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边的街灯下面,杨东看见柴华南把电话打过来,调整了一下情绪,将手机递到了耳边:“喂,柴哥!” “哈哈,你这小子,过年怎么都没给我拜个年啊!”柴华南笑问一句。 “哎呦,你看我这个记性,怎么还把这茬给忘了呢。”杨东咧嘴一笑:“过年好啊,柴哥!” “行了,别扯这些虚的了,你在哪呢?” “禁毒支队。” “你去哪干嘛去了?”柴华南微微一怔。 “我有个弟弟,涉嫌贩D被抓了。”杨东犯愁的回应了一句。 “哎呦,没看出来,你玩的还挺大,手下能人辈出啊。”柴华南闻言,顿时玩笑了一句。 “柴哥,你可别笑话我了,我都快愁死了,你不知道,平时我这个弟弟老实巴交的,也不爱吱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卷进了涉毒的案子里面!” “今天晚上,我有个酒局,缺个开车的司机,你过来帮我开趟车吧。”柴华南闻言,笑着回了一句。 “酒局?”杨东闻言,也不禁哑然失笑:“柴哥,大初一的就出去喝酒,不怕嫂子卷你啊?” “她吹牛逼!”柴华南不屑一笑:“我柴华南英雄一世,可能被女人缚住手脚吗,我平时让着她,是因为不愿意跟她一般计较,可是我如果非要出去喝酒,你认为谁能拦住我?谁敢拦着我?” “咳咳。”杨东听见这话,有些无语的清了清嗓子:“柴哥,咱们不是外人,好好聊天吧,行吗?” “呵呵,你嫂子今天带着俩孩子回娘家拜年了,我说身体不舒服,就没去。”柴华南咧嘴一笑:“我在家呢,你抓紧过来吧,如果把我伺候好了,你弟弟这事,我或许还愿意帮你打听一下。” “你要是开始就说这句话,我早都到你家门口了。”杨东听完柴华南的话,顿时起身,向路边的共享单车停放处走去。 …… 半小时后,杨东蹬着自行车,脑门冒汗的赶到了柴华南家楼下,拽开迈巴赫的车门之后,坐进了正驾驶:“柴哥,去哪啊?” “往W房店那边走吧,我朋友在那有个私人庄园。” “哎,好嘞!”杨东闻言,将车启动挂挡,平稳的向别墅区外驶去。 “刚刚你说,你有个弟弟被缉毒支队抓了?” “对。” “分局?” “市局。”杨东听见柴华南提起这事,也没继续等他问话,便开口补充道:“名叫李静波。” “嗯,你开车吧,我打个电话。”柴华南说话间,拿出手机翻找着通讯录。 杨东闻言,再就没搭茬,开始专心开车,十数秒后,柴华南拨通了电话:“老马,过年好啊……嗯,我也挺好……呵呵,我还行,没什么落差,公司业务基本都没了,我操心的事也少了……对了,我向你打听个人呗……最近这两天,缉毒那边抓了个小孩,是我公司的一个员工……嗯,名字叫做李静波……你放心,我在里面蹲了五年,规矩我懂,不会靠偏门起家的,而且你也知道,我要是想翻身,光靠贩D也没戏……哈哈,行,那我等你电话……” 柴华南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就斜靠在了座椅上闭目养神,过了五分钟左右,他的手机再次响铃,柴华南随即接通了电话:“喂,老马……嗯……嗯,我知道了……谢谢了啊……哈哈,行啊,喝酒都是小事……好,那就先这样……” 电话挂断之后,柴华南扭头看着杨东:“你这个叫李静波的小兄弟,最近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啊?” “柴哥,你咋还这么问呢?”杨东顿时蹙眉。 “刚才缉毒那边的人回消息,说李静波这件案子,是被人匿名举报的,而且警方是下午三点接到的举报,而李静波是晚上十一点五十七分被捕的,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李静波自从出现开始,就已经迈进了警方的布控圈里!”杨东快速回应:“而且对面的人,提前半天就知道了他要办的事。” “李静波被捕之后,在里面很抗拒审讯,说自己是冤枉的,可是又不肯透露实情。”柴华南顿了一下:“市局的老马跟我说,如果李静波继续在这件案子里面负隅顽抗,不肯正面交代问题,只能按照贩D处理,因为态度恶劣,估计还会重判。” “小波说他是冤枉的?”杨东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点。 “对,他说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去帮人送的东西,但是具体是帮谁送的,他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如果案件这么发展下去,而且李静波又无法自证清白的话,这件案子,他无法脱身。” 杨东闻言沉默。 “你应该知道,这种贩D的案件,危害的是整个社会,这种案子,谁也帮不上忙,李静波那边,我会让人帮忙照顾一下,但也仅此而已。”