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双方人马,汇集麻将馆

    麻将馆内。

    刘悦坐在牌桌上替瑶瑶打牌,本身也是为了消磨时间,并没在意这点输赢,看见陈志邦宛若疯狗一般的模样,还以为他是输急眼了,所以直接从筹码里拽出了两张代表一百块钱的红色妃子,往麻将机上一摔:“你他妈要是不差钱,还能因为二百块钱跟我炸毛啊?钱退给你,我不JB跟你玩了,这总行了吧!”

    “哗啦!”

    陈志邦听见这话,忽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侮辱了,随后伸手就探进领口里面,把自己那根一百多克的大金链子拽了出来:“小B崽子,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觉得我像是差钱的人吗?”

    “我他妈看你好像个血彪,我艹你血姥姥的!”刘悦被陈志邦炫金链子的举动整的一愣,随后顿时皱眉:“你在脖子上面栓根狗链子,有啥好显摆的呢,要是真牛逼,真有钱,你就把它扔了呗!”

    “我凭啥扔了?”陈志邦跟刘悦急眼的原因,除了牌桌换人的事情之外,也是因为这个人天生就比较犟,听完刘悦的嘲讽,直接跟他打起了嘴仗。

    “你不是有钱吗,那你把链子扔了,然后我赔你一个,多大点事啊。”刘悦往椅子上一靠,翘起了二郎腿:“别以为这个社会上就你有钱任性,就他妈好像我不任性似的。”

    “行,你想跟我拼一下实力,是吗?”陈志邦听完刘悦的回应,直接把链子扯下来,攥在了手里:“我这条链子,价值三万二,我现在把它扔海里,你赔我一万六,咱俩一起赔钱,谁不掏谁是孙子,你敢吗?”

    “行,你扔吧!”刘悦此刻感觉陈志邦像个傻逼似的,也懒得跟他计较了,完全出于顺口的接过了一句话。

    随着刘悦和陈志邦吵起来,其余几桌的人也纷纷停下动作,开始劝着二人。

    “老陈,听吴姐一句劝,这事就拉倒吧,大家就是话赶话说到这了,你这么认真干嘛呀!”麻将馆的老板娘站在一边,开口劝了一句。

    “就是啊陈哥,你说你现在也混得有头有脸的,跟一个小孩较劲干啥!”隔壁桌一个纹着花臂的小青年,也跟着开口劝道。

    “不行,我今天就非得跟他把这个事掰扯明白了!艹他妈的!”陈志邦这个人,平时就属于那种性格执拗,而且死要面子的人,房间里的人不劝还好,等这些人一说话,尤其是花臂青年说他混得不错以后,陈志邦登时上头了,随后两步走到了窗边。

    “咣当!”

    陈志邦右手攥着金链子,左手直接把临海一侧的窗子推开了。

    “哗啦!”

    窗外海浪喧嚣。

    “嗖!”

    满心怒火的陈志邦抬起手,直接把手中的金链子甩出了一道抛物线,瞬间消失在了波纹荡漾的海面上,看见他的举动,麻将馆里的人集体一愣。

    “来,掏钱!”陈志邦把金链子扔出窗外之后,转身向刘悦伸出了手。

    “掏啥钱啊?”刘悦之前也没想到陈志邦真能把链子扔了,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好像还没见过这么虎逼的人,所以听见对方问话,明显有点懵逼的反问了一句。

    “艹你妈,刚才咱们俩是不是说好了,我把链子扔了,你出一半的钱。”陈志邦呼哧带喘的看着刘悦:“一万六,痛快的给我!”

    “我去你大爷的,你他妈把自己的链子扔了,你找我要什么钱啊!”刘悦闻言,顿时梗起了脖子,此刻他虽然也在气头上,可是一想到要因为打嘴仗而掏出去一万多块钱,他肯定不舍得,而且他平时大手大脚的,再加上给瑶瑶买了一些东西,卡里也确实没有这么多钱。

    “你别他妈了个B的在这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咱俩不是说好了吗,这钱谁不给,谁就是孙子!”陈志邦不依不饶。

    “行,那你赢了,爷爷!”刘悦听见这话,顿时呲牙一笑,平时张傲他们就挺愿意开这种玩笑,大家互相骂一句,彼此也不掉肉,所以刘悦都已经闹习惯了,顺口就接了一句。

    “刷!”

