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华南公司,办公室内。 “你们两个,跟对方动手了?还挨揍了?”柴华南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脸颊微微有些泛青的雷钢和巩辉,眼中难掩笑意。 “主要是去之前,我也没想到这群小崽子,敢跟我动手啊!”雷钢坐在沙发上,一脸愤懑:“估计是我们的段位相差太多,所以他们不认识我,唉……这事办的真他妈丢人!” “那这件事,你们想怎么处理啊?”柴华南看着自己挨了揍的两个兄弟,继续笑问道。 “跟杨东在一起的那几个小崽子,已经被少宇他们带回来,关在地下室了,我跟杨东通过电话,叫他过来了。”雷钢点上了一支烟:“吕建伟的事,杨东要是能好好谈,那就谈,他如果还是不要脸,那我就跟他新账老账一块算,往死收拾他!” “行,那这件事,你们看着处理吧。”柴华南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今天晚上我约了一个饭局,先走了。” “好!”雷钢和巩辉见柴华南要走,双双起身相送,陪同柴华南向门外走去。 半分钟后,三人已经站到了公司门前,临时给柴华南充当司机的少宇,也将柴华南常坐的那台迈巴赫停在了台阶下面。 “一群二十出头的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很正常,你们下手要注意轻重。”柴华南走到车边以后,想了想,还是转身交代了一句。 “放心吧大哥,我心里有数。”雷钢点点头,帮柴华南拉开了车门。 “踏踏!” 与此同时,就在柴华南准备上车的时候,一道黑影速度极快的从斜刺里杀出,手中钢枪平举,狭长的枪管子,直接顶在了柴华南的后脑上。 “操!” 站在柴华南身边的巩辉看见这一幕之后,下意识的把手向怀中探去,准备掏枪。 “都别动!” 柴华南身侧,杨东步伐稳健的站在一边,胸前和背后分别跨着一个双肩背包,散发着淡淡的汽油味道。 “小兔崽子!你他妈把枪给我放下!”雷钢和车内的少宇看见这一幕之后,也围在杨东身边,一脸警惕和急躁。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柴华南倒是没有像巩辉和雷钢等人一样紧张,而是微微转身,发现持枪指向自己的,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不禁哑然失笑:“你就是三合公司的那个杨东?” “对。”杨东简洁回应。 “知道这是哪吗?” “知道。” “哦?”柴华南似乎对杨东的回答有些感兴趣,再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华南大哥。”杨东不卑不亢。 “嗬,这事有点意思哈。”柴华南听完杨东的话,嘿然一笑:“那你考虑过拿枪指着我的下场吗?” “考虑过。”杨东认真点头。 “哦?那你考虑出什么结果了?”柴华南微笑质问。 “时间太急,没想明白。”杨东双臂稳稳地端着枪,不卑不亢的回应。 “呵呵,事都没想明白,你就敢过来找我呀?”柴华南愈发感觉可笑。 “对我来说,只要我的兄弟们没事,我能不能离开,无所谓。”杨东话语沉稳,手中的私改猎巍然不动。 “你怎么就确定,我会让他们离开呢?”柴华南正色问道。 “来的路上,我想过咱们俩见面之后的结果,甚至还想过我可能都没等接近你,就被你的人一枪放倒了。”杨东停顿了一下,目光沉着:“对于你来说,一枪打死我,可能和一枪打死一只野狗,没什么区别,我是个无名小卒,身份跟你也不对等,可是华南大哥,你虽然声名显赫,但是名气也并不能为你挡子弹,对吧?” 柴华南沉默不语。 “借你的地方聊聊,可以吗?”杨东见柴华南没吱声,斜眼看着旁边的聚鼎公司,轻声询问。 “把他的人带出来。”