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万物向长生 >

一百四十一、护身符

    邓伦此时心情很烦躁,桌上的珍馐美味他是一口也吃不下去了,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干了下去。

    烈酒入喉,那火辣辣的感觉让他瞬间血气往头上撞,伴之而来的,心情似乎好转了一些了。但是再次回想起刚才马明在这桌上的那话,又开始烦躁了起来,终于忍不住,把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

    酒杯被摔得稀碎,邓伦站起身形,冲外面嚷道:“来人啊!快来人!这酒席上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你家老爷我养的那些下人都他妈吃干饭的啊!”

    门外候着的下人赶忙都鱼贯进来,机灵的丫鬟赶紧打扫被邓伦摔碎的杯子。

    这时,邓伦冲着最后进来的管家邓恩说道:“天马堂到底退回来多少货?”

    邓恩回话道:“近俩个月的货品一件没卖,全退回来了。”

    邓伦怒道:“我问你多少!我问你几个月没卖了吗?”

    邓恩受了邓伦的无名怒火有些委屈,但还是没敢顶嘴,说道:“小件的小人记不全,超过上千灵玉价值的货物总共三十二件,算起来有近三十万灵玉的价值那,本来都是很容易出手的俏货!谁成想一件都没出!”

    邓伦此时平静下来,自言自语道:“平日里一个月这等高价值货物也就收个一件俩件的,这俩个月竟然收了三十多件,这次生意有些蹊跷啊!”

    邓恩这时候忙说道:“老爷,你这一说,更蹊跷的是,这三十二件几乎已经把大点的盗匪团伙全都涵盖了,独行盗反而没几个。

    因为都是平日的老关系,所以当时收货的时候没太在意,如今马堂主来退货,小的感觉不对劲,仔细一查账目,发现个奇怪的事,这些盗匪约定来拿灵玉的时间全在明日!”

    这下邓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几乎气急败坏的吼道:“去叫邓家所有的有修为的人士全回平刀峡!去清点仓库看下有多少灵玉余存!启动密道,让全家妇孺赶紧都撤走!”

    说完这几句话,邓伦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口里喃喃自语道:“太贪了啊!怪我太贪了!那金丹大道哪是我等能染指的啊,如今祸事上门了,平刀峡这次怕是有大难了啊!”

    邓伦干给人销赃这活计已经大半辈子了。

    开始他并不是干这个的,他本来是没什么背景的散修出身,后来在天马堂做些小生意,发了点财。

    邓伦的眼光很准,也豁得出去,他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天马堂跟太清宗是有关系的,于是他把大半辈子的积蓄都捐给了太清宗,换得进太清的修行机会。

    他的心思全不在修行上,通过各种渠道,最终他从太清搭上了天马堂堂主马明的线,让马明知道了自己是知晓天马堂内幕的内部人。

    马明修为不高,但是生意很精明,这天马堂是太清的产业,所以马明真正能赚的自己手里的并不多。而邓伦开始和马明吃喝不分,拜过把子后,邓伦给马明指出了一条赚取浮财的明路……

    俩人商讨好细节后,邓伦离开了太清,自己建立了平刀峡,替界中的修真盗匪们销赃。界里的大盗们自然看不上邓伦,但是邓伦的主要买卖也不是这些大盗,而是马明。

    马明把大盗们放在天马堂销赃的东西全都先低价卖给邓伦,邓伦给马明打白条,然后平刀峡再去寄存在天马堂卖这些货物。

    盗匪们要的是快速变现,如果能尽快销赃,这灵玉多少盗匪们并不在意。

    于是,邓伦空手套白狼的销赃计划就实现了,马明身为堂主,这货款压上一俩个月不报账的权利还是有的。邓伦等货物卖出去后,再给马明补上这窟窿,而这中间的差价,就俩人二一添作五平分了。

    后来的邓伦家业也就越赚越大,再也不用马明帮忙打白条了,邓伦自己就完全可以垫资收赃货了。但是邓伦很懂事,该给马明的分成还是一分不少!

    邓伦明白自己的财是怎么发的,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根基浅!

    所以平刀峡后来变成了一大家人,邓伦始终让门下弟子儿孙勤加修炼,他自己也舍得灵玉修行,很快就有了假丹修为。门下儿孙弟子也有大几千号人了,其中假丹的都有十多个!

    平刀峡从这时起,算是真的彻彻底底的在界中站稳了脚跟。

    不过,邓伦修的是太清正道,冲金丹不是靠钱就能买到的,而他本人资质其实有限,所以他三次冲击金丹都失败了之后,也就断了成金丹的念头。

    而门下的弟子们虽然他也舍得培养,但是除非是自家儿孙,别的弟子他也不敢供养出金丹来。那样难免客大欺主,自己的平刀峡又在界中无根无基的,出个金丹把自己的家业就全拿走了。

    所以,这么多年平刀峡也没出过金丹,而到了长生公司开始卖金丹开始,邓伦的心思活了。

    他早就打听好了,自己这种正道修为必须全散了重修外道才能得到金丹,那自己买个金丹需要百万灵玉。

    百万灵玉对于邓伦来说,虽然肉疼但还真不是拿不出来,不过他心里明白,钱财不宜于露白,所以他一直在纠结买还是不买。

    后来太清银行成立了,石坚暗示他可以靠平刀峡做抵押贷出灵玉来买俩个金丹,那样平刀峡基业就稳了。

    邓伦再次动心了,平心而论,他不贷款,打扫家底都买得起俩个金丹,但是如果被人盯上的话,几个金丹都不够看的。

    他看重的是太清这个招牌,自己如果能从太清贷出灵玉来,抵押物是自己的平刀峡收益,那太清为了自己能收回成本也得保护着自己。这才是真正的护身符那!

