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全息之幻想 >

第二百零三章 海上寻宝(6)

    在邵晓瑜把所有注意事项给燃烧的雪交代的差不多时,罗伯特也来跟她表示已经把港口建好,可以查收。

    “好了?总算……”

    虽然此时已到晚上时分,但邵晓瑜看了下时间觉得还不算太晚,所以就直接拨通那些工作室联系人的通话了。

    “喂?龙麟工作室吗?对,我是……好,麻烦了!”

    ──

    一小时过后,邵晓瑜租借的两百号人除了少数几个临时有事、需要晚点才能到的之外,其余的大部分都靠着加入船队、传送到湛海城这的港口了。

    喔,对了,其中有一个小插曲。

    邵晓瑜在确认名单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貌似了不得的事。

    “咦?这几个名字是?”看着颇为眼熟的几个iD,不太确定的想了沉吟了下:“应该只是相近的而已……吧?”

    此刻,邵晓瑜无比痛恨,好好的工作室就工作室,为什么要取名都那么相近的?

    ──凤舞工作室就清一色凤舞xx,轩辕工作室就清一色轩辕xx,有必要那么偷懒吗?

    当然,邵晓瑜知道这是她们用来广告的方式,只是……

    身为取名废的她要记名字的话,不相近的还算可以,但只要同一个前缀开头、后面的名称又没差多少的,就会让她头痛欲裂啊!

    {划掉}怎样,取名废没人权吗?哼!{划掉}

    反正就在这种迟疑下,邵晓瑜把剩下几个貌似眼熟的iD给划入了船队之中了。

    ……

    “咳,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韶年小鱼、你们本次的雇主,关于这些天你们要做的事,想必合同上都写得非常清楚了吧?”

    在又等了一小会,人差不多齐全之后,邵晓瑜才开始了她的开场白。

    当然,这时她是用船队专用的频道跟他们对话的,毕竟在众目睽睽下演讲什么的,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太困难了点。

    “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反正诸位相互之间也算是熟识,合作起来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在这次活动之中,我只有以下几点要求,请各位务必配合!”

    “第一点,无论见到什么奇怪的事都别问,而且请诸位对接下来的旅程务必保密,这点是有写在合约内的,违反者我百分之百会追究法律责任,请别忽视!”

    “第二点,本次所有的所得之物皆归我所有,无论接下来是开到神器、或者是什么神级技能都与你们无关!当然,神器什么的只是譬喻,反正你们这次来的时候带多少东西、走的时候就会带走多少东西!不要觉得不公平,因为这部分我已经算在酬劳当中了,有问题回头问自你们自己的头去!”

    “第三点,本次活动中,我每天会安排三次的休息时间,除了这三个时间段外、所有人不得擅离职守,否则违约金你们必须负责。恩,至于违约金是多少这问题……你们应该都心里有数了吧?”

    “第四点,本次任务之中若你们有看上眼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们优先购买权,不过只有活动中而已,这点务必要注意!”

    “差不多就这样,其他的等我想到再说,我这船明早六点就会出发,如果没事的可以先上船选房间,或者想要在玄武城附近逛逛的也行──你们虽然是靠着船队传送过来的,不过在传送功能上并没有限制,反正明天早上六点前回来就对了!以上!”

    宣布完几点事情后,邵晓瑜就直接放人了。

    其实严格说起来,他们现在的时间也是属于邵晓瑜的才是,不过念在大多数人{几乎全部}都是其他主城区域过来的,所以邵晓瑜便开放自由时间、让没开通跨城任务的他们逛逛这寒冷的北地。

    又过了约莫两小时,时间来到了大半夜左右,这时最后几个没出现的人总算到来了。

    不过……

    “是说,我还真没想到身为工作室龙头的你们会亲自参加这次任务。”

    邵晓瑜见到姗姗来迟的几人后,内心是非常诧异的。

    ──刚刚她可没听到有人说,晚来的几位全都是工作室的头头们啊!

