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八十七章 反戈一击的刘宝龙

    三合工地,帐篷内。

    杨东和林天驰、罗汉三人依旧在喝酒聊天。

    “哎,东子,你让张傲和豆豆离开,到底是干嘛去了?”林天驰闲聊般的问了一句。

    “上次黄保军来找我,我总感觉事情不对,还有大明的死,也挺蹊跷,我让张傲去查点事情。”杨东没有隐瞒的开口。

    “查刘宝龙啊?”

    “没错。”杨东微微点头:“我让豆豆和张傲分开了,豆豆在盯着刘宝龙,张傲在盯着刘宝龙手下的人。”

    “谁啊?”

    “李超!”杨东直言开口:“我在听到大明的死讯后,思来想去,总感觉这件事不太对,大明来咱们这闹事的那天,是被李超硬生生把人抢走的,可是凭你们对李超的了解,他像是有这种魄力的人吗?”

    “你是说,大明不是车祸死的?”林天驰思忖半晌后,摸到了一些门道。

    “这是肯定的呀。”杨东点了点头:“当天大明都已经快被咱们打成脑震荡了,你觉得他还能开车吗?”

    “嗯,也对!而且……”

    “哗啦!”

    林天驰这边还没等把话说完,帐篷的帘子被人一把掀开,一个人影直接闪进了屋内。

    “我艹!”

    正对帐篷口的罗汉看见黄保军进门,直接拎起了酒瓶子,杨东和林天驰也在发现黄保军后,也纷纷起身。

    “艹你妈的!”黄保军看见房间内的三人后,攥着刀,对着最近的林天驰冲上去,抬手就是一刀。

    “噗嗤!”

    林天驰本能一挡,胳膊霎时被划开一道哗哗淌血的伤口。

    “嘭!”

    杨东伸手拉回林天驰以后,对着黄保军胸口奋力一脚,直接把他踹退两步。

    “艹你妈!你想没想过我还能来找你!”黄保军看着对面的杨东,眼睛发红的一声嘶吼。

    “我去你大爷的!”杨东在见到黄保军的第一眼起,就知道黄保军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所以单手抄起装啤酒的塑料箱子,对着黄保军身上就抡了过去。

    “咣!”

    黄保军抬起胳膊,硬抗了一击,随后对着杨东胸口就是一刀。

    “嘭!”

    杨东侧身一躲,一脚闷在黄保军胸口,再次举起了酒箱子。

    “刷!”

    两伙人拉开距离之后,黄保军伸手在怀中一探,直接抽出了手枪。

    看见黄保军掏枪,房间内的几人均是一愣。

    “狗篮子!我他妈把你们全杀了!”黄保军一声怒吼过后,对着林天驰的头直接扣动了扳机。

    “天驰!躲开!”杨东在黄保军抬手的一瞬间,根本来不及推人,而是一脚把林天驰踹了出去。

    “咕咚!”

    林天驰被杨东一脚踹倒在地。

    “噗!”

    随着气动手枪手枪泛起十分轻微的闷响,一发铅弹喷薄而出,杨东的肩膀应声出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弹孔,不到一秒钟后,开始泚泚冒血,杨东手臂吃痛,拎着的啤酒箱子也脱手掉在了地上。

    “我去你妈的!”罗汉看见杨东肩膀冒血,攥着酒瓶子向黄保军冲了上去。

    “噗!噗!噗!”

    黄保军对着罗汉连击三枪,其中有两发铅弹都打在了罗汉身上,但皮糙肉厚的罗汉根本没停下脚步,手里的酒瓶子对着黄保军头上猛然抡了下去。

    “嘭!哗啦!”

    随着酒瓶炸裂,黄保军被罗汉砸的踉跄了两步,看着隔在自己和杨东之间的罗汉,一咬牙,攥着刀又奔林天驰窜了上去。

    “艹你妈,拿着一把打鸟的枪,你要杀谁啊!”罗汉看见黄保军的动作,咬牙迎了上去,而杨东也伸出手,打算把林天驰拽起来。

    “去你妈B的!”黄保军一声喝骂之后,对着林天驰开始疯狂扣动扳机。

    “天驰,小心!”

    杨东根本没犹豫,直接扑在了林天驰身上。

    “噗!”

    “噗!”

    “噗!”

    “哧!”

    不到两秒钟的功夫,黄保军已经将枪内的铅弹打光,气动枪也传出了排气的空响,彻底没子弹了。

    “嘭!”