    于是,邓伦真的就成了太清银行的第一位客户,贷了五十万灵玉,准备下个月成金丹。

    跟太清银行的合同签署完成了。长生公司的胡不归胡经理亲自拿着太清银行的一张五十万灵玉的灵玉承兑合同,带着他到了长生公司,找到苍云经理核销了账目,然后他的长生合同已经变成了一百万了。

    双方商定好,就在三个月后邓伦去聚魂台,逍遥门给邓伦造金丹。这时间是邓伦自己定的,他其实是想让这事在界中发酵一下,看下有没有人针对他,毕竟他是第一个买金丹的人。

    而这三个月时间,足够那些有想法的人对他或对平刀峡下手了,而这时一旦有人针对他,他也看下太清银行会不会像他想的那样帮他出头。

    合同买完了,真没盗贼来找他麻烦,他的拜把子兄弟,当年一起分赃的马明倒找上门来了。

    马明的意思很明白,自己马上要卸任堂主了,所以也想买个金丹,但是钱财不宜露白,能不能由邓伦出面帮自己买,灵玉他自己出。

    邓伦靠天马堂发的家,天马堂的一举一动他异常关心,天马堂堂主变成了马云川,马云川什么来历邓伦都不用打听,他心里明白——天马堂易主了,幕后老板现在是逍遥门了。

    而马明并没有回到太清宗,太清不要马明的意思很明白——这是一枚弃子了。

    在邓伦看来,马明的前途非常明朗,如果太清想永远不承认天马堂跟自己的故事的话,马明应该彻底消失才对!现在太清对马明不闻不问,其实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马明就应该就此隐居了,还买什么金丹!

    面对让自己发家致富的贵人,邓伦还是给了足够诚意的劝阻,把自己的推测都推心置腹的跟马明谈了谈。

    最后马明终于说实话了,“马云川不过适逢其会的一个小卒子罢了,兄弟你帮我成金丹,主要是帮我搭上逍遥门的关系,这堂主未必就不能回到我手里!”

    邓伦心说:你现在再卖身给逍遥门,人家肯定不能要了,你自己以前的身份在那了,谁能相信你是真心投靠啊!

    不过邓伦还是没明说这事,只是含糊的说道:“买金丹你弟弟我也是头一次,还不知道成不成那?我先去帮你探探路,如果成了兄长再做打算不迟。”

    马明未置可否的离开了,再没了下文,邓伦以为他想开了,没想到马明给自己下了这么大一个套,这是要直接吞了他的平刀峡啊!

    平刀峡跟天马堂有交易的一套程序,对于平刀峡这种大商户,天马堂不可能卖一件结一件的灵玉,那样太麻烦,所以都是一俩个月统一结算一次。

    而平刀峡小件赃货都是当场结清,遇到太大价值的东西,也不能马上就给盗匪们结清,因为平刀峡也预备不出那么多灵玉来备着。一般也都是一俩个月结算一次。

    这样就算有不好出手的一件俩件货物,平刀峡也能拿前面的从天马堂赚到了灵玉先补上,所以其实到如今,平刀峡自身灵玉储备已经不需要太多了,这套体系已经很完善了。

    而马明这次,很明显是给邓伦设局了!俩个月一件货物没卖,全给退回来了,但是邓伦明日就要跟盗匪们结算三十万灵玉!

    天马堂能退货,盗匪们肯定不要退货,这货是平刀峡买的!其实,邓伦心知肚明,明天集齐那么多股盗匪来平刀峡,自己就算拿得出灵玉都难过这一关了。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盗匪们再拿出一大堆赃货来卖给平刀峡,总之一定要掏空平刀峡,让平刀峡拿不出灵玉来,落下个私吞别人货物的名声。

    而最后收拾残局的必然是马明,马明现在不想天马堂了,他要从幕后走到台前,吞了自己的平刀峡自己做老板了。

    到那时候,自己买到金丹又有何用?家业都没了啊!

    邓伦想到这,骂了句:“卑鄙小人马明!”随即想起了什么,伸手从贴身的芥子袋里掏出一张符箓来,掐动法决烧了符箓,那符箓登时变出一面古镜,古镜一阵晃动,显现出秦枫的脸来。

    秦枫在镜内发声道:“邓老爷,不到还款的日子,你烧传讯镜干吗?”

    邓伦连忙说道:“秦仙人,老夫还得贷点款!”

    秦枫略显惊奇的说道:“还买金丹啊?邓老爷真有钱啊!”

    邓伦叹了口气,说道:“是平刀峡周转不开了……”

    秦枫认真听邓伦讲完,点点头说道:“邓老爷真是聪明人,知道怎么破局!这马明也是让人不省心啊!

    放心吧,明日我带灵玉和天马堂的人去贵府上,这俩个月没卖出去一件货必定是没登记在册,被马明私吞了啊!这种大罪前任堂主犯了也不能轻饶了!

    不过说好,紧急周转的灵玉贷款不比分期按揭,利息可高啊……”

    邓伦心满意足的坐在椅子上,对着边上的下人说:“来啊,重新给老夫再开一席,老夫要痛饮几杯!”

    下人们应声忙活开了,邓伦微笑着自言自语道:“马明!你那眼光比老夫差太多了,老夫有太清的护身符,你能奈我何?”

    说道这,邓伦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自语道:“还不够稳妥,逍遥门的护身符也该买下才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