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吾惜君命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报应

    地上的小二听到姑娘这么直白的把平日里面不敢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心里自然是有了点胆气,于是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站在芷白点身边。“这位姑娘说的对,我们这也是小本买卖啊,一家老小都指望这个茶摊子呢,几位就莫要为难小人了。”

    ‘那里来的臭娘们,你只管喝你的茶便是,小心大爷一会儿也对你不客气。”其中一个大汉直接上前走了一大步,然后摩拳擦掌。

    那小二也是吓傻了。“几位爷,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这茶就当作小的孝敬你了,你们慢走,慢走。”

    看着小二这么低声下气的,芷白心里的火气直接冒了。“你要不要这么怂,他们就是看你这么好欺负,才会吃霸王餐的。”

    “姐姐。”大祭司在一边看着,本来什么都不想说的,可是这个女孩始终是将来要辅佐的人,这些现成的教材倒是可以用一用。

    “知道了。”芷白其实对这个周管家有些不感冒,现在他们还在摸头绪,有些事情都还没有搞清楚,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和周管家去说,他们需要的是,就是在真的要打起来的时候,神族能够派兵来支援就可以了。

    “你们继续,我去会会这个周管家。”

    “你小心一点。”

    家谱很厚,几个人翻找了一下,最后打算从后面看着回来。

    三个人在微弱的烛光下看着,家主慕雁飞,妻子静女,女儿百灵(亡故)

    兰颜愣愣的看着亡故二字,是自己奢望了,背上的剑似乎更炙热了,他有些不舒服的摸着自己身子后面的剑炳。

    屋外传来嘻嘻索索的落叶声音。

    “谁在里面!擅闯我慕家祠堂!”慕雁飞看着祠堂里闪动着的人影,毫不犹豫的伸手把门推开来。

    芷白赶紧将兰颜和夜莲推到灵牌的后面躲着,只是一刹那,慕雁飞踢门而入。

    慕雁飞放下本来要发难的手,看着没有带面纱的芷白讥讽着:“你回去告诉他,我慕家已经家破人亡了,何必再浪费时间来查!”

    “没事的,在贵妃的院子里面想来这个人也不敢放肆的。”芷白现在对那个老头倒是无所畏惧了,不知怎么的,她感觉这个老头好像有点怕她。“雀儿,我们走吧。”

    其实周管家来这里是来查贵妃的,但是他又不好明目张胆的去调查贵妃,倒是知道贵妃和白姑娘的关系不错,所以来这里都是打着来找芷白叙旧的旗来。

    “娘娘,是什么时候入宫的。”周管家似有若无的大量着面前的女人,要不是她之前看过这个女人的神鬼莫测的gōng fǎ,他是万万想不到,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会有那么惊天的gōng fǎ的。

    嬷嬷就要再次发火大骂,但是被继后一个眼神给杀了过去,的确她平时太过纵容这个乳母了,现在倒是连她的脸都丢光了。她换了一副和善的表情看着芷白。“是我这叼奴放肆了,想必里面的公主也是受惊了,我是她的母亲,你带着这可怜的孩子随我来,我好好的照顾她。”

    芷白差点没被这继后满脸褶子里的胭脂水粉给恶心到,这还母亲呢,那有母亲把自己的孩子当做畜生养的。“你说你是王后,你就是啊?刚才在道观里面hù fǎ还大言不惭的想要当兽王呢,这年头真是什么都有,让开,我现在只有见到兽王才是真的!”

    “你别说了,我没有事情的,莲哥哥说的对,我就不该来这中危险的地方。”小娇急忙的打断了芷白的话,她怕莲哥哥知道了然后内疚,本来莲哥哥就已经很累了,她不想给莲哥哥填麻烦的。

    看着两个人,一个不说,一个自以为是,芷白也是觉得够了,反正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也懒得掺和,在怀里翻找了半天,找到了一颗补气暖身的药丸。“吃了,快点恢复,然后我们就回去了。”

    芷白看着这里的东西,她又想到了那个人。

    经过一小时的调息,小娇也恢复的差不多,可以站起来走动了,她迷迷糊糊的记得这好像是在雪山上面,可是雪上上面什么时候有一座小木屋了,她在这一地带采集药材也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这个雪山她算是特别熟悉的了。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在这里还有变异龙的存在,今天她是第一次找到比较隐蔽的变异雪莲,可是这个小楼所在的地方她走过几千次,都没有发现,难不成是近几天才修建起来的?

