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智公园,树林内。 张頔从家里跑出来之后,此刻也不能确定今天晚上到底是谁要抓自己,更不知道温铁男是不是警察,不过他心中多少也能清楚,对方的人,多半就是为了老李别墅的事来的,张頔知道老李的身份,自然也知道,对方一旦把自己盯上了,那么接下来的事,一定小不了,所以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大L这地方不能呆了,必须得跑路,张頔脑中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处境,迈步就拐进了一条小路,向他藏自行车的地点走去。 “刷!” 与此同时,前方忽然亮起了一阵光芒,晃得张頔挡住了眼睛,随后小荣左手开着手电,右手拎着大卡簧,迎面就走了上来:“小B崽子!你继续跑啊! “我艹!”张頔听见这话,转头就要跑。 “砰!”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登时震彻山林,在张頔身后三米处,温铁男对天崩了一枪之后,枪口平举:“小傻篮子!你给我跪下!” “大哥!别!别开枪!”张頔被枪声震得心中一颤,当即跪倒在地,呼吸急促,根本没敢反抗。 “嘭!” 温铁男看见张頔跪倒,窜上前去之后,对着他头上猛地砸了一枪把子:“你个B养的血彪!你不是能跑吗!接着跑啊!” “大哥!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张頔捂着脑瓜子一声哀嚎。 “艹你妈的!你就是张由呗?”小荣攥着大卡簧,用拇指抵住刀背之后,用剩下的刀尖,对着张頔肩膀就是一下。 “大哥,我叫张頔……” “噗嗤!” 小荣听见这话,对着张頔身上又是一刀:“哎呀我艹!你还敢犟嘴!你是张頔还是好迪,跟我有关系吗?” “大哥!别打了!我不犟嘴了!”张頔感受到刀口传来的刺痛,嗷的嚎了一嗓子,十分顺从的开始求饶。 “小B崽子,我问你啥你说啥,能做到吗?”温铁男听见这话,把枪口顶在了张頔额头。 “能说!能说!”张頔感受到枪口的冰冷,吓的全身哆嗦,语气变调的开口回应道。 “在翰墨林居偷东西的事,是你干的吧?”温铁男眯着眼睛问道。 “大哥,你……”张頔听见温铁男提起翰墨林居的事,本来打算继续撒谎硬撑,但是看见他手里的枪,还有握刀准备上前的小荣,哆哆嗦嗦的点了下头:“是我。” “偷的东西在哪呢?!” “……” 一分钟后,温铁男和小荣一起,拽着张頔向下山的道路走去,同时拨通了韩亮的电话号码。 “阿男?”韩亮瞬间接通电话。 “人抓住了,藏东西的地址也问出来了!”温铁男直言开口。 “漂亮!”韩亮听见这话,情绪开始变得亢奋:“哥们!张頔手里的东西,你务必要帮我拿到!” “放心吧,那地方离我这,最多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车程,等东西拿到手以后,我给你消息!”温铁男应了一声,直接挂断电话,加快了脚步。 …… 新秀街,泰安公寓,羿可天出租屋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了?”坐在地上的羿可天看见杨东向他走来,捂着胸口回应道。 “嘭!” 罗汉听见这话,对着羿可天的小腹又是一脚,随后弯腰攥住羿可天的手掌,猛然发力。 “啊——” 羿可天感觉自己的手掌被罗汉一攥,如同骨头碎裂一般,额头登时冒汗:“大哥!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饶了我吧!行吗?” “想不起来,那我就帮你回忆一下!”杨东伸手抓起床头柜的钥匙,直接抵在了羿可天的指甲缝上:“你在翰墨林居,都干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干,我不知道什么翰墨林居!”