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双双的出现让大师的心中一阵发寒,这种不用出手就能压的他起不了身的力量,绝不是自己可以抵抗的。 这个大师并不是真的走正道的玄门中人,事实上他走的是邪路,因为正路的修行者是绝不会用妖怪来炼器的。 对于走邪路的修炼者,所有正道玄门中人遇到了都可以将对方斩杀,因为邪路修士不但是会伤害妖怪,更多的时候害的是人。 那大师不知道凤双双是那个来路上的修士,但是对方肯定对自己不利,如果是正道的修士他今天惨了。 如果是和他一样走邪路的修士,那他只会更惨,他们邪道的人可不讲究同样走邪道就是好朋友那一套,遇到只会落井下石趁机下很手。 心中恐慌的大师只能色厉内荏的对凤双双威胁道“你是什么人!我是特殊安全部的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你这是在触犯法律你知道吗?” 凤双双走到大师的面前,缓缓的蹲下身,眼神冰冷的看着他“特殊安全部的人什么时候干这种没品的欺负弱小的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这只小妖怪,是我的,你不经我同意,就擅自碰了我的东西,还想把它抓走,说说吧,你是想怎么死?” 这小妖怪是有主的?大师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管这个小妖怪是不是真的是这个人的,但是对方说出了这句话就代表着这件事无法善了了。 大师咬了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立刻软下态度,对凤双双示弱道“这位朋友,我不知道这小妖怪是你养的,不知者不罪,你绕我这一遭。 咱们都是玄门中人,何必把事情弄的太僵,只要小友你愿意放过我这一次,我可以送您两样法宝作为赔罪。” 凤双双没有说话,她弯下腰,轻轻拍了大师的头顶一下,大师的全身立刻就变的僵直起来,他瞬间感觉自己除了眼珠,一动也不能动了。 把那大师定住之后,凤双双才看向对面那青衣戏服化身的女孩,女孩正一脸郑重的飘在半空对着凤双双行礼“谢谢老板救我。” 凤双双看着她,神情清冷“她既然已经登上舞台,得到赞誉,你的执念就已经消除,为什么不去妖怪司报道,还继续在她身边停留? 没有妖怪司发放的妖怪户籍,你就是黑户,不受妖怪法典保护,你这样的小妖怪本就弱小,若无妖怪司的保护,谁都可以动手抓你。” 青衣妖怪化身的女孩低下了头,搅动了几下自己的手指,又回头看了看她身后已经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李奕。 然后她转回头有些自责的对凤双双道“我知道,只是,我做错了事,我一开始的时候不该那么快让主人就能登台的。 我该让主人慢慢的学会怎么唱戏,学会怎么开窍,但是我当时感应到主人要放弃学戏,我着急了,所以我用自己的力量去影响了主人。 我没有想到后来主人越来越依赖我,她现在唱戏的本事比之前还退步,如果这个时候我要是走了,主人就毁了,我不能这么做。” 凤双双看向呆愣的坐在那里的李奕,她现在的状态就是吓傻了,这心里素质是当真不行啊,难怪那么容易就被外界的荣耀迷花了眼。 凤双双想着好歹这也是从自己店里出去的小妖怪,她来都来了,总不能就不管了,就走到李奕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对方的眉心上。 一瞬间,无数画面如同电影的大片一样在李奕的脑海中一一闪现,那个为了唱戏拼命努力,天赋卓绝却到死都没有机会真正登上舞台的女孩。 那件凝聚了女孩执念,化身成妖却追寻主人千年的小妖精,画面转眼又变成了自己,一个有机会登上舞台,却因为天赋不足而无法做到的自己。 还有那个就算经历无数打击,还是执着苦练,一心想要登上舞台的自己,那个努力的,向上而生的自己,可是那个自己,被她弄丢了。 她在青衣戏服小妖的帮助下,完成了登台的梦想,可她被那些本不属于她的赞誉迷花了眼,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她的初心明明只是因为,她喜欢戏曲,喜欢唱戏,喜欢那些婉转悠长的唱腔,喜欢那水袖轻扬,一个转身一个动作的魅力。 可她却因为外界的荣耀而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她甚至已经很久没有真正认真的练戏,认真的去唱过一次自己所深爱的戏曲了。 李奕捂着脸,泪水奔涌而出,这一刻,李奕终于想明白了,自己要的,不是那些高台上的鲜花掌声,而是观众真心的认可赞美,而是唱好戏。 青衣戏服化身的小妖飞到李奕的面前,轻轻的抱了抱李奕的手指,李奕伸出手,把那小妖捧在了掌心。 虽然早已经认定了自己的青衣戏服是妖怪变得,可是一直以来对方都和普通的衣服没什么差别,李奕其实并不能太真实的认知到对方是个妖怪这件事。 所以刚刚青衣戏服化身的小妖怪现身的时候,尽管对方的样子很萌,可李奕还是被吓的不轻。 可是此刻,看到了那些过往,知道了对方是为自己而来的那一刻,李奕忽然就不再害怕了。 她捧着手中小小的妖怪,泣不成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自己不够努力,是我自己被外界的荣耀迷昏了眼,害的你险些被人害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知道主人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有错的,以后我会帮助主人一起练戏,主人你很有天赋的,你只是没开窍而已。 接下来我会很认真的教主人你如何唱戏,我很厉害的,比你的那个师父,那个老师都厉害很多很多,有我在,主人一定会实至名归的获得那些荣耀。” 凤双双看了看那边感情很好的一人一妖,看来这里已经用不上她了,她抬手,将一道红光打入那小妖的身体里,算作保护。 然后凤双双转身走到那个一直僵硬的趴在地上的大师身边,伸手抓住对方的衣领,拎着他一步踏出,瞬间消失在李奕的房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