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净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尝试进入大阵,借着自己如今的真炁和力量,成功进入其中,一探整个风水大阵的全貌后,木青冥进入了阵眼之中,打算控制大阵,慢慢净化长生道的污染。至于长生道,当然也没有闲着。刘洋找来了陈善,给了对方一块腐肉,让他给锁龙人找点麻烦。引出来陈善领命,下西山欲掀起腥风血雨。木青冥阵眼凝神,真炁连接大阵每一股气脉,难以控制强大的力量,几欲昏厥。却还是强撑着打起精神,以凡人之躯,努力控制整个大阵,开始了净化。】

    西山上,长生道的据点之中。

    寂静无声的通道里,不见一人。通道两侧,相隔不远就有一座的石门,统统紧闭,看不到门后的一切。

    烛火孤独,以忽暗忽明的微光,试图冲破无尽的黑暗。

    却又力不从心。

    刘洋的石室里,也是那么的昏暗。

    陈善在刘洋的示意下,缓缓打开了盒盖。

    那块臭气外泄的腐肉,展露了出来。

    陈善把双眼微微一眯,一瞬间,他眼中黑瞳迅速扩大,占据了他的整个眼眶之内,一点眼白也没有留下。

    内体的大量阴邪之气,被他调动了起来,迅速汇聚到了他的双眼之中。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陈善也看到了眼前的腐肉中,充满的紫黑色尸气。这些东西,寻常肉眼可是看不到的。

    这些尸气浓郁,而且毒性之大,颜色都偏重于黑色了。

    连陈善只是一看,心中都不由得咯噔一下,有点慌了神。

    他们本就是修炼邪术之人,整日以阴邪之气为舞,倒是懂得控制这些尸气。只是,这东西要是被常人碰到,绝对非死即伤。

    十有八九,都会被尸毒折磨得不成人形后,痛苦的死去。

    陈善盖上了盒盖,缓缓抬头,有点茫然的看向了刘洋。不知道刘洋在这个时候,要他拿这东西,怎么去给锁龙人找麻烦?

    “这腐肉是血尸身上取下来的吧?”陈善想了想,还是多问了一句。

    腐肉下青紫色的血管,他看得一清二楚。里面涌动的血气,正是血尸特有的特征。

    “没错。”刘洋背靠石椅,微微阖眼着,似乎对自己的这个计划,非常胸有成竹。

    “可是,以木青冥他们的能力,这东西很难伤到他们的。”。

    不明白其中玄机的陈善,脱口而出。

    “找麻烦嘛,不一定要直接针对锁龙人,更不一定要直接面对他们。”刘洋还是背靠着椅背,继续详细的说到:“你带着这腐肉下山,入城,找个地方释放腐肉里的尸气,制造一场大瘟疫,尽可能的多感染一些老百姓,就足够让锁龙人忙活一阵的了。”。

    他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人命在他看来,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而陈善居然没有反感之意,反而顿时恍然大悟后,乐道:“对啊。锁龙人,不,他木青冥最爱管闲事了,对于这种奇怪的瘟疫,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他们达成一致,打算就此让木青冥分心一段时间,好让长生道在大战前,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好准备。

    而刘洋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最近长生道一直秘密运往城中之物,不能被锁龙人发现。那有一个麻烦让木青冥去忙碌着,就能更好的掩饰长生道的暗中行动。

    好一招草菅人命的声东击西。

    “我明天就下山。”陈善兴致勃勃的行了个礼,拿起了盒子,转身就走。

    刘洋目视着他出门而去后,缓缓闭眼,养神起来。脸上却挂着得意洋洋,久久未能消散。

    山下城中,沙腊巷,木家小院里。

    墨寒站在正屋里,紧张得双手攥着衣角,不断揉捏。

    脸上都清清楚楚写着担忧的她,透过门上精美雕花间的缝隙,看向院中,看到了木青冥体内真炁,正在急速下降。而明明天气阴寒,木青冥后背上却是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

    小院中的木青冥还在盘膝而坐,额上已经是青筋暴起,连口鼻之中的呼吸,都开始变得紊乱。忽重忽轻,忽急忽缓。

    四周护法的众人,也不轻松。他们要全力以赴,护住木青冥的心神和经脉。

    在真炁大量使用,急速流失的情况下,就算是锁龙人,心神和经脉,乃至身躯也会承受着巨大的伤害。

    身躯尚且可以通过往日的锻炼和淬炼,来达到抗力增强的效果。但是心神和经脉,始终不容易淬炼,就需要其他锁龙人,以各自的真炁来护住施法者的心神和经脉。

    以免施术者的心神和经脉,随着真炁的流失而受损。

    这就是力量的代价,锁龙人要获取力量,也不例外。当他们获得了真炁的同时,体内真炁也和他们的经脉心神,连接在了一起。一旦流失太多,必然如花朵枯萎,心神经脉,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