    这种豪华的阵容,让她很是受宠若惊。

    “谁让你在那么早就已经预订了这次大行动,这不来见见传说中的预言家吗?”

    几个工作室的老大相互看了眼后,最终由凤舞虞妃笑着站了出来,代表几人回答道:“再说,这种大型活动想租我们工作室的势力可多的是,租谁不是租,所以我们干脆就一起来你这了!”

    看着几个笑的不淮好意的大佬们,邵晓瑜想了想,选择了一个比较不那么尴尬的开场白:“……我先说好,不加钱的哈!”

    邵晓瑜脸上微微抽了抽,一脸抗拒的看着几人。

    拜托,她当初租的只是几个菁英团而已欸!谁让这群大佬们出马的?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的价钱都是摆好看的?那价位连她都嫌贵好嘛!

    再说了,她这次也没打算要杀什么神级boss,请那么多顶尖高手来做啥?

    “别担心,价钱一样!反正就当我们来参观的就行……”凤凰虞妃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脚下踩着的甲板道:“说真的,今天全幻想中也就你这成功弄了船出来而已,而且照情况看恐怕这次活动只会有你那么一艘大船而已,你介不介意透漏下……你是从哪得来的消息?”

    这些个工作室老板们的心态,大概就是‘连这种大型活动都能事先得到情报,这背后的势力恐怕不容小觑,一定得来看看是何方神圣才行!’

    当然,邵晓瑜出的价位也是考虑的一部分,毕竟真的愿意出那么多钱来包团、又一包直接包了两周多的,从幻想开服以来还真没有过,他们哪能不好奇啊?

    “这个吗……”见几个兴致勃勃的大佬们异常有默契地盯着她,压力山大的邵晓瑜没有多做迟疑,直接把准备好的说词给用了上来:“如果真要说起来,我只是在你们目光放在城战之时,就已经先看到了海上这块区域而已……”

    邵晓瑜比划了下四周,然后又浮夸的搓了搓手,示意一下这里的天气到底是怎么个鬼样子:“你们也看到了,这里冷成这样,除了我们少数几个奇葩外,根本没有其他公会愿意来这发展,我嫌得无聊就只能研究下地图啰!毕竟再怎么说,我可不认为在公布了那条‘公告’之后的幻想,会是仅仅只有四大主城的区块而已!这样一来整体的篇幅实在是太小了,所以才预先弄了艘船,没想到恰逢其会……”

    邵晓瑜后面的鬼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所以这就先省略掉了。

    毕竟说实话,她的这说法表面上看似完全没问题,但细细推敲下可是漏洞百出,完全站不住脚啊!

    邵晓瑜本来是想、他们双方目前的关系也不算太熟,点头之交的她能透漏这些就很不错了。

    然而现在在场的可没有蠢人,她这说法骗骗一般人还行,想骗过他们……难就一个字。

    所以,

    “是这样吗?”凤舞歪了歪头,看了看旁边几位若有所思的工作室老板们后,一脸‘你唬我啊?’的表情道:“倘若你说的是真的,那你能不能透漏下你当初弄这船的目的?照这船的大小来说,耗费的材料可不少吧?如果没有确切消息、你怎么会做出那么大的投资?”

    ──恰逢其会?鬼才信好吗?他们可不傻!

    “再说了,虽然你当初预约的时候没有给确切的时间,但你可是非常确定、这时间段会有大活动出现,甚至还做出没有活动的话、那笔订金就当作陪礼的承诺!”就差没把不信写在脸上的凤凰虞妃抓准邵晓瑜谎话中的破绽,而且就这么开始了穷追猛打的攻势:“那可是几百万金币,你如果真有那么多钱没地方花,可以直接给老娘,老娘帮你解决!”

    “咳!”

    见凤舞虞妃有些失态,一旁相熟的轩辕昊咳了一下,示意她注意下场合。

    听到这声提醒后,凤舞虞妃这才收敛了许多。

    “好吧,你那么坚持的话……”

    而这厢,邵晓瑜见呼咙不过去只好把第二套更真实的谎话给推了出来:“看在你们特意友情支援的份上,我也不吝啬了!”

