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腹黑夜少甜宠妻 >

第154章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苏樱指着纪卿阳身上穿的白色上衣,心里不由的庆幸幸好刚才没有答应遵守规则,不然如果当着自己老公的面跟别的男人告白还要亲吻一分钟,而这个别的男人还是他好朋友的话,回去估计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噗嗤……”包厢里与此事有关的三个人一头黑线,而唯一一个与此事无关的男人看好戏似的吹了个口哨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下有好戏看了。”

    苏樱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知道他是报复夜璟恒刚才对他扔刀子的事,虽然她也有些惊讶夜璟恒的反应,不过谁让他是自己老公呢,自己老公当然得自己护着,她冲简慕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虽然你是景恒的好朋友,又是第一次见面,我应该对你友好一些,不过刚才景恒都对你扔刀子了,正所谓嫁夫随夫,我虽然不像他那么暴力,再对你扔一次,不过为了追随景恒的脚步,怎么着也得做做样子,所以遗憾的告诉你,你看不了好戏了。”

    “不愧是冷面阎王看上的人,你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简慕黎砸了咂嘴,脸上的笑意僵了僵,怪不得她敢对夜璟恒出手,原来竟是这么有趣的一个人,虽然今天看不了好戏,不过以她这么不怕死的性格,怕是以后也会有很多场好戏看,他拭目以待。

    “我就当你这话是夸奖了。”夜璟恒斜睨了简慕黎一眼后回头问苏樱:“怎么回事,你不愿赌服输的话你那些同学能放过你?”

    “我选择了自罚。”苏樱淡声回道。

    “什么自罚?”

    “就是用喝酒来抵消。”

    “喝酒?”听了苏樱的话,夜璟恒的眉心几不可闻的皱了皱,一方面他为苏樱的拒绝这样的方式而欣慰,另一方面却为她的自罚而担心。

    他还清楚的记得上次苏樱喝醉酒时的模样,那时候两人的关系还没有这么亲近,那时候苏樱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她那次喝醉也是因为他,夜璟恒可是将苏樱整个酒醉的模样全程都记得清清楚楚,与平常完全相反的女人开放的让他差点就把持不住,所以自从跟他在一起以后,夜璟恒是坚决杜绝苏樱与一切有酒精含量的东西接触,这么久滴酒未沾的她想来酒量不仅没增加反而退后了也不一定。

    “哎呀不跟你们聊了,我得走了。”苏樱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外面的那些人应该已经都等急了,没等夜璟恒开口阻止说着就往门口走去,因为走的比较急,在她拉开门刚往外走的时候一个不查,就和外面正要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一声,来人没防备的被门撞到鼻梁后直接痛呼出声,苏樱定睛一看,进来的人正是章雅。

    苏樱想的没错,她确实进去太久了,最后还是一个年长的女人觉得不妥赶紧让人找个理由进来找人,一开始怂恿的罪魁祸首章雅怎么可能把这个得到第一手资料的机会让给别人呢,她非常主动的上前敲了敲门。

    不过KTV厚重的木门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她敲了半天都没有人来开门,最后她只好推门而入,这也正好随了她的小心思,自己突然闯入,里面的人肯定毫无防备,苏樱半天没出来谁知道里面发生什么呢,说不定能看到刺激的高清动图也不一定呢,而且就算被责怪,她毕竟不是第一个闯进去的,还有苏樱在里面垫背呢,她怕什么。

    只是在她突然推开门的时候没想到苏樱会从里面把门往她的方向推,结果她的鼻尖直直的就被厚重的木门砸了一下,毫无防备的她直接痛呼出声了。

    苏樱看向来人是章雅,心里暗笑,真是现世报,刚才她故意把自己推进来就知道她没安好心,现在又不打招呼的自己进来,她当然知道她是来看自己怎么出丑的,不过她表面上还是带着关切的语气问道:“哎呀,你怎么来了?”

    “我……”章雅被砸中鼻梁,一时眼前全是星星,完全没回过神来,只认得清眼前模糊的苏樱,她根据刚才大家商量好的理由道:“大家看你这么久没回去,还以为你找不到房间了,所以派我来找你。”

    房间里此时安安静静的,夜璟恒他们今晚有事情商量,所以并没有把点歌设备打开,章雅本就是说给里面的人听的,所以她故意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以至于她的话里面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她这么一说屋里的几个人精立马就明白了,这里这么多房间,而且每间房间都关着门,这个女人却能准确的找到这里,想来她就是那个把苏樱推进来的人了。

    章雅等了一会后眼睛里的金星才消散完,恢复正常的她看着衣衫齐整的站在她面前的苏樱,眼神里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又想到刚才苏樱呆在里面那么久,竟然毫发无伤的出来,顿时对里面的人更加好奇,很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穿白衣服的人,而且那个人是不是像胖子描述的那样他一个直男都迷得不要不要的。

    无论如何都要看一看他的真面目的章雅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这么想着的她转了转眼珠,将苏樱大力推到一边对着里面的人堆笑道:“我这姐妹刚才喝醉了,所以才走错……”

    章雅边说着边朝里面看去,不过在她看到对面的那一瞬间就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的话都说不完整了。

    章家还算是有点家底,不过却是个妥妥的暴发户,她父亲早年是个公务员,专门负责地盘审批,利用手中的职务之便搞房地产发了家,后来ZF查的严了干脆下了海,成功转型成了商人,不然也不会跟苏樱成为同学,章雅自认为自己长这么大见过的帅哥不少,什么中国的外国的什么男人没见过,不管日韩的小鲜肉还是欧美的大肌肉,她只要能够上手的也都染指过了,只是没想到面前的男人已经颠覆了她的认知,那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帅来形容了。

    最中间沙发上的男人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让人不敢忽视的存在,即使他就这么坐着,依然能感受到他的压迫,他的侧脸隐藏在房间内昏暗的灯光下,虽然看不真切,但那模糊的轮廓丝毫掩盖不了他的帅气,黑色的风衣合身的贴在他匀称有力的身上,宽厚的肩膀慵懒的靠在身后的沙发上,不动声色的神情完全没有因为她的意外闯入而有一丝情绪,彰显着上位者的优雅和从容。

    在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浑身散发清冷气质的男人,这应该就是胖子形容的那个人,他只在开始的时候眼神朝门口瞥了一眼,后来再也没有看过来,嘴边噙着一缕淡淡笑容,未达眼底的似笑非笑极具诱惑,手上优雅的握着一只高脚杯,他仰起头喝了一口酒,滚动的喉结让章雅也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放下杯子的时候眼波流转,然后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了旁边的扶手上,另一只手撑住下巴,闭上眼睛仿佛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的吧台前穿着军装款风衣的男人看过来的眼神有些凌厉,不过也是转瞬即逝,然后他就背过了身去,周身透着生人勿进的冷意,不过却与白衣男人的清冷不同,如果白衣男人是清冽的月光,那他就是锋利的寒冰,背对着的身影只能看到他脚上蹬着一双黑色长靴,一只脚踏在地面上,另一只则蹬着吧台椅的脚踏上,上半身闲闲的歪靠在吧台的桌面上,手上灵活的转动着一把水果刀。

    章雅不知道自己上辈子修了什么福,震惊自己能一下就见到不止一个极品男人,而是三个。

    三个人各有各的气质,完全不同的风格,一个霸道从容,一个妖孽高冷,一个神秘锋利,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优秀的人身边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优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