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三百零二章 人为安排的一系列巧合

    杨东挂断陌生人的电话之后,将车启动,缓缓向小区外驶去,同时拨通了柴华南的号码。

    “喂,小东。”柴华南很快接通了电话。

    “柴哥,小雨在你旁边吗?”杨东听见柴华南的声音,直言问了一句。

    “我现在人在公司,正往家里走呢,你找小雨,怎么不给他打电话呢?”

    “哦,是这样,刚刚小雨的手机丢了,捡到手机那个人把电话打给了我,所以我就想找小雨确认一下,既然你不在家,那我就过去看一眼吧。”因为之前是罗汉亲自护送柴雨琪回的家,而且刚刚杨东也见到了罗汉进门,所以并未多想的回应了一句。

    “呵呵,这孩子,整天丢三落四的。”柴华南闻言一笑:“等你取完手机,直接去我家吧,我有事跟你聊。”

    “好嘞。”

    杨东跟柴华南通话间,已经驱车赶到了小区门外,缓缓汇入了车流。

    ……

    另外一边,张晓龙站在青云丽舍小区楼下,挂断杨东的电话之后,把手机卡卸下去,重新装回了柴雨琪的手机内,同时换了个号码,再次给杨东拨打了过去。

    “喂?”杨东的声音传出。

    “你好,我就是刚刚跟你通话,捡到手机的你那个人,现在我那个电话已经没电了,这个是我自己的号码。”张晓龙笑着解释了一句:“等你到了青云丽舍小区之后,我在六号楼下等你,我穿了一套米黄色的运动装,如果找不到,你可以再打这个号码联络我。”

    “麻烦了,我十五分钟左右就能到。”

    “好的。”

    张晓龙语气毫无波澜的应了一声,随后微微一笑,坐在旁边的台阶上嚼起了口香糖,神色怡然,因为刚刚这个电话打出去之后,不管杨东会不会来取柴雨琪的手机,他心中的计划,都已经开始缓慢推进了。

    ……

    与此同时。

    市区内,一家名叫智利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某办公室内。

    “老柳,有动静了,赖宝芸的电话开机了!”一个已经在电脑前守了三天的中年,忽然提高音量,对着躺在沙发上小憩的柳效忠喊了一句。

    柳效忠所在的这家智利商务,其实就是一个披着咨询公司外衣的侦探事务所,在我国,私家侦探是一个界定很模糊的职业,1993年,公安部曾发布通知,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设各种形式的民事事务调查所、安全事务调查所等具有私人侦探性质的民间机构,像是受理民事、经济纠纷,追讨债务以及安全技术防范咨询,或者涉及个人隐私的调查等等,都是被明令禁止的。

    2002年,国家工商总局调整了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新增的项目就包括提供私人保镖,开设侦探公司和寻人调查等安全服务,不过侦探公司被允许注册,并不代表着私家侦探行业的禁令已开,而且国内也并没有任何法律确立私家侦探的法律地位,也就是说并没有认定其违法,也没有承认其合法,而且私家侦探也颇多掣肘,只能行驶普通公民的合法知情权,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调查,无法涉足刑事侦查活动,而且私家侦探在受理调查的过程中,又不可避免的会触及到目标的很多个人隐私,而这一行为本身就是不合法的,所以这个团体,就是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擦边球行业。

    综上所述,在这种没有明确定性的环境下,大多数的私家侦探事务所,都披着“咨询公司”、“商务调查”,或者律师事务所行使“收集证据”和“调查公众事务”的外衣,因为侦探这个行业本身就带有一定性质上的违法行为,所以也有很多私家侦探压根就没有开设公司,而是直接去接私活的,同时这个行业也比较混乱,很多二把刀的私家侦探,在干活的过程中都是带有一定的暴力色彩的,即直接靠打手逼供获取情报,但是也有一些比较高端的人才,会采取一些相对专业的技术手段,看起来也更有专业人员的味道。

