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无上魔尊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分裂

    一宗之主自然不是谁想废就能废的,不过并非完全不可能。

    那名长老的话一出口,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

    先不说长老有没有资格废掉宗主,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们几乎想都没想过。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众人都意识到不对劲:或许天剑宗要有大事发生了。

    天剑宗宗主也意识到不妙,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对方是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说明对方真的有把握废了他这个宗主。

    心念急转,他开口说道:“废我这个宗主,就凭你们?”

    这相当于是在应战。

    在场的天剑宗弟子们更是有了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天剑宗偌大的一个宗门,内部矛盾肯定是有的,只是过去一直被压制着,表面上都是一副和和气气的模样。

    但现在,有长老打算摊牌,宗主也开口应战,相当于内部矛盾一下子爆发出来,最终的下场很可能是强盛的天剑宗就此走向分裂。

    身为天剑宗弟子,他们肯定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因此一时间都紧张了起来。

    那名长老自然知道引发内部矛盾的后果,不过他完全不惧,冷哼一声:“纪临渊,不要以为你成了宗主就没人治你,就算当上宗主,这个天剑宗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纪临渊就是天剑宗宗主的名字,只是成了天剑宗宗主之后,大家都以“宗主”这个身份来称呼他,如今在他面前直呼其名,这还是第一个。

    他的脸色很是难看,“就算天剑宗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那也由不得你来做主,你身为天剑宗长老,不尊宗门礼数,对我这个宗主直呼其名,今日本宗主便按照门规,罚你到悔悟塔悔悟三个月。”

    说着,看向在场的两名长老。

    那两名长老都是纪临渊的心腹,得到示意之后,连忙上前,想要将那名对纪临渊直呼其名的长老制伏。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慢着!”

    听到这道声音,纪临渊脸色变了变,正欲动手的那两名长老也停下脚步。

    众人扭头看去,发现来人是三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说话的正是走在前面的那个人。

    天剑宗众弟子倒是不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但在场的执事不会不清楚——天剑宗仅存的三位太上长老,按照辈分还是当今宗主纪临渊的师叔。

    三位太上长老闭关多年,早已不问世事,甚至没怎么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一心只寻求突破到丹海之上的境界。

    可如今三位太上长老突然出关,突然插手宗门事务,实在是让人猝不及防。

    “钟师叔,白师叔,单师叔。”纪临渊连忙躬身行礼。

    其余人也纷纷跟着行礼:“见过钟太上、白太上、单太上。”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便是钟太上,名为钟如浩,后面一左一右则分别是白太上白礼志和单太上单元泽。

    钟如浩环视一圈,抬手说道:“诸位不必多礼。”

    说完,看向宗主纪临渊,“纪师侄,听说灵州岛那边发生了一点变故,我们需要你好好解释一番。”

    纪临渊皱了皱眉,“钟师叔,事情是这样的……”

    还没等他解释,钟如浩又打断道:“不着急,大家刚回天剑宗,想必都累了,回无量殿坐着慢慢说吧。”

    纪临渊怀疑钟如浩是故意让他解释,又故意要打断他的话的,不过对方是太上长老,按照辈分来说是他的师叔,就算心里面有脾气,他也不好发作。

    ……

    一行人转移场地,前往无量殿。

    所有参加灵州岛试练的天剑宗弟子,都必须出席这一次的会议,君无夜自然不能幸免,连带着邢玉妍也跟着进了无量殿。

    天剑宗宗主纪临渊以及随行的那些长老也要参加,不过没去灵州岛的那些长老也都来了,甚至天剑宗几乎所有的执事都被召集到无量殿之中。

    所有人齐聚一殿。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三位太上长老登高而坐。

    原本殿内只有九张座位,分别是给宗主纪临渊和八个身份地位比较高的长老就坐的,可三个太上长老坐下之后,连纪临渊都不敢跟着就坐,更不用说那八个原本该有座位的长老。

    钟如浩也没有客气地招呼纪临渊上来就坐,等到众人安静下来,开口说道:“纪师侄,灵州岛试练的事情,麻烦你来向大家解释一下吧。”

    纪临渊点了点头,将自己所了解到的灵州岛试练的情况详细地描述了一遍。

    众人耐心地听着,一言不发。

    直到纪临渊把话说完,钟如浩才皱着眉头说道:“如此说来,此次所有的事端都是由吴绝此人引发的?”

    闻言,众人纷纷望向君无夜。

    君无夜显得很是平静,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反倒是纪临渊忍不住帮忙解释道:“钟师叔,吴绝也是迫不得已,当时的情况怪不得他,况且不但天剑宗弟子,就连我这个宗主以及随行的一众长老都被他救过一命,就算真的有过错,也足以将功抵过。”

    钟如浩微微摇头,“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何来将功抵过一说?”

