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全职国医 >

第一百零八章 上手

    廖一鸣微微有些喘气,边上的护士急忙递上来一杯水,水里面加了糖。

    廖一鸣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这才看到边上的梁群风陈友民和方寒。

    陈友民急忙解释:“廖主任,这位是丰州省骨伤医院的梁群风梁主任。”

    “你好。”廖一鸣微微点了点头,梁群风的名字他是听说过的,和方浩洋一样,属于西医转学中医的典范,只不过梁群风学的是正骨,现在走的是中西医结合的路子。

    “廖主任刚才的手法简直神乎其技,让人叹为观止啊。”梁群风笑着道。

    廖一鸣摆了摆手:“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类似今天这样的情况,下次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

    骨伤治疗是非常消耗体力的,类似于今天这样的患者,即便是廖一鸣这样的骨科圣手也要持续治疗半个小时以上甚至更久。

    半个多小时,听上去或许时间不是很长,和西医动辄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比起来小巫见大巫。

    然而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这半个小时消耗的体力和精力,中医正骨,力气全在一双手上,有时候关节移位严重,靠的仅仅是大拇指摁压才能复位,手上没有力气,根本不行。

    而且治疗的时候还要考虑会不会造成二次损伤,会不会碰触到一些关键的部位,会不会损伤血管,有时候一小块骨骼的移动要变幻好几种手法,整个人的体力和注意力都是高度集中。

    廖一鸣今天已经六十多岁了,身体早已经过了巅峰期,要不然像今天这样的治疗,他一个人完全可以搞定,根本不需要其他人帮忙。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中医越老越吃香,但是这句话在正骨和针灸方面却不怎么实用,到了一定的年龄,人的体力和灵活度就会下降,一些正骨手法和特殊针法就没办法施展。

    廖一鸣的老师罗元辰罗老,赫赫有名的正骨圣手,如今也只能做一些指导讲学之类的工作。

    “廖老身体康健,一定还可以再干好几年。”梁群风笑着道,其实他刚才也看出来了,廖一鸣刚才真的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么复杂的骨折,对治疗手法的要求非常高,必须精益求精,治疗的过程中要不间断的变幻手法,廖一鸣治疗完毕的时候,差点累晕。

    廖一鸣微微一笑,没再说,而是看向方寒:“这位年轻人是?”

    “他是急诊科的方寒,我给您老说起过。”陈友民急忙道。

    “方寒。”廖一鸣多看了两眼:“嗯,我听过你的名字,也听小陈说过你治疗的一些病案,很不错。”

    “廖老谬赞了。”方寒谦虚的笑了笑。

    廖一鸣一边和方寒梁群风说着话,一边看着正在治疗的两位医生,时不时的指点:“用分骨法,先选准下手的位置,然后用力,分寸要掌握好。”

    分骨是用于矫正两骨并列部位的骨折常用的手法,比如掌骨、尺桡骨、胫腓骨等部位的骨折损伤。因为骨折段位因受到骨间膜或者骨间肌的牵拉而呈相互靠拢的侧方移位,治疗的时候要用双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以及无名指由骨折的部位掌背侧对向夹挤两骨之间的间隙

    廖一鸣指导的时候,方寒很认真的看着,加上刚才廖一鸣的治疗过程,短短的时间方寒很是有些受益匪浅。

    他拥有高级的摸法,本就对人体部位了然于胸,再加上初级的正骨手法,所以整个治疗过程他是完全看得懂的。

    廖一鸣看了一眼方寒,见到方寒看的入神,笑着道:“小方你也懂得正骨,要不要上上手?”

    患者全身多处骨折,这会儿廖一鸣也不过是把最复杂的右腿进行了复位,其他两位医生一位刚刚复位好右臂,刚才在治疗患者的右手掌,另一位则正在对右腿进行固定,整个治疗可以说才进行了一大半。

    “我可以吗?”方寒早就有些跃跃欲试了,这一段时间他治疗的骨伤患者不少,可是像今天这么复杂的患者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你去看看患者的左臂。”廖一鸣道。

    手术室里面一位一直被众人忽视的住院医闻言羡慕的差点流口水,这种手术他能进来观摩已经觉得是很大的荣幸了,没想到方寒一个外科室的,刚来就有机会上手。

    方寒走上前,先用摸法了解了一下患者的情况,他的双手不断的在患者的伤患部位触摸摁压,感受患者伤患部位的情况。

    廖一鸣瞬间眼睛一亮,有些吃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方寒的摸法可是高级水准,那可是一点也不比廖一鸣的摸法差。用摸法诊断的时候,什么地方该用什么手指,什么地方该用什么力度,什么地方该用手掌,方寒都掌握的恰到分寸。