柴华南轻声开口。 “柴哥,谢了。”杨东听见这话,将车微微提速,也没再说多多问。 …… 一个半小时之后。 永宁河畔的一家私人庄园内,柴华南前往了宴会厅喝酒,杨东和其余人的司机在食堂吃完饭之后,大家被准许自由活动,趁着其他司机在庄园内闲逛的时候,杨东则走回到车内,开始往外面拨打着电话,他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顾北明的。 “东哥,过年好!”顾北明笑着开口。 “嗯,你在哪呢?” “我在内M老家呢,怎么了东哥?” “哦,没事。”杨东听说顾北明回了老家,停顿了一下:“黄占武在哪呢?” “他好像也回老家了吧,今天上午我们还打电话拜年了呢。”顾北明话音落,随即话锋一转:“对了东哥,今天小波跟你联系了吗,中午我给他打电话,怎么没打通呢?” “啊,我也是有事找他,但是联系不上,才想着问问你。”杨东听完顾北明的回答,也岔开了话题:“对了,小波今年是在哪过的年,你知道吗?” “之前我叫他来我家这边过年,但是他没答应,我感觉,他应该是跟他对象一起过了。”顾北明随口回应。 “小波这个女朋友的联系方式,你有吗?”杨东听见顾北明提起李静波的女友,再次追问了一句,之前因为杨东他们出海的时间,是跟罗汉和李静波他们交替的,所以杨东没有见过赵佳童,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 “没有。”顾北明笑了笑:“那女的毕竟是小波的对象,我们留她的联系方式,这多不合适啊。” “也对,那你先忙吧,我再问问别人。” “哎,对了东哥,我虽然不知道小波那个对象的联系方式,但是我知道她是在柏林豪勒上班的,之前我跟小波去接过她。” “柏林豪勒?” “没错,那个女孩是在那坐台的,她在场子里的名字叫嘉瑶。” “好,我知道了。” “嗯。” …… 杨东这边挂断一个电话之后,随后又给罗汉拨了过去。 “喂,东子!” “小波出事了,你回市里吧。” “他怎么了?”罗汉闻言,皱眉问了一句。 “昨天晚上,他被警察抓了,涉嫌贩D。” “贩D?这不可能啊!”罗汉猛地提高了音量:“我跟李静波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对他挺了解的,这个孩子虽然偏执,但是绝对不可能干这么傻逼的事!” “在这一点上,咱们俩的看法是一样的,所以我才让你回来,你说,小波贩D的事,会不会是被黄占武和顾北明拖下水的?”杨东思忖片刻,直言问了一句,自从杨东在柴华南口中听说李静波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就感觉到了这件事情不对,可是李静波同时也死咬着不肯供出主犯,那么在杨东看来,这件事肯定是内部问题,而李静波这么做,也一定是为了保住某个人,再一结合李静波那个狭窄的交际圈子,杨东下意识的就把目标定在了他的两个朋友身上。 “不会。”罗汉听完杨东的话,直接开口拒绝:“黄占武和顾北明这两个人,是在走投无路之下,被小波留在身边的,所以他们俩对小波的感激之情很深,而且这两个小孩很仗义,如果贩D这件事真的跟他们有关系,也应该是他们俩保小波,而不是小波保他们俩。” “那这件事就怪了,李静波豁出去自己蹲监狱,也不肯正面交代问题,那他想保护的人,究竟是谁呢?”杨东抿着嘴唇嘀咕了一句,继续问道:“小波有个女朋友,你见过吗?” “吃饭的时候见过几次。”罗汉应了一声:“好像叫什么李佳童还是赵佳童的。” “知道她住哪吗?” “不知道。” “小波这次被捕,实在有些蹊跷,你先回来吧,这件事我得查一下。” “东子,你刚刚不是说,李静波被捕之后,在里面什么都不肯说吗,这种事他自己都不配合,咱们查下去,真的有用吗?”罗汉不太托底的问道。 “李静波性格固执,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又没有亲人,咱们既然接受他进了三合公司,那他现在出了事,我就必须得管他,因为有些他自认为是正确的事,在我看来就是在犯傻。”杨东停顿了一下:“他可以自暴自弃,但是咱们不能放弃他,否则他这辈子就真的毁了。” “我懂了,我这就给小悦打电话,让他跟我回去。” “好!” “嘟…嘟……” 话音落,杨东又给林天驰等人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李静波的情况,把张傲、黄豆豆、顾北明、黄占武等人全都叫了回来。 大年初一这天晚上,因为李静波被捕的事,三合公司的所有人员集体与家人辞行,开始奔赴大L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