    与此同时,罗汉势大力沉的一脚踹在了黄保军身上,直接将他踹的腾空而起,重重跌落在了地上。

    “咕咚!”

    黄保军摔在地上,感觉四肢百骸犹如断裂一般疼痛,大口的吸着凉气,顺着罗汉双腿间的缝隙,隐约扫视了一眼杨东之后,忍痛爬起来,撒腿就往门外跑去。

    “艹你妈!你给我站住!”罗汉拎起一个酒瓶子,作势要追。

    “罗汉!别他妈追了!!”身后的林天驰一声怒吼。

    “刷!”

    罗汉听见喊声,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随即本能呆愣。

    此刻的杨东双目紧闭,正躺在林天驰怀中,胸口处不断滚落着血珠,在右额方向,一个米粒大小的血洞也在冒着涓涓血流,头骨已经被铅弹击穿。

    “刷!”

    三秒钟后,杨东的眼角和鼻孔同时溢出了血液。

    “叫救护车!快点!!”林天驰红着眼圈一声嘶吼。

    ……

    帐篷外,黄保军正疯狂的向着停摩托车的地方逃窜。

    “谁?站住!”

    “别跑!”

    “……!”

    与此同时,七八个听见这边响动的工人,全都拎着铁锹和锄头迎了上来,刚好堵住了黄保军的去路。

    “踏踏!”

    黄保军看见迎面而来的工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刚走了几步,正好瞧见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面包车的方向盘下面,挂着中国结的车钥匙十分醒目。

    “咣当!”

    黄保军拽开车门一步窜进车里,伸手拧动钥匙,将面包车启动。

    “你他妈给我下车!”黄保军窜进车里以后,一个年轻的工人率先跑到了车边,但是并没有贸然动手,只是举着铁锹喊了一句。

    “刷!”

    黄保军见状,直接把枪口搭在了车窗上:“动一下,干死你们!”

    工人看见黄保军手里的枪,本能后退了两步。

    “嗡!”

    黄保军单手将车挂档后,踩着油门疯狂逃窜。

    ……

    工地外。

    “咔嚓!咔嚓!”

    正在干嚼着一包龙潭方便面的渣土车司机,看见工地方向亮起了车灯,不疾不徐的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喝了一口水,接着放下水瓶,将渣土车启动,并且逐渐向路上驶去,开始迎着工地往里开。

    “嗡!”

    二十秒后,从工地内出来的面包车,继续疯狂逃窜。

    “啪!”

    渣土车内的中年看见对向驶来的面包车,伸手支开了大灯。

    “刷!”

    面包车内的黄保军被灯光打眼,瞬间致盲,本能采取制动。

    “轰!”

    随着中年司机踩下油门,渣土车晃悠了一下之后,车速猛然提升,引擎咆哮着向面包车冲了上去。

    两秒钟后。

    “咣!”

    随着一声闷响,两台车的车头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渣土车毫发无损,面包车的前脸瞬间变形。

    “吱嘎嘎嘎!”

    碰撞过后,渣土车速度不减,继续推着面包车疯狂行进,很快将面包车的半个车身碾压在了车轮下面,并且继续向前搓行了十数米后,才采取了制动措施。

    “咣当!”

    渣土车司机推开门之后,顺着车厢跳了下去,闻着冲击嗅觉的腥臭味道,探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挤在车下,严重变形的面包车,此刻车内的黄保军自肚子往上,已经被撞碎了,大股的血液顺着破碎的残躯向外溢出,顺着车门的缝隙呈线状汇聚在了地上。

    “咔嚓!”

    中年掏出手机,打开闪光灯拍了一张照片之后,发到了一个新建的微信号上。

    “铃铃铃!”

    照片发出去不到五秒钟,电话响起。

    “喂?”中年接通电话。

    “死的人是谁,能确定吗?”电话对面,刘宝龙声音亢奋的问道。

    “不知道,头已经撞碎了。”中年直言回应,随后犹豫了一下:“三合公司这台车,平时只有杨东和罗俊卿、林天驰开,你如果想知道死的是谁,我可以在附近观望一会,按照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只要其中一个人出事,另外两个应该很快就会赶出来。”

    “算了,你如果在现场逗留太久,就没办法脱身了,你先回来,解决李超的事吧。”刘宝龙略一沉吟,便做出了决策。

    “好!”

