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湖枭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零九四章 蓦然回首,兄弟还在,温暖如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七点,在杨东那边的批捕手续正式下发之前,从安壤匆匆赶来的彭文隆,在孙建勋的安排下,跟杨东在病房里见了一面。

    “彭老板,好久不见啊!”正坐在病床上吃饺子的杨东看见彭文隆进屋,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

    风尘仆仆的彭文隆看见杨东这副满嘴流油的模样,有些无奈的看向了他:“我发现你的心挺大啊!都这时候了,还有胃口吃东西呢?”

    “哈哈,估计我很快就得被转到看守所了,怕里面的东西吃不惯,这还不是得抓点紧吃嘛!不然进去成天喝白菜汤的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杨东比划了一下筷子:“尝尝不?鲅鱼馅的!”

    “算了,吃不下。”彭文隆伸手指着杨东:“我发现你这么大的人了,思想怎么这么不成熟呢?你知道自己这次捅了多大的篓子吗?”

    “知道。”杨东低头吃着饺子:“其实你不该来,我当初就是因为怕牵连到你,所以回国以后,连安壤都没去。”

    彭文隆听完杨东的话,面色忽然平静了一下,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沉默许久后,才轻声开口道:“小东,我要走了。”

    “受到我的影响了?”杨东猛然抬头,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算是,也不是,家里人为了保我,把我调走了。”彭文隆看着杨东,轻轻点头:“这几年的发展,已经让他们看到我的闪光点了!”

    “呵呵,挺好的,那就祝你仕途高升,平步青云!”杨东笑了,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最怕的,就是会牵连到身边的人。

    “小东,这么多年来,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在彭家内部,不会爬的这么快!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无条件的信任,还有竭尽全力的支持!”彭文隆把手包放在了一边:“给你带了几包烟,还特意给你买了点好茶叶。”

    “不能又是市场的茶叶沫子吧?”杨东呲牙一乐。

    “操!”彭文隆罕见的骂了一句脏话,随后抿着嘴唇开口道:“因为你的事情,我跟家里通了电话,但是他们不同意帮你,因为彭家并不需要白手套,他们更不希望我跟江湖人士走的太近,因为这样会给我以后的路留下污点,彭家的人,希望我能走得更高……”

    “我压根也没想拖累你,你帮我的够多了。”杨东对此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彭文隆并非是彭家的主人,在九子夺嫡的残酷内卷当中,他也不容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庙堂更甚。

    “但是我的坚持,也并非有没任何意义。”彭文隆在包里抽出几张纸,给杨东递了过去:“把这个签了!”

    “这是……商业文件?你让我签这个干什么?”杨东看了一眼文件上的内容,微微怔住,不明白彭文隆为什么会给他拿出那个东西来。

    “咱们俩之间的捆绑,到今天为止,也就算正式结束了,我很庆幸有你这么一个合作伙伴,且不管未来如何,你都有我这么一个兄弟!”彭文隆跟杨东对视一眼,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

    一小时后,风情小镇别墅的书房当中,脸色阴翳的祁总正在跟一名中年进行交流。

    “祁总,我们这边已经做出计划了,而且该疏通的关系也都疏通了,杨东被批捕以后,肯定会按照涉黑的方向去办,再把他以前办过得那些事情挖一挖,这次他必死无疑!”中年看着祁总,话语稳健的开口。

    “仅仅是杨东还不够,他跟我耍小聪明,就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那些人也给我严查!”祁总怒气冲冲的开口。

    “您放心,您说的这些情况,我们全都在同时运作,不过杨东这次把三合的业务打散,找的都是身上干净的白手套,咱们暂时恐怕啃不下这块骨头,只能日后慢慢地通过偷税之类的名目对付他们!”中年连连点头。

    “这不是我该关心的问题!你们看着办吧,我的诉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三合必须要垮台,杨东想保的人,一个都不许留!”祁总心里无比憋屈,更是做出了相当极端的选择。

    “咚咚!”

    与此同时,秘书敲响房门,迈步走进了书房里:“祁总,京城李家的李玫煜来了,说是想跟您见见!”

    “妈的!这时候他想来做和事佬了?我之所以被杨东坑了,就是他牵的线!不见!”祁总毫不犹豫的开口。

    “跟李玫煜同行的,还有京城彭家的彭文隆!”秘书顿了一下:“他们俩是一起来的!”

    “一起?这两个人不是不对付吗?怎么凑到一起去了?”祁总微微怔住。

    “那我现在去回绝他们?”秘书再度问道。

    “算了,让他们去会客室吧!”祁总思考了一下,摆手回应。

    ……

    两分钟后,李玫煜和彭文隆同时走进了会客室内。

    “祁哥,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啊?”李玫煜看见祁总,主动打了个招呼。

    “呵呵。”祁总冷笑一声,没说话。

    “祁总,我和小煜来你这,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杨东求个情。”彭文隆表现的比小煜更加直接:“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杨东让你不舒服了,我替他给你道个歉!”

