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下午一点。

    冬日的艳阳透过薄薄的云层,照耀着雪后的苍茫大地,反射出的银色光芒耀的人有些目眩,这天是个难得的温暖天气,所以路边的行人很多,大家都站在和煦的阳光之下,慵懒的享受着这个舒适的周末。

    磐石大厦门前,于志广和吕建伟二人跟着中年壮汉出门后,一起坐进了他的奥迪Q7车内。

    于志广在副驾驶坐稳身体之后,掏出一支烟递给了壮汉:“雷钢大哥,抽烟!”

    “你认识我?”刚刚将车启动的雷钢,听见于志广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有些意外的笑问了一句。

    “我自从进了监狱开始,就一直在给柴哥伺候槽子,所以或多或少的,也听他说过一些你们的事。”于志广待雷钢把烟叼在嘴上,殷勤的递过打火机帮他点燃了烟,随后才继续道:“柴哥对我说,当年你们旗下的一个公司要建厂房,你在征地的时候跟对方起了冲突,对方手里有一把**,还有二十多个人,但是你单枪匹马的拎着刀就冲上去了,后来对伙的弩箭贴着你的额头划了过去,留下了一道伤疤,所以我刚才一跟你照面,就知道你是谁了。”

    “呵呵,看来我大哥还没少对你讲我们以前的事。”雷钢闻言一笑,将车倒出车位,缓缓驶入了公路:“你今天挺幸运的,正好赶上了我跟银行的人过来做评估,否则你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我大哥。”

    “雷钢大哥,我多嘴问一句昂。”于志广见雷钢提起公司的事,顺着话茬追问道:“柴哥出狱的时候,明明跟我说,让我有事来磐石大厦找他,可是我刚才上楼,怎么发现……”

    “聚鼎集团,在我大哥入狱之后就倒了,这些年来,我们为了让他能在里面安心改造,所以始终没跟他提起过公司的事。”雷钢看见于志广欲言又止的模样,并没有避讳这个话题:过当年聚鼎集团在这里办公的时候,磐石大厦是登记在我大哥他小舅子的名下的,所以没有受到波及,现在我大哥出狱不久,手里的资金也不充裕,所以就把磐石大厦抵押给了银行,我今天过来,也是为了办这件事的,你们俩还算幸运,刚好遇见了我带着银行的人来做评估,否则人海茫茫,咱们想遇见也不容易。”

    “那是!那是!”于志广连连点头,而后座的吕建伟听完雷钢的话,心中却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因为他听见雷钢提起了柴华南的经济状况窘迫,也怕对方会趁这个机会在自己身上咬块肉,或者薅点羊毛什么的,现在一个刚在社会上起步的杨东,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如果自己再被柴华南盯上,绝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得凉透了。

    前面的正在交谈雷钢和于志广,明显没有注意到吕建伟愈发难看的脸色,而且雷钢这个人也比较随和,并且没什么架子,对于志广发问道:“哎,你刚进监狱的时候,我大哥没向你问过聚鼎的事吗?”

    “问过,怎么可能不问呢,当时我入狱以后,住的是十六人一个屋的普通监室,后来柴哥听说我是他的老乡,就把我要到了高监,跟他住到了四人间里,负责打理他的起居,当时他向我问过聚鼎的情况,可是以我的段位,也接触不到这些事,所以也没回答上来。”面对在社会上同样威名显赫的雷钢,于志广难免有些拘谨。

    “这几年在里面照顾我大哥,辛苦你了。”

    “应该的。”于志广呲牙一笑:“这是我的荣幸!”

    ……

    另外一边,二力带着两个身边的小兄弟,驱车在健身房接上了杨东之后,四人坐在了附近的一家川味火锅店内,点完菜之后,也没聊什么正事,直接就动筷子了。

    “东子,你尝尝这个,他们家的牛肉挺出名的,每次来市里,我会都过来吃!”二力坐在桌边,辣的满头是汗,用手对脸上扇着风的同时,热情的招呼了杨东一句。

    “哎,好!”杨东坐在二力旁边,同样吃的不亦乐乎,借着吃饭的动作,没有开口说话。

    二力对杨东说,他今天来市里是为了办其他的事,可是两个人心中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二力所谓来市区办事,只是个借口,他其实就是来找杨东要钱的,但是除了吃饭之外,依旧没提钱的事。

    杨东在二力手中借了十万块钱,每个月的利息是五千,而二力请杨东吃的这顿饭,点的也都是价格不菲的菜品,细算下来,结账也需要两千多,二力宁可用半数利息的钱请杨东吃饭,也要跟他见一面,无非是为了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我花两千多块钱请你吃饭,我不心疼,因为咱们是朋友,而你欠我的钱,得如数给我,这是规矩。

    杨东坐在二力身边,自然也知道他心中所想和这顿饭的主题,更知道二力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并且今天这顿饭,已经是二力的底线,如果杨东再把还钱的时间拖到二力下次联系他的话,那么两个人绝对就得彻底撕破脸了。

    不得不说,二力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自从杨东欠款的利息逾期之后,他已经两次联系杨东,却从来不提钱,更没有催过账,不管是从朋友的角度,还是利益的角度,他的做法都让人无可挑剔,也正是因为这样,杨东的心中也更加不好意思,他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此时二力都已经快软成鼻涕了,你再去跟人家耍无赖,这合适吗?

    按理说,在这顿饭上,杨东应该把事情提起来,但是他思来想去,又没办法开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杨东此刻已经把身边能借钱的渠道,全都借遍了,面对二力这边五千块钱的利益,他是真的有些英雄气短,只能继续厚着脸皮装傻。

    对于杨东来说,二力这种软绵绵的讨债方式,比直接催讨更让他难受,因为二力的举动,无异于已经把杨东当成了朋友,而杨东又是一个从来不愿意亏欠朋友的人,在这种氛围下,一桌珍馐让他味如嚼蜡,同时心中也在思忖着,能先从哪里先倒过来五千块钱,把欠二力的利息给还上。

    ……

    十五分钟后。

    “吱嘎!”

