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外。 苏小沫侧耳偷听,难以置信道:“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魏老道。 苏小沫诧异道:“夜师弟是不是受刺激了,才会突然那么奔放呢?” 你是我夜星辰的女人。 讲真。 这句话,很奔放。 其实此类话如果由苏小沫说出,大家会觉着又被喂狗粮了,可偏偏从傲娇冷傲的夜星辰口中说出,那真的……太阳从西边儿出来了! “这不是奔放。”魏老给予否定,并有自己见解,道:“这是男人的成熟,男人的担当。” 苏小沫闻言,肃然起敬。 魏老不亏是情圣,说的话都好有哲学! 自己要学的路还很漫长呢。 再说夜星辰。 他站在庭院里,脸上表情异常严肃。 那句话,没在开玩笑。 这种极致的霸道总裁范儿,瞬间震撼了解菱瑶,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并溅在地板上。 “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我不允许你离开。”夜星辰道。 “牛!” 苏小沫竖起大拇指。 魏老笑了。 宗门最钢铁直男的弟子,如今终于发生改变,让他非常欣慰。 “滴答!” “滴答!” 解菱瑶眼泪落下的频率加快了。 没人知道,不久前,身在万古宗的她,突然凭空接受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记忆。 这些记忆均来自菱瑶,来自很久很久以前,没有修炼武道的过程,也没有繁琐的事务,全是和夜王相处的点点滴滴,似乎被刻意过滤,只保留温馨一幕。 慢慢地。 解菱瑶从中明白了一切。 原来自己的真正身份是菱瑶,一个追随爱慕夜王很久的女人。 “傻不傻?” 解菱瑶在心里道。 那个自私自利的男人,到死都没正眼看过你一眼,又何必念念不忘,又何必为他奉献生命。 也许是获得了前世部分记忆,解菱瑶的心态发生改变,不再以憎恨去敌视夜星辰,而是决定选择离开万古宗。 菱瑶。 菱瑶女帝。 解菱瑶。 她们虽然有着相同记忆,但已经算得上拥有独立思维的生灵了。 菱瑶是两者融合体,痴情于夜王,到死都没得到。 继承一半灵魂的解菱瑶因为站在旁观者角度,所以给出了她很傻的评价。 既然得不到,就莫要强求。 离开。 才是最好选择。 解菱瑶不仅这么想的,也这么做的。 只不过,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当自己决定放下仇怨,选择远走高飞的时候,那家伙却非要将自己留下,还说出不害臊的话来。 也就那瞬间。 解菱瑶心态乱了。 她虽然是独立生灵,有着独立的思维,但从轮回到诞生都带有使命。 这个使命就是去完成菱瑶没完成的事情。 “刷!” 就在此时,夜星辰大步走来,将解菱瑶揽在怀里,目光坚定道:“等宗主回来后,我们举办婚礼。” 很强势,很霸道! “我服了!” 苏小沫五服的五体投地。 “看来。”魏老笑道:“我万古宗要办喜事了。” “……” 苏小沫嘴角抽搐。 作为宗门弟子里最具备情商的,也是最先订婚的,成婚却要被夜星辰超越了。 …… “啥?” 回到宗门的君常笑得知后,惊讶道:“你要成婚?” 太突然了。 太猝不及防了。 “是的。” 夜星辰语气坚定道:“弟子要娶解菱瑶。” 恢复前世记忆后,他已经痛定思痛,以后岁月武道要修炼,亲情和爱情也要重视。 “确定?” “确定!” “人家同意吗?” “我说的算。” 见弟子好似霸道总裁附体,君常笑当即拍板道:“行,那就挑个好日子把婚礼给办了吧。” 当天。 万古宗上下忙碌起来。 结婚乃人生大事,不能有任何马虎,所以大家在布置上也都非常认真。 “知晓。” 君常笑道:“结婚当天,你开着晓天号,带夜星辰去迎亲。” 别人大婚都是用婚车或者花轿,万古宗直接开高达,层次感立马就不一样了。 “份子钱怎么说呢?” 坐在书房内的君常笑,开始纠结这个问题了。 身在万古界的剑归墟和顾天星等人肯定要通知的,给少了肯定还不乐意呢,至于其他人呢? 这个其他人,是指整个上层宇宙。 “哎。” 君常笑摇头道:“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广发请帖也没人来,暂时只能一切从简了。” 天魔皇为祸上层宇宙,各大位面肯定没心思参加,更何况,就万古宗目前声望,人家未必带着份子钱来参加婚礼。 最终。 君常笑决定。 夜星辰和解菱瑶的婚礼,只限于万古界,各族群、各势力来随份子就行了。 “我们的婚礼什么时候补?”花玫瑰询问道。 “别急。” 君常笑道:“等我制霸上层宇宙。” 其实狗剩现在挺有时间,补个婚礼毫无问题,但他始终没去做,就是在等拥有更多声望,举办一场盛大婚礼,让更多的人……随份子。 不仅仅只有自己。 万古宗高层和弟子只要结婚,都必须要广发喜帖,让整个宇宙来贺! …… 半个月后。 万古宗一片红红绿绿,气氛喜喜庆庆。 果然,剑归墟和顾天星等人都带着分子钱来参加了。 达到他们这种境界的强者,自然不差钱,所以送的礼物也都比较有分量。 “恭喜,恭喜!” 众人进入大殿,纷纷拱手笑道。 君常笑前来招待,然后客气的笑道:“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啊。” “……” 剑归墟等人无语了。 他们清楚记得,万古宗弟子送来喜帖时,特意提醒自己,参加婚礼时务必带着足够的诚意。 这家伙,真他喵的不要脸。 万古界各族群和各方势力纷纷来贺,婚礼举办也即将到来。 然而。 正当大家低声细语交流时,苏小沫从外面冲进来,惊道:“宗主,新娘不见了!” 众人愕然。 君常笑很淡定,品了口茶道:“还是走了么。” “君宗主。” 顾天星颇为不解道:“怎么回事?” “解菱瑶昨天来找过我,说是不同意这门婚事。”君常笑道:“然后我就让她自己选择是走还是留。” “……” 众人明白了。 那女人选择走。 “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勉强。”君常笑道:“我万古宗讲究公平公正,绝不会做出强人所难的事情。” 剑归墟等人赞同的点头。 但是。 转念一想。 新娘人跑了,婚礼举办不下去了,份子钱岂不白给了? “宗主!” 李青阳又冲了进来,道:“夜师弟去追了!” “哎。”君常笑摇了摇头,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呸!” 系统忍不下去,道:“还不是因为你吗!” “如果两人的问题能以成婚解决,我一定会让他们拜堂成亲,但现在的问题是不能以成婚来解决,那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君常笑道。 昨天,解菱瑶说了很多。 狗剩也从中得知一些事情,所以给了离开万古宗的权利。 诚如他所言,夜星辰和解菱瑶的问题不能靠成婚解决,只能靠他们自己去解开心结。 说白了,君常笑昨天就知道,解菱瑶会离开,夜星辰会追出去,婚礼仍照旧举行,目的就是…… “君宗主。” 剑归墟道:“新郎和新娘跑了,这份子钱……” “前辈。” 君常笑认真道:“泼出去的水能收回吗?” “……” 剑归墟稍作考虑,道:“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