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三百零三章 海运业务

    通讯公司大厅内。

    赖宝芸按照张晓龙的指示,花费三百块钱,将自己名下的手机卡,过给了一个在门口找来的号贩子。

    自从我国开始实行网络实名制和通讯实名制以后,对于不记名手机卡的管控就越来越严,而且在登记很多信息的时候,那些不记名的手机卡是没办法进行注册的,这种环境下,便给一些不法分子有了可趁之机,这些以前靠倒卖号段为生的黄牛们,又开始大肆收购务工人员,或者偷盗而来的身份证,帮别人用陌生身份开卡,然后倒手卖给不法分子,从中赚取高额差价,而这种卡的好处就是,即便出了事,也查不到使用的人究竟是谁。

    赖宝芸在通信大厅把自己常用的手机卡更换了一个名字以后,将补回来的卡随手扔进了垃圾箱,随后从通信大厅的后门离开,乘坐一台黑出租车,消失在了繁华的街道上。

    十五分钟后,杨东驱车赶到了柴华南家的别墅区,把车停在门外之后,迈步走进院子,按响了柴华南家的门铃。

    “咣当!”

    房门敞开后,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站在门口,看着陌生的杨东,很有礼貌的微微颔首:“先生,请问您找谁?”

    “你好,你就是马姨吧。”杨东看着妇女,微微一笑。

    “哦,你就是杨先生吧,快,快请进!”柴华南家的保姆见杨东开口,微微让开了身子:“柴先生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等您!”

    “哎,谢谢!”杨东微微点头,进门开始换鞋。

    “马姨,谁来了?”穿着一身居家服的柴雨琪听见门廊这边说话的声音,也迈步走到了门口,对杨东撅了下嘴:“我还说让你下午去陪我看房子呢,你怎么才来呢?”

    “还不是因为你啊。”杨东闻言一笑,掏出了兜里的手机:“给!”

    “呦,你今天是真长心了呀,还知道送我礼物呢!”柴雨琪看见杨东手里的东西,笑眯眯的接了过去,看清之后,俏皮的皱了下眉:“哎,这不是我的手机吗,怎么跑到你那去了呢?”

    “一天天没心没肺的,手机丢了都不知道吧。”杨东换好拖鞋之后,继续解释道:“你的手机丢了,但是被一个陌生人捡到了,他给我打了电话,我过去取的。”

    “我手机丢了?丢在哪了?”柴雨琪一头雾水的问了一句。

    “中青路那边。”

    “中青路?我也没去过那个地方啊?”柴雨琪再次皱眉:“而且我的手机是有密码的呀,他怎么用我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你说什么?你的手机有密码?”杨东听完柴雨琪的回应,顿时一愣,因为他之前跟那个陌生男子通话的时候,清晰的记得对方跟他说,自己是在捡到手机,并且在没有密码的情况下,才给杨东拨的电话。

    “对啊,我手机肯定有密码啊。”柴雨琪被杨东的样子逗得一笑:“你别跟我开玩笑了,这个手机是不是你在门口捡的?我记着罗汉送我回来的时候,我还在车上跟我闺蜜聊微信来着呢,怎么可能丢到中青路那边呢!”

    “你稍等一下。”杨东满面不解的打断了柴雨琪的话,翻动着手机电话本,很快拨通了孙建勋的电话。

    “喂,小东。”

    “勋哥,帮我查个电话号码呗?”

    “查号码,什么号码?”

    “我这有个手机号,我想知道机主是谁。”

    “行啊,你说吧。”正坐在办公室内的孙建勋,顺手打开了连接公安网的电脑。

    “159……”杨东翻着电话本,把之前跟自己通过话,但早已经被赖宝芸过户的陌生号码重复了一遍。

    “机主叫符金斗,男,三十四岁,F建人。”孙建勋看着屏幕显示的信息,开口回应了一句。

    “勋哥,谢谢啊。”

    “客气。”

    “嘟…嘟……”

    杨东这边挂断孙建勋的电话之后,眉头紧锁,因为他此刻也摸不准柴雨琪的电话,怎么会出现在了一个她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更不知道,对方让自己过去取一趟手机的意义是什么。

    “小东,你不到客厅里坐着,在那杵着干什么呢?”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柴华南,看见杨东面色纠结的站在门口,开口问道。

    “没事,我打个电话。”杨东微微一笑,迈步向客厅走去。

    “哎,你还没回答我呢,我手机到底哪来的?”柴雨琪再次追问。

    “哦,就是在门口捡的,我逗你玩呢。”杨东微微一笑,岔开了这个话题,同时翻出微信,速度很快的给林天驰发了一条消息:你立刻去中青路青云丽舍小区,想办法调取九点钟到十一点之间,小区正门,还有六号楼附近的监控。

    “叮咚。”

