瘤,是过去血尸所没有的。

    这显然是长生道改造过了的血尸,也不知道这样的血尸,还能不能被锁龙人的化尸符控制?

    思考着这些木青冥,不知不觉间走进了沙腊巷,走到了家门口。

    他定了定神,收了思索,推门进院。

    一到院中,就热热闹闹的。白天就不知疲倦的寒泉和恶狡雪豹,满院子的追逐嬉戏。见了木青冥,才都跑过来,围着他转。

    木青冥摸了摸寒泉的小脑瓜,抱起了他走往了水井边。恶狡就跟在他身后,缓步相随。

    “你娘做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吃啊?”木青冥闻着厨房那边飘来的香味,把寒泉放在了水井边的石凳上。

    “饺饺。”。

    在木青冥直起腰来时,寒泉他那还口齿不清的回答,就说了出来。

    木青冥倒是听得明白,洗了手和脸,就往厨房去。

    厨房中,蒸汽喷腾下,妙雨和皎云在摘菜。至于墨寒,正在灶台边的小桌上和着面。

    木青冥才迈步走了进来,墨寒就喋喋不休的抱怨了起来:“这年关将至,面粉本来就涨了价。现在好了,听说又打战了,这面粉又涨价了,猪肉都跟着涨价了。”。

    木青冥倒是不厌其烦的听着,搬了棵小凳,就坐到了灶台前,添柴加火。

    墨寒还在说着:“这本想着,今年能存点钱,买一点金子给孩子们存着。现在好了,今年这钱是存不下来了。”。

    嘴上唠的是家常,暗中已是用意念传音给木青冥说到:“听说血阵现世了?”。

    那院外,厨房的墙根处,匿迹咒藏身的长生道教徒,听到的都是些家常,尽是墨寒嘴上的那些埋怨了,听得索然无味。

    墨寒他们就是察觉到了这个长生道教徒又来偷听,才故意这样说的。

    那长生道的雕虫小技,也瞒不过她墨寒的,早已经察觉了此人,就再院外墙角,用邪术透过结界偷听呢。

    不过对于埋怨物价上涨的事,倒也是她的实话。

    “是啊,中午我就接到了妙笔的传音,说城中几处有邪物藏匿的地方,从方位到用材上来看,都是能构造血阵之物。”木青冥也用意念传音,在暗中回着墨寒:“不过,有的用材,都是已经改进过的了。如此布置的血阵,倒是不知道效果会成什么?”。

    “少爷,对付长生道这个血阵,你可有对策?”这时,妙雨也用意念传音问到。

    “我想了,除了张晓生以后用化尸符控制这些血尸外,还可以用大阵,炼化长生道的血阵。”木青冥稍加思索,还是暗暗表明了自己的对策。

    炼化血阵该如何?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