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百零二章 不顺利的案件进展(第二更)

    医大附院,杨东病房内。

    等季宾、杨鹏、孙建勋三人赶到医院后,季宾作为中间人,率先指着杨东开口:“大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杨鹏的弟弟,杨东!”

    “呦,这孩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不少啊!”孙建勋看见病床上的杨东,眼神有些意外。

    “勋哥,你好!”杨东没等季宾介绍,便撑着身体,想让自己坐起来回话。

    “哎!这房间没有外人,你又有伤在身,歇着吧,别客气了。”孙建勋用手轻轻碰了碰杨东的肩膀,点到为止的说了一句。

    “勋哥,天驰的事,我已经听我哥说了,他本身已经批了刑拘,是你帮忙运作,他才转的行政。”杨东的眼神充满感激:“我替天驰谢谢了你了!”

    “呵呵,那都是小事,而且林天驰这件案子本就模棱两可,我也没用多大力气!”孙建勋大大咧咧的一笑,坐在了刘悦递过来的椅子上:“我这个人没有那么多说道,既然答应了宾子帮忙照顾你,肯定得说到做到啊。”

    “没错,大勋这个人,你慢慢接触就知道了,他是那种只要跟你交了朋友,就掏心掏肺帮你,但是不想跟你做朋友,你就是给他一座金山,他都不会搭理你的性格,咱们既然坐在这里,就没必要瞎客气。”季宾也在旁边笑了笑:“小东,以后我和你哥不在,有事你就给建勋打电话,慢慢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你勋哥是个多么讲究的人了。”

    “宾子,你别在这瞎捧我昂!”孙建勋闻言无奈一笑,随即扭头看向了杨东:“不过宾子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我跟他已经是几十年的老关系了,在这之前,他从来没跟我张嘴,让我帮忙照顾过什么人,就连他家里最难的时候,他都没跟我开口借过钱,既然他现在能开口,让我帮着照顾你,这个忙,我肯定答应。”

    “宾哥、勋哥,谢谢你们了!”杨东心头一暖。

    “都说不让谢谢了,你怎么还说呢!”季宾咧嘴一笑,打断了杨东的话:“当年如果不是你哥帮我,我这一辈子的人生轨迹,可能早就偏离了,所以咱们今天坐在这里,也是有因果的。”

    “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还提它干啥!”杨鹏听完季宾的话,同样很实在的回应了一句。

    “行,不提了!”季宾笑着接过了杨鹏的话,看向杨东开口道:“小东,按理说你这次住院,我和你哥应该留下,多陪你一段时间,但是明天上午,我们俩就得乘飞机返回三Y了,因为那边的一处工地即将收尾,我们实在是有些忙不开,而你哥又是我最信得过的人,所以他必须得回去,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外一方面,我之所以把你哥带走,也是想着把你自己留下,让你磨练一下,因为你还年轻,你哥可以照顾你一时,却不能照顾你一世,年轻人嘛,既然想在社会上立足,那么不管谁帮你,都不如自己去感受来的真实。”

    “宾哥,这个道理我懂。”杨东认真的点头。

    “东子,话呢,得分两头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最近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但是罗俊卿涉嫌杀人,你又被人枪击,这件事,明显已经走偏了。”季宾点到为止的说了一句,随即话锋一转:“你哥对我有恩,你又是他最在乎的人,所以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把路走偏,如果在大L这边,你实在玩不转,就跟我去三Y吧,先在工地磨炼几年,等时机成熟,我给你们哥俩单独开个盘口。”

    “哎,宾哥!”刘悦听见季宾给杨东开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顿时眼睛一亮:“要不然我跟你走得了呗,我过去给你当个司机啥的都行,我跟你说,我开车贼溜,曾经开着我们村里的拖拉机,能从山顶漂移到山脚……”

    “你快闭嘴吧,行不,斌哥的车是自动挡的,你能开明白吗?”杨东无语的打断了刘悦的话,随即继续道:“宾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你能给我哥一份待遇优越的工作,已经算是对我们家最大的照顾了,而且我手里的生意也做的不错,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至于我们最近遭遇的这些事,也都是阴差阳错造成的,和我们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我的公司能走到今天,已经有太多人为之付出了努力,我不想让它成为泡影。”

    “好,年轻人有闯劲,想要自己干出一番事业来,是豪情,也是志向,既然你不想跟我走,那就好好干,争取干出一番成就来!”季宾拍了拍杨东的胳膊,鼓励了一番后,继续道:“我们今天过来,除了想跟你道个别之外,同时也想介绍你和大勋认识一下,聊聊你案子的事。”

    “哎!”

    杨东心里是真的很关心罗汉和张傲等人的案子,但初次见到孙建勋,也不好多问,见季宾提起这茬,顿时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孙建勋见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吸了吸鼻子,看向了杨东:“小东,我今天过来,是宾子引荐的,在这之前,我跟你哥也没少接触,所以在这个场合,你不要把我当成一个警察,也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外人,如有的问题,都得如实回答我,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帮你解决问题,明白吗?”