    “刷!”

    话音落,彭文隆直接向祁总鞠了一躬。

    “操!都是朋友,你这整个事干啥!故意演我啊!”祁总看见彭文隆的举动,面色总算缓和了一些,因为彭文隆跟他和小煜不一样,小煜和祁总这种人,都属于借助家族势力做生意的商人,但彭文隆可是正儿八经走仕途的,大家以后的地位,肯定不一样,尤其是这种世家子弟,一旦路走顺了,未来的前途是无法现象的。

    “我没别的意思,今天来找你之前,我跟小东聊过了,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让我把这个带给你。”彭文隆将几份文件放在了桌上:“这是杨东在国外油田和铀矿的股份资料,他愿意全部出让给你!只求你能高抬贵手,别跟他一般见识!祁总,其实杨东死了,你无外乎就是出口气而已,但这事你如果愿意松松口的话,最起码能见到利润,你说呢?”

    “祁哥,这事我也给你道歉,这是我商会副会长的任命书,想让谁去,你自己填名字,呵呵!”小煜也将一份合同摆在了桌上。

    “怎么,你们两个人,觉得我姓祁的是缺钱缺疯了吗?”祁总对于桌上的文件视若无睹,脸色阴沉的开口道:“这不是利益的的事,我更不缺钱!杨东想跟我耍小聪明,那么自然就应该知道耍小聪明的代价!这事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但是你们如果想喝茶我欢迎,这件事就别聊了,行吗?”

    “正因我不知道你不缺,所以来跟你聊这件事的人,才会是我,你觉得杨东让出来的产业不值钱,那你觉得,我值多少钱啊?”彭文隆坐直身体问道。

    “你对我没用,我不是不给你面子,但是这件事,他就不是给面子的事。”祁总虽然尊重彭文隆,但也仅仅是尊重而已,因为彭文隆目前在安壤任职,对他几乎无法提供任何助力。

    “呵呵,下个月,我就调回京里了,我这个人历来不喜欢吹牛逼,但是我要跟你说的事,从今往后的二十年,彭家主要捧我,你觉得我用这个身份,够跟你唠吗?”彭文隆看着祁总,面色平稳的问道。

    祁总听见这话,陷入沉思,彭家的能量,他是清楚地,如果彭文隆没撒谎,那么今天的这个人情,在未来的十几年后,恐怕价值比三合集团还要高,但这也是对赌的事情,并不绝对。

    “祁总,能高抬贵手吗?”彭文隆继续问道。

    “小彭,我今天完全是给你面子!”数秒钟后,祁总脸上的冰川逐渐消融。

    ……

    一个月后,巩辉因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巩辉的自首,也将杨东和白沐阳那件案子的关系给变得简单了起来,雷钢一个人扛下了雇佣枪手与白沐阳团伙展开枪战的罪名,畏罪潜逃,而杨东等人当天的行为,则被认定为单纯的想要找白沐阳进行打击报复。

    一个半月后,老白因为涉嫌贪污、渎职、挪用公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沈Y苏家,京城彭家、李家,以及京城李景州家族,甘S薛家等等多方势力的发力之下,杨东的案子开始进入了漫长的审核期,公安机关不断起诉,检查机关又多次打回补充侦查。

    五个半月后,案子终于尘埃落地。

    杨东因为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黄硕因为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二河因为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刘占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张少坤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张晓龙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李静波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张云雀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

    一件大案,在多方运作之下,几乎没有掀起任何波澜,作为幕后主使的杨东,也仅仅只获得了五年徒刑,这就是三合集团积攒了多年的能量。

    ……

    四年半后。

    沈Y万豪酒店门前豪车络绎,彩虹门上的横幅迎风招展,上面书写着一行大字——黄硕先生,楚瑶女士,新婚大喜!

    酒店大厅内,沈Y的各阶层认识几乎全都到了,刘占、二河和李静波等人,就连独臂的雀哥都被叫来支客了,众人全都在忙忙碌碌的迎接宾客,大厅里至少聚了二三百人,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宴会厅的角落里,杨东去给老柴上了个坟以后,回来坐在椅子上,伸手扒拉着韩飞儿子的小鸡鸡,手里举着一块糖:“叫叔叔,不叫叔叔不给吃!”

    “哇……粑粑!麻麻!”孩子扭头大哭。

    “哎,你小子怎么回事!没事凶我儿子干什么!”韩飞听见孩子哭了,上来就给了杨东一耳勺。

    “我没有,我逗大侄子玩呢!”杨东一脸委屈的解释道。

    “呸!我看你就是在监狱里面憋的!手特别欠!蹲了三年多,政F也没把你教育好啊?”林璇也走过来掐住了杨东的耳朵:“我告诉你啊,当初你把三合集团给解散了,我那消失不见的干股,还没找你算账呢!”

