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降媳妇姐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1章 归来的白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什么!”

    “玄女大人的丈夫……是被芙兰公主害死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话说玄女大人有丈夫的事情,我才刚知道几分钟,怎么又出这事了?”

    ……

    众将士一片震惊,他们连慕嬅卿的丈夫是谁都不知道,这又出现夏芙兰害死她丈夫的事。

    总感觉事情一瞬间复杂到了极点。

    宋莫卑护着自己的手臂,脸色因愤怒变得有些发青。

    这慕嬅卿明明是婚姻法则配给他的女人!结果他连对方的手没碰过,竟然连丈夫孩子都有了!

    他只感觉头上一万匹草泥马在大草原上奔腾。

    身为总司令的夏末赶紧飞过去想要制止慕嬅卿,并开口询问原因:“嬅卿,有什么事最好先说明白,不然这样不明不白的乱杀,我们人类迟早会灭在自己的手里!”

    “你也知道我们会灭在自己人的手里!”慕嬅卿哭着嘶吼道:“如果不是夏芙兰那个叛徒!这头虚空兽根本就不会进化!方任然也就不会死!”

    “方任然?这……方大少爷和玄女大人……”

    “玄女说的丈夫就是方任然?这……怎么回事啊,方大少爷不应该是白栖公主的未婚夫吗?”

    “是啊!怎么会连孩子都有了?”

    “我的天!看来有时候小道消息也有可能是真的!当初我就听阳明市回来的兄弟说,见过玄女大人和方任然在一块吃饭,还直接声称方任然是她男人……泥玛!这些竟然都是真的!?”

    “你们就不关注夏芙兰吗!?”一名士兵愤怒的说道:“之前方大少爷赶来的时候就告诉我们海下有叛徒!之后巨蛇就忽然恢复到了九头状态!现在看来,这个叛徒已经有着落了!”

    “妈的!亏我平时还那么敬佩天道剑派的为人作风!没想到天道公主竟然接异兽之手,残杀同胞!”

    ……

    一时间整个战场都愤怒了起来。

    “对!夏芙兰呢!给我出来!”

    “我说怎么那么久没见到她!原来是背叛我们之后就跑了!”

    “天道剑派!今天不给个说法谁都别想走!”

    ……

    所有的将士揭竿而起,将一群天道剑派的修士团团围住。

    往往让人们最恨的并不一定是敌人,但对于叛徒绝对是诛心了一般的恨!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芙兰师姐怎么可能背叛我们!”一名天道剑派的女弟子大喊道。

    “芙兰师妹可是师傅的女儿!师傅一声作风刚正不阿!他的女儿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一名男弟子也是喊道。

    “不可能?”慕嬅卿怒道:“当初一区战场与炎魔那场战斗!如果不是因为她夏芙兰!我九天兵团岂会在抗虚空大阵内败下阵来!?”

    “当初那件事不是大阵失控才导致的吗?”

    “是啊,芙兰师妹最后也是重伤回来的。”

    天道众弟子见慕嬅卿愤怒的模样,说话的语气也不再那么硬气。

    毕竟每个人的心中多多少少还是对这位玄女大人有着不一样的敬佩之情。

    天道剑派众弟子用言语维护着夏芙兰。

    唯独许枫紧紧皱着眉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方兄,是他许枫无比尊重的一位战士,慕嬅卿

    他甘愿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众人的安全,如果芙兰师妹真的就是杀害方兄的幕后黑手,那他许枫也定不会站在天道剑派这一方。

    “慕嬅卿!你说芙兰师妹是叛徒!总得有个证据吧!这样血口喷人,你可配得上你的身份?”宋莫卑怒道。

    “证据?从今天起我做任何事!都不需要证据!”

    慕嬅卿说着就冲着宋莫卑发动下一次攻击,既然宋莫卑拦着,那她就宰了他!

    “你个疯女人!”

    宋莫卑转身就跑,他可没蠢到用自己轩阳境中期的实力去和慕嬅卿轩阳境巅峰的实力硬拼。

    而且就算是同等级的状态下相拼,他的战斗经验也远不如慕嬅卿,得胜的机率非常之少。

    夏末和白朝锦见此,赶忙合力挡在慕嬅卿身前。

    “嬅卿!事情没清楚之前千万别意气用事!方任然的死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但你毫无证据,突然开口就要灭天道剑派,这种事我不能不管!”夏末开口道。

    “今天你敢挡我的道!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此时的慕嬅卿已经根本不在乎对方的身份,因为在这一刻,她也抛弃了作为九天玄女的身份。

    她现在只是那死去的方任然的妻子。

    “卿儿。”白朝锦苍老的面容越发苦涩:“我知道我做过很多对不起你和方任然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做事都有原因,但这件事你至少先到天道剑派找出夏芙兰再说啊,总不能天道剑派所有人都跟着死吧!”

    “你心中要是真的对我有一丝愧疚!就赶紧从我面前消失!”

    慕嬅卿毫不犹豫的就将百武神兵砸在了白朝锦的真气护盾上。

    白朝锦运转功法抵抗,但现在的他因为丹药的副作用发挥,就算有方任然的回血塑肉丹,也只能保住他的性命而已,他的实力已经暴跌了太多。

    无法抗衡的一击打过来,白朝锦就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卿儿!你冷静点!”

