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第607章 605.人皇传承

    东周女皇泰山压顶,东周皇朝境内不再容青牛观驻留。

    形势比人强,青牛观无奈之下,只能搬家。

    然而要去哪里,却是大问题。

    被东周女皇这么不留情面的扫地出门,任谁都知道,青牛观眼下出了大意外。

    观主同古神教前任教主江懿一样,根本不在青牛山,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如此一来,青牛观就算搬地方,也要小心被其他人趁机下手。

    南楚皇朝,楚皇虽然正在闭关,但谁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出关?

    没有观主坐镇,青牛观已然如履薄冰。

    倒是西秦皇朝那边,西秦大帝不在,而小西天同苦海魔佛一脉正打得不可开交,青牛观这时搬过去,虽说也要面对小西天普慧方丈同苦海一脉法空方丈,压力不小,但居于两强之间,未必没有操作的空间。

    尤其是西秦本来的主人,同样在面对一正一魔两大圣地的压力,这时候跟青牛观正好抱团取暖。

    要说会引起小西天与苦海一脉的警惕,可这两家宿敌想要谈和,却远没那么容易。

    西秦皇室内部,青牛观早就跟李故城小王爷有联系,不乏牵线搭桥之人。

    了解这隐秘内情的陈洛阳,原以为青牛观会索性搬到西秦皇朝去。

    结果对方却来到古神教统御范围内……

    这说出去可不怎么好听。

    虽说双方彼此之间没什么恩怨,但毕竟一正一魔,行事作风上大相径庭。

    尤其双方在信仰上还有分歧。

    当初青牛观有人出手,相助古神教平定郑池内乱,便叫红尘里许多人大吃一惊。

    连古神教内部众人,也都感到极为意外。

    那时候不算,现在这动作可是更大了。

    一时间红尘里各方势力齐齐侧目。

    从什么时候起,你们两家好的像穿一条裤子了?

    最后大家只能归结到某个姓陈的至尊传人头上。

    虽然勉强能理解,但你们这群牛鼻子是否太过没节操了?

    大家心中纷纷腹诽。

    陈洛阳则是心生疑窦。

    去年他能拿捏青牛观,是因为青牛观要请他帮忙保守观主已经不在红尘的秘密。

    眼下这秘密都已经暴露了,按理说青牛观也就没什么可顾忌。

    去西秦打拼虽然艰辛,但总胜过来古神教地面。

    他们不会不知道,这么主动投过来,跟去年帮忙性质不同,直接就先让自己矮一头。

    说难听点,要投也是投至尊本人,不会投至尊一个弟子,不会投崇仰祭祀上古神魔的古神教。

    青牛观执天下道门牛耳,在这方面轻易低不得头。

    难道他们另有打算?

    “请叶道长进来。”

    陈洛阳一边心中思索,一边传令。

    “是,教主。”面前的玄武殿首座苏伟当即领命而去。

    很快,他领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道士走进来,正是青牛观嫡传,叶蚕眠。

    “青牛观弟子叶蚕眠,见过陈教主。”青年道士向陈洛阳一礼。

    陈洛阳请对方落座,平静问道:“叶道长今日来访,所为何事?”

    果然,叶蚕眠答道:“贫道今日前来,是代表本观上下,有个不情之请,求见陈教主,与教主相商,恳请陈教主应允。”

    他叹息一声:“让陈教主见笑,本观遭逢大劫,原先的山门暂不得归,唯有另寻落脚点,想恳请陈教主相助,青牛观全观上下,感激不尽。”

    “东周境内发生的事情,我已知晓。”陈洛阳语气漫不经心:“以贵派的根基厚重,不过一时浮云遮眼而已,定有否极泰来之日。”

    一旁作陪的玄武殿首座苏伟微笑着说道:“就目前的情况看来,除了贵派以外,东周并未难为其他道门传承与香火,贵派搬离,对道门在东周的发展影响肯定不小,但基础尚在,相信会有重新崛起之日。”

    事实上,也不能说全无影响。

    东周女皇自然不可能将自己治下亿万里江山全部犁一遍,将崇信道家的人赶尽杀绝。

    事实上她推平青牛山后,直接就摆驾回宫了。

    至于其他东周高手,也只是将青牛观在东周境内的分观扫平,没有将道门彻底赶绝的意思。

    东周境内,当初为了抑制道门发展,扶植有不少佛门势力。

    红尘界里仅次于圣地小西天的几大佛家名寺,基本上全在东周。

    现在青牛山被抹平了,东周倒也没有直接卸磨杀驴,而是让佛道两家制衡,同时将他们一起打压到一定限度下。

    没了青牛观,其他各个道观的日子自然没之前好过,但不至于灭顶之灾。

    最难受的是青牛观自己,已经多年不曾有这么惨的状况,几乎被连根拔起,颠沛流离。

    苏伟见自家教主没有接叶蚕眠的话茬,于是便也只是不咸不淡安慰叶蚕眠两句。

    “本观只求一立足之地足矣,并没有接触本地人的打算,还请陈教主放心。”叶蚕眠又向陈洛阳一礼。

    陈洛阳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上下打量叶蚕眠两眼:“你还没有到第十八境?”