    “嫂子,你别急眼啊!我跟你说,这钱瞎不了!虽然集团现在被拆散了,但是你别看龙哥和小硕他们现在都是老板,整天吆五喝六的,但幕后老板还是我,我有钱!”杨东被林璇掐的耳朵疼:“你松开呗,我好歹也是个社会大哥,社会名流,今天又是我弟弟结婚,这要是让外人看见,影响多不好啊!”

    “我艹!天驰哥!好久不见啊!”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呼喝,接着有人喊道:“东哥!汉哥和小腾也到了!”

    “嫂子,我去看看哈!”杨东呲牙一乐,扭头跑了。

    “老公,你看这王八蛋给儿子拽的,都红了!”林璇低下头,看着儿子被揪红的小鸡鸡,愤愤磨牙。

    “妈的!等一会小涛到了,我也带着小涛去薅他!”韩飞龇牙骂道。

    “你为什么要等杨涛呢?”林璇有些好奇。

    “废话,这屋里都是他的兄弟,你感觉我自己能干过他们吗!”韩飞机智的开口。

    ……

    宴会厅门口,杨东看着罗汉和腾翔归来,呲牙一乐:“怎么着,在国外辛苦了呗!”

    “哈哈,这有啥辛苦的啊,我们在那边,比你们这边自在,自从索玛里的业务铺开以后,我就带着小腾跑到欧洲开辟市场去了,那边都是白人姑娘,我们俩过得老滋润了!”罗汉咧嘴一笑,掏出一叠银行卡递给了黄硕:“这些银行卡,都是发哥、远哥和钢哥他们托我给你随的礼,他们身上都有案子,回国一趟不方便,但是托我带了话,一会等酒宴开始,得给他们开视频,让你们两口子对着视频给他们敬一杯酒!”

    “敬不敬酒的,那还不是得看里面存了多少钱吗!”黄书呲牙一乐,引得哄堂大笑。

    “东哥,那是鹏哥吗?几年不见,他怎么胖成这样了?”腾翔看着屋内正在一张桌子边上哄孩子的杨鹏、高敏夫妇,略感意外。

    “别提了,去年我刚出狱那天,我哥我嫂子去接我,我他妈还以为是俩猪站起来了呢!现在我哥自己在沈Y搞房地产,生活贼腐败,你们说能不胖么!”杨东哈哈一笑。

    “哎,咱们家的人是不是不齐啊?怎么没见龙哥他们呢?”罗汉扫了一眼,发现屋里少了很多熟面孔。

    “龙哥现在负责的是酒水业务,去开辟云N市场了,本来昨天的飞机就该回来,但是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延误了,我们俩刚通过电话,他正往酒店走呢!至于少坤,这小子……”杨东开口就要解释。

    “东哥,别说我坏话昂!”杨东话音未落,后面便传来了一句喊声。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张少坤跟李贺夫妇,正领着两个看起来两岁多的龙凤胎迈步走来。

    “呦,这就是你那俩孩子吧?张博?张明?是不?”罗汉看见两个小宝宝,一把将小姑娘张明抱了起来,对着张少坤开口道:“你现在混的可以啊,听说小东为了成全你,特意在H北B定开了个分公司,把你调回老家去当经理了?”

    “哈哈,那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张少坤呲牙一乐。

    “来,你也让大爷抱抱!”杨东奔着张博走去。

    “别样他抱……他揪鸡儿……!”韩飞的儿子顿时在后面喊了一句。

    “哈哈哈!”众人再度哄笑。

    “哥们,恭喜啊!”张少坤咧嘴看向黄硕,递过去了一张银行卡:“早点生个孩子,咱们俩还能结个亲家!”

    杨东听见这话,又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忽然有些伤感。

    “哎,你咋的了?”林天驰推了杨东一下。

    “没事,就是看见他们都有孩子,有点羡慕了。”杨东笑着摇头。

    “杨东!你什么意思?合着别人都有孩子,我不能给你生呗?我就上个厕所,你在这煽什么情呢?”就在这时,身怀六甲的苏艾再度从身后给了杨东一耳勺。

    “噼里啪啦!”

    众人正玩笑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鞭炮的声音。

    “哎?怎么回事啊?”黄硕看了一下手表:“这时间还没到呢,怎么放上鞭了?”

    “硕哥!你快出去看看吧!龙哥为了哄她丫头开心,把门口的鞭炮全给点了,这爷俩正在那鼓捣礼炮呢!”一个小青年窜到楼上,大声喊了一句。

    “我艹!快去拦住龙哥!我一共就买了两挂鞭,如果都让他放了,一会新娘子到了,我就只能踩气球了!”黄硕穿着西服,宛若一条大黑耗子般窜向了楼梯口,人群一跑,连带着杨东都被推的往前走了好几步。

    一缕阳光,顺着通风口洒在楼梯间的位置,照亮了欢声笑语当中,那些熟悉的脸庞。

    一段激昂往事,数载江湖沉浮,在爆竹声中落下帷幕。

    所幸,蓦然回首,兄弟还在,温暖如初!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