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绝世月妃 >

隐匿的亲情

    回了宫里,外院空旷的只留下一张圆石桌和几个不太起眼小石凳,鸦奴平时都会在这个点来清扫各宫皇子的房屋。一阵凉风从我脸庞拂面而过,隐隐发出翅膀‘扑扑’拍打的振动声,鸦奴和平时一样,手中拿着扫帚认真清扫院里的焦枫叶,刚和赤羽闹不愉快的我,此时当然不愿看到任何人,我在手心化出一团火球往地面重击了一个大坑,焦火熏天,空气中漂浮着一阵红色烟雾,鸦奴抬起头看着我,然而在我看来,他并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我走到石桌前坐下,道:“战火,以前你跟我说,你在天门山有个弟弟,他叫什么来着?”

    鸦奴停下手里的动作,问:“公主是见到我五弟了吗?公主,你是不是看到我五弟了?”

    见鸦奴如此激动,我也不好在这时候扫了他的心情,便谎称见到了。

    “在枫树林里碰到过,只是…他好像不认得焰族的图腾,我几次在他面前露出马脚,他却全然不知。”

    鸦奴道:“公主有所不知,五弟他不曾见过火纹,他与我失散那年年纪尚小,还是个不知事的小娃娃,莫说公主在他面前他不知,就是我这当哥哥的在他面前也都只是生人一个。”

    我问:“那你当时可给他取名字了?”

    鸦奴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木牌,上面写着‘至尊无敌’四个篆体字。

    我接过去端详一番,道:“你五弟?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名字?”

    至尊无敌,我看到这木牌上署名的字时,确实大吃一惊,我父君尊为西界天帝也不曾叫过这样的名字,可鸦奴的弟弟居然敢这么佚名,确实胆大。

    鸦奴突然问我:“公主,可见过清风了?”

    我轻点了下头,道:“烟雨楼阵主,我刚进天门山时,他就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他还命令手下将我引去枫树林,在枫树林里不仅闹了一出很大的悲剧,还险些杀死我。”

    鸦奴没有因为我被一群帮众欺负就挑衅,或是扬言帮我讨公道,他冷静的说:“我的名字叫清昼,清风童时曾在我家小住过一段时间,那时父亲手艺活很好,一共刻了两块木牌,一齐天下给了他,一度君华留给了我,之后焰帝带公主回家,清风和我五弟就不见了。我寻了整整八百年,才在天门山发现他们,听闻清风做了阵主,五弟成了烟雨楼的精英,清风还给他取了新名叫无风。”

    鸦奴话刚落,我握紧木牌,道:“无风是你弟弟,战火,当时为何不去天门山修炼,却择选了不起眼的凌霄宝殿?以你一人之力来死撑凌风山,最后连掌门的位置都轮不到你头上,这样的牺牲真的值得吗?”

    鸦奴浅笑着回道:“公主有所不知,当时我一心只想寻找弟弟,忘了对焰族的责任。妖族来犯,我被封做前锋将军,大战在即我却无心迎接战争,焰帝将我全部法术禁锢,罚我去弱水受了五千年烈火焚身,这才炼成如今的不老之身。”

    “所以…弱水真是我们的老窝?”我疑问道。

    鸦奴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对我警觉的点了下头,我明白他的用意,最近太玄天潜入大炎天的细作比较频繁,反倒是大炎天不喜暗地伤人,才屡次三番被暗算。17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