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多钟,林天驰和张傲、刘宝三人在一家洗浴睡醒之后,在附近随便的找了一家特味羊蝎子饭店,吃起了晚饭。 “宝哥,吃完饭之后,咱们找个歌厅,喝点酒,娱乐一下去啊?”林天驰虽然睡了一下午,但是因为他们这两天日夜颠倒,体力和精力透支的有点大,所以脸色仍旧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憔悴。 “算了吧,出去喝酒有啥意思啊,抓紧吃,吃完咱们就上山了!我媳妇的裤裆都在家闲了半年多了,我哪有功夫跟你出去扯犊子!”刘宝这个人是个纯粹的赌徒,对于耍钱之外的事,很难提起兴趣。 “哎呀,啥事不都得劳逸结合嘛,最近这段时间,咱们去哪玩都是输,我感觉咱俩肯定是走背字呢,整不好找个姑娘串串点子,这运气就好起来了呢!”林天驰嘿然一笑:“我前一阵子出去吃饭,认识了俩姑娘,模样正经不错呢,而且是纯良家,一会我把她们叫出来,咱们喝点呗,万一撩上了能睡一下,就当转运了!” “也行,那就听你的,等串完了点子,咱们再上山!”刘宝听完林天驰的话,微微琢磨了一下,还真的就点了点头,而他之所以点头,并不是说忽然对姑娘来了兴趣,而是听见了林天驰的那句串点子,像他这种老牌赌徒,普遍比较迷信,既然林天驰把话说了,他如果不做的话,总感觉自己会一直点背。 “来吧,走一杯。”林天驰呲牙一笑,跟刘宝碰了一下杯。 大约半小时之后,三人吃过晚饭,就在附近找了一家环境相当不错的Ktv,开了一间包房,而林天驰在安顿好了刘宝之后,也借故去了一趟卫生间,拨通了大L那边一个朋友的电话号码。 “喂,驰哥?”电话对面很快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我让你给我找的人,你找好了吗?”林天驰直言问道。 “放心吧,人已经快下高速了,很快就能到你那了!”林天驰朋友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确定没问题,是吗?”林天驰皱眉再问。 “你放心吧,他们都是外地人,以前一个去过沈Y的都没有,在当地更不可能有啥社交圈子。”朋友认真回道。 “行,等人到了,我把钱给你转过去。”林天驰满意的点了点头。 “哈哈,谢谢驰哥!对了,最近大L这边的不少人,都在打听你们的情况,听说光耀集团那边,也有人在找你们,你小心点吧。”朋友岔开了话题。 “嗯,我知道了,有人向你问起来,知道怎么说吧?”林天驰皱眉反问。 “我也不认识你,有啥好说的。”青年机智的回应道。 “呵呵。” 林天驰咧嘴一笑,伸手挂断了电话,而不倒十秒钟的功夫,又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在了他的手机上,林天驰随即按下了接听:“哪位?” “你好,你是林哥吧?我是从大L过来的,有人让我到了这边给你打电话。”电话对面,一个听起来就媚到了骨子里的女声顺着听筒传来。 “对,我在和平区这边南京北街的太空船娱乐会所,你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林天驰攥着手机,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声。 …… 晚,八点十分。 浑南新区,东塔机场附近的一大片拆迁区之内,大柏驾驶着一台没手续的老款桑塔纳,载着田江和小伍、小萨三人一路疾驰,车灯扫过之处,尽是推平的建筑废墟和成堆的建筑垃圾。 “嗡嗡!” 大柏把着方向盘,赶到一处岔路口之后,侧目看向了田江:“江哥,我咋有点记不住道了呢?咱们该往那边走啊?” “往左,前面有个废弃的屠宰场,直接扎进院!”田江看着外面的街景回了一声,随即拿起手机,翻找着大彪的号码:“这个傻缺,跟他说好了九点办事,这是死到哪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信呢?” …… 另外一边,沈北大顺商贸二楼的棋牌室内,海风、麦森、李春桥和大彪四人,正坐在一起打着麻将。 “噼里啪啦!” 众人一把牌打完,纷纷抬手,往麻将机推着麻将牌。 “咕噜咕噜!” 这一下午的时间,大彪始终在捧着壶,不断地嘬着吸管,几乎几分钟就是一大口,频率极为频繁,跟着蒸汽的火车头一样。 “哥们,你差不多行了!我看你都顶烟儿了,再这么玩下去,你真容易抽死在这屋里!”海风看见大彪已经明显放大的瞳孔,还有顺着侧脸不断往下淌的汗珠,皱眉喝止了一句。 “没事,我心里有数,来吧,打麻将。”大彪这时候已经明显有些岔道了,脸上始终挂着一个傻兮兮的笑容,嘴角还泛着白沫。 “你可拉倒吧!你有啥数啊,我坐在你边上,吸二手烟都他妈上劲了!你也是真牛逼,一个人抽两个半,这些东西就是放在一头驴身上,也该撂倒了吧!”此刻麦森身上披着一个棉被,虽然捂得脸色通红,但他总说自己冷,明显也是上道了。 “铃铃铃!” 与此同时,大彪的手机铃声随即响起,他看见田江打来的电话,当即愣住,随即目光执拗的看向了房间当中空无一物的一个房角。 “你不接电话,在这瞅啥呢?”海风顺着大彪的目光看去,登时无语。 “艹你妈!你这屋里有监控,咋不早点告诉我呢?大江肯定是知道我抽东西了!”大彪急赤白脸的吼道。 “你他妈好好看看,那他妈啥都没有!傻逼,你绝对是又抽岔道了!抓紧接电话吧,别说跟我在一起昂!”海风张嘴骂了一句,同时打了个预防针,毕竟他们最近正在用田江办事,所以他也不想得罪对方。 “没有监控吗?”大彪揉了揉眼睛,盯着墙角看了半天,才木然的点了点头:“那可能是我看错了。” “铃铃铃!” 铃声再起,大彪吞咽着口水接通了电话:“喂,江儿?” “哥们,我发现你咋这么不长心呢?我不是跟你说过,晚上九点约了杨东谈判吗,你人呢?咋地,去医院看你弟弟,还用看一下午啊?”田江在电话那边吼了一句。 “哎呀,我把谈判这个事给忘了!”大彪吸着大鼻涕,刚把这事想起来。 “我他妈……”田江无语。 “江儿,对不起啊,我错了!”大彪一点不犟嘴的承认了错误。 “你别扯犊子了,抓紧过来吧,我在东塔拆迁区!你到了给我打电话!”田江骂了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哥们,你们晚上约杨东见面了?”海风隐约听见田江在电话那边的喊话,皱眉问道。 “对,约了九点见面,但我他妈光顾着打麻将,把这事给忘了。”大彪点头。 “这么大个事,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海风看了一眼时间,眉头紧锁。 “你也没问我啊,我说啥!”大彪同样梗着脖子犟了一句,随后就站起了身:“不行,我得抓紧走,要不然大江肯定生气了!” “你都这样了,自己咋走啊,春桥,你送他一趟!”海风看着没受什么影响的李春桥,张嘴吩咐道。 “行。”李春桥点点头,拿起了车钥匙。 “快点的吧,一会去晚了,大江肯定生我气。”大彪神神叨叨的重复着这一句话,人已经离开了房间。 “那我走了啊。”李春桥看见大彪出门,也跟着站起了身。 “哎,你等会。”海风看见大彪出门,转身拉开后面的抽屉,在里面取出一把仿五四之后,用湿巾擦了一下扳机和枪身,随即用一个塑料袋包好,给李春桥递了过去:“把这个给大彪。” “这啥意思?”林春桥微微怔住。 “这傻逼已经岔道了,你在路上给他念几句话,他见到杨东,肯定敢开枪,人一死,不就啥事都结束了么!”海风极为阴损的回应道。 “大彪如果出事,万一咬咱们咋办?”李春桥听见这番话,心里有点没底的反问道。 “你怕啥,他现在已经吸食过量了,再加上本身有精神病,犯罪都没人管,作证更白扯!即便他被警察抓了,口供也是无效的!你送他过去的时候,尽量躲着点监控,最近几天,咱们都躲躲,只要不被查出来跟他一起吸D了,这傻逼干啥都跟咱们没关系!”海风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行,我懂了!”李春桥听见这话,伸手接过用塑料袋包着的仿五四,快步追了出去。 …… 同一时刻,太空船娱乐会所那边,林天驰接到女孩打来的电话之后,就离开包房去了楼下,看见过来的几个姑娘,登时愣住,因为这几个姑娘,不论长相和身材,都是绝对哇塞的那种,个头全在一米七五以上,皮肤白嫩的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身材更是无可挑剔,该有的全有,不该有的地方,没有一丝赘肉,绝对是模特级别的。 “你们几个,谁叫泡泡啊?”林天驰看着三个姑娘,开口问了一句。 “林哥,我是。”一个画着淡妆,看起来十分清纯的姑娘微微点头。 “我找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都清楚,对吗?”林天驰看着泡泡问道。 “你放心吧,我们都懂,东西都带来了。”泡泡拍了一下自己的手包。 “行,那我就不跟你们说规矩了,就按照说好了,选上的十万,陪跑的五万,但是有一点得说好,拿了我的钱,就得办我的事,你们谁要是中途跟我玩路子,可能就离不开沈Y了,懂吗?”林天驰说出这番话的同时,眼中闪过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威胁。 “放心吧林哥,我们不是第一次了干这事。”泡泡乖巧一笑:“而且找我们来的那个大哥,在大L也有一定实力,我们心里有数。” “好,那就上楼吧。”林天驰微微点头,陪着三个姑娘一起走进了大厅,看着三人的背影,林天驰在心疼钱的同时,也叹着气摇了摇头:“白瞎了,十多万一炮的姑娘,平白无故的就便宜了刘宝这个傻逼!” …… 孝信酒厂那边。 “嗡嗡!” 随着罗汉将面包车启动,杨东和黄硕、腾翔三人也随即登车,准备去赴约。 “哥,大彪要找你谈判,咱们就去四个人,是不是有点少啊,要不然你让我打个电话,咱们直接拉一支百人小队过去就完事了呗!”黄硕坐在车上,莫名亢奋的问道。 “今天晚上这个场合,你整多少人都没用,而且咱们也干不起来。”杨东调整了一下座椅,随后拍了拍罗汉的胳膊:“走吧!” 语罢,一行四人乘坐面包车,直接奔着跟田江约好的地点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