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五百章 一样的话,不一样的效果

    兴发出租车公司。

    “铃铃铃!”

    就在杨东和林天驰交流的同时,李兴发的手机铃声也急促的响了起来,看见来电显示,李兴发微微蹙眉,迈步走到了房间外面,看见这一幕,杨东收起手机,正襟危坐。

    大约一分钟后,李兴发重新走回了房间内,看着众人:“你们几个,谁叫杨东?”

    “我是。”杨东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呵呵,你这小崽子挺有意思。”李兴发看着杨东,咧嘴一笑:“既然你是为华南大哥办事,那我进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呢。”

    “我这人面子薄,上学的时候,就觉得有事找家长,挺磕碜。”杨东同样笑着回应道。

    “今天这事,确实有点误会。”李兴发舔了下嘴唇:“分局那边,我已经撤案了。”

    “那我谢谢你了,李哥。”杨东嘴上客气,但脸上却一点表情没有。

    “刚才我在电话里听说,你找卫卓,是为了让他帮你把苗鹤荣勾出来,对吧?”李兴发再问。

    “嗯。”杨东点头。

    “小卓,你现在就给苗鹤荣打个电话。”李兴发看着满身是血的卫卓,点头吩咐道。

    “老舅……”卫卓闻言一愣。

    “听我的,打吧。”李兴发语气毋庸置疑的回应道。

    林天驰坐在沙发上,看见李兴发的态度改变如此之大,有些愣神的看着杨东:“你刚才跟老柴联系过了?”

    “不是我联系的老柴,是他联系的我。”杨东顿了一下:“老柴知道咱们要动林忠虎,提前铺好了这边的关系,所以李兴发的电话打出去之后,老柴就接到消息了,跟李兴发通话的人,是巩辉。”

    林天驰听见这话,呆愣半晌后,才有些懵逼的开口道:“老柴,牛逼啊……”

    “这事,老柴牛逼是一方面,李兴发也不是傻子,他进门之前,就知道咱们是为什么来的,最近兰江村那边的事闹的挺凶,他不可能一点风声听不到,这种事,他也不想沾上。”杨东顿了一下:“李兴发说的那个隗局,已经退休三年了。”

    “操,合着他白话白天,是在那诈唬咱们呢。”林天驰瞬间通透:“他这个电话打出去,就是递关系的,是不?”

    “算是吧。”杨东低头点燃了一支烟:“如果他发现咱们背后没什么硬人,今天这事,他肯定不会低头。”

    “呵呵,这个人挺篮子。”林天驰瞄了李兴发一眼,语气揶揄,低声道:“为了攀上老柴这层关系,连自己的亲侄子都豁出去了!”

    两人说话间,卫卓也被李兴发手下的两个青年扶了起来,眼中满是委屈:“老舅……”

    “这事,我不是奔他们,而是一个老朋友找到我了。”李兴发微微点头:“过后,老舅单独补偿你!”

    卫卓听见这话,沉默数秒后,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翻动电话本,找出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拨了过去,侧目看了杨东等人一眼,顺手按开了免提。

    “喂,卓子。”彩铃响了几声之后,苗鹤荣的声音传了出来。

    “老苗,今天的事,你办的有点不地道了吧!”卫卓脸颊浮肿,口齿不清的问道。

    “你怎么了,说话声怎么还变了呢?”苗鹤荣笑着反问一句。

    “我他妈刚拔完牙!”卫卓十分憋屈的回应了一句,继续开口道:“之前你说让我帮你找人,就是处理点债务纠纷,但是最后不仅动了枪,而且我找去的人,还被警方扣了好几个,这事,你让我怎么跟人解释?”

    “哥们,今天的事,的确出了点纰漏,这事怪我了。”苗鹤荣也没犟嘴,很直白的应了一句。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跟你计较对错的,不过现在我找的人被抓了,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要不然以后我这名声,可就彻底臭了,你懂吗!”卫卓继续开口。

    “你放心,我苗鹤荣是啥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不可能让你在中间难做,这事你想怎么处理,你说话,行吧!”苗鹤荣十分仗义的回应了一句。

    “之前你找人办事,人头费是按照一千给的,现在人进去了,也得按这个价给人家算,在里面蹲一天,你就得出一天的钱。”

    “行,这钱我认!”苗鹤荣接过了话:“这样吧,你先替我把钱垫上,等我手头的事处理完,如数给你送去,行吗?”

    “老苗,我拿你当朋友,但你是不是拿我当二五子了?”卫卓听见这话,眉头紧蹙:“我找人帮你办事,然后还得帮你垫钱,有这样的道理吗?”

    “呵呵,你这人真有意思,咱俩这么多年朋友,我还能诓你啊!”苗鹤荣无语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停顿了一下:“这样吧,我现在确实不方便露面,等晚上吧,天黑以后,我把钱送到你家去,这行了吧?”

    “你别涮我昂!”卫卓打了个预防针。

    “你又不是他妈羊肉卷,我闲着没事,涮你干鸡毛!”苗鹤荣笑了一声:“晚上整点好酒好菜,我去你家跟你喝点!”

