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他面上的血色魔纹消散,但那满头雪白的发依旧,似被冰封霜染般雪白,他整个人的妖异状态似乎还未完全过去,不过明显被压制下去了很多。

    凌圣岚眼底沉霜,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后,无声叹一口气,随后强行将他压在床上,盖好被子,自己也脱了外衫钻进去,“休息。”

    南宫漓锦被凌圣岚那蛮横劲儿弄得一愣,直到怀中缩进来一个小人儿时,才迷糊缓过神来,展臂将浑身淡雅药香的少女搂入怀中。

    “哗——”电闪雷鸣,窗外暴雨倾盆。

    寝殿内,狼藉一片,此时气氛却分外静谧安详,檀香袅袅,幔帐飘飘,华贵的大床之上,两道身影相拥依偎宛若一人。

    男人满头妖异的白发露出在锦被之外,如月华流光,洒落其上。

    守候在外的青衣和苏易冷汗涔涔,一直尖着耳朵听着寝殿内的响动,见里面安静下来,两人默默的对视交换个眼神,悬在嗓子眼儿的心落回胸膛中。

    幸好啊……苏易抹一把汗,若是小王妃出一点差池,明天等殿下醒来,他们也就都别活了。

    往日这个时候,殿下都是待在迷雾森林中心的,那里是最安全的,也有一股风奇异的力量,可以稍微压制一点殿下的异常。

    只是这次,王妃在雾凇森林,所以只好留在府中,王府重兵把守,出了什么状况也能及时控制下来,也幸好这一次算轻的。只是好死不死的,王妃又在这个时候回府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这事王妃迟早也是会知道的,瞧现在的情况,都不是最坏的结果,这样殿下也能安心,不会总迟疑彷徨,担心会把小王妃给吓跑。

    不过话又说回来,殿下的眼光真不错……换做旁的女子,怕是会被这样的状况给吓疯。

    暴雨过去,云开雾散。

    窗外竹林鸟鸣,清晨的凉风揉着泥土的芬芳吹入寝殿之中。

    男人那一头雪白的发不知何时,已恢复浓如泼墨的黑,与浅色的锦被形成鲜明的映衬,与少女那青丝糅合缠绕在一起,难分你我。

    这是南宫漓锦睡得最为安稳,最舒心的一夜。

    只是一睁眼,就对上一双平静深邃眸子,在那里等候已久,而其中那毫无波动的眸光,俨然是风雨欲来前的宁静。

    南宫漓锦哑然一笑,低唇过去。只是那温柔的一吻没能成功落到少女的唇瓣上去,便被一只手截住,顺势将他的脸都推到了一边去,“南宫漓锦,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南宫漓锦薄唇轻掀,低低的嗓音泛着惺忪慵懒,那挑眉浅瞧怀中少女的样子,就似正站在寰宇之巅睥睨天下的王

    哪还有半点昨夜的痛苦样?

    凌圣岚呵呵冷笑两声,“你别告诉我,昨晚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这就是所谓的秋后算账,事分缓急,待得南宫漓锦渡过那种妖异的状态后,凌圣岚就开始收拾盘问,此时简直是柔情全无。

    见南宫漓锦一副轻慢样,凌圣岚掀了被子就要走。20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