    “这”

    梁群风也惊住了,他本人也是行家,自然看得出方寒的动作,很熟练,很专业,别的不说,单说这一手摸法,就绝对有大师级水准了。

    检查清楚了患者的伤患情况,方寒接着开始了治疗,因为患者受伤的是左手臂,伤患情况并不像右腿那样严重,所以方寒先用的是拔伸。

    拔伸是正骨手法中重要的步骤,用于克服肌肉的拮抗力。人体的肌肉本身就有很强的力道,如果骨骼骨折,肌肉的力道会把受伤的骨骼牵动,让伤患部位严重重叠,所以针对一些单纯的骨折情况,拔伸是第一步。

    正所谓“欲合先离,离而复合”。

    开始拔伸的时候,肢体要先保持在原来的位置,沿着肢体的纵轴由远近骨,在拔伸到一定程度,突然复位,然后前送,一拉一扭一送。

    类似于患者右臂这样的骨伤情况,方寒已经治疗了不少了,大概算下来没有上百例也有六七十了,所以他治疗的时候很熟练。

    “外敷药膏,夹板,绷带。”方寒很自然的向边上的护士吩咐。

    小护士愣了一下,这才急忙递上外敷药,同时帮忙上夹板和绷带。

    廖一鸣看着方寒,久久无语,这么大的年纪,这么高的水平,他真的算是开了眼了。

    以前廖一鸣也听说过方寒,对方寒印象不浅,可听上十次八次也没有一次亲眼所见给人来的震撼大,这简直就是骨伤方面的奇才。

    廖一鸣甚至都有些嫉妒和眼红方寒。

    正骨这一行,成长是很慢的,想要拥有一定的正骨水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漫长的经验积累,漫长的摸索成长。

    很多时候,一位中医正骨大夫的成长往往都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就拿廖一鸣自己来说,他二十五岁的时候跟着罗元辰学习正骨,出师的时候已经快四十了,技法大成的时候已经年近五十,可到了六十多岁,他就感觉到力不从心。

    换而言之,一位骨伤大夫的巅峰时期应该是五十五岁之前,过了五十五岁其实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可学艺就要占据巅峰时期一大半的时间,真正的辉煌很短暂。

    可方寒呢?

    他今年才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这么年轻,就已经又有这么精湛的技艺,再过几年甚至就能赶上廖一鸣自己了,那么属于方寒的辉煌有多久?

    二十年亦或者三十年?甚至更久。

    梁群风同样有些动容,他今年才四十五岁,正是巅峰年龄,可和方寒一比,他瞬间感觉到自己好像老了。

    而且单看方寒的摸法,梁群风甚至有些自惭形秽,这水平不比他差啊,方浩洋让他指点方寒,他这

    他这该怎么指点?

    一时间梁群风竟然有种想要回丰州的想法,江中院没法呆了,太打击了人。

    廖一鸣技法精湛也就罢了,毕竟是罗元辰的学生,江中院骨伤科的扛鼎人物,可方寒?

    他么的人家还只是个实习生好不好?

    一直被忽视的住院医这会儿也有些傻眼,这真的是实习生?

    这几天其他科室一些人其实也隐隐听说急诊科来了一位天才,特别是骨伤科,听到方寒的传言更多一些,而且急诊科现在好像正在筹备什么骨伤分区,好像就是以方寒为主。

    原本住院医还有些嗤之以鼻,一位实习生,水平能有多高?

    这会儿他却动了心思,自己要不要想办法去急诊科?

    他现在在骨伤科已经好几年了,这要是去了急诊科,比起急诊科的其他人岂不是更有优势?或许直接就能成为核心人物。

    方寒给患者固定好夹板,这才去边上洗了手,然后重新走到廖一鸣和梁群风两个人身边。

    廖一鸣目光灼灼:“小方啊,有没有兴趣来骨伤科?”

    梁群风没敢直接挖人,廖一鸣却不在乎,都是江中院的,而且人家方寒还只是实习生,从本质上说都不属于急诊科的人。

    “我在急诊才实习了二十多天。”方寒很是礼貌客气的道:“等我在急诊科实习期满,应该会轮转到骨伤科。”

    廖一鸣没再吭声,方寒这其实已经是委婉的拒绝了,急诊科实习期满?

    方浩洋的心思现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廖一鸣怎么能不知道方浩洋打的什么主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