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乡村神医 >

第2059章 幕后指使

    “不!”球总用手轻轻抚摸着周韵竹的手背,令周韵竹一阵恶心。

    不过,她以最大的毅力坚持着,要坚持到球总答应之后。

    “周总,我百分之二十,是你们天健必须要付的。只不过,我可以把其中的百分之十五私下里回扣到你的身上!”

    “给我回扣?”

    “对。你是职业经理,天健公司赚得再多,也是属于张凡的,你不如从中……要知道,百分之十五,就是一亿五千万哪!你干多少年经理,能赚到这个数?”

    周韵竹早就料到球总要来这招。

    她慢慢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微笑道:“球总不会事后用此事要挟我吧?”

    “不会的,此事人不知鬼不觉,只要你给我一个账号,我定期把回扣打到你账号里。你放心,我球总支付客户的回扣不知有多少个亿了,如果真的会要挟客户的话,传扬出去,以后谁敢跟我谈生意?”

    周韵竹点点头:“球总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整天给天健卖命,得一点回扣也是应该的。”

    “哈哈哈。”球总拍手笑道,“周总想明白了就好。”

    说着,摊开合同,把上面的数据空档填好,让周韵竹检查一遍,双方刷上了字。

    周韵竹把自己的账号给了球总。

    “我们每次支付百分之二十的代理费用之前,你要当天把百分之十五给我,否则我们的合作就会像合同上写的那样,自动作废。”

    周韵竹一边收拾好合同,一边笑道。

    “没问题,这百分之十五,周总您是稳赚了。”球总笑着,凑了上来,一双胖手,圈到了周韵竹的纤腰上。

    周韵竹微笑一下,稍稍弯腰,从裤角里抽出一把雪亮的短剑。

    精龙剑!

    球总眼光一寒,手上发抖,向后退了一步:“周,周总,这,是这干什么?”

    “干什么?”周韵竹冷笑着,她手里的精龙剑不断地在空中划着弧,若不是她紧紧握住,精龙剑就会飞出去斩断对方的手脚,“在商言商,球总,不要想多了。你如果不想变成残废人的话,尽可以对我动手!”

    球总完全坍塌掉了!

    “周总,你也不想想,如果不是为了你,我能答应百分之十五的回扣吗?”

    “你可以不答应,现在返悔来得及!”周韵竹说着,把合同重新从包里取出来,“我们双方可以当面撕毁合同,就当今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过!”

    “咣当”一声。

    门被推开了。

    张凡从外面走了进来。

    就在周韵竹刚才低头取剑的时候,她顺便摁了手机上的紧急呼叫键。张凡听到手机呼叫,马上飞奔而来。

    此时,球总正要伸手拿过周韵竹的合同要撕掉它。

    张凡抢先一步,将球总的手打开,“这么好的合同条件,我作为董事长,还没有过目呢,难道就要撕掉?”

    说着,一把拿过合同,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把合同轻轻揣到怀里,笑对周韵竹道:“周总,不错的合同,我看可以!既然已经签了,双方就按合同办事吧。”

    “不!”球总恶狠狠地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张凡笑问。

    “你问你的周总!”

    张凡把脸转向周韵竹:“周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合同有什么问题?”

    周韵竹假装害怕,低头不语。

    球总精心设计的圈套没有成功,恼火得很,此时对周韵竹恨得咬牙切齿:“张总,你雇的好周总啊!这才叫吃里扒外呢,一口就向我要了百分之十五的回扣!你要是不信的话,我把我的手机录音放给你听听?”

    说完,把手机打开。

    果然,刚才他和周韵竹的对话,全部被录了下来。

    放完录音,球总心里非常得意。

    下面,他就要看看张凡怎么和周韵竹翻脸的!

    张凡看了周韵竹一会,忽然大出球总意料,突然张开双臂把周韵竹搂在怀里:“竹姐,你真行,把这老东西骗得够惨!”

    “什么?你在骗我?”球总大声叫了起来。

    “谈不上什么骗不骗,回扣是你主动要给我的,我拿了回扣,我愿意怎么处理是我的zì yóu。”周韵竹把娇躯往张凡身上一靠,“当然了,还是要把钱上交给我老公的,老公,你要不要呀?”

    “多少钱?”张凡揪住周韵竹的脸巴,亲昵地道。

    “一点五个亿!老公,数目不小哟!”

    “那我就全收了,贤妻!”

    球总听到这一唱一和,情知上当,冲过来,要夺回周韵竹的合同。

    张凡挥手一打:“屙了屎还想往回坐?合同经双方法人代表签字生效了。”

    球总气得眼珠子凸出,狠狠地道:“别得意太早!那百分之十五的回扣,我不可能给你!它没写在合同里!”

