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湖枭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九七章 余震回荡,交锋正式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市内某百货商场的地下室内,一处堆满了各种货物的库房内,徐合宇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大约两三分钟以后,门外泛起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库房的门被推开。

    “刷!”

    随着房间内的灯光照耀出去,映亮了冬皓和两名青年的脸庞,在三人中间,正是一脸憔悴的林美辰。

    “大宇!”

    被软禁多日的林美辰看见徐合宇之后,情绪瞬间崩溃,眼泪也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一头扎进了徐合宇怀中。

    “媳妇!最近这段时间,你受苦了!”徐合宇轻轻拍着林美辰的背,感觉自己的衣领瞬间被泪水打湿,林美辰最近遭了这么多罪,全都是因为他而起,使得徐合宇心中升起无限怜惜和愧疚。

    “大宇,你究竟惹什么祸了?那些人为什么要绑架我?他们有没有用我威胁你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林美辰心中同样惦记着徐合宇,此刻自己得以脱困,但是心中又对徐合宇升起了一阵担忧。

    “媳妇,你放心,我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都没做!你这次遭遇的困难,我会慢慢给你解释,不过我现在有一件很着急的事情需要处理,我先跟阿皓说几句话,可以吗?”徐合宇轻轻拍着林美辰的背,温声细语的问道。

    “好,那我回避!老公,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才让你惹了这么多麻烦,我真的很对不起林美辰说着,再度眼圈一红。

    “别傻了,这些事情跟你没关系,那些人都是奔着我来的,所以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听话,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这个房间,我去隔壁跟他们说话,不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好吗?”徐合宇摸着林美辰的脸轻声安抚,直到林美辰点头,这才带领冬皓一行人离开了房间。

    “二哥,之前我们在一品城办事的时候,遭遇了伏击,双方当时已经打乱套了,或许是拖得时间太久,把警察都引过来了,我们在逃窜的时候,还撞了一个警察,这事估计闹得不小!”冬皓跟徐合宇走进隔壁房间以后,就主动开口,介绍了一下自己那边遇见的情况。

    “今天警察到场,并非是因为你们的枪战,而是因为一品城的度假区里,住着一位大人物!是省级大员!”徐合宇没瞒着冬皓,直截了当的开口。

    “什么,这……”冬皓听见这话,顿时脸色苍白,他跟在徐合宇身边这么多年,什么大阵仗都见过,自然知道徐合宇说的这件事有多么的严重。

    “不仅如此,最近让市里风声鹤唳的新X报记者也住在那边!那个大员姓庞,是彭文隆身后的靠山!”徐合宇再度解释了一下。

    “也就是说,今天一品城事情,就是个套!咱们被三合集团耍了!”冬皓瞬间反应过来了这其中的原因。

    “现在去探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目前全市的警察都已经出动了,你是主要的抓捕目标!现在事情闹得太大,目前安壤已经全市戒严了,你如果出面的话,我很难保住你,所以你暂时先别离开!这家商场是我私下投资的企业,不显示在集团账面上,而且跟东山集团没有任何关联,警方就算排查,也不会查到仓库这边来,最近这段时间,你就现在这里躲一下吧,等风头过去一些,我再想办法帮你运作!”徐合宇此刻还没有接到窦卫洲和金崇任何一人的电话,不过也有个别极为仗义的朋友暗中跟他通过气,对于大致的情况,徐合宇还是有所了解的。

    “好,我听你的!”冬皓听完徐合宇的话,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

    与此同时,窦卫洲已经驱车赶到了市局楼下,在上楼之前,给徐合宇打了个电话过去。

    “窦老板,是我!”徐合宇的声音传来。

    “今天一品城的事情,你办的很难看!”窦卫洲的话语中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满。

    “这件事是我的私事,我没想到它会造成这么恶劣的影响!”徐合宇并未推卸责任。

    “我要见一下省里的老庞,结束之后,咱们俩见一面!去老地方等我吧!”

    “嗯!”

