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锁龙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瘟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刘洋和陈善一番密谋后,决定由陈善瞧瞧下山,带着一块血尸身上,取下来的腐肉,在城中制造一场庞大的瘟疫,来分散锁龙人们的注意力。而木青冥们也有所行动,以木青冥的神识,进入了大阵的核心,开始人为控制大阵,悄悄净化着长生道暗地里,对大阵带来的污染。引出来木青冥成功控制大阵,逐步消灭净化了大阵中的污染。陈善携腐肉下山,潜入城内,以腐肉为媒介,施展长生道邪术。一股强大危险的瘟疫,在城中悄无声息的蔓延。】

    翌日,天亮后的春城还是黯淡的。

    乌云遮住了大量的日光,阴沉沉的乌云治下,刮起的寒风掠过了城中的大街小巷。城中草木,各处小院的墙头上,已经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

    连那些贯穿城中各处的道路上,也是如此。

    路面上的白雪,天一亮后,被车碾人踩碎成了冰水,弄到整个路上都湿漉漉的。

    木青冥出门上工,脚下踩了一脚的泥水。

    在玉龙堆上忙碌了一天,回到家后,又是踩了不少的泥水。一双出门时还干干净净的鞋,到了家里时,已经被泥水污染了。

    木青冥也不管不顾,洗了脸和手,逗孩子玩去了。

    “少爷,你没事吧?”妙笔忽然出现,站到了正在拿着糖逗寒泉的木青冥身后,不断打量着对方。

    可看来看去后,看到的还是木青冥身体无恙。

    寒风吹拂下,妙笔眼中浮现的困惑之色,又重了几分。

    昨晚发生的事,变化实在太快,让妙笔诧异之余,到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起初,他们还在全力护住木青冥的心脉,对方真炁一直只出不进,而且流失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让妙笔他们不敢疏忽,全神贯注的护法。

    可是还没有过多久,妙笔他们几个都能清楚的感知到,大地之下的风水阵气脉中,运行着的那些天地之气,反流涌入了木青冥的体内,弥补了他已经快速流失的真炁。

    这还不是最让妙笔感到诧异的,最让他诧异的是,这些力量如此强大,绝非人类可以控制。但是木青冥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反噬,身体心神和经脉,也没有因为吸收了这么强大的力量,出现任何的损伤。

    并且,木青冥能主动吸收这些天地之气,进入自己的丹田后快速炼化,形成了他自己的真炁。

    木青冥原本那些急速流失的真炁,很快就得到了补充。

    待到木青冥施术结束后,他的丹田依旧充盈着活力十足的真炁,精神饱满,好似一点损伤都没有。

    当时木青冥见夜已深,天上又飘起了小雪,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让众人休息去了。

    这木青冥身上倒底发生了什么的困惑,困扰了妙笔一夜,外加今天一个白天。

    直到木青冥下工回来,妙笔再也忍不住好奇了,赶忙上来就问。

    “没事啊。”木青冥随口一答,把手中糖果,递给了身前使劲儿踮着脚的寒泉后,让他自己去玩了。

    寒泉拿到了糖果,就跟着恶狡雪豹一起,开开心心的跑开了,去了倒座房那边。

    “我怎么感觉”欲言又止的妙笔,又把木青冥上下一阵打量。

    木青冥任由他打量了自己许久之后,见到妙笔眼中困惑之色不减反增,更重了后,木青冥稍加思索,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掌心朝着生前地上。

    木青冥只是凝了凝神,体内真炁静如止水,毫无波动。

    可是他身边四周,一丈之内的天地灵气,似乎感应到了木青冥的召唤一样,涌动了起来。

    在灵气波动下,一阵烈风顿起,旋转着冲向空中九霄。同时,还有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从地下涌现了出来。

    它们穿过了土层,穿过了小院天井的地砖,由一股股天地灵气托举着,朝木青冥的掌心处聚集而去。

    在几十滴水珠在木青冥掌心处,汇聚成了一个聚而不散的水球后,木青冥把手掌一个旋转,翻转了过来。

    掌心水球也并未因此跌落,依旧悬空在木青冥的掌心之中,缓慢的旋转着。

    木青冥这一手小试牛刀,让妙笔定睛一看,就脱口喊道:“少爷,你疯了!”。

    眼中之前还徘徊着的困惑,瞬间被惊慌失措,取而代之!