    “真要算起来的话……我是在一个多月前刚二转完没多久,就接到了这个造船任务,而船只便让我联想到海域,但当时的我注意到海上的怪都是60级以上的,是以我才做出这种

    猜测,解完任务之后才跟你们几位预订人……这样,你们可满意了?”

    邵晓瑜知道,想要用第一套说词骗过这群精明的奸商有点困难,不过有了对比之后,她的第二套说词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不然,你找出更贴近真相的说法啊?以合理性来看,根本没别的可能了!

    nPc提前释出相关任务、而后举办大型活动,这是一套非常熟悉的流程,许多过去的网游都是这样搞的!

    邵晓瑜的这说法合情合理,完全挑不出一丝毛病。

    然而,邵晓瑜这说法却仍就没办法说服在场的所有人!

    “……虽然我还是有种你隐藏了些什么的感觉,不过反正我们只是雇用关系,我们就不再追究了。”

    生性多疑的凤舞虞妃本来还是想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但幸好的是,此刻轩辕昊已经站了出来拉住了她,直接转了话题。

    “这艘船叫做冰什么……冰霜号是吧?你不替我们介绍下?”

    ……

    费了些唇舌,总算把这关应付过去的邵晓瑜,此刻已经回到了船长室之中。

    “唔……这次还是有些欠考虑,可是如果不那么早预定、恐怕这活动一出就租不到人了,看来有自己的人手还是很重要,幸好……当初没有军方来担任拒绝天涯的会长”

    邵晓瑜一边揣测刚刚她的说法有无破绽、一边进行着检讨。

    “不过,这些老大们都认可这说法的话,接下来的活动过程应该会顺利许多,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吧……”

    邵晓瑜会不知道这样曝露自己的底牌会被怀疑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可若是她不想让军方知道、她目前的底细到底为何,现在她就还不能用天涯的原班人马。

    ──现在他们俩方是合作的蜜里流油没错,但谈判桌上的筹码不能直接翻开,这是基本常识!

    所以,找个第三方来替自已多弄些底牌来,是她目前最佳的选择。

    说实话,如果早知道她第一次就能摸出建城令,那邵晓瑜完全不会再找这些个工作室来。

    然而,现实之中并没有如果,现在的她早就把这一步走出去,所以她此刻也只能亡羊补牢、尽量打消他们的怀疑。

    再说,反正租都租了、不用白不用……要知道,这二百人的租贷金可是底的上一半杰克船长的啊!

    ──

    “你为啥要拦我?”凤舞虞妃生气的瞪着轩辕昊:“我跟你说,老娘要不是看在他们的份上,刚刚我早就给你一刀了你知道不?”

    “是,谢谢您的大人有大量!”轩辕昊苦笑了下,道:“你就算真的问到真相又如何呢?契约已经签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替她完成这次任务,知不知道真相有那么重要吗?”

    “可是,这真的很奇怪啊!”这些道理凤舞虞妃当然知道,然而甫一见到邵晓瑜那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她就来气:“就我所知,无论是议会、军方或者任一势力都一样,所有人都在同一个起跑点上,就她!她完全是偷跑,这不公平!”

    “那又怎样?她跑赢了也不会影响大局啊!”

    轩辕昊叹了口气:“我已经跟上官龙一确认过了,韶年小鱼的存在对于幻想的进程绝对是利大于弊,至少一两年内是如此!”

    “怎么会?她这种……”

    “凤舞!”见她有种又要开始了的感觉,轩辕昊低吼了一声:“注意我们的位置!现在我们担任的是工作室头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懂不懂?”

    “我知道你表弟的事,那是意外!再说,真要算起来她也只是受害人而已,你对着她出气又什么意义?”

    “……我只是不甘心。”

    “事情总会真相大白的,那个蓝风我已经快查到了,给我点时间好吗?”

    “……好。”17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