    叶蚕眠坦然道:“陈教主法眼如炬,贫道惭愧。”

    苏伟顶着一对熊猫眼,在旁边默默听着,心中也渐渐感觉不对劲。

    道门圣地青牛观底蕴深厚,高手众多。

    但要说最有希望突破至武尊之境,成就新巨头之位的人,目前看来,恐怕正是面前这个高大的青年道士。

    余者如李青原等宿老高手,都已经在第十八境停顿多年。

    锐气泄了,脚步停了,想要再重新冲起来,可能性微乎其微,还不如期待势头正盛的叶蚕眠,尽可能倾斜资源给他。

    不过,即便是势头良好正高歌猛进的叶蚕眠,想要突破至武尊境界,补上观主俞青牛留下的空缺,也仍需要时间。

    跟苍龙岛徐鹏、小西天衍明,又或者像沈天昭、程应天一样已经第十八境,什么时候有胆子有把握去挑战那道生死天堑,都还是问题,更别说叶蚕眠如今仍是第十七境,那就更需要时间积累。

    这种情况下,青牛观唯有徐徐图之,韬光养晦,耐心等待。

    如今红尘里,很难有让他们安静休养生息的地方。

    苦海、小西天两大宿敌争雄,西秦自家客强主弱,整个局势虽然混乱复杂,纷争不断,但反而对青牛观来说,未必没有机会。

    至不济,南楚也可以选择。

    楚皇确实随时可能出关。

    但他一天不出来,青牛观在南楚便可以立足一天,只要他们别太得寸进尺,南楚皇朝未必会跟他们死斗。

    可他们现在来古神教暂借落脚之地,如果没有不良意图的话,则确实像是仅仅只暂借一时。

    ……就仿佛短时间内,可以反攻回东周去。

    想到这里,苏伟暗自皱眉,嗅到不同寻常的味道,心中大惑不解。

    座上的陈洛阳则面色泰然,手指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敲击座椅扶手,暗金色的目光,看着下方叶蚕眠。

    “给我一个理由。”陈洛阳淡然道。

    叶蚕眠是明白人,知道自家动向,会让古神教生疑。

    他转头看了苏伟一眼。

    “但讲无妨。”陈洛阳语气波澜不惊。

    叶蚕眠便即点点头:“本观无意中探得一个消息,只是尚不知真假,没有足够把握,本想进一步验证后再请陈教主代为禀报至尊,可惜还没有进展,便发生现在的事情。”

    “讲。”陈洛阳平静道:“我自会禀报家师,请他老人家定夺。”

    叶蚕眠神色郑重:“东周女皇,很可能得到人皇传承,乃人皇隔世传人。”

    苏伟闻言,轻轻屏住呼吸。

    “依据。”陈洛阳神色不变。

    “目前,本观也没有掌握实质的依据。”叶蚕眠遗憾的摇摇头:“消息,源自此前东周皇室内部,但信息很模糊。”

    无风不起浪,东周女皇如此逆天的崛起,根源或许就着落于此……苏伟默不作声,心中思索。

    陈洛阳则淡漠如故:“姑且当你所言为真,然后呢?这就是你们想禀报给家师的事情?

    虽然前后主宰红尘,但家师同人皇并非敌人,我手里也有一枚人皇符诏。”

    “至尊如何看待此事,自然非贫道可以揣度,只是得知相关消息,一并报上去。”叶蚕眠答道:“陈教主您如何处理,贫道也不敢置喙,只是不管陈教主您如何行事,本观愿附骥尾。”

    苏伟转头看了自家教主一眼。

    因为幽冥剑术的缘故,自家教主跟天河一脉,一直不对付,更杀伤对方多人,结下深仇。

    东周女皇则一直跟天河老剑仙关系良好。

    双方一直没正式碰撞,只是因为大家各有其他更要紧的对头。

    就算不因天河而碰撞,自家教主的崛起路上,那东周女皇也可能是巨大的阻碍。

    假使对方真的是人皇传人……

    红尘当然是至尊的红尘,但至尊很少过问红尘事,届时代他老人家日常执掌红尘的人,会是谁?

    自家教主是至尊唯一传人不假,但假使红尘里出一位新的人皇呢?

    “有关具体细节,还在查证,不过近期之内,应该会有准确消息传回。”叶蚕眠言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