柴华南轻声向少宇交代了一句。 杨东听见柴华南的回答,右手持枪,左手掏出一把卡簧刀,对着胸前的双肩包就是一刀。 “哗啦!” 随着刀锋拔出,一股淡黄色的汽油顿时顺着书包的豁口肆意流淌,沾满了杨东的衣襟,随后他把枪口下压,攥住一个防风打火机,抵在了背包上:“华南大哥,请。” “好。”柴华南淡然一笑,步伐稳健的向公司内走去,而旁边始终想要找机会开枪的巩辉,看见杨东脚下不断滴沥的汽油,又咬牙把枪揣回了内兜,冷着脸跟了上去。 公司大厅内。 杨东紧贴着柴华南,跟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胸前的双肩背包中,用豆油桶装着的汽油依旧在缓缓流淌,将沙发浸湿了大片,味道刺鼻。 “我听说,当初是吕建伟带你入的绿化行业,但你现在却要吞了他的公司,这事挺不地道,而且也不合规矩吧?”柴华南体态放松的坐在沙发上,宛若聊家常一般的跟杨东对着话。 “华南大哥,我跟吕建伟的恩怨,其中缘由太多,一两句话我也解释不清楚,但我如果真想讹人的话,今天的枪口应该对准吕建伟,而不是你。”杨东微微一笑,轻声解释了一句。 “我不管你跟吕建伟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这件事他既然找到我了,就必须在我这里结束。”柴华南似乎也没有心思听杨东讲述他们之间的矛盾,不容置疑的开口:“吕建伟欠你的一百万工程款,依旧作数,今天你把钱收下,你这些小兄弟,可以跟你一起走。” “踏踏踏!” 柴华南话音刚落,少宇也带人把罗汉、林天驰和黄豆豆他们一行人从地下室带了出来,众人站定后,同样有几眼枪口指向了几人。 “东子,你……”林天驰看见杨东跟柴华南坐在一起,又闻到空气中的汽油味道,登时一愣。 “没事,我跟柴哥说几句话。”杨东看了一眼几人,发现他们身上毫无伤痕,心中对柴华南好感徒增:“华南大哥,谢谢你没为难我的兄弟们。” “小辉,把钱给他。”柴华南压根没理会杨东的话茬,看着巩辉开口。 巩辉上前一步,重新把那张银行卡摆在了杨东面前。 “华南大哥,这钱,我拿不动。”杨东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银行卡,纹丝未动。 “到现在为止,我都是作为中间人的身份在跟你谈,如果这钱你再不收,那就是我跟你之间的事了。”柴华南终于有些愠怒。 “在此之前,我给过吕建伟机会,可是他看我们年纪小,想要欺负我们,始终压着款不给我们,还耍起了无赖,为了在吕建伟手里把这笔欠款要回来,我们都已经开始靠借高利贷维持生活了。”杨东话音落,沉声静气的看着柴华南:“华南大哥,以你的社会地位,应该干不出跟吕建伟一样恬不知耻的事情吧?” “呵呵,你这是在拐着弯骂我呢?”柴华南先是一怔,随即失笑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既然应下了于志广,新帆的股份你肯定动不了,至于借的贷款,你欠了多少?” “二十五万。”杨东没有虚报,给出了一个实际数字。 “雷钢,在公司账户上提五十万。”柴华南吩咐一句,随后转头看着杨东:“除了吕建伟该给你的尾款,你在外面欠下的外债,我双倍给你,还有异议吗?” 杨东听见这话,顿时沉默,此刻柴华南的态度已经异常坚决了,摆明了要管新帆绿化的事,同时杨东也深知,柴华南能够坐在这里跟自己谈话,绝对不是因为忌惮自己身上的两瓶汽油,而是真的在奔着讲道理的方向说话,之前面对刘宝龙和于志广等人的时候,杨东心中尚且存有斗志,但是面对聚鼎集团这尊庞然大物,杨东心中是毫无胜算的,如果真要硬碰,那么杨东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跟柴华南在这个地方鱼死网破,否则倘若还有下次交手的话,他很可能会连柴华南的面都见不到,就得折了,当初他们几兄弟成立三合的时候,也并非是为了在社会上扬名立万,而是为了让哥几个有个饭碗,并且生活如意一些,所以杨东如果在此刻跟柴华南翻脸,明显蚍蜉撼树,同时也跟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驰。 