    说着,看向在场的一众天剑宗弟子,“你们的宗主说到底并没有参加灵州岛试练,只是带你们前往灵州岛,了解到的情况可能比较片面,除了方才所述,你们可有要补充的?”

    一众天剑宗弟子面面相觑。

    钟如浩:“不用怕,有什么就说出来,我们会帮你们撑腰。”

    闻言,终于有一名天剑宗弟子站出来说道:“禀钟太上,吴绝此獠穷凶极恶,在试练期间杀害同门,还请钟太上严惩!”

    接着,他将在地谷之中发生的事情详细地描述了一遍,重点讲诉君无夜在明知道宗门规矩的情况下还杀人,甚至以不带众人离开作为要挟,逼迫大家作壁上观。

    当初的事情,步剑庭没说,因此葛流云不知道,纪临渊和随行的一众长老也不知道。

    如今听此人说出来,葛流云和纪临渊都不由得有些错愕。

    钟如浩则是愤怒不已,一拍大腿说道:“岂有此理!”

    说着,挥了挥手,吩咐道:“来人,将吴绝拿下!”

    早就想杀君无夜的那几个长老再一次上前,将君无夜和邢玉妍两人围住。

    纪临渊见状,顿时不乐意了,大喊道:“慢着!”

    众人纷纷望向纪临渊,只听他说道:“吴绝固然有错,但当时的情况,也要怪那名弟子不识时务,已经警告过,还要屡次三番挑衅,他的死能怪得了谁?”

    “纪师侄,你这是在包庇吴绝!”钟如浩冷哼一声,“原本我们以为让你们当天剑宗宗主,定能带领天剑宗更上一层,可如今,你不但没能带领天剑宗更上一层,还让天剑宗一下子得罪了天玄大陆所有的宗门,如今不思过错,还一味包庇吴绝……”

    说到激动处,他甚至站了起来,指着纪临渊的鼻子说道:“我看你已经不再适合当天剑宗的宗主,与其让你继续下去,还不如由我来当!”

    此言一出,纪临渊惊呆了,才反应过来钟如浩真正的意图,没想到是要夺权!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之前三大太上长老都好端端的在闭关,没有一个站出来挑事,也不像是对宗门的权力感兴趣的样子,怎么如今突然要站出来夺权?

    心念急转,他忽地呵呵笑了起来:“好算计!钟师叔好算计!”

    钟如浩并不觉得羞愧,一本正经地说道:“按照祖师爷定下来的规矩,太上长老虽无立宗主之权,但只要理由充分,协商一致,可以废了宗主。”

    说完,大声宣布道:“如今,我们三位太上长老一致决定,即日起废除纪临渊宗主之位,一个月之后,新任宗主将由诸位执事与长老公开表决产生,在此之前,宗主之位由我暂代,一应宗门事务由我们三位太上长老共同协商。”

    话音落下,有人暗暗窃喜,有人毫无波澜,也有人满脸凝重。

    很快,钟如浩又说道:“现在,执行代宗主的第一项决定,拿下吴绝!”

    “谁敢!”

    纪临渊当场爆发,“你们要废除我这个宗主,我无话可说,但吴绝本就没有过错,谁要敢动吴绝一根汗毛,别怪我不客气!”

    “纪临渊!”钟如浩怒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天剑宗宗主,说话注意分寸!”

    “不是天剑宗宗主又如何?”

    纪临渊目光一扫,殿内的不少长老和执事纷纷聚集到他的身边。

    其中的一部分弟子见状,也跟着走到纪临渊身边,一副支持纪临渊到底的模样。

    钟如浩脸色更加难看,扫了其他人一眼,除了那几个将君无夜和邢玉妍围着的长老之外,所有人都走到另一边,与纪临渊等人对峙了起来。

    虽然还没有分化成两个宗门,但内部的分裂显而易见。

    君无夜原本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只要他摊牌,天剑宗的人绝对不敢对他怎样,也不敢对邢玉妍怎样。

    可纪临渊的力保出乎了他的意料。

    虽然不知道纪临渊为何不惜一切代价力保他,但他也没打算再亮出自己的底牌。

    想了想,他拉着邢玉妍的胳膊从那几个长老的包围圈中挤了出去,走到纪临渊身边。

    那几个长老对视一眼,不再死缠着君无夜不放,而是走到另一边的阵营当中。

    这时,钟如浩冷哼一声:“纪临渊,是你要与我作对在先,既然如此,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宣布道:“现在执行代宗主的第二项决定,修改门规!”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