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万物向长生 >

一百七十九、北冥神功

    万里沙海之上,那座里面有方正的清蒙蒙的罩子突然光芒开始变暗淡了。这引起了周围三股势力的注意。

    魔族守卫今天轮值梭巡的是影无双和水无痕夫妻俩,本来是说派一队元婴修士镇守的,但是魔族是最了解事情内情的一方势力,他们心里明白目前的方正不可能可以出关。

    而那禁制罩子可是魔族的魔仙合力造就的,在灵台界里要想攻破它,没有法相真人带领一队元婴修士这事想都不要想!

    如今秦山河困守太清宫,李沧海隐匿葬剑池,其实这罩子非常安全的,不过因为李沧海的后手没人敢确定是什么,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每天还是会有魔族守卫在此梭巡的。

    他夫妻俩看到罩子光芒暗淡,相对而视,眼神里分明透露出一种怎么可能的情绪出来。这时,一旁飞来了俩个修士,分别是太清宗的敖观鱼和正阳门的李峰,二人飞到影无双夫妻跟前,齐声问道:“怎么了?”

    影无双颤抖着说道:“方……方大导师要出关了!”

    开始方正闭关是个大事,界里还有很多人关心,间或的有人来看下罩子,一年多以后,就只有这三个有别样目的的势力留守这里了。

    开始这三方还遮遮掩掩的,每天换个人,装作过路什么的,这一年多以后,轮班的人都互相见过好几遍了,这谎言都不好圆了,干脆也就不圆了。反正现在大家啥目的基本都是心知肚明了,那再辩解什么真的也没啥意义了。

    再后来,这些人就都打成一片了,来去的时候甚至互相打招呼问候下,这关心方门主何时出关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不可说的事,何必遮遮掩掩那?

    至于你问为什么会关心,魔族守卫们可能还多少知道些,那太清宗和正阳门派来的探子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俩派的探子心说:门主发话了,我不来不行的,至于为什么,门主要是跟我解释为什么我就当门主了!

    所以这时候,一看到罩子变化,俩边人都来问魔族守卫了,而除了影无双惊奇外,剩下的俩方势力都不觉得很惊奇,这闭关都三年多了,时间不算短了,那要出关不也很正常吗?

    李峰当即从怀里掏出了传讯灵符,刚要发出,才想到方正还没出来那!连忙回身问影无双道:“老哥,消息准吗?”

    他的话音刚落,那罩子猛然光芒大涨,然后砰的一声炸开了,一道身影从罩子中腾空而起,飞到半空中,发出哈哈的狂笑。

    众人寻声望去,正是方正!

    方正破茧而出后,无比的兴奋,看了眼下面的四个人,哈哈笑着说道:“还真守在这了啊!其实真没必要,这破罩子要是能打得破,我在里面早就跑出来了!现在总算是脱困了,这段时间可憋死我了!不劳你们禀告了,我自己回逍遥门了!”

    说完这些话,方正拿手向下面沙海一伸,沙海里顿时腾起一股沙暴旋风,携裹着沙子飞入方正的手中。

    让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那沙子竟然像在方正的手心里找到入口一般涌入了方正的身体里消失不见了!

    方正面含微笑伫立在半空中,而那沙子源源不断的涌入方正的体内,不大一会儿,方正停止了吸取沙子,而在他的脚下,诡异的出现一朵沙云。

    是的,就是纯沙子堆积而成的沙云!方正半躺在沙云上,对下面的四个人说道:“我走啦,不等你们了啊!”然后沙云开始移动起来,向逍遥门方向飞去。

    影无双此时大喊一声:“方大导师!”身形向前一纵,径直向那朵沙云飞去,然而快飞到沙云的时候,猛然身子一沉,向下坠了下去。

    水无痕此时一见大惊,连忙也向前飞去,一把抓住下坠的影无双,谁知道刚一抓住影无双,就觉得浑身上下的灵力竟然猛地一下都消失了,当即两夫妻一起往下跌落下来。

    万幸飞得也不高,那地上又全是柔软的沙子,所以俩人摔下来倒是没受伤,不过也都变成了滚地葫芦,狼狈不堪。

    敖观鱼和李峰此时都向各自的门宗发出了传令讯息,而回头一看,影无双夫妇狼狈的摔在地上,连忙跑过去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了?”

    影无双一阵苦笑,说道:“方大导师周围灵力全被禁锢了,我们刚才不知,贸然飞近了,结果就灵力供应不上摔了下来。”

    敖观鱼听完笑了,说道:“老兄,你真会开玩笑,周围自成小天地是法相神通,方门主元婴还不到那!”

    他说完却发现三人都没有搭理他,而是回头看向慢慢飞远的方正,一脸的恭敬。心里也不由得嘀咕:难道方正真能在金丹时候用法相神通?

    他看向李峰,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影无双的话你也信?

    李峰心说:我为何不信?我家法相门主都被他烧死了!于是给了敖观鱼一个坚信的眼神。

    敖观鱼再次用眼神示意李峰:我知道你为什么信,那是因为方正有异宝红莲,他真实修为没那么高,这可能是逍遥门的人虚张声势!

    李峰用眼神回答敖观鱼:就算是虚张声势那我也信!我就信了怎么着吧!