    柳效忠这次找的人,叫做白红利,是智利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也是一名从业多年的私家侦探,当年民渔协会曾经遭遇过很多次的渔**名抵制,最后都是白红利出面,帮忙揪出了其中的负责人,完美解决了问题,所以他跟古保民和柳效忠等人,也算是有合作关系的老熟人了,这次赖宝芸失踪之后,柳效忠也第一时间找到了白红利,希望能够通过他,而获得一些有用的线索。

    白红利在接到柳效忠的委托之后,就派出公司的员工盯紧了赖宝芸弟弟赖大泽的行动,开始对赖宝芸的社会关系、人际往来及资金流动进行了密切关注,同时也对赖宝芸的手机号码进行了全时监控,不过由于赖宝芸这次的失踪太过离奇,所以白红利手中掌握的情况不多,只能用这种相对粗笨且效率低下的办法,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作为一名从业十多年的私家侦探,白红利的专业素养是毋庸置疑的,自从他接了这个活开始,跟自己的助手二人,已经倒班在电脑前盯了三天,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赖宝芸的电话开机,还真被白红利找到了线索。

    白红利守在电脑前,看着软件上传来了赖宝芸电话号码的信号波动之后,十分亢奋的嚎了一嗓子,随后就开始伏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起了键盘。

    “扑棱!”

    办公室内,正躺在沙发上小憩的柳效忠听见白红利的喊话,猛然坐起了身:“老白,你说什么?”

    “赖宝芸,她的电话开机了!”白红利敲着键盘,头也不抬的快速回应道:“有很强的信号波动,应该是跟什么人通了电话!”

    “你能确定,号码是赖宝芸的吗?”柳效忠提高音量确认了一句。

    “咱们合作了这么久,你看我失过手吗?”白红利似乎是对柳效忠的质疑有些不满,抬头反问了一句。

    “她的电话是打给谁的,你清楚吗?”心急如焚的柳效忠根本没察觉到白红利的情绪,迈步走到电脑旁边,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查不到,这个得让我在通讯公司的线人帮忙,不过我这个号码所在位置的定位已经找到了。”白红利说话间,翻转了一下显示器,将屏幕对准了柳效忠,指着电子地图开口:“中青街,青云丽舍住宅区,以六号楼为中心点,二百米范围内!”

    “哥们,谢了!”柳效忠扔下一句话,转身抄起茶几上的五四手枪往后腰上一揣,快步离开了办公室,而始终守在门外的三个青年,看见柳效忠的动作,也齐刷刷的跟了上去。

    ……

    十多分钟之后,杨东驾驶着商务车,停在了青云丽舍小区门前,随后步行着走进了小区内,径直向六号楼走去,但是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一个穿着米黄色运动装的人,于是再次掏出手机,拨通了之前给自己打过来的那个电话号码。

    “喂?”另外一边,正蹲在某绿化带后面换衣服的张晓龙,声音沉稳的接通了电话。

    “你好,我现在已经赶到青云丽舍六号楼了,可是没看见你的身影啊。”杨东扫视着四周,开口询问道。

    “哦,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上班来不及了,所以就先走了,不过那个手机我藏起来,就在六号楼一单元楼门口,垃圾桶后面的绿化带里,你一低头就能看见。”张晓龙不疾不徐的解释了一句。

    “你把手机藏起来了?”杨东听见这话,微微蹙眉,迈步向垃圾桶的方向走去:“朋友,既然你上班来不及了,之前为什么没让我直接去你的工作单位取电话呢?”

    “呵呵,当时我捡到电话之后,直接就给你拨号了,也没想那么多。”

    两人交谈间,杨东迈步走到了垃圾桶旁边,低头看了一眼,柴雨琪的手机果然放在后面,弯腰捡起来之后,微微一笑:“手机我拿到了,谢谢你啊!”