    “别忘了,你现在是在兽族的领域,天门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这次长的断的时间来救你!”此刻的继后可是什么都没有管了,她恨不得杀了面前这个让她屈辱的女人。

    芷白看着眼前的女人,整个人都是扭曲的,想来这个时候才是这女人的真正面目吧,还真是面目可憎!“呵呵,现在你不装作柔弱可欺的小白兔了?怎么这里没有你依赖的男人在,脸脸色都这么差了,想要杀我,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能耐。”

    芷白看着这个可笑而又可怜的男子,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兽王别的不要想,就想想今日继后的所做所为,为什么你让王后看着的公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hù fǎ的道观里面!还有我们才说hù fǎ的一点点事情,王后为何这么激动的出来袒护着!这些你都仔细的想想。”

    “这个东西想必你应该认识!”夜莲从怀里把那个几经波折的玉佩拿出来,直接扔给了兽王。

    兽王看着手里的玉佩,他立马坐直了身子,这个玉佩是他当年送给先王后的,可是千年前继后的中毒了,于是他命人从先王后哪里取回来,然后给继后带上了,可是现在怎么会在儿子身上。“这玉佩,你哪里来的!”

    “哪里来的,你说我能是哪里来的!”夜莲的火气已经到边缘了。“我一个在灵族的人,然后继后一个在皇宫里面的人,八杆子都打不着,你说是不是我刚才当着你的面从她的手里抢来的啊?!”

    “这件事情,恐怕还要请姑娘和我家主子去商量。”

    这是作为一个奴才敢给的承诺,云亦说过的事情,都是附加条件的,他不敢再许诺,怕到时候实现不了,被眼前的人记恨上可就麻烦了。

    “哈哈哈哈哈,你回去告诉他,这是他欠我的。”芷白笑的诡异。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给云亦一个机会,一个让云亦错以为她还对云亦有念想的错觉,她要让云亦爱上她,让后她再送云亦去那个铃铛里面。

    周管家走了,只剩下芷白一个人在院子里。

    随风飘起来的黄叶,打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上,甚至衣服上也有许多。“不好意思了贵妃娘娘,把你的贵客吓跑了。”

    “还会再来,倒是无所谓。”

    贵妃从屋子里走来出来,想要给这个受伤的人一个拥抱,但是隔得太远,她只能笑笑。“今日的天气不错,我这里有上好的美酒,倒是可以做下来尝尝。”

    “去灭了始作俑者不久可以了。”云亦在此坐在的凳子上面,然后抬手想要去拿笔。

    这话说来容易,但是姬管家一脸的懵逼,他自然是知道这里理的,但是始作俑者是谁他都不知道,他冒死问了一句。“还请神君明示,这始作俑者是谁?”

    云亦站把拿起来的笔又在此方下去。“还真是愚蠢!黄昏的余光将他照得神圣不可侵犯,可罪恶的内心想着其他的事情。:“我看姬管家还真是老了呢,当初慕家的人还有一个。”

    姬管家仰起头来:“神君说的是兰颜?”他是第一就想到了这个人,而且经过这几今天的思考,小主子的神丹在兰颜的体内,说明兰颜对这件事是最清楚的。

    “灵族族老这么做还真是太过分了,我这就带兵去把兰颜给抓来。”姬管家是疼爱百灵的,那个从小他就看着长大的女孩子,就为了兰颜这么不明不白的躺着了,他自然恨,可那日在遇到兰颜的时候,他也只是轻微的伤了兰颜。

    “别来无恙啊,太医。”

    “哼,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年救了你,然后你那般的对待我兽族之人,我兽族的小皇子只是个孩提,你都不放过!。”他一边说着然后看着云亦面前的画像,这类的画像贴满了整个屋子。

    “你知道吗,要不是芷儿说你是个好人,我现在都想要杀了你了,从来没有人像你般的放肆!”

    “白姑娘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和你在一起,最后沦落到被驱逐出了师门!”

    “你放肆!”云亦大怒,一掌袭来差点就拍碎了太医的天灵盖,然后脑海里面又映出来芷白的笑脸,他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不能再把芷儿喜欢的这些人都杀了,这样他以后和芷儿相见的时候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现在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陷入来僵局。

    芷白把这几天的所见都和夜莲说来,但是夜莲和林景都不清楚。

    依旧一身红衣的夜莲:“吴老板?黑市的老板?之前没听过,都说黑市的老板从不露面的?长什么样?”

    其实他也好奇这个幕后的金主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兰颜想去取纸墨,被芷白阻止了:“画这么麻烦,不如直接去看!”也许有些事情只有见到真人才会记起来。

    看着手忙脚乱的芷白,兰颜有些不确定,这个昨天还恨人家恨的牙痒痒的人,怎么今天倒是要去见林。“你确定你见到他生气的想打他一顿?”

    打一顿,那道不至于,可要说心里不介怀是不可能的,要要她在这里画半天,还不如去看一看,反正也不会少块肉。“就去看一眼而已。”

    “我告诉你们,永远都不要狗眼看人低,说不准以后你也有跪着求人的时候。”芷白看着这些嘲笑的人,然后弯腰把地上的男人给扶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圆润的东西一下就跑到了她的肩膀上面,她差点没忍住一巴掌这个东西给拍下来,不过仔细一看,这个得意的瞪着一双绿的眼的不是小鸾又是谁?