    慕天鸳赶忙抱住女儿,劝说道:“就算夏芙兰真的是叛徒,你也不能做到这种地步啊!天道剑派还有那么多人是无辜的啊!”

    “母亲!你可知道就算杀了天道剑派所有人也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慕嬅卿满脸泪水的喊道。

    “可就算今天所有人给方任然陪葬!他也是回不来的!”慕天鸳同样心情难过到了极点。

    自己的外孙女才刚出生,那个当父亲的就死了……

    她何曾不恨那个叛徒?

    就在众人僵持之时,从遥远的天边飞快一道藤蔓,它越过海面将坠落的白朝锦接住。

    随着藤蔓的出现,周围的威压骤然升高。

    “栖儿?”

    白朝锦咳了一口老血,感受着藤蔓上的气息,他敢肯定这是自己孙女身上的。

    果不其然,一道身影随着藤蔓从远方的天际飞来,那赫然就是先前追杀方云中的白栖。

    她之所以现在回来,原因还是因为她跟丢了方云中。

    那个老人太狡诈了,也不知道用什么功法将自己的气息分散到各地,白栖只能逐个去寻找,结果发现所有都是假的。

    最终不得已,她只能选择先回战场。

    然而她才回到一半的路程,就看到天上有条龙被树枝给杀了。

    当她来到时,就看到自己的爷爷受了重伤,在向着海面坠落。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白栖看着白朝锦不停的吐血,眉头紧皱起来。

    “栖儿,你……突破玄夜境界了?”白朝锦也没来得及顾自己的伤势,反而看到白栖身上浓重的威压变得很高兴。

    实验虽然没执行火种计划,但如此的成效依旧足以让白朝锦欣慰。

    “好像到了玄夜境中期。”白栖道。

    “好!好!太好了!”白朝锦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还没告诉我,这发生了什么?”

    白栖转头看着天空,慕天鸳正抱着慕嬅卿,而总司令却拦在慕嬅卿身前,还有断了手臂的宋莫卑在逃走。

    而且就连曾经“伤害”方仁然的夜幕组织也在这里!

    “对了!快阻止你嬅卿姐姐!她要杀了天道剑派所有人!”

    白朝锦缓过神来,赶忙向白栖说道。

    现在他和夏末都已经真气接近枯竭,众将士更是身负重伤,除了白栖以外没有人能够用实力阻止得了慕嬅卿。

    白栖检查一下白朝锦的身体,发现伤势并不是太严重,只是真气枯竭后遭遇震伤。

    确认自己爷爷的安全后,白栖就转身就来到了慕嬅卿的面前。

    只见此时的慕嬅卿情绪激动到了极点,脸上全是泪水。

    白栖从没见过嬅卿姐姐哭,而这一哭却哭得这么厉害。

    “小栖!你也要阻止我?!”慕嬅卿咬着牙道。

    “嬅卿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你至少先告诉我事情的经过,不然我只能了解道你要杀了他们。”白栖开口道。

    宋莫卑见天空中来的女子竟然是白栖,慌张的心情瞬间窥喜了起来。

    如今白栖的身上的威压这么强烈,想都不用想她现在的境界已经碾压在场的所有人。

    而白栖这个少女,她可是一直都喜欢他宋莫卑的。

    只要慕嬅卿敢对他动手,那白栖绝对就会与慕嬅卿为敌,到时候自己被砍掉的这一只手臂的仇恨,也能借助白栖来还给慕嬅卿!

    他就不信有着白栖的保护,她慕嬅卿还能伤害到他一丝一毫?

    “栖儿师妹!”

    宋莫卑飞到白栖身边,就连称呼也从白栖师妹变成了栖儿师妹。

    “玄女阁下已经疯了!毫无证据就咬定我天道剑派有叛徒!还斩我一只手臂!你一定要阻止她!让她认清自己残害同胞的下场!”宋莫卑如同告状一般的语气开口说着。

    白栖听完后,自然不会相信这种话。

    嬅卿姐姐是什么人白栖最清楚不过,她能为了其他人豁出性命,也不可能残害同胞。

    慕嬅卿二话不说,直接用真气挣脱母亲,手中的百武神兵再次向着宋莫卑斩去。

    白栖见此立刻用藤蔓缠绕住百武神兵,阻止了慕嬅卿的进攻。

    宋莫卑见此,心中的窥喜就更加浓烈了。

    果然,无论白栖是不是方任然的未婚妻,反正白栖都是喜欢他的。

    你看,她这就帮他挡住了慕嬅卿的攻击。

    “嬅卿姐姐,你先把事情和我说清楚啊!”

    看着情绪激动的慕嬅卿,白栖满脸焦急的说道。

    “方任然死了,她说叛徒是夏芙兰,具体什么情况还需要去天道剑派一探究竟。”一边的夏末说道。

    突然的一句话传入白栖的耳中。

    她的双眼恍惚了一瞬间,一脸呆滞的模样:“方……方任然他……怎么了?”

    “他死了!”慕嬅卿哭着大喊道。

    他死了。

    三个字如同雷鸣般在白栖的脑海中炸响,她整个人彻底失神了,全身忽然没了力气,周围的威压开始骤降,她手中的藤蔓也渐渐松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