    “嗯。”杨东点头:“我知无不言。”

    “我问你,王新明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死在了你们手上?”孙建勋言语直白的开口发问。

    “王新明的死,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感觉,他多半是死在了万昌夜总会的内斗之中。”杨东接过孙建勋的话茬,条理清晰的提起了自己的分析:“王新明来闹事以前,我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告知我他会来三合闹事,所以我提前做好了准备,虽然双方产生了冲突,但是我们下手的时候,手里有分寸,王新明当时受的伤,绝对不致死,对峙进行到后期,是李超忽然出现,跟李静波一起带着王新明离开的,所以我觉得,如果王新明是死于他杀,问题绝对在这两个人身上。”

    “李超?”孙建勋闭着眼睛沉吟了一下这个名字:“昨夜凌晨,市局大案队在大东沟村抓捕了两名你们公司的员工,他们也提供了李超杀害李静波祖母的视频录像,这个李超和李静波,跟你说的是一个人吗?”

    “没错!自从罗汉被捕以后,我就一直在派人盯着李静波,想找到他问清楚王新民的事,从而帮罗汉脱罪,但是没想到,却误打误撞,遇见了李超杀人,勋哥,张傲和豆豆,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他们俩没事。”孙建勋无所谓的摆了下手:“张傲提供的监控录像,从李超进门就开始录了,一直到杀完人才结束,警方之所以现在还没放人,只是因为案件的证据链还没有被整理清晰,等案子办完,他们俩会被释放,大案队那边我也打过了招呼,他们俩不会遭罪。”

    “谢谢。”杨东听说孙建勋已经把人都帮忙安顿好了,顿时感激的一笑。

    “这些跟你们没有关联的案件,还是小事,现在最难的地方,还是在于你和罗俊卿身上。”孙建勋继续开口:“如今王新明已经入殓,而当天送他回万昌的李超和李静波,都已经被警方通缉,消失了踪迹,按照目前的证据来看,没有人能证明王新明究竟是他杀还是车祸,但是目前警方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王新明死前,曾经对他进行过殴打的你和罗俊卿,现在罗俊卿已经被收监,警方几次打算找你了解情况,但是我活动了一下医院这边,他们给警方的答复,是你伤到了脑神经,暂时不能接受问话。”

    “勋哥,罗汉那边,最坏将是个什么结果?”

    “按照警方手中的既有证据,在没有检验到王新明尸体的情况下,很难坐实你和罗俊卿故意杀人的罪名,可是这件案子毕竟牵涉到了人命,并且引起了局里领导的重视,所以你们俩即使最终可以摆脱杀人的罪名,至少也得被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帽子,移送检察机关。”孙建勋的话语没有隐瞒:“如今王新明已死,这件事情是个死局,你们俩恐怕很难逃脱法律的制裁,而我的能量有限,这件事情运作最好的结果,是罗俊卿被判处实刑,然后我帮你研究个缓儿。”

    刘悦听见罗汉要被判刑,顿时一愣,但是没有多说。

    “没有别的办法了?”杨东听完孙建勋的回答,头颅内再次开始传来痛感:“如果我能找到杀害王新明的真正凶手呢?”

    “估计会很难。”孙建勋嘬了下牙花子:“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如今罗汉虽然是以故意杀人的罪名被捕的,可是谁都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会被定性为杀人犯,估计最后也将以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或者扰乱社会治安的其中一条被移送起诉,你们现在跟王新明的死,已经是两件不同的案子了。”

    “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杨东不死心的追问道。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如果警方真的有新的证据,证明王新明是死于他杀,并且跟你们毫无关系的话,这件事情的关注点自然会被转移,到时候我帮忙活动一下,也许还有希望。”孙建勋顿了一下:“可是直到现在,根本没有证据能够证实王新明究竟是怎么死的,既然他能被毁尸灭迹,那么凶手只要不是傻逼,就一定不会再认这件案子了,你明白吧?”

    “嗯。”杨东听见这话,逐渐沉默了下去,孙建勋的话已经很明白了,即使大明的死真的跟杨东等人无关,可是也在无形之中,跟他们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三合这边,必须得出一个人顶罪,而杨东也没有继续跟孙建勋讨价还价,提出自己去替罗汉坐牢这种幼稚的问题,因为即使杨鹏能被杨东说服,那么帮忙运作案件的季宾,也不会点头的。

    ……

    孙建勋等人在杨东病房内,继续逗留了半个小时左右,等到说完了案子的事,又简单寒暄了一会,便结伴离开了医院。

    “东哥,我哥这次进去,不会真的被判刑吧?”刘悦等杨鹏等人离开后,才满脸担忧的追问了一句。

    “明天一早,你出去帮我买一套衣服,一会我给你写一张单子,你再帮我开些药出来。”杨东忍着头部神经愈发强烈的疼痛感,咬牙开口。

    “你买药我能理解,但是你让我买衣服,啥意思啊?”刘悦吸着大鼻涕问了一句。

    “明天你去一趟机场,送送我哥和宾哥,等他们俩一上飞机,你就回来接我。”

    “啥意思,你要离开医院啊?”刘悦顿时一愣:“大哥,咱们别扯犊子了,行吗?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连脑袋上的窟窿还没长好呢,我带你离开医院,万一过来一阵风,直接给你吹死了,这事算谁的啊?”

    “别废话,你要是不想看着罗汉进监狱,就听我的。”短短十数秒内,杨东已经被痛感折磨的面部抽搐,强忍着几乎将他撕裂的剧痛,不容置疑的开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