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降媳妇姐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2章 剑指天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方任然死了……怎么会这样?

    茫然间,海面上一股熟悉的感觉让白栖缓缓回过头,她的目光看向大海的远方。

    那是一颗生长入天的灰色巨树,上面挂着无数虚空兽的尸体。

    “小千叶……”

    白栖的体内有着方任然一半的灵根,她能感受到小千叶大部分的情感,而此刻,她非常清楚的从这颗巨树上感受到一股无言的悲伤。

    她信了,方任然真的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

    白栖目光呆滞的看着化为巨树的小千叶,口中喃喃自语。

    “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我明明已经强大到可以保护你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眼眶骤然胀红,晶莹的液体在她的眼角徘徊起来。

    宋莫卑见白栖的藤蔓竟然松开了慕嬅卿的百武神兵,他立刻躲到白栖身后,一面愤懑难平的说道:“栖儿师妹!像玄女阁下这样毫无证据血口喷人,你难道就不应该先将她软禁起来吗?”

    白栖没理他,她就呆呆的看着变成巨树的小千叶,任由自己心中的那股愤怒与悲伤在不断的膨胀。

    夏末身为总司令,也身为慕嬅卿的长辈,此时还在劝说着她:“嬅卿,你先冷静,我们跟着你去天道剑派,如果真的想你所说的那样,到时候不用你动手,天道宗主自己就会把他女儿当众处刑。”

    “我要的不是夏芙兰死,我要的是天道剑派所有人都给他陪葬!”慕嬅卿喊道。

    言罢,慕嬅卿手中的百武神兵再次运转。

    宋莫卑见白栖一直发呆,根本指望不上她能保护自己,随即他就转身向着其他方向逃离。

    眼看慕嬅卿一副要杀了宋莫卑的样子,夏末赶忙出手阻止。

    但夏末现在真气已经余存不多,只能勉强阻挡慕嬅卿的进攻

    “嬅卿!你不能变成滥杀无辜的恶魔!”

    夏末大喊着,他希望慕华卿能够清醒,哪怕一丝也好。

    “其余的人都来帮忙!先想办法稳住她!切记不要伤了她!”

    其余的将士以及阵法师也赶忙尽些微薄之力,这才好不容易再次将慕嬅卿短暂的控制住。

    嘭!

    忽然人群中一道剑影撞向夏末。

    夏末挡住这一道攻击,震惊的回过头,只见拔剑的人是名身穿银色战甲的女兵。

    九天兵团的人。

    “你们也要跟她胡闹吗!”夏末整个人都无奈到了极点。

    他能感受到这名女兵是手下留情,出手的目的之是向他表明态度。

    “诸位!莫要再阻拦,否则同族自残就是你们自找的!”

    随着那名女兵声音落下,周围无上万的银甲女兵升天而起,来到慕嬅卿的身后。

    “誓死追随玄女大人!”

    紧接着长剑纷纷出鞘,直指周围阻拦慕嬅卿的众人,剑鸣声响彻天际。

    众将士见此,纷纷停手,他们的目的是想让慕嬅卿冷静些,自相残杀这种事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只不过任谁也没想到,慕嬅卿竟然能愤怒到这种程度。

    “你们这些丫头也跟着胡闹!”夏末气的差点都要跺脚。

    “总司令!在这件事上,请赎我等不能听从您的命令。”

    正打算撤离的江陵,看着突然爆发的场面,此时已经停下了脚步。

    方任然的死,既然慕嬅卿说夏芙兰是叛徒,如果一切真的都是因为夏芙兰而起,那她也不打算就此作罢。

    不管怎么说,方任然都算是半个夜幕的人,而且,他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首领!这事我们得管着!”一名参加过玲珑湾战役的夜幕成员突然站了出来喊道:“方任然怎么说也是我们夜幕的人!既然他的死有幕后真凶!我们夜幕岂能善罢甘休!?”

    “没错!既然大哥临死前说有叛徒!那就必须把那个叛徒揪出来打死!否则我特么就对不起大哥当初救我这条命!”

    当初被方任然称为“卧槽”的男子在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他的命就是方任然救的,在他眼里方任然一直都是大哥。

    “首领!我们也随着玄女一起去吧!”又一命成员喊道。

    “去。”江陵的脸色阴沉下来,转过身,开口道:“挡路者,格杀勿论。”

    话音一落,周围上万黑衣夜幕成员也飞上天空,加入到了九天兵团的阵营内。

    江陵抽出黑色长刀来到慕嬅卿身边,将她身体周围的阵法纷纷劈开。

    “夏司令,你该主持公道了。”江陵看着夏末开口道。

    “唉!”