    中年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向路边的大野地钻去,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另外一边,刘宝龙在挂断了中年的电话之后,拿出常用的手机,给李超拨了过去。

    “喂,龙哥?”正在Z山区的某洗浴内做按摩的李超看见来电显示,随手按下了接听。

    “小超,你在哪呢?”

    “我在外面,处理点私事,怎么了?”

    “你回店里一趟,我跟你说点事。”

    “什么事,电话里说呗?”

    “电话里说不方便,你回来吧。”刘宝龙毋庸置疑的开口。

    “呵呵,行。”

    “嘟…嘟……”

    两人挂断电话后,李超皱眉思索了一下,随即拨通了李静波的电话。

    “喂,小超!”李静波的声音很快传来。

    “杨东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啊,一切正常。”李静波愣了一下后,快速回应道。

    “那可真他妈怪了哈。”李超暗自嘀咕了一句。

    “怎么了?”

    “没事,刘宝龙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店里一趟。”

    “现在这种时候,他找你干什么?”

    “我也奇怪呢,按理说杨东那边既然没事,他不应该这么着急见我啊。”李超听说杨东那边没什么事,心中也犯含糊了。

    “要不,我陪你回去?”

    “算了,你盯死杨东那边吧。”李超说话间,已经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现在刘宝龙手里没什么人可以用,只要杨东那边没事,咱们再握住小戴,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好,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行!”

    李超这边挂断电话以后,穿着浴袍走出房门,看了一眼在休息大厅打牌的博悦等四五个青年:“都别玩了,收拾一下,跟我回店里。”

    “哎!”博悦等人闻言,纷纷起身,跟在了李超身后。

    “回去的时候,身上都带着点家伙。”李超想了想,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

    另外一边,

    最近一段时间没日没夜盯着杨东的李静波,今天第一次开了小差,正在G井子区的某宾馆内跟薛乐缠绵。

    挂断李超的电话以后,李静波总感觉要出事,于是爬起来就开始快速穿衣服,准备回三合工地继续盯梢。

    “老公,都这么晚了,你干嘛去呀?”薛乐看见李静波着急忙慌的样子,嘟着嘴嘀咕了一句。

    “店里有点事,我得马上走。”李静波一边套着裤子,一边语速很快的继续道:“你在这睡吧, 明天一早自己打车回学校,乖!”

    “你干嘛呀,今天是咱们俩恋爱一周年纪念日,你就狠心把我自己扔在这啊?”

    “宝贝,你听话!我真得马上回去!”李静波闻言一笑,转身在薛乐脸上亲了一口。

    “我听什么话呀,你现在是不是混好了,外面有别的女人了。”薛乐气呼呼的质问了一句。

    “傻瓜,你说什么呢,我多喜欢你,你心里没数啊!”李静波抿嘴一笑,然后从手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了薛乐,继续穿着鞋:“我本来想着,在纪念日这天给你买点礼物,但是我最近实在是有点太忙了,也抽不开身,这钱你拿着,喜欢什么,就自己买吧。”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薛乐看着李静波手中的钱,颇感意外,虽然一万块钱不算很多,但是对于高中生身份的薛乐来说,这笔钱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字,薛乐以前没少跟校外的小流氓处对象,但是那些小流氓连自己填饱肚子都费劲,所以都是在蹭薛乐的钱花,他们所谓的处对象,不过就是借着处对象的名义骗点钱花,然后再去三十块钱的小旅店,蹭个便宜炮罢了,像这种别人给她拿钱的时候,薛乐还从未遇见过。

    “给你,你就拿着吧,我出来混一次社会,除了想让我奶奶生活的好一点,剩下的,就是为了你了,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李静波伸手在薛乐头上摸了摸,笑的很诚挚,李静波没撒谎,他是真的很爱薛乐,虽然最近一段时间他没少赚钱,但是除了给薛乐的一万,剩下的全都回家给了奶奶,留给自己的生活费,只有钱包里的不到五百块钱现金。

    “老公!我爱你!”薛乐感动的眼圈泛红,给了李静波一个温暖的拥抱。

    “乖!我走了!”李静波甜蜜一笑,速度很快的下楼,开车向三合工地疾驰。

    ……

    与此同时,一台闪烁着警示灯的救护车呼啸着赶到了三合工地,将嘴角泛着血沫,已经昏迷不醒的杨东抬上了医疗床。

    等救护车离开的时候,工地外的车祸现场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无数警察正在进行现场勘查。

    ……

    另外一边,李超也带着博悦等人,驱车向万昌赶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