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无上魔尊 >

第八十一章 要么臣服,要么死

    时间匆匆,转眼就是数日过去。

    众人各自忙碌的时候,君无夜却将燕苒叫了过来。

    这也是他第一次把燕苒叫到面前。

    “当今的朝臣,有几个是你认识并且比较可靠的?”君无夜开门见山地问道。

    燕苒愣了一下,“燕无忌上位之后,朝堂被清洗了一遍,如今估计整个朝堂都是燕无忌的人,没几个可靠的。”

    说着,皱了皱眉,“你问这个干嘛?”

    君无夜沉默了一小会儿,回答道:“差不多是时候解决燕无忌了,到时候我会扶持你上位,不过你需要组建一个班底,总不能就你一个女皇,手下一个大臣都没有。”

    “扶持我上位?”

    燕苒眨了眨眼睛,“如果你能解决燕无忌,那么皇位对你来说唾手可得,你自己不想当皇帝?”

    “我对皇位没什么想法,只要有人帮我掌控燕国就好,你是最合适的人。”君无夜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燕苒倒也只是随口一问。

    想了想,她说道:“我知道有一个人,虽然已经被燕无忌逼得辞了官,但在朝中资历颇深,门生故吏也不少,倘若能解决燕无忌,或许他能为我们所用。”

    “他人在不在燕都?”君无夜问道。

    “在燕都。”燕苒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就去找他。”

    “现在?以这样的身份去找他?”

    “没错,不过找到他之后就向他表明身份。”

    “……”

    燕苒沉默着,好一会儿才说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人脾气有点古怪,就算以你天虹商会长老的身份去拜访,他也未必愿意接见,况且燕无忌尚未解决,现在就要让他投靠我们,可能有点困难。”

    对此,君无夜不以为然,“我只是去找他,不是去拜访他,他不愿意见也得见。我也不需要他投靠,既然找上他,他就必须臣服于我。”

    ……

    片刻之后,两人离开苏府,穿过大街小巷,最终出现在一座中等规格的府邸前。

    府上大门紧闭,一副谢绝见客的样子。

    燕苒上前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一个老实巴交模样的中年人开门。

    “请问方老可在府中?”燕苒开口问道。

    方老名为方叔平,正是燕苒口中被燕无忌逼得辞了官的那个人。

    君无夜已经从燕苒口中得知了方叔平的大致模样,因此神识早已锁定了府中疑似方叔平的那个人。

    然而负责开门的这个中年人却摇了摇头,“老爷不在,二位请回吧。”

    “……”

    燕苒微微错愕,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等中年人把大门关上,君无夜拉着燕苒的胳膊直接闯了进去。

    “诶,你们两个怎么擅自闯进来?谁给你们的胆子……”

    中年男人连忙拦在君无夜和燕苒身前,只是很快他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话还没说完,他就感受到君无夜冰冷无比的目光,当即吓了一跳,赶紧闭嘴。

    君无夜和燕苒一路畅通无阻,不多时,来到疑似方叔平的人面前。

    “方老。”燕苒恭恭敬敬地对那人施了一礼。

    方叔平正倚在一棵桃树下,独自饮酒,闻言,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两个陌生人,顿时一副疑惑不已的模样。

    “你们是何人?”他醉醺醺地问了一句。

    问完之后,摆了摆手,“算了,不管了,有酒么?”

    燕苒两手空空,哪里来的酒?连礼物都不曾准备,因此听了方叔平的话后,多少有些尴尬。

    方叔平看出了燕苒的窘态,微微恼怒:“连酒都不带,你们也好意思来拜访我?”

    “方老教训的是,下次我们一定会带上美酒前来拜访。”燕苒平心静气地说道。

    方叔平挥了挥手,“滚吧,不需要下次了,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燕苒很是无奈,不由得看了君无夜一眼。

    君无夜自然不会轻易离开,他也不管方叔平是真的醉酒还是在假借酒意耍威风,抬手一抓,方叔平顿时落入他的手中。

    “你你想干嘛?”方叔平有些迷糊地说道。

    君无夜随手将方叔平丢了出去,只听“砰”的一声,方叔平重重地摔在地上,酒醒了大半。

    接着,君无夜又看向燕苒,一个眼神示意。

    燕苒会意,收起千面幻术,将原本的模样显露在方叔平面前。

    “公公主殿下!”

