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仙武医生 >

第七十九章:幽灵出现

    因为一看到这个学生,他对对子就会产生一种心理上的恐惧感,他不想在这个学生面前丢脸,更不想给他好不容易取得的荣誉抹黑,因此,只要这个学生一出现,他就尽量不乱放屁。

    朝着叶子荣座位的方向尴尬地笑了笑,何波明慢慢地放松,开始准备朗诵诗歌。

    清了清嗓子,何老师的手臂突然往前方一扬,侧起脑袋,微眯着眼睛,声音抑扬顿挫地朗诵起他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准备好的一首现代诗:

    今天,终于等来了这个战场

    我将要从这里走向胜利的远方

    我的梦想时刻都在敲打着我的心房

    告诉我成功就在前方

    我有天空一样宽阔的胸膛

    所有经历的风雨都变成了坚强

    我的青春无悔

    我的理想将从这里开始启航

    冲破所有的捆绑

    为了目标而癫狂

    因为我还奋斗在这个战场

    我要让世界为我鼓掌

    “同学们呐,老师也是一时兴起,有感而发,即兴为大家作了这首诗,大家觉得怎么样啊?”读完诗后,何波明收回了他那只舞动得像伟人在群众面前演讲到**时才会上下疯狂摆动的手臂,眼神注视着班里的每个同学,饶有兴致地问了一句。

    “好!”

    “何老师不愧为才子!”

    “班主任,我们一定会在这个年轻的战场上考出好成绩!”

    “语文老师,你太棒了!”

    “何主任,我们爱你!”

    “何波明的诗就是牛逼!”

    何波明沉浸在全班同学不绝于耳的赞美声中,脸上荡漾着不知道有多烂漫的笑容,仿佛是领到了全国优秀教师的奖状和奖金似的,得瑟得简直都要上天。

    不过,他的脸色马上就变得很难看了,因为刚才有个同学的话让他敏感的神经受到了很严重的刺激。

    “牛逼?这是哪个同学说的?给我站出来!”

    何波明无故发怒,显然不是因为“牛逼”这个词让他感到不高兴,因为“牛逼”这个词虽然有些下作和彪悍的味道,但是到底还是夸奖人的意思,爱慕虚荣的何波明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很显然,是有人冒昧地直呼其名,激怒了这个把权势和名望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的何大主任,因为这是他毕生所追求的东西。

    热闹的教室在何波明的一记喝问之下,立时变得安静了下来,何波明打量了半天教室里几个可疑的男同学,也没能看出到底是那个臭崽子敢有这样的种,于是收回满脸的怒不可遏,气呼呼地说道:“既然是学生,就得讲文明,懂礼貌。牛逼?牛逼是学生该说的词么?“

    正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发现教室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那男孩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过一双眼睛却像是两把刀子一样,一刻不停地杀着何波明。

    “黄志强同学,是你?”站在教室门口的这个男孩正是黄志强,看到他的第一眼,何波明就吓出了一个趔趄。

    经过几天的缜密调查和全方位取证,黄志强的父亲黄本发贪污受贿,滥用职权,蓄意伤人等罪行的证据确凿,马上就要移交到司法机关了,等判决下来的时候,少说也要吃上七八年的牢饭,而且很有可能会把装牢饭的炊具都吃成铁饭碗。

    也就是说,黄老邪的下半辈子都得把牢底坐穿,同时也说明在海城区飞扬跋扈了十几年的黄家已经彻底的凋谢了。

    不过让何波明感到难以置信的是,黄家的公子哥依旧有些死性不改的意思,这难道是黄家的子嗣在作最后的孤注一掷?

    把人逼上了绝路,其结果往往是很可怕的。

    刚才还在大声叫嚣的何波明马上就变得老实了,装出一副老迈龙钟的可怜模样,眼巴巴地望着这个曾经的二世祖,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何老师,没想到会是我吧?”黄志强的语气变得坚硬了不少,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话也是十分的平静。

    这样的态度让何波明以及坐在第一排位置上的几个同学顿时感觉到了一丝恐怖的气息。

    黄志强只不过是个学生,他这样的行事风格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城府,想是他心里已经有了可怕的预谋。

    何波明的右手慢慢地放到了讲桌上,颤抖了几下,拿起玻璃杯,递到嘴角胡乱的喂了一口,用左手擦了擦下巴,说:“志强同学,来学校了就好,快回教室上自习去吧!等高考完了,老师请你吃饭。”

    黄志强冷冷地一笑,道:“何老师客气了,不过,我今天来学校可不是来上课的!”

    “怎么能不上课呢?志强同学,我跟你班主任早就打听过了,依你的成绩,考个二本应该没有问题,啊!赶快回教室上课去吧,听老师的话没错。”何波明苦口婆心地相劝,心里却是恨不得这个乱泥扶不上墙的混蛋赶紧撂挑子滚蛋。

    黄志强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一脚踏进了教室,朝何波明说道:“何老师,你这是要打发我走吗?”

    “怎么可能呢?我是希望你考个好大学。”

    “何老师,你就不用跟我打马虎眼了,我今天来是找你有事来着。”走到何波明身旁,黄志强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很沉重。

    “有什么事,你直接说,能帮的老师一定帮忙。”何波明笑呵呵地望个这个可怕的少年。

    “这个忙啊,你肯定帮得上。”黄志强拉起何波明的手,笑呵呵地回应了一句。

    “那是什么事呀?”何波明的手一下子从黄志强的手中挣了开,他的身体像是有思考力似的,能够辨别出来凶吉险恶,然后很自然地作出反应。

    黄志强望着何波明已经发抖的大腿,身子一挪,一屁股坐在了讲桌后面的靠椅上,一双二郎腿忽地一下翘到讲台上,眼珠子转了转,狡黠地说道:“我爸爸在位的时候,你经常请他老人家吃饭,对吧?现在我爸爸不在位子上了,所以我特意过来,回请何老师一次,略表一下心意。”

    “这个,这个就不用了。”何波明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就瘆得慌,连忙推辞道。

    “礼尚往来嘛!何老师就不必推辞了!”黄志强的语气非常地坚定,大有霸王硬上弓的味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