沉吟半晌后,杨东微微点头,选择了妥协:“华南大哥,我可以接受你开出的条件,但是还有一件事情,你得答应我。” “说。”柴华南不置可否。 “除了一百万的工程款,另外五十万的赔偿,我不要你的钱,必须由吕建伟出,而且得让他亲自送来。”杨东面无表情的提出了诉求。 “可以。”柴华南略一思忖,看向了雷钢:“给吕建伟打电话,叫他来公司。” “好。”雷钢掏出了电话。 趁着雷钢打电话的功夫,柴华南身体微微后仰,靠在了沙发上:“闲着也是闲着,给我讲讲你跟吕建伟的事呗。” “呼!” 杨东见柴华南发问,吐了口气以后,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娓娓道来:“今年夏天,我哥哥因为赌博,在一个叫做李超的小混子手里借了断头贷,要债的时候被我遇见了,我们产生了冲突,后来李超为了报复我,烧了我的餐馆,还把刘宝龙搬出来压我,刚好当时刘宝龙和吕建伟也有矛盾,所以吕建伟找到了我,给了我一个绿化工程,条件是让我解决掉他跟刘宝龙之间的纠纷,这期间发生的事太杂,我就不多说了,等刘宝龙被注射死刑以后,我去找吕建伟要尾款,但是他却忽然反水了……” 柴华南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的听着杨东讲述,全程都没有插过一句话。 …… 半小时后,吕建伟的陆地巡洋舰打着转向灯,缓缓停在了柴华南的公司门前。 车内。 “大广,你说咱们俩现在进去,真没事吗?”吕建伟知道杨东也在柴华南的公司,所以有点肝颤的向身旁的于志广询问了一句。 “哎呀,你放心吧,在柴华南的公司见面,杨东就算再敢拼命,他又能把你怎么样啊。”于志广听见这话,倒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嘴角微抬:“杨东如果但凡有点智商,他都不会在这跟咱们扯犊子的,因为他在外面动咱们,是咱们两家的事,但是要是敢在那扇门里面对咱们动手,他就是在挑衅柴华南,你说,他可能办这么傻逼的事么?” “嗯,你说的也对,那就走吧,咱们进去跟他见见。”吕建伟琢磨了一下于志广的话,心中随即安定了几分,随后夹着手包推开车门,与于志广一起向公司内走去。 此刻的聚鼎公司大厅内,杨东和柴华南并肩坐在沙发上,雷钢和巩辉则分立在左右,目光不善的盯着杨东,在几人对面,少宇带着十多个青年,纷纷架着林天驰和罗汉等人的胳膊,旁边的几眼枪口杀气腾腾。 吕建伟走进大厅,感受到现场有些微妙气氛以后,又看了看大厅内手持刀枪的二十来口子人,主动避开了杨东的目光,对柴华南点了点头:“柴总!” “姓杨的,你他妈还没死呢?!”之前被杨东撵着满大街跑的于志广,为了给自己提气,指着杨东怒骂了一句,柴华南闻言,只是略微斜了于志广一眼,后者就十分明智的住口了。 柴华南坐在沙发上咧嘴一笑,看向了有些拘谨的吕建伟:“老吕,刚才杨东过来找我谈了谈,本来我的意思,是你给他一百万,这件事就算了,可是他心里有气,不同意啊。” “柴总,这……”吕建伟听见这话,以为柴华南是要准备抽身事外,顿时一惊。 “除了工程款之外,他还要五十万赔偿,你能接受吗?”柴华南随即补充道。 “能!”吕建伟听见这个条件,先是一愣,随即心头大喜,此时距离酒店吴总给吕建伟的最后通牒,已经只剩下三天时间,在这种时候,如果能够花五十万把事情解决,已经大大超出了吕建伟的心理预期。 【Ps:本章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