    看到燕苒的模样后,方叔平顿时惊讶不已。

    燕苒却有些欣喜,一声“公主殿下”多少能看出方叔平的立场。

    她连忙说道:“方老,方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我们此次前来,是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情。”

    方叔平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尘土,又活动了一下筋骨。

    燕苒继续说道:“燕无忌虽得了皇位,但怎么都改变不了他逆贼的身份,我们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不日就会动手将他解决,届时希望方老能回到朝中,主持朝政。”

    方叔平瞥了燕苒一眼,走到桃树前,坐下继续喝酒,喝了一口才说道:“公主殿下请回吧,今日我可以当你没来过。”

    “方老……”

    燕苒还想说些什么,却见方叔平摇了摇头,“老夫早已决定不再过问朝政,更加不可能再回朝中任职,公主殿下不必劝说,还是请回吧。”

    燕苒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这时,君无夜开口了:“我们只是来通知你一声,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到时候必须出现在朝堂之中。”

    方叔平皱了皱眉,瞥了君无夜一眼,问道:“你是何人?”

    君无夜:“我是何人不用你管,你记住我说的话便是。”

    方叔平冷笑一声,“你以为自己是谁?我说过不会再回朝中任职就不会再回朝中任职,你能奈我何?”

    君无夜满脸冷漠,“要么臣服,要么死,你自己选择吧。”

    方叔平没当一回事,淡然道:“死有何惧?我要是真的怕死,也不会明目张胆地跟燕无忌对着干,你有本事杀了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我回朝中任职!”

    君无夜冷哼一声,懒得再跟方叔平废话,抬手就是一掌朝方叔平拍了过去。

    “砰”的一声,方叔平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燕苒大惊,“你你真的杀了他?”

    “没有。”君无夜微微摇头,“只是让他体会一下死亡的滋味。”

    虽然许多人口口声声说不怕死,但真的经历了死亡,体会到了死亡的滋味,就会知道死亡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根据君无夜的观察,方叔平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因此,他不介意让方叔平真正地死一回,如此一来,方叔平感到害怕了,就会乖乖听话,向他臣服,效忠燕苒。

    过了好一会儿,君无夜抬手在方叔平身体的几个穴位上连点了几下。

    “咳咳……”

    方叔平醒了过来,急剧地咳嗽了起来。

    刚才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此刻他的脸上却满是惊恐,神情也有些复杂,整个人看起来呆愣愣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如何?”君无夜开口问道。

    方叔平一个激灵,连忙朝燕苒跪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老臣愿意为公主殿下效犬马之劳。”

    ……

    都说方叔平门生故吏不少,既然方叔平答应效忠,那么解决燕无忌及其党羽之后,也就不用再担心朝中无人主持大局。

    接下来只要将燕无忌及其党羽解决,燕苒就能成为燕国女皇,届时整个燕国都将处于君无夜的掌控之中。

    离开方府之后,燕苒有些担心地说道:“虽然这样确实轻而易举地让他臣服了,但他估计也失了气节,将来遇到麻烦,恐怕会不折手断,想尽办法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君无夜自然知道燕苒说的是方叔平,也知道燕苒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他并没有当一回事,“不折手断保命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需要的是他在朝中帮忙主持大局,不是需要他的气节,这种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反正不会有他背叛的时候。”

    燕苒点了点头,“这么说倒也有点道理。”

    君无夜正想再说些什么,忽地感应到了什么,停下脚步,皱了皱眉。

    “怎么了?”燕苒顿时有些疑惑。

    “苏浅浅被人抓走了。”君无夜回答道。

    “啊!”

    燕苒惊呼一声,“前几天苏烜才被抓走,如今又轮到苏浅浅?苏家家主的身份这么遭人恨?”

    “不是遭人恨。”

    君无夜微微摇头,“抓走苏烜和苏浅浅的是同一批人,这一批人的背后都是燕岐。”

    说着,冷哼一声,“既然那么急着送死,我不介意成全他!”

    燕苒沉默了一小会儿,询问道:“知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咱们现在就去救她?”

    “不着急。”君无夜并没有自乱阵脚,“我先送你回苏府。”

    片刻之后,两人回到苏府之中。

    府上的人似乎还不知道苏浅浅已经被人抓走,各司其职,没有任何异常,更没有人跑来向君无夜寻求帮助。

    君无夜倒也没有坐着等别人发现,等燕苒回了房间,他便再一次离开苏府,朝皇宫走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