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降媳妇姐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3章 天道剑派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栖的身影略过海面,背后的蔷薇十字剑端刺入海水。

    随着她的快速飞行,大海被分割成两片。

    背后的灰色巨树还在她的感知范围内,她的思绪也还未从回忆中醒来。

    重要的人突然离开人世,总会给人一种恍惚茫然的感觉。

    她宁愿相信自己现在所见所闻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她希望时间可以回溯,回溯到那个她还未和他提出想去见宋莫卑的平静日子。

    她想在醒来的第一看就看到那个熟悉的班级,看到那张属于自己的课桌。

    那里一定还放着早上方任然给她买的包子。

    ——

    半个小时之后,全世界各大电台,微博,短视频软件……纷纷被人类大军的胜利的消息占据了头条。

    欢呼声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无法言语的激动心情迫使着人们奔走相告。

    原本已经入夜沉寂的东江,因为这条消息彻夜未眠的人们忍不住聚众庆祝。还处于晌午的西晌,从大战开始就沉默无言的大街,也终于在大战结束后恢复往日该有的热闹。

    然而于此同时,一则排列在大战胜利下方的新闻板块,也得到了无数人的关注。

    《人类出了叛徒!》

    《九天兵团赶赴天道剑派!》

    “叛徒”,多么刺眼的的字眼。

    历代祖辈用了不知多少鲜血才换来的这一点点和平,而眼前这场战争,更是有无数的将士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可人类中,竟然能有叛徒!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世界上所有人都愤怒了。

    不出十分钟,各大新闻平台,社交平台……都被“不惜所有代价斩杀叛徒”的文字霸屏了。

    ——

    与此同时,身处穆家山庄的医学院三班等人,在得知方任然在战区阵亡的消息后,先是一片默然,随后所有人都被一股莫名的伤感覆盖心头。

    “芊芊,你别哭了,他……他死的很光荣,他是我们班级所有人的骄傲……”

    此时陪在柳芊芊身边的李欣悦,看着泪流不止的柳芊芊,不知该如何去安抚她伤痛的情绪。

    虽然她平时在班级里对方任然的态度不算太好,但方任然终归也是她同窗多年的同学,而且就在几十分钟之前,方任然还救过整个班级所有人的命。

    活生生一个人,就这么突然死在了战场上,她也感到很难过。

    但这种难过的情绪相比于她身边的柳芊芊,却是不值一提的。

    此时此刻,柳芊芊就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埋在膝盖上一直哭,李欣悦感觉自己现在无论对她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毕竟方任然永远都回不来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柳芊芊的模样很是痛苦,她双手的指甲狠狠的掐着耳边的鬓发,闭着双眼,银牙紧扣。

    她更像是想要捂住耳朵,什么安慰的话语都不想要听到。

    她本以为,在她自己死的时候,方任然都不会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没想到事实竟然是,方任然到死都不知道,她给了他什么。

    在方家大阵外,被方任然所救之时,她还终于有了那不怕死也要拥有他的勇气。

    她本以为如今自己终于有了勇气,就算再大的困难也阻止不了她,却没想到,这个世界没给她机会。

    转眼间一切都被覆灭。

    百川入海的思念,千丝万缕的情感,充满无数酸甜苦辣,最终都抵不过生命凋零后的残酷。

    黄导师见此,赶忙也过来安慰:“柳芊芊同学,这种事,无论是谁都不愿意看到,但就如李欣悦同学所说的,方任然同学的死,是值得所有人尊重的,是光荣的。就算几年后我们班级同学各奔同喜,就算几十年后结婚生子,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他为我们种族所付出的。”

    另一边,李兴旺井海川几个大老爷们也哭成一团。

    “然子……然子这小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挂了!”

    “然子那么强!几十万头虚空兽他都能打跑!怎么会死?这特么的绝逼是假新闻!”

    “这特娘的是谁报道的!老子明天就禁了他全家的套!”

    ……

    爷们的悲伤方式少有哭哭啼啼的模样,大多是边骂边流泪。

    ——

    从中区岛屿到天道剑派,有着非常遥远的路程。

    还记得丹药大赛时,天道剑派的弟子提前三天出发,白天几乎都在全力赶路,这样才能在开幕当天抵达天疆。

    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一段路程,慕嬅卿却在两个小时内抵达了终点。

    被云雾笼罩的巨大山谷,这便是天道剑派的入口。

    此时这片山谷已经被一层金色的气息给覆盖着,气息隔绝的山谷和外面的一切联系,只有光能透过气息,将山谷内外的景象呈现。

    慕嬅卿拖动背后的百武神兵,癫狂凌乱的愤怒让她不遗余力的来破坏这个阻止她前进的阵法。

    百武神兵与金色气息的碰撞,使得山谷内外的大地森林开始崩塌,空气爆裂后的悲鸣,传遍整个山谷。

    天道剑派的山峰上,无数弟子看着远方不断震颤的山谷,脸上都露出了彷徨的表情。

    那条被无数人所关注着的新闻,他们自然也有目共睹。

    在那新闻所有的信息中,他们只能看到两件事。

    那就是胜利,以及叛徒。

    大战胜了,但他们天道剑派的小公主,却被定为了叛徒。

    对于不清楚战场实况的天道弟子们来说,此刻的心情是失措的,而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观望与等待。