    雷钢的奥迪Q7踩下刹车,停在了东港新区的某街区边缘,这条公路距离大海,仅有几百米的距离,站在路边细细聆听,似乎还能听见波涛的声音。

    “到了,走吧。”雷钢招呼了二人一声,随后率先向路边的一栋双层建筑走去,吕建伟和于志广对视一眼,齐齐跟了上去。

    雷钢带二人来的这栋商网,是柴华南临时租赁的栖身地,虽然柴华南目前为止,手里并没有什么生意,但是他毕竟是风光过的江湖大哥,即使此刻的他跟当年比起来,已经落差百倍,但其体量仍旧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所以他此刻的落魄,跟吕建伟想象当中的潦倒,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五分钟后,于志广和吕建伟在位于二楼的办公室中,见到了柴华南本人,柴华南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但身材依旧匀称,梳着一个一丝不苟的油头,而且五官分明,隐隐透着一股英气。

    柴华南的办公室极为宽敞,宽约五米,纵深更在八米以上,堪比一间小户型的住宅,而且内部装修的十分奢华,脚下铺着浅灰色的羊毛地毯,各种价值不菲的实木桌柜有序排列,金辉辉煌的吊顶上挂着欧式顶灯,尤其是房间内面朝大海的一侧,更是一张巨大的落地窗,透过窗子看去,蔚蓝的大海翻着洁白的浪花,一下下的冲击着岸边的礁石,天空中的盘旋的海鸟与远处海面上滑动的邮轮,组成了一幅波澜激荡的磅礴景色。

    以海为画,何其壮哉。

    吕建伟自从进了柴华南的办公室以后,便噤若寒蝉,不知道是因为柴华南的威名在外,还是面前这位中年人强大的气场,总让他感觉有些手足无措。

    “柴哥,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吧。”于志广站在柴华南对面,率先开口打了个招呼。

    “坐吧。”柴华南坐在桌后的老板椅上,声音浑厚的应了一声,他的语句简单有力,虽然不算生硬,但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就带着一股令人不容置疑的穿透力。

    “哎!”于志广待柴华南发话,才拉着吕建伟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钢子,让人送壶茶进来。”柴华南向雷钢吩咐了一句,随后迈步从办公桌后里面离开,向于志广那边走去,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微微皱眉:“你这胳膊是怎么了?”

    “柴哥,我今天过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求你的。”于志广指着身边的吕建伟:“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夫。”

    “柴总,你好!我是新帆绿化的总经理,我叫吕建伟。”吕建伟顺势做了个自我介绍。

    “嗯。”柴华南只是轻轻应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于志广继续。

    “柴哥,最近这段时间,我姐夫被一个地痞缠上了,那个小痞子叫杨东,最早是在农贸市场开小吃铺的,后来因为一些小事,帮了我姐夫一个忙,我姐夫投桃报李,就甩给了他一个绿化工程,这期间,杨东就没少黑我姐夫的钱,等工程结束的时候,我姐夫因为公司周转出现了问题,所以拖欠了杨东一百万的工程款,虽然这笔欠款没有任何手续和书面协议,但我姐夫也没想赖账,只是说让杨东先等等,只要手里的资金丰裕了,马上给他结款,但是杨东不仅不同意,还得寸进尺,要我姐夫拿出公司的一半股份给他抵账,我姐夫不从,他就停了我姐夫手里的工地,我本想出面找他谈谈,结果就这样了。”于志广一脸无辜的把话说完,随即比划了一下吊在胸前的胳膊:“柴哥,你说杨东这不就是在讹人吗?”

    “他说的是真的?”柴华南听完于志广的话,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柴华南。

    “没错,是真的。”吕建伟忙不迭的点头,今天在来见柴华南之前,于志广就说过,柴华南属于触顶的大哥,所以办事的时候,除了利益,也要照顾到自己的名声和面子,所以肯定不能帮着自己去欺负人,想要通过他把事情办妥,只能实话实说,而于志广刚才的一番话,虽然有些混淆黑白,但不置可否的是,他说的事情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吕建伟应了一声后,随即补充道:“柴总,最近一段时间,我的资金链已经恢复正常了,所以我欠下杨东的那笔数额为一百万的工程款,我依旧还认账,只是他咬死了要我公司的股份,着实有些欺人太甚了,今天大广带我来见你,也不是为了想要把这个姓杨的怎么样,就是想让你从中说和一下,我还他钱,而他也别再为难我。”

    柴华南闻言,微微颌首:“行,这个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把欠对方的工程款准备一下,然后来找我。”

    “柴总,这钱我已经准备好了。”吕建伟说话间,低头在手包中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摆在了柴华南面前的茶几上:“我这个人虽然跟社会人士没什么交集,但是今天过来之前,也听大广向我介绍过你的实力,你帮我办这件事,我不会让您白出力。”

    “花钱雇我办事,你觉得自己付得起价码吗?”柴华南微微一笑,但目光锐利的开口问道。

    吕建伟被柴华南扫了一眼,蓦地一怔。

    “当初在监狱的时候,大广帮我刷了三年的碗,我之所以同意帮你,只是因为这份感情。”柴华南压根没再提其他的事,转头看着雷钢:“叫巩辉回公司,这件事,你跟他去处理。”

    “好!”雷钢沉声应和。

    “柴哥,谢谢了!”

    于志广见柴华南把事应了下来,顿时心头一喜,跟身旁的吕建伟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神中,也看到了热切的曙光。

    【Ps:本章四千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