    “行,电话联系吧!”

    “妥!”

    “嘟…嘟……”

    语罢,苗鹤荣直接挂断了电话。

    腾翔看见两个人把事聊得不错,顿时咧嘴一笑:“你看,明明几句话就能办成的事,你非得跟我们装逼,平白无故挨顿揍,你说,你这是图啥呢?”

    卫卓听见这话,直接瞪着眼睛转身,还在淌血的脸上,异常狰狞。

    “行了,咱们都别在这杵着了,来俩人,马上带小卓去医院。”李兴发看见卫卓这个眼神,也觉得自己这件事办的有点不仗义,直接摆了摆手,让人架着卫卓离开了办公室,同时看向了杨东:“现在你让卫卓办的事,他已经办了,这事,就这么拉倒呗?”

    “李哥,今天的事,我确实冲动了,要不然,这医药费我出吧。”杨东咧嘴一笑,假惺惺的开口。

    “净扯淡,我跟华南大哥这都多少年的关系了,这点钱还能让你们出吗?行了,今天的事既然是个误会,咱们也就算不打不相识了。”李兴发摆了摆手:“卫卓那边,我自己处理,你们该忙啥忙啥,等苗鹤荣晚上来电话,我跟你们联系。”

    “李哥,那今天的事,就对不起了,我这几个弟弟,性格确实有点冲动。”杨东继续虚与委蛇的客气着。

    “年轻人嘛,正常……”

    ……

    几分钟后,杨东一行人离开了兴发出租车公司,纷纷上车离去。

    迈腾车内,杨东拿起手机拨通了柴华南的号码。

    “事办成了?”柴华南接通电话,开口问道。

    “有你给我托底,必须办成啊!”杨东笑着回应道。

    “嗯,办成就好。”柴华南语气平淡:“殡葬项目的批文,我已经让大辉在跑了,等你那边的地块整合以后,随时可以动工。”

    “好,那我这边加把劲,争取尽快把事情办妥。”杨东顿了一下,有些好奇的问道:“柴哥,有个事我没想明白,我之前跟李兴发接触的时候,感觉这个人的脾气应该挺犟啊,你究竟让辉哥跟他说了什么,才让他这么给你面子?”

    “他不是给我面子,是给钱面子。”柴华南同样一笑:“大辉跟他说,今天的事他如果能忍,聚鼎就能让兴发的业务开展到市内来,如果他坚持要闹下去,那么我这边就豁出来一个人进去蹲几年,但是在我手下的兄弟出来之前,整个大L境内,他兴发公司的车,就算去乡下拉大粪,都接不到活。”

    “呵呵。”杨东听见这话,顿时无语的笑了笑,没吱声。

    “你傻笑什么呢?”

    “刚才在屋里,李兴发报警之前,我跟他说了一样的话,但是他站在枪口前面,都没惯着我。”杨东顿了一下:“结果这句一模一样的话,到了你嘴里,他就服了,你说气人不?”

    “李兴发在你手里有枪的情况下,都敢报警,是因为他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而他之所以会撤案,是因为他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朋友。”柴华南顿了一下:“好好干吧,只要兰江村的项目支起来,我争取让明年的这个时候,你不用依靠任何人,自己说话就能好使。”

    “你如果这么说的话,我就算为了让自己能硬起来,也必须得好好干啊。”杨东咧嘴一笑,没羞没臊的回了一句。

    ……

    当晚七点多钟,市郊废品站。

    “驼哥,这边你照应着点,我出去一趟。”苗鹤荣跟驼子打了个招呼之后,背着一个旅行包,抬腿就要出门。

    “你白天刚动完枪,现在正是敏感的时候,要去哪啊?”驼子斜眼问了一句。

    “今天在店里办事的人,是卫卓给我找的,现在有几个人进去了,卫卓找我要说法呢。”苗鹤荣拍了一下在腰间斜跨的旅行包:“我刚在大哥那要了十万块钱,给卫卓送点慰问金过去。”

    “就这点事,还用自己办啊,小硕,你……”

    “驼哥,算了吧!”苗鹤荣见驼子准备吩咐别人去替他送钱,摆了下手:“今天卫卓找人帮我办事,现在人进去了,他心里也正是没底的时候,如果我不露一面的话,他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估计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我们俩都属于十多年的铁哥们了,没事。”

    “行,那你早去早回吧。”驼子见苗鹤荣坚持要亲自去,也就没说别的。

    “用我给你带点啥回来吗?”

    “带条烟吧。”

    “妥了!”

    ……

    卫卓的家在P兰店的外滩九号住宅区,位于住宅楼的二十层,站在窗前,便可以将大半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内。

    此刻,杨东正站在客厅的窗前,极目远眺,想要看清远处的山脉,但入目所及,却尽是璀璨灯光。

    “铃铃铃!”

    随着杨东握在手里的手机急促响铃,他抬头看了看来显:“喂?”

    “苗鹤荣到楼下了,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帮他叫电梯。”卫卓低沉的声音,顺着听筒传了出来。

    【今日三更,祝大家除夕安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