    妙笔可以清晰的看到,木青冥现在把玩拿个聚而不散的水球,完全没有用到自己体内的丝毫真炁。而是操控驾驭着四周空气中天地灵气,在凝聚水球,控制水球的。

    这种反常的能力,已经不是木青冥这点修行,能做到的事了。

    可木青冥还真的做到了,妙笔也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思来想去,妙笔只能想到,木青冥要做到这一点,是他用了锁龙人的某种术,让自己和城中风水大阵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妙笔的猜测没错,木青冥是用了从石塔下面的空间中,那些锁龙人前辈记录的符篆里,学来的一种岣嵝神通。

    这样一来,在这种术的有效期内,木青冥就是大阵的第二个阵眼。

    他可以调动大阵内的一切灵气,为他所用。

    但是代价就是,在岣嵝神通的有效时间内,他和大阵一荣俱荣,一毁俱毁。

    而且这个时效,可不是几个时辰,而是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

    风险可以说,那是相当的大。

    所以妙笔才会忽然脱口喊出了那句话。

    “这是净化大阵污染的最好办法。如果不能这样做,我连控制整个大阵都做不到,更别提净化了。”木青冥似乎满不在乎,他驭着灵气,把水球举过了头顶,飞向了院中水井。

    在水球定在了井口上空的那一刻,收了灵气。

    那些本来根据木青冥意志在行动的天地灵气,立马四散开来,继续自由自在的游走在天地之间。

    顿时,水球也碎裂开来,化为无数的水滴,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朝着井中落去。

    妙笔踏前一步,距离木青冥更近,而他看向木青冥的眼中不再有惊讶,反而尽是担忧。

    “万一,万一在此期间,大阵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呢?”

    欲言又止后,妙笔还是问出了这话。也像木青冥,道明了风险。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木青冥还是对此毫无担心,他很平静的反问了一句。

    妙笔被他问得一愣,左思右想后,默然摇头。

    他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净化就得控制整个大阵,这种控制还不是一般的简单控制,得触及大阵的核心才行,而这是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我们可以从长计议的。”紧接着,妙笔这样说到。

    “长生道不会给我们从长计议的时间了。”木青冥点明了现实和无奈,然后他看了看自己之前驾驭水球,却滴水不沾的手掌,他感受到了大阵强大的力量,也清楚的知道,其中的风险和代价。

    而且最近长生道频繁的行动,也证明了这个对手不可能给锁龙人从长计议的时间了。

    木青冥可以说是被逼到了一个死角上,两全是不可能两全了,他只能选对的,不能选好的。

    “只要不要有万一就行。有你们在,我就不怕什么万一。”木青冥说完这话,对着妙笔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天井,回到了正屋中喝茶去了。

    妙笔还愣在天井之中,担忧始终挂在脸上。

    厨房那边,耳力不错的墨寒也再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声中,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眼中泛起了一丝丝担忧。

    她知道木青冥做了什么,她也支持木青冥的决定,又没有更好的其他办法,但也正因为如此,墨寒才会比其他人跟担心木青冥。

    入夜后的春城,寒风越来越紧。

    这城中出奇的寒冷,比往年要低四五度,很是反常。

    这样的寒风天,刮起的冷风有如刀子一样,往日热闹的城中,夜里也没人在出门了。

    城南一带,纵横交错的无数小巷中,更是难见人影。

    四周家家户户,都早已熄灯睡去,几乎每一条小巷子里,都被黑暗笼罩。

    下山了的邪人陈善,并没有直接从西边横渡滇池入城,而是特意饶了半圈滇池后,从南面进入了城中。

    这么做,只是为了不易被锁龙人察觉。

    鬼鬼祟祟的陈善,有如鬼魅一般,在城南的那些地形复杂,曲折狭小的小巷中,乘风飘飞前进,不带起任何声响。

    穿行了许久后,陈善在一条小巷子的深处停住,站在了一座四周院墙虽然完整,但是已经墙头长草,院内破败,屋舍全部塌方了的小院前。

    这是一座已经荒废了许久的小院,主人不知去向,也没人修缮。

    就连大门,也不知了去向。

    陈善根本没有费力,就顺着那没有门扉的空洞大门,轻而易举的进入其中。

    杂草丛生,株株齐腰的院中,一口孤井立在废墟之间,藏在茂密的杂草之内。

    拔开杂草的陈善,站到了孤井边,探头一看井中。那井水尚有,还未成为一口枯井。

    陈善随之从怀里,掏出了刘洋交给他的腐肉,毫不犹豫的朝着井内投入。

    随着噗通一声从井中传来,水花四溅,腐肉落入水中。

    陈善双手横在胸前,捏出一个邪术手诀,体内邪气也快速涌动起来。

    长生道散播的瘟疫,会是怎样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