    窦卫洲挂断电话后,对着车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随即直接上楼,推开了会议室的房门,此刻余庆和跟彭文隆已经提前到了,庞老正在对着两人怒斥道:“……我承认,最近这些年来,你们安壤的经济建设做的不错,但经济在飞速发展的同时,难道就能够以牺牲社会治安为代价吗?现在全国都在向进入法治社会而努力!你们安壤呢?居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枪案!简直岂有此理!最让人愤怒的是,这件案子的主犯,居然是市政F招商过来的集团总经理!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种事一旦扩散出去,将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

    “老爷子!您消消气,这件事我已经通知过事发单位和新闻媒体了,让他们一切以维护社会稳定为主,暂时不要将这件事情扩散出去!虽然我们在不遗余力的抓捕冬皓,但通缉令也只写了他涉嫌重大刑事犯罪,没有提及细节!”余庆和端着一杯水,毕恭毕敬的给庞老递了过去。

    “你能压住本地媒体,但外地的呢?新X报的呢?你能控制住事发单位,你能控制住相关群众吗?事情出了,你不想着怎么解决,现在就给我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庞老脸色阴沉的问道。

    “老爷子,您消消气!我刚刚说的,只是紧急预案,至于接下来事情该怎么做,还得听您的意见!”余庆和相当会见风使舵的把话接了过去。

    “东山集团身为招商引资过来的企业,现在却卷入到了涉黑涉恶案件当中来!必须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要一查到底!遇见问题绝对不能姑息!还有,政F必须跟这种企业划清界限,一切官方的合作项目,全部终止!”庞老冷着脸开口。

    “庞老,您这番话我有意见!”窦卫洲听完庞老的话,主动上前一步,直接开始顶嘴,虽然这个圈子里十分讲究尊卑,但窦卫洲此刻不站出来已经不行了,首先东山集团就是他招商而来的企业,一旦被扣上涉黑的帽子,将是他履历上的一个巨大污点,所以即便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他也必须保护好跟自己捆绑的东山集团,同时也是因为他很清楚之前三合鸿慈出事的时候,给彭文隆造成了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如果东山集团也出事了,自己取得的优势势必会被一扫而空,再次落到跟彭文隆相同的起跑线上。

    “有什么意见,你说!”庞老将目光从余庆和身上移开,苍劲有力的眸子盯住了窦卫洲。

    “东山集团的冬皓涉黑,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也仅仅是他的个人行为,从集团角度而言,东山集团对于安壤的经济发展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而且我在来的路上已经了解过了,冬皓虽然是东山集团的总经理,但是并不是集团股东,仅仅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已!况且今天的案子,也不是以东山集团的名义发生的,完全是冬皓的个人行为!自从案件发生之后,东山集团那边始终在积极的配合警方对冬皓进行抓捕!所以我认为仅凭一个员工的行为,就去定性一个企业的好坏,这是有失偏颇的!”窦卫洲铿锵有力的辩驳道。

    “卫洲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余庆和听见窦卫洲在话语中用到了“有失偏颇”这个词语,登时插了一句话,虽然现在这屋里他是对窦卫洲恨意最大的,但东山集团的案子毕竟刚刚发生,目前还没有结论,他自然也就没有落井下石。

    “对不起!或许我的情绪有些激动!如果有什么言辞不当的地方,请诸位原谅!但我这么做,完全是在为了安壤的经济发展着想!我认为我们不能因为某一个人的举动,影响到整个安壤市的营商环境!正如庞老刚刚所说,安壤的经济目前正在高速发展,而东山集团又是众多投资商当中的龙头企业,所以我觉得,对于东山集团的处理,必须严肃、谨慎!”窦卫洲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虽然嘴上道歉了,但态度却依旧强硬。

    “庞老,您的意思呢?”余庆和站在中间打太极,把球推给了庞老。

    “既然你们地方有自己的考虑,这件事我不便插手太深,具体的可执行方案,由你们班子里自行决定!我就留在这等着看你们的报告!”庞老是个老江湖,自然不会被余庆和当枪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又重新把球给踢了出去。

    “既然这样,我就代表市委市Z府表个态!关于东山集团的案子,一定要严肃对待!认真甄别!立刻启动联合调查组,对东山集团展开联合调查,如果东山集团没有问题,绝对不能让这种为地方建设出过力的企业寒心!同样的,如果东山集团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也绝对不能姑息!更不会因为他们有什么背景,或者做出过什么贡献,就对他们网开一面!”

    余庆和打着官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虽然在明面上没有得罪窦卫洲,但话中暗藏锋芒,俨然已经挑明了他的态度,东山集团没事还好,一旦有事,耶稣都保不了它,我说的!

    而东山集团,真能做到干干净净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