    陈志邦万万没想到,刚刚还跟自己针锋相对的刘悦,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就服软了。

    “行了,这回你赢了,我也服了,你过瘾了吗?”刘悦看见陈志邦的表情,咧嘴一笑,拿着筹码迈步向麻将馆老板走了过去:“吴姐,把帐给我结了吧,我不跟这个傻逼玩了。”

    “我艹你妈!你他妈耍我玩呢?”陈志邦看着刘悦的背影,发现自己因为五毛钱的小麻将,而损失了一条价值三万多的金链子,气的眼睛都红了。

    “链子是你自己扔的,我也没把刀架在脖子上逼你扔,而且我现在也服了,怎么还能叫耍你呢?”刘悦看见陈志邦心疼的模样,咧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去你妈的!”陈志邦看见一脸笑意的刘悦,心中怒火中烧,抄起一把椅子,直接奔着刘悦抡了上去。

    刘悦虽然不如陈志邦有钱,但是要论打架,他肯定不怵陈志邦,一看对方奔自己动手,侧身闪开这一击之后,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反手就抡了回去。

    陈志邦此人虽然不上道,但这么多年也不是安分的主,打架斗殴更是常事,所以看见刘悦举着烟灰缸奔着自己头上砸过来,顿时发现这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也挺虎,当下把椅子一扔,用胳膊挡了一下。

    “嘭!”

    刘悦手中的烟灰缸砸在陈志邦的胳膊上,直接把他砸的退后了两三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再次对着陈志邦的肚子补上了一脚。

    “咕咚!”

    陈志邦被刘悦一脚踹退了两三步,被脚下的暖水瓶一绊,顿时仰面带倒在了地上。

    “艹你妈的,你不是挺有钱吗,来,你看看银行卡里的余额,能不能替你抗揍!”刘悦看见陈志邦倒地,直接扑了上去。

    “哎,别打了!”

    “差不多行了!”

    “快拉开!”

    “……!”

    麻将馆里面的其他人看见俩人打起来了,纷纷开始上前拉架,混乱中,刘悦手里的烟灰缸也被人夺走,但他本身就是一个打架易冲动的人,所以挣开两个拉架的人以后,直接扑在了陈志邦身上。

    “你妈B,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陈志邦被刘悦按在地上,不断地开始挣扎、反击。

    “嘭!”

    刘悦一拳下去,登时将陈志邦打的鼻血长流:“去你大爷的!你他妈就是玉皇大帝,我打你你不也出血吗!”

    “你妈B!你妈B!”陈志邦被刘悦一顿炮拳闷在脸上,感觉视线天旋地转,但嘴里始终没闲着,宛若老娘们打架一样的挥舞着双手,将刘悦脸上挠的全是血印子。

    “今天我非得治治你这张破嘴!”刘悦看着身下吐沫星子横飞的陈志邦,抓起旁边的不锈钢水壶,对着他嘴上就砸了下去。

    “嘭!”

    一声闷响过后,陈志邦感觉嘴唇一阵火燎般的疼痛,上唇被牙一咯,登时划开了一道口子,开始顺着嘴角往外淌血。

    “小刘,别打了!再打真把人打死了!”麻将馆的老板娘看见陈志邦吐血,也不知道他伤在哪了,开始使出吃奶的力气上来拉住了刘悦,旁边几个熟客看见老板娘一个女的都这么拉架了,也再次上前,终于将刘悦和陈志邦分开了。

    “小B崽子,你敢打我,是吧!”恼羞成怒的陈志邦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根本没感觉到疼,伸手指着刘悦:“艹你妈,你要是个爷们,就站在这别走,我今天非得JB找人弄死你!”

    “你吹牛B,我就在这等着,看你怎么弄死我!”刘悦一点不惧的应了一声。

    “行,今天我要是让你站着走出这个屋,我他妈不姓陈!”陈志邦扔下一句话,转身回到麻将桌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小刘,听姐一句话,你快点走吧!你可能不知道,这个陈志邦真是在社会上混的,等他找人过来,你就走不掉了!”麻将馆的老板娘看见陈志邦真要打电话叫人,面色焦急的劝了刘悦一句,除了出于关心的角度,她也是真怕这件事情闹大了,会影响她麻将馆的生意。

    “吴姐,刚才这个B养的说了什么,你也不是没听见,我现在要是走了,这人真就丢到姥姥家了!”之前刘悦跟陈志邦拌嘴的时候,可以出于玩笑的角度管对方叫一句爷爷,可是现在架已经打起来了,他肯定不能临阵脱逃,所以十分认真地回应了一句。

    “哎呀,小刘啊,你这孩子咋这么犟呢,陈志邦混了这么多年,你以为他是白混的呀,你整不过他!”吴姐再次劝了一句。

    “我能不能整过他,不得整完了才能知道吗,吴姐,这事你别管了,我自己能处理。”刘悦扔下一句话之后,也走到一边拨通了电话。

    麻将馆内。

    陈志邦此刻已经拨通了郝麻子的电话:“我在海锦园小区的这个麻将馆让人给打了,你马上帮我拢点人过来!”

    “你说什么玩应?”电话另外一边,正在洗浴中心做着按摩的郝麻子闻言,顿时一脸无语:“海锦园的那个麻将馆,你就算坐在那玩一天,输赢总共都不带超不过五百块钱的,你他妈跑到那种地方,去跟人打什么架呢?”

    “现在我架都打完了,你跟我说这些有啥用啊。”陈志邦梗着脖子犟了一句:“反正我已经挨揍了,你就说这事你管不管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