羿可天呼吸急促,大脑一片空白。 “噗嗤!” 杨东听见这个回答,手臂发力,钥匙顺着羿可天的指甲缝,直接扎了进去,随后手腕一挑,一枚指甲盖应声弹飞。 “啊——” 羿可天感受到十指连心的痛楚,不自觉的一声惨叫,周身痉挛。 “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别挑战我的忍耐力!”杨东攥着钥匙,抵在了羿可天的第二枚指甲上面:“好好想一想!” “大哥!别!别整了!”羿可天看见自己满是血液的手掌,本能间就要往回抽,但罗汉的手掌宛若铁钳,让他根本没法反抗。 “还没想起来,是吗?”杨东猛然伸手。 “啊!!” 随着手上的第二枚指甲被掀掉,羿可天的身体不自觉间蜷缩在了一起,身上的冷汗如同水洗:“别整了!你们想问什么!我说!我说!!” “翰墨林居的盗窃案,你跟张頔一起做的,是吗?”杨东见羿可天崩溃,语速极快的问道。 “对!”羿可天疼的嘴唇颤抖,微微点头。 “除了你们俩,还有别人参与吗?” “没有!”羿可天强忍着疼痛,眼圈含泪的继续道:“大哥,我偷东西,就是为了赚点钱,你别杀我!行吗?!” “林沫呢,她参与了吗?”杨东根本没理会羿可天的哀求,继续问道。 “她不知情,动手那天晚上,我给的饮料里,掺了安眠药!” “我问你,你和张頔盗窃的东西,里面有一个黑色皮夹的日记本,这东西放在哪了?” “不知道!我没注意到什么皮夹子!”羿可天大口喘着粗气:“林沫那个别墅地下室里,东西实在太多了,我和张頔打开保险柜之后,就把里面的现金、黄金和手表那些东西,一股脑的装进了一个袋子里,当时我们都挺紧张的,没仔细看……” “东西在哪呢?”杨东继续追问。 “东西没在我跟张頔手里,被我们藏起来了,张頔说,这些东西现在太烫手,得放一段时间,降降热度!”羿可天捂着哗哗淌血的手掌继续道:“香工街那边,有不少废弃厂房和旧办公楼,张頔在那边的一个院子里,租了一个平房的破仓库,平时是专门用来存放赃物的!” “你能找到吗?” “我去过一次……” “带着他,走了!”杨东听见这话,对罗汉吩咐了一句,快步向门外走去,同时拨通了巩辉的电话号码。 “小东?” “辉哥!你现在立刻往香工街方向走!”杨东直言开口。 “羿可天吐口了?” “对,东西被他和张頔,放在香工街那边了!”杨东语速很快的解释道:“从我这里到达香工街,至少需要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张頔的住处,距离那边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如果张頔被人抓了,而且吐口的话,对方一定比我先到!” “他姥姥的,这事怎么赶的这么寸呢!”巩辉听见这话,也十分烦躁的骂了一句:“我现在往那边走,你把详细地址,发到我手机上!” “好!” …… 与此同时,小荣驾驶的别克君越,已经距离香工街咫尺之遥,仅仅还剩一个街区,就能赶到张頔藏东西的地点。 “嗡嗡!” 就在小荣驾驶着轿车,即将通过最后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在后座上挟持着张頔的温铁男,正好抬头看向了车载导航,顿时皱眉:“妈了个B的,咱们今天怎么这么点背呢,小荣,往右拐,绕过去!” “绕过去?”小荣闻言一愣:“男哥,咱们过了这个路口,可就到地方了!” “你他妈瞎啊!没看见导航上那个箭头指着的方向写着‘前方铺路'吗!”温铁男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从右边绕,抓紧!” “哎!”小荣听见这话,直接打着右转向拐到了另外一条路上。 “大哥,那个……”张頔听完两人的对话,张嘴就要跟温铁男说话。 “艹你妈!你有啥意见啊?!”温铁男攥着仿五四,目光凶狠的喝问道。 “没、没事……”张頔看见温铁男这个眼神,当即一哆嗦,把接下来的话咽进了肚子里,而他原本只是想告诉温铁男,导航上的提示,是“注意不要汇入前方辅路”,而并不是什么“前方铺路”。 就这样,温铁男由于自己并不扎实小学二年级文化功底,再加上把张頔吓的没敢吱声,直接导致了他将原本还剩下不到一公里的路途,彻底改变了一个方向,而这么一绕,他至少需要再多走十几公里的路途。 十几公里,在驱车的过程中,并不算是很远的距离,但是在今晚这场争分夺秒的竞争当中,却显得格外重要。 …… 六七分钟后,巩辉的路虎一路呼啸,直接通过了温铁男绕路的那处红绿灯,按照导航提示,赶往了张頔藏赃物的地点。 又过了三分钟后。 “吱嘎!” 巩辉的路虎沿街边停稳之后,他和车上的三个小青年一起下车,穿过一个已经没有了门窗的废弃大楼,径直走向后院,找到了杨东发来的仓库位置。 “刷!” 巩辉的手电光芒照在面前一处平房屋门上,看见上面还挂着锁,心中登时轻松了不少:“门干开!” “嘭嘭!” 旁边的一个青年闻言,直接抄起一块砖头子,对着门锁开砸。 “咣当!” 门锁破碎,几人涌进屋内,开始翻找起来。 “辉哥,东西在这呢!”一个青年掀开角落的一块破塑料,指着两个麻袋开口喊道。 “打开看看!有没有一个笔记本!”巩辉拿着手电凑了上去。 几分钟后。 三个青年抬着两个麻袋走出了仓房,巩辉手里也握着一个黑色的皮质日记本,拨通了杨东的电话:“小东,账本找到了!” “呼!” 电话对面,已经开着迈腾,一路闯了无数红灯的杨东闻言,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擦了擦脑门的汗水:“他妈的!东西找到!咱们今天就算没有白忙!” “呵呵,可能今天晚上别人找张頔,不是因为这份东西来的,只是咱们太敏感了吧!”巩辉咧嘴一笑:“不管怎么样,东西拿到就好,这样吧,我现在回公司,你也抓紧往回赶吧,咱们见面聊!” “吱嘎!” 就在巩辉带着三个青年刚刚走出废弃大楼的同时,外面再次泛起了刹车声,随后别克君越缓缓停在路边,耀眼的车灯,瞬间将巩辉一行人笼罩其中。 这天晚上,由于温铁男看错了导航上的一个字,直接导致他们这伙距离窝藏赃物地点最近,而且出发最早的人,却比原定路程晚了十多分钟才赶到现场。 别克车内。 “大哥,他们手里拿的,就是我在翰墨林居偷的东西!”张頔认出对方手里抬着的麻袋之后,指着几人喊了一句。 “哎呀我艹,带头那个人,不是聚鼎公司的巩辉吗!”小荣在看见巩辉的瞬间,就把他认了出来,因为巩辉在社会上确实比较出名,所以算是大多数混子都认识的熟脸。 “艹你姥姥的!咱们都折腾一宿了,今天爱JB谁谁,东西我必须得拿下!”温铁男本身就跟聚鼎公司的人有仇,再加上韩亮那边还给他开出了二十万的费用,所以他此刻看见巩辉那边没几个人,毫不犹豫的推开车门,拎着枪就窜了下去。 “巩辉!你他妈还认识我吗!”温铁男推开车门之后,拎着枪就嚎了一句。 “我艹!”巩辉借着灯光,看见温铁男的面容之后,登时一愣。 “辉哥,怎么了?”杨东在电话里追问了一句。 “妈了个B的,温铁男来了!” “谁?”杨东闻言一愣。 “艹你妈!我说话你好像听不见,是吗!”温铁男看见巩辉握着手机还在通话,迈步就跑了上去。 “我去你妈的!”巩辉犹豫了短短一瞬间,直接把手机向温铁男砸了过去,随后把手搭在后腰上就要掏枪。 “砰!” 在巩辉扔手机的一瞬间,温铁男毫不犹豫的直接搂火,之前他为了堵杨东,已经窝了一肚子的气,此刻看见聚鼎的人,算是彻底憋不住了。 “咕咚!” 巩辉被温铁男一枪击中,人应声倒地。 “艹你妈的!你们几个把东西给我放下!”温铁男枪口调转,再次指向了搬着麻袋的三人。 “扑棱!” 与此同时,巩辉从地上猛然起身,对着温铁男甩手就是一枪。 “砰!” 枪声乍起,击碎了静谧夜色。 【本章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