    林天驰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并没有问个中原因,内容只有一个字:妥。

    “闺女,我跟小东聊点事,你去帮我们沏壶茶呗?”柴华南并没理会杨东低头鼓捣手机的小动作,对柴雨琪笑着开口。

    “行,等着吧。”柴雨琪知道柴华南要跟杨东谈正事,微微点头,跟保姆马姨一同转身离开。

    “我听说,你最近这几天去了个好地方啊,度假去了?”柴华南等柴雨琪离开之后,笑着对杨东开口问道。

    “柴哥,你别埋汰我了。”杨东知道柴华南指的是自己因为“未遂”而被蹲拘留的事,脸色泛红的开口回应。

    “怎么样,你们公司的事,都处理好了吗?”柴华南看见杨东脸红,岔开话题问道。

    “算是好了吧。”杨东微微点头。

    “什么叫算是好了?”柴华南饶有兴致的笑了笑。

    “现在我们已经在捕捞行业抽身了,资金也已经回笼了,可是抽身之后,下一步打算干什么,还没想好。”

    “大致目标呢,有什么中意的行业吗?”

    “柴哥,说实话,没有。”杨东跟柴华南对话,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并没有绕弯子:“当初我进入捕捞行业的时候,就是冒懵进来的,真的没想到这个行业的利润有这么高,所以我原本是打算在这里起家的,可是你也看见了,凭我们三合公司的实力,想跟古保民掰腕子,肯定得掰个骨断筋折,所以我即使再垂涎这个行业,也只能等身板养好了之后,再回来跟他摔跤,我们这次仓促抽身,虽然保住了利益,但是对于前路,真是一点规划都没有。”

    “你摔不过古保民,这是正常的,毕竟他已经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十多年了,要论拼命,你们俩一人一条,真干起来,或许谁生谁死尚未可知,但是你如果想从商业领域斗一下,去跟他拼财力,你完全是幼儿园小朋友跟泰森练搏击,别说打赢了,就算想把他打疼了都难。”柴华南笑着接过了杨东的话:“此刻抽身,对你而言是明智之举。”

    “柴哥,那你别逗我了,我这哪里能算得上什么明智之举啊,完全就是迫不得已,毕竟我身后,还有有一大家子人呢。”杨东颇感无奈,又十分现实的开口回应。

    “之前你来我家吃饭,说准备退出捕捞行业的时候,我也想过你的去路,于是就托朋友帮你问了问,你别说,还真有个合适的活。”柴华南侧脸看着杨东:“海运行业,你感兴趣吗?”

    “海运?柴哥,这个活成本太高,我好像干不动啊。”杨东听见这个活,顿时失笑,因为海运行业,用的都是商船,也就是货轮,一艘普普通通的万吨级货轮,最低价值也得在三四千万左右,至于那些吨级稍微高一些的,直接就上亿了,至于更大一些的,例如二十万吨级的散货船,价值更是得四五个亿,所以杨东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以三合公司的小身板,想掺和进海运行业,就跟小鸡崽子想掐死老鹰也没啥区别了。

    “你放心吧,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是这样的,我曾经有个朋友,现在是市内一家海运集团的高层,他们公司有一项承包业务,你每年交五百万的承包费,然后公司配给你一条万吨级的货轮,你只要负责把货轮打理好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干的话,可以先签一个季度的合同,适应一下环境,海运这个活相对稳定,而且也没什么风险,怎么样,你感兴趣吗?”

    “柴哥,这个活确实不错,但是我今天可能没法答应你,因为我们之前做的是渔船,对海运的事一点不懂,而且这个活的投资也比较大,这种关乎公司未来走向的事,我得回去跟其他人商量一下。”杨东听完柴华南的话,微微一怔,没有当场答应,因为柴华南甩给他的这个活,太肥了,已经大大超过了杨东的胃口。

    “可以,我跟那个朋友的关系还行,你什么时候想好了,给我答复就行。”柴华南似乎也料到了杨东会犹豫,并没有把话说死,随即话锋一转:“哎,你前几天那个未遂,是真要去啊,还是演给小雨看的?”

    “柴哥,你怎么还想起来问这件事了呢?”杨东听见柴华南重新把事情扯回到了自己蹲拘留的事情上,有些无语。

    “小东,我也是从年轻人的时代过来的,所以劝你一句,感情这东西,就应该顺其自然,你不能因为小雨的母亲跟你说了什么,或者因为小雨父亲是问我,就刻意去的疏远她,这丫头你不了解,你要是给她惹急了,她真能做出来雇人揍你的事。”柴华南莞尔一笑:“当然了,我跟你说这番话,不是非要你们有什么结果,我们家里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你嫂子虽然有心管她,可是浩哲还小,你嫂子分身乏术,我每天也琐事缠身,而雷钢、巩辉和定远他们跟小雨也有代沟,小雨同样也不愿意跟他们接触,但是她自己在外面疯跑,我又放心不下,所以我也希望你平时能帮我照顾好她,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

    “柴哥,你放心,我明白了。”杨东听完柴华南的话,点头应了一声。

    ……

    与此同时,张晓龙已经开着那台不起眼的奔奔,接上了霍恩阳,沿便道向沈Y方向疾驰而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