    如果无人护住心神经脉,以木青冥这种大量且快速流失真炁的情况来看,他会非死即伤的。

    而大家尽力为他护法时,木青冥的神识,也跌入了大阵的阵眼之中。

    他感觉自己似乎是一头扎进了个旋涡里一样,在无尽的黑暗中,一阵借着一阵的天旋地转,让他头晕目眩。

    而且还在继续下落,好像永无止境一样,木青冥值得用真炁,在周身凝聚出一道屏障,严严实实的护住自己。

    就这样,木青冥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被无形的力量冲撞着,不断的旋转。

    久而久之,木青冥也受不了这天旋地转的感觉,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青冥感觉天旋地转已经消失不见,身边那些之前冲撞他的无形之力,也停了下来。

    紧接着,木青冥还没来得及睁眼,就感觉自己正在下坠,耳边尽是掠过的风声,那么的尖锐。

    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东西上。

    要不是身边还有真炁护体,这一下急速下坠,能把木青冥直接摔成肉饼。

    他爬了起来,也睁开了眼,环顾四周,让木青冥一下子眼露惊讶。

    这里是地下几百米的地方,也是常人看不到的角落,另一个的世界。

    此时的木青冥,正脚踏在一片水面上,但着水面没有任何波澜,如同平地,还很反常,异常的坚硬。他也无需运炁,就能稳稳当当的站在这一片湛蓝上。

    也不会往下沉,连鞋底都没有沾上一点水。

    这些被木青冥踏在脚下的水,已经进入了一种无休无止的静滞状态,它们不会波动也不会流动。不知道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已经多少年了。

    在那些水中,有着不少银色的根须,宛如旁蛇一样,交错在一起。又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延伸到更远的地方。

    这些根须如人一样,会微微呼吸。每每呼吸一下,就会膨胀一些,并且散发出淡淡的柔光。

    木青冥在抬头一看,在他头顶之上,很远的地方,黑暗的尽头,木青冥看到了刻满符篆禁制的无数铁链,困锁住的那条恶龙。

    最神奇的是,木青冥在这里,能清楚的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天地之气,从四面八方,朝着这里汇聚而来,徘徊在这里,围着这一方静滞的水,这么一个来回旋转,就自动淬炼了起来,再揉合成了万物起源的元后,在又恶龙之气作为媒介,分化成了更是纯粹的五行灵气,定了阴阳,再顺着他脚下那些,像极了根须一样盘根错节的气脉,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更远的地方去。

    也就应该是,城中风水大阵的各处,每一处的角落中去。

    整个大阵的核心,正是在这里。

    而整个大阵的运转,也离不开这里的运转。

    木青冥倒是不是惊讶此处场景,而是惊讶,整个大阵已经开始和自然融合,而且融合得非常不错。若不细细分辨,二者皆是难分彼此。

    用不了几十年的时间,这个大阵就会和大自然,和整个地下龙脉融为一体。天下灵气,源源不绝而来,大阵必然运转不息,与天地同寿,也再无需人工维护。

    如此鬼斧神工,足以让木青冥惊愕不已。

    而到时候,就算木青冥,也没法再操控大阵。

    “也难怪,长生道如此急不可耐。”木青冥缓缓低头,再次看向脚下,心里暗暗想到:“一旦大阵彻底成形,与自然合二为一之后,整个大阵不再能受人控制,刘洋那些拼凑来的力量,只怕也对控制大阵力不从心。我的这点力量,只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木青冥这么想着,忽然还觉得自己真的是来得及时。

    要是再过几年,他再来这,也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

    木青冥当下定了定神后,不再犹豫,也不再胡思乱想其他,他的元神再次运气,也蹲下身去,右手手掌摊开,轻轻地摁在了身前的静滞水面上。

    在木青冥手掌摁上去时,他体内的真炁,也化为了一丝一缕,从掌心中一点点的喷吐而出,朝着那些水下根须一般的东西,延伸出去。

    原本静滞无声的这一方天地中,忽起大风,不断发出呼呼声。

    就连他脚下的那些,不知道静滞了多少年的水,也如同被投石入内一样,以他的掌心为中心,荡起了阵阵波澜,朝着四面八方散开。

    木青冥掌中真炁,皆为元这种力量所造,在水中如丝如线一般,游走了片刻后,纷纷和水中那些如树根之物的大阵气脉,撞在了一起。

    其中几缕还很不争气,才撞上气脉,就被其中迸发出的一股股力量,给撞得东倒西歪,再向后弹去。

    不过还有几缕真炁,就比较争气了,一股脑的撞上了那些气脉后,立马势如破竹的钻了进去,很快与那些大阵的气脉,合二为一。

    这一刻,木青冥感觉大量的力量,回涌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这股力量让他容光焕发,精神百倍。

    实际上,就连他远在小院里的本体,也得到了这股力量的滋润。原本因为真炁急速流失,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也在逐渐恢复着血色。

    这股大阵中的力量实在太强了,它能孕育万物的同时,也让木青冥的损失真炁,得到快速的恢复。

    木青冥大喜,他顾不得一直喜悦,操控着自己的神识,控制着自己的真炁,开始试图操控整个风水大阵。

    一场由他策划,由他亲自执行的净化气脉和大阵行动,在春城这个寒冷的夜里,在出了他们几个锁龙人外,就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正式开始了。

    木青冥的净化能否成功?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