    夏末看着漫天的人影,只能重重的暗叹了一声。

    他转身丢掉了手中的阳辉剑,苦涩的说道:“你们两个丫头答应我,到了那里,至少先将一切事情说清楚再动手。夏云天,他这辈子至少为人族做了不少贡献,为人大义,称得上英雄。”

    慕嬅卿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向着天道剑派的方向飞去。

    身后跟着浩浩荡荡黑白相间的万人军队。

    夏末摇了摇头,转身也跟了上去。

    江陵让他主持公道,其实都是想让这一切看上体面些。只要现场有他这个总司令存在,那穆嬅卿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来,那都会是对的。

    因为穆嬅卿如果做错了事,堂堂中区总司令在场,总司令能没有能力阻止吗?

    反过来也一样,总司令在场不阻止,那就是穆嬅卿没做错。

    “我们也跟着去,九头蛇完全体的时候,是方任然一个人抗下了所有,调查他的死因是我们应当为他尽的责任!”

    天空中一名将军开口说了一句,随即也跟着夏末向着远方飞去。

    “梁将军等我,一同前去。”

    三言两语间,一众将士也紧随夏末身后。

    这种事白朝锦是有心无力了,慕嬅卿那一击让他到现在体内还都气血翻涌,若是从这里飞往天道剑派,估计他半路上就得吐血昏迷。

    而且明日他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今天必须好好休息一下。

    这一次休息,也许就是他最后一次休息了……

    毕竟将因陀罗天的事情公布于众之后,他必定要以死赎罪。

    “栖儿,你也要去吗?”

    白朝锦看着天空中呆愣住的孙女,心情有说不出的苦涩。

    好歹方任然也是白栖的正牌未婚夫,也是他白朝锦未来的孙女婿。

    他对于背叛人族,让方任然战死的叛徒也是百般仇恨,但无奈,他没那个去天道剑派的能力。

    “去!我绝对要去!”

    白栖忽然转过头来,身上的威压再次散发开来。

    一股无比炽痛的情绪,彻底爆发了。

    白朝锦看着孙女紧咬的牙冠,红着的眼眶,在此刻,他终于明白今早白栖为什么会那么坚决要进行实验,原来一切都是因为那方任然。

    “恩。”

    白朝锦点点头,忽然好多话想和孙女说,但一时间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不想告诉白栖自己是个魔鬼,也不让她知道自己的实验是用了多少战士的命换来的结果。但又想让她知道,其实她的爷爷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人类种族,可这种话他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说。

    因为在这片海面上,那庞大入天的方任然的灵相,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他从始至终都是错的。

    一切的结果都和婚姻法则不沾边。

    最终白朝锦还是一句话没说,他转过身去,带领着天空中无数受了重伤的将士,向着那已经有百分之八十成为废墟的天疆飞去。

    众人离去,天空中只剩下白栖,和海面上巨大的灰色灵相。

    “赴汤蹈火……”

    看着面前的小千叶,白栖过去的回忆犹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那天,那条喧闹的大街。

    正值中午,阳光有些晒人。

    拥挤的人群中,她踩着一双已经坏掉的白帆布鞋,手中紧紧的握着方任然给她一叠现金,而在距离她二十多米的路旁,那是方任然带着小千叶的身影。

    二十米宽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穿梭在其中。

    她的视线也因人群的拥挤,而看不清方任然的模样。

    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当时的心情。

    她是那么的欣喜。

    因为她终于可以自由了,她的婚姻终于不再被束缚。

    她可以放心的去追求自己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多么无知。

    她自己竟然还自恋的以为方任然会在看到自己的美貌后,坚决不同意退婚。

    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当时浑身脏兮兮的,哪里会惹方任然喜欢呢?

    而当时的方任然,他就像个老好人,明知她是来退婚的,却还带她去吃饭,给她回家的路费。

    每当想到他站在路边的面容,她都会心酸很久。

    她以为的触手可得,现实却又让她知道,两个人的心相隔是那么遥远。

    “我白栖,愿为你赴汤蹈火!”

    这是她站在烈日下的大街,一生中说过最狠的话。

    当时她只是因为婚约解除而太过兴奋,而做出的过激举动。

    她不曾想今日的自己,会如此重视这份冲动时的承诺。

    ……

    她身后的蔷薇十字剑缓缓的出现在海面。

    上面的蔷薇花是那么妖艳。

    但此刻却又远不及她红着的双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