    “没事,应该的。”

    “你看我是给你交点话费,还是给你拿点现金啊?”杨东按了两下手机的开机键,看见屏幕上闪烁的电量不足提示,继续问道。

    “不用了,一件小事而已,咱们就当交朋友了,我这边还要工作,先不说了啊!”张晓龙扔下一句话后,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将手机关机,并且再次换上了一张新的手机卡,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另外一边,孑然一身站在通信公司大厅里等待的赖宝芸,伸手接通了电话。

    “按照我教你的办法,在通信大厅找个号贩子,把你的手机卡过在他名下。”张晓龙系着衣服的扣子,开**代了一句。

    “我女儿呢?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女儿?”赖宝芸语气急促的问了一句。

    “我不能保证你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女儿,但我能告诉你的是,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话去做,那你一定永远都不会再次见到她。”张晓龙懒洋洋的扔下一句话,随后就没再给赖宝芸答话的机会,将通话结束。

    六号楼下。

    杨东手里握着柴雨琪的手机,皱眉思忖了数秒钟后,重新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迈步走出了小区,径直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吱嘎!”

    与此同时,柳效忠驾驶着一台捷达轿车,赶到青云丽舍门前之后,刚把车停稳,刚好遇见了从小区里出来,正准备上车的杨东,一愣过后,直接抽出了后腰的手枪,伸手指向了杨东:“把这小子抓住!快!”

    “刷!”

    柳效忠话音落,车内的其余三人纷纷掏出了随身的匕首和大卡簧,打算推开车门。

    “踏踏!”

    与此同时,一名身着制服的警察从另外一侧,迈步就向柳效忠所在的车辆走了过来,看见车外的警察,柳效忠一怔过后,把手里的枪扔在了座位下面,当初杭毅龙和郝麻子在民渔协会总公司门口被枪杀的那天,柳效忠已经作为枪击案的主犯被通缉了,所以此刻看见警察,他十分肝颤,强行镇定着情绪。

    “咚咚咚!”

    那名警察向这边走来之后,顺着路边停滞的一排私家车的车窗向里面看了看,等走到柳效忠这台车边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伸手敲了敲车窗。

    “刷!”

    柳效忠看见警察的动作,降下了车窗:“警官,有事啊?”

    “辖区派出所的,刚刚接到举报,说附近有人用飞针猎杀宠物犬,麻烦配合一下调查。”警察动作标准的敬了个礼:“驾驶证、行驶证,打开后备箱。”

    “哎,好。”柳效忠伸手打开后备箱,随后又掏出了车的行驶证,以及伪造的驾驶证递了过去。

    “你叫刘泉强?”警察看了一下柳效忠驾驶证上的照片,确认了一句。

    “对,没错。”柳效忠点头应了一句。

    “呵呵,咱俩是本家啊,我也姓刘。”警察微微一笑,走到私家车后侧,看了一眼捷达空空如也的后备箱,围着车转了一圈,顺着副驾驶一侧的车窗重新把驾驶证和行驶证递给了柳效忠:“谢谢配合!”

    “没事,应该的。”柳效忠笑容僵硬的答了句话,再一看杨东所在的方向,那台商务车早已经消失无踪,眼神愤恨的看了一眼依旧在检查其他车辆的警察,暗骂一声之后,把车原地掉头,很快消失在了街道上。

    “忠哥,咱们不找赖宝芸了?”后座青年看见柳效忠把车调头,开口问道。

    “在这地方,咱们恐怕找不到她了。”柳效忠听见这话,喘着粗气回应了一句。

    ……

    小区门前,穿着一身警服的张晓龙看见柳效忠驾驶着捷达轿车离开,将手中的证件还给旁边一台私家车的车主,步行着向小区门口停着的长安奔奔走了过去,同时掏出手机,拨通了同伴霍恩阳的号码。

    “喂,龙哥。”霍恩阳很快接通了电话。

    “赖宝芸的女儿,安顿好了吗?”张晓龙坐进奔奔车内,脱下警服的外衣,开口问了一句。

    “放心吧,一切安好。”

    “行,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找人过去替你,然后咱们俩去一趟沈Y,先研究一下岳子文他儿子的活动轨迹。”张晓龙将车启动之后,单手扶着方向盘驶离了小区门前。

    “你那边的事,都办妥了?”

    “呵呵,柳效忠刚刚已经看见杨东了,这边的事,得给他们一段时间慢慢发酵。”张晓龙靠在车的座椅上,驾驶着车身狭小的长安奔奔,在车流中不断地穿插前行。

    【Ps:本章四千字。

    感谢‘上流痞子'的打赏支持,今日三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