    敖观鱼见李峰不理会自己的猜想,决定自己试试,于是冲已经飞得有些距离的方正施礼道:“在下太清宗敖观鱼,久仰方门主大名,缘悭一见,今日侥幸有缘相遇,还望方门主驻足听在下一表仰慕之情。”

    话说完,身形晃动,飞向方正。方正飞得不快,因此敖观鱼很快就飞近了方正,临近之时,敖观鱼暗自扣了一张灵璧符护身,等到进入方正周围十丈距离,猛然觉得身子一沉,周围包括自身灵力竟然真的消失了!

    此时敖观鱼那预发的灵璧符猛然亮了起来,敖观鱼身为太清宗敖家的元婴好手,的确有过人之处,他能让符箓延时发动,显示出了敖观鱼对符箓神通的掌握确实造诣匪浅!

    然而造诣匪浅也没什么用,那符箓就是亮了起来,然后就灭了!一点作用都没有,此时方正却动了,拿手向地上一指,地上猛然飞腾起一团狂沙卷住敖观鱼向方正飞去。

    等到那狂沙飞到方正近前后,方正笑吟吟的说道:“太清宗的人真有种!都敢让我停下等你!好,我停下了,你想说什么?”

    敖观鱼此时身子能动,但是灵力全无,此时他是真明白方正原来是真有不让法相的神通了,但是也实实在在的把方正得罪苦了。

    方正开始把银行让给太清宗做,这么久了两个门宗一直关系不错,甚至太清银行还能制约住逍遥门的发展,这让太清宗有了种自己比逍遥门强的错觉。

    敖观鱼本身是元婴修为,所以他对上方正这个假元婴修士,多少心里还有些优越感,虽然方正烧了魔魂宗,烧死了李沧海,但是太清宗里一直有种说法——方正这事迹是讨了巧的。

    所以敖观鱼才敢叫住方正。

    而现在敖观鱼终于知道了,盛名之下无虚士,方大门主的位置绝对不是讨巧骗上去的!他苦笑一声:“方门主,在下有眼无珠,目中无人,得罪之处请方门主海涵。”

    方正听完摇摇头,说道:“你若是真有事,我还真听听,但是你没事敢喊我!你这是对逍遥门不敬!我不能饶了你。

    你这太目无尊长了,咱们推己度人的想下,我门下的黄无尘要是叫秦山河离开太清宫来见他,秦山河会不会生气啊?”

    敖观鱼被沙子裹在半空,而方正就这么坐在沙云的样子谈话,这场景却把后面的李峰吓坏了!

    正阳门不比太清宗是半路崛起,正阳门是真的传承上古一直不坠名头的到现在,所以正阳门有些历史典籍记载着太清宗不知道的事情。

    那万里沙海灵力全无,就是最普通的沙子,这谁都知道,但是方正能把没灵力的沙子随便就转换当成法宝用,这不是法相神通,这是化虚神通!

    炼虚为实,无中生有这是正阳门典籍里记载的化虚神通,化虚真人不该存在凡间界的!开始方正把普通沙子做成沙云,李峰还能以为是方正的障眼法故弄玄虚,但是现在自己亲眼所见方正用普通沙子制服敖观鱼,那可不会假了,这就是化虚修为!

    他悄悄拿出传讯符,把眼前的一幕开始记录起来,他都不敢自己跟李清风解释了,因为他觉得李清风不会信自己说的话,那就记下了让李清风自己辨识去吧!

    敖观鱼也不敢说话了,他被方正的话驳斥的哑口无言,他突然觉得自己现在要是死在方正手里才是最好的结果,因为这样起码就不连累太清宗了,这方门主真得有法相修为!

    最关键的是,这个法相好像现在没成元婴,所以不惹天劫,那比困守太清宫的老祖宗可强多了,惹了方正,方正把太清宗灭个七七八八,只要不上太清宫,秦山河就没办法!

    如果方正对付太清宗的原因是自己对方正的不敬,那自己真的是万死不辞了!想到这,敖观鱼冲方正抱抱拳,说道:“方门主,在下目无尊长,罪该万死!但凭方门主处置!”

    方正点点头,说道:“罪该万死不至于,死就只能死一次,那你就死去吧!”说完这话,一伸手,围绕着敖观鱼的沙子都进入方正的体内了。而敖观鱼大头朝下的从半空栽了下来。

    方正飞得不高也不算矮了,敖观鱼身上没有灵力,又是头朝下摔得,所以已经是必死无疑了。敖观鱼此时心里一阵放松,他没灵力就逃不出元婴,所以死也就死了,不过自己死了方正也就不会难为太清宗了。

    想到自己成了元婴竟然能像凡人般的摔死,敖观鱼甚至都不悲伤了,他有些想笑!然而就在他马上落地的那一刹那,身体忽然包裹了一层灵璧,然后敖观鱼就这么毫发无损的在地上弹了一下,马上站了起来。

    方正抚掌大笑道:“你原来能提前用灵璧符啊,你这符箓造诣不低啊!回头有空教教我啊!”说完,转身驾着沙云飞走了。

    敖观鱼此时目瞪口呆,冲着方正喊了出来,“你怎么能再用出来我用过的符箓?这法相也不能无中生有的用出我的符箓啊!你……你哪来的太清符箓!”

    方正也不回头,哈哈大笑道:“这本就是你用的那张符箓,我新练成了本派的北冥神功,你敢对我用的我都会对你用!

    我都建立起逍遥门了怎会不练出北冥神功那?你们等着吧,后面还有凌波微步和六脉神剑那!”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