    观宗主的动静,等宗主的话。

    在十几分钟之前,夏芙兰通过传送符回到了这里,但她刚一回来,就去了宗主所在的藏剑阁。

    没有和同门兄弟姐们说一句话,她表情慌张,没有那副被世人奉捧的高傲。

    这一去十几分钟不出阁,谁也不知她和宗主说了什么。

    山谷轰鸣的声音在慕嬅卿来到后,就没有一秒一毫的时间停过。

    山谷中震荡着的仿佛不是空气,而是她死也要报复的仇恨。

    就在山谷响了数百声时,剑派中心处的一座高楼上,终于飞下一个白色的身影。

    那身影缓缓的,笔直的向着山谷震颤的源头飞去。

    这身影没有了往日作为天道剑派宗主,作为一个正义不屈的人,该有的顶天立地,荡气浩然的气概。

    夏云天穿着白色的道袍,面容苍老的不复清晨时的模样。

    他那从少年时就挺直的脊梁,在他女儿和他对话之后,脊梁终于像一个老人那般弯了下去。

    来到山谷的边缘,夏云天看着屏障之外不断劈砍大阵的慕嬅卿,他的身影停在了半空中,没有再向前一步。

    慕嬅卿手中的百武神兵也在夏云天出现的瞬间骤停,充满血丝的双瞳逐渐阴冷,她没有看到老人有任何要将她放进去的意思。

    距离大战结束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天道剑派虽处山谷,但通迅绝不落后,夏云天不可能到现在还不清楚情况。

    而且夏芙兰应该早就通过一些手段逃回到了这里,此刻夏芙兰绝对已经在剑派之内。

    看着模样狼狈,满目怒不可赦的慕嬅卿,夏云天苍老的面容浮现了一个复杂的表情,满是愧疚,悔恨……

    “我们死了多少人?”夏云天声音微颤的开口。

    其实他知道,战场上死亡的战士人数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统计。

    但此时,他除了说这句话,还有什么能更让他和慕嬅卿的对话更体面些呢?

    听着夏云天这句话,慕嬅卿心中的恨意更是犹如火山喷发的难以抑制。

    她沾满鲜血的脸咬着牙,冷笑了起来:“你为什么不去问你女儿那双沾满人血的手?”

    夏云天又开口:“她害死了多少人?”

    嘭!

    慕嬅卿一拳砸在屏障上,冷笑转眼间化为暴怒:“你天道剑派所有人陪葬上万次都不够!”

    夏云天苍老的脸颊微微低下:“你想怎么做?”

    “连你也杀!”慕嬅卿毫不犹豫的开口。

    夏云天放在背后的双手不禁握了握拳头,慕嬅卿,在这个时代可谓天之娇女,几乎全世界老一辈的顶尖修士,都曾和她接触过。

    他夏云天身为天道剑派宗主,也曾在慕嬅卿小的时候去慕家辅导过她,说起来也算是慕嬅卿半个导师。

    如今慕嬅卿说要杀他,他还是不禁有些心痛。

    但他并不怪慕嬅卿,他清楚慕嬅卿是对的,如果没有他给了夏芙兰这个优越的地位,如果他没有什么事都包庇着夏芙兰,让夏芙兰胆大包天,那就不会早就今日这幅局面。

    “除我以外,剑派其他弟子你也要杀?”夏云天道。

    “杀光上万次都不够!”慕嬅卿再次肯定自己的话。

    “他们是无辜的。”

    “你女儿帮虚空兽杀死的所有人都是无辜的!”

    “罪在于芙兰,也在于我,但绝对不在于他们。”

    “住嘴!”

    慕嬅卿重新举起百武神兵,眼看就要继续破阵。

    夏云天见此,开口道:“再等等。”

    “想都别想!”

    慕嬅卿说着就将神兵砍在屏障上。

    她知道夏云天在等什么。

    他在等中区的大军,只要中区军队赶来,他就会让夏芙兰出来认罪。

    慕嬅卿很清楚,这个老人不会逃避这件事的。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夏云天也肯定会让大军来阻止她,阻止她去杀掉天道剑派其他的弟子。

    因为那些弟子真的就是无辜的。

    这一点慕嬅卿也很清楚。

    但她现在的思想几经越过疯狂,她不会在乎谁无辜,她只想把方任然临死前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在夏芙兰身边每一个人的身上。

    她知道大军会阻止她滥杀无辜,所以她才全速飞行甩掉了所有军队,只身一人来到这里,她为的就是要把天道剑派给灭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