    芷白翻了个白眼,得了,还真的是朋友,难怪老远觉得有些熟悉,他看着兰颜脸上的泥巴,也是欣慰不少,臭小子比那傻不拉几的林景聪明多了,还知道隐藏自己的真是容貌,再仔细一看小龙蛇就藏在了兰颜的破帽子地下。

    “走,我们进去。”芷白有好多话想要和兰颜说,可是外面的眼线实在是太多了,她不能不耐着性子带着进去。

    她是恨云亦的,恨的咬牙切齿就是那个她曾经什么都信任的男人,从来都没有信任过她,把她囚禁在地狱里面上千年。

    周管家有事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在贵妃住的地方晃荡,芷白本来看着他挺碍眼的,想到这个人就是云亦身边的走狗,她心里多了许多的想法。

    她要通过这个人把云亦也送到那个地方!

    “周管家挺闲的,我们贵妃的魅力还真是大,能让每天早上就来报道。”芷白看着周管家一步步走进来的,要是往日她早就看都不看直接绕开了,今日她倒是主动走到周管家的面前。

    这个状况也是周滚家没有想到的,白姑娘护肤记忆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而且当nián de shì情他也是知道的,这姑奶奶几日都不搭理他,今天主动来搭讪,让他心里警铃大作。“姑娘还真是起的早啊,老朽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贵妃娘娘。”

    “哦?周管家到底想要问什么,这都几日来,没有问出一个明白来。”芷白直接走到了周管家的面前,周管家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完全冷漠的语气,让神君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似乎这样的贵妃才让他安心了不少,因为前几日还有丫鬟来掐着他的脖子,他可不相信这个贵妃会对他这么的尊敬。“我刚才听贵妃的意思好像和我们的芷儿很熟悉。”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少将心里想着难怪,难怪年幼的小帝君会落入这个男人的手里,简直就是一个搭话的好手啊,这么快就找到了如何和她搭讪的方法了。

    如果她才得不错的话,这厮坑定要和她道谢,然后借助着打听芷白的情况,然后再慢慢的探听他们的底细吧。

    看来真的像大祭司说的一样,这些人你不表明立场,是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的!

    “熟悉倒是算不上,但是我和白姑娘谈得来。”

    “我听说这几日我家芷儿受伤都是在贵妃这里疗伤,我还没来得及感谢贵妃娘娘呢。”云亦这话看上去无比的虔诚,但是脸上太过感激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两个人踏上了山,后面的倾城看着两个人上去了,心里有些鄙夷,这里必然是有一个上届的人居住无疑了,而且还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这么看来这是在逃避上届。

    山上依旧雾蒙蒙的,只有几只鸟儿在在树上飞着,今天的慕夫人也很奇怪,要是往日,云亦才从山脚下来的时候,慕夫人基本就出来迎接了。

    “我女儿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慕燕飞压不住心里的疑惑,还是出口问了。

    “还在等机会。”云亦随便的忽悠了一句,现在的他不光是想要统治下届了,所以百灵的事情他现在就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等机会这几个字也把慕燕飞弄得找不到话讲了,他只是默默的跟在了云亦的后面,现在他孤立无援,就算是慕家也刚不上从前了,所以他能动用的力量实在是有限,但是云亦毕竟是神族的头领,只要真心的想要帮助他们,自然是容易许多。

    慕夫人在木屋里面呆坐了一天,自从去见了他姐姐的坟,她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她悔不当初,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她才警惕的上前。

    “白府三年前被诬陷通敌mài guó,现已查证纯属诬陷,官府将返还白家所有财产,另赏白银万两!!”平平睁大眼睛念着。

    兰颜拉着平平和安安的手:“走,咋们进去把以前被收了的房屋店铺的契约拿回来。”

    事情很顺利,白家财产回来了,得到的银子也足够这两个孩子度过一生了。

    兰颜有些不舍眼前再次绿起来的梧桐,不过已经当误几天了,自己势必要回去了。

    “你是爷爷的那个朋友是不是?”平平声音有些颤抖的问着。

    兰颜转过头来看着这个有些老陈的孩子。

    平平:“我们家能这么快重新证明清白,一定是你把那些证据散播出去的对不对?”

    兰颜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平平:“我出去看到集市上贴满了各种证明白家没有通敌mài guó的证据,而就是你来了之后才发生的,我和安安没有亲人会帮我们了,所以应该就是你了”

    平平看着满脸笑意的兰颜继续说:“只有神仙才能这么快找到证据,也只有神仙才能让枯死的梧桐变绿”20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