    张凡走上一步,一把抓住球总衣领,沉声道:“有些东西没有必要写在合同里,比如雇佣杀手,刺杀某个企业家,这样的事情只有举报到*局才有它的作用,球总,你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吗?”

    球总听到张凡点到这些,冷笑道:“张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杀手?”

    张凡虽然没有抓到酒店老板,但是简单分析一下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可以大致得出判断了:球总住在这家酒店里,酒店老板素来与张凡无冤无仇,为什么派女杀手来刺杀张凡?这期间很可能与球总有些关系!

    张凡虽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但也感觉**不离十,所以拿话敲打敲打球总。

    “球总,不要继续抵赖了,你和酒店老板派去的女杀手,已经把所有的事实都向我交代了!”张凡准备诈对方一下。

    “扯!胡扯!我绝对没有派什么杀手!”球总喊了起来。

    “好了,是不是你派的杀手,等我找到酒店老板,就什么都清楚了。现在,你掂量着办!关于我们双方合作的合同,你愿意履行就履行,不愿意履行,我们天健也不是十分在意。不过,我有一点警告球总,如果你们胆敢跟由氏合作,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张凡怒道。

    “我们跟由氏合作是我们的zì yóu,关你们天健什么事?”

    “我要你脑袋清楚一点!有录音,也算证据,也算承诺。你口头承诺给我们的周经理百分之十五回扣,在这个前提下,周总才与你签的合同。如果你不给百分之十五,或者撕毁合同,那么,成球损失的不仅仅仅是违约金,而涉及到巨大的商誉损失!”

    这一点,倒是球总没意料到的。

    是啊……这个问题……

    “还有,如果这段录音被放到网上,天下人就会知道,堂堂的成球集团的老总,竟然用卑鄙下作的语言来调戏一个前来谈判的女经理,我想,球总到那时还能不能继续坐在成球集团的总裁宝座上……”

    张凡冷冷地说着,声音不大,却是句句像钉子一样,刺进了球总的心脏里。

    球总完全松掉了!

    双腿一软,坐到椅子里。

    “竹姐,我们走!”

    张凡说着,揽起周韵竹纤腰,大步走出去。

    两人坐回到汽车里,周韵竹不安的问道,“你刚才说有女杀手要刺杀你,是真的吗?”

    “嗯,小菜,被我识破了。”

    张凡把刚才在yàn wǔ房里发生的一切讲了一遍。

    周云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儿。”

    “你有什么发现?”

    “雇佣女杀手的人肯定是酒店老板,但是幕后的指使人,却未必就是球总。”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球总想跟我们签合同,又答应给我回扣,在这种情况下,我感觉他并没有杀害你的想法。幕后主使是不是另有其人呢?”

    周韵竹的话似乎有道理。

    张凡一边开车,一边紧张的思考着。

    今天晚上的事,回忆起来确实有些怪异。球总到底与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

    细细回忆起来刺杀现场的每一个细节,张凡当然明白,那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想到得到答案,必须首先找到酒店老板,

    “竹姐,事情可能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明天我还要找到那个女杀手,向他了解一些细节。我想从这件事情上,产生一些突破。”

    “突破?”

    “一直以来,我总是隐隐的感觉到,在我们的周围,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的网,一个非常隐秘的阴谋。”

    “你发现了什么吗?”周韵竹焦急的问道。

    “要说发现也算没有发现,要说什么也没有发现,却总是有那么一点隐隐约约的端倪。我遇到的很多事情当中,尤其是几次遇刺事件,事发的原因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幕后的主使人却从来没有露面,比如说,灰土窑村筱雪老公大山刺杀我的事件,至今还是个谜。那个大山自己下落不明,我总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势力在暗中窥视着我……”

    听见张凡语气沉重,周韵竹不仅担居起来,伸出手放在张凡的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小凡,你以后一定要当心,千万不要出事。你出了事,叫我下半辈子怎么办?”

    “我不会出事,谁也是休想动我!”

    “你不要太自信。特别是,你不可轻信任何人,尤其是你身边的人。”

    “我身边的人?你指的是谁呀?总不至于是涵花和林巧蒙、巧花这些人吧?”张凡微笑道。

    “你不要跟我没正经,我可是非常严肃的提醒你,最危险的敌人往往就是自己身边的人!”周韵竹生气地道。

    张凡见周韵竹生气了,忙握住她的手,笑了起来:“竹姐,我记住了。走,你跟球总谈了半夜茶道,茶水是没少喝吧?弄了个水饱不是?这会肯定饿了,我请你夜宵!”

    周韵竹启齿一乐:“这还差不多!”21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