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余岛在望了,海玉明站立在船头,望见劫余岛之后,掏出传讯符向劫余岛上打了出去。 看到那符箓化道白光飞入岛内,海玉明回过头,对身后不远处的海森威说道:“哥哥,招呼那七位鬼族出来透透气吧,劫余岛到了。” 海森威应了一声,走回了船舱,他和海玉明以后就专门负责跑劫余岛这条航线了。而这条航线这次出行以后,只怕再来就要起码俩年以后了。 表面上看来,这二位最早能被选派去灵台界的少年俊彦远离了海家的权势中心,得到了冷落,其实海家内部的大佬们心里最清楚——海家的未来早就不在海家堡了。 攀附住万象门才是海家将来发展的前景所在。 所以,这二位目前看似被冷落轻用的年轻一代,却是海家和万象门的沟通桥梁,其实是被当成未来接班人培养的。 陈国这次收纳了四百多的鬼族修士,当时就言明了,要给这些鬼族修士再造躯体。 要知道这再造灵躯就好比是在驴子头前面吊个胡萝卜,让鬼族们有念想但不能轻易吃到的。陈国还要供养这些鬼族在陈国时候的生灵灵魂那,就算不是人类灵魂,也要牺牲掉很多牲畜的。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让这些鬼族创造出足够大的价值是不会轻易放了他们的。 当然,这么对待鬼族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你在给驴子头前栓胡萝卜的情况下,最起码也得先让驴子先知道头前的是胡萝卜不是? 于是,大家商议好了,先造出几个有新躯体的鬼族来给其他的鬼族打打样子,让其他的鬼族看看这根胡萝卜够大够甜。 最后综合所有人的表现,选出了七个幸运儿,作为首批直接晋级的正式弟子,来到劫余岛接受新的灵躯。 这七位还真的只是足够幸运的! 要知道鬼族们在知道自己能被新造躯体,不受反噬之苦以后,都分外兴奋,在陈国的这一个月里,任劳任怨,唯命是从,从一群表现都很优秀的里面挑选优秀的,实在有些难为人了。 没办法,陈玄明决定,采用上古就流传至今,却都没变化过的古老法门选择七位鬼族……抓阄! 其实陈玄明的决定也没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没有暗箱操作的情况下,抓阄还真算是最公平公正的方法了。 当然也没有暗箱操作,这群一个月前还气势汹汹要平定遮月崖的鬼族里,还真没跟陈国亲近的存在,所以这七位幸运儿的诞生还真算公平。 当然,说是抓阄,也不是闭着眼乱点的,陈玄明好歹也是一国国主,对于大小制衡的帝王心术方面还是有些不凡造诣的。 陈国的这些鬼族中,元婴修为的有十五个,这些鬼族是中流砥柱,而且再造了灵躯后用处最大,要多出几个,所以就定下了三个名额。 而基数最大的普通鬼族,也得给他们个念想,不能让他们认为自己修为低排不上而消极怠工,于是从普通的鬼族中抽选了四个。 至于金丹期的鬼族,鸡肋般的存在,也出了一个名额,来显示大家是雨露均沾的。 三位元婴鬼族分别为冰玉、冰澈和冰颜,而冰颜还是位少有的女性元婴鬼族。 这其中的冰玉倒不是抓阄出来的,因为他在所有陈国鬼族里修为最高的,算是鬼族的带头人了。 此时冰玉带着剩下的六位鬼族,随着海森威的指引一齐走出了船舱,一下子就看到了劫余岛,同时也看到了岛上高处多了一座高高的石塔。 那石塔四周有淡淡的雾气环绕,但仍挡不住塔本身向外喷薄而出阵阵灵光,间或的石塔通体还闪亮一下金光,在金光闪动的同时,还发出阵阵余音袅袅的钟鸣之声。 冰玉看着那高塔,问旁边的海森威道:“海大人,那座高塔想来便是我们要进去的‘生生造化塔'吧?” 海森威笑道:“这个我也是头一次见,可不敢回答你,不过看那灵气逼人的阵势,该是天地造化之物该有的气概,想来就是了。” 把石塔造的声势那么大,是方正的主意。 方正认为——东西是好东西,卖相也一定要过得去,从他们造就了八十多个新的鳞虫灵躯效果来看,这“生生造化塔”在鬼族中的地位现在已经不啻于圣地天堂了,那你再做个普普通通,貌不惊人的石塔就不合适了。 圣地要有圣地的排场才行! 对于这套理论,墨娇嗤之以鼻,认为外表光鲜屁用也没有! 结果还是李沧海做了和事佬,他说强加些不必要的花哨东西没必要,不过“化生本源”得之不易,所以还是有必要加强“生生造化塔”的防御的。 于是他给塔外面包裹了一层浮光掠影阵,结果石塔外围开始仙雾缭绕,而且时不时的触动天光后,还会发出金光阵阵。 墨娇对李沧海这番阳奉阴违的行为很不满,在怒斥了他的两面三刀之后,去了“生生造化塔”。 也不知墨娇又加了什么阵法,反正现在是只要有金光闪耀的时候,就会从塔里跟着传来钟声阵阵了。 海家的船靠到了劫余岛的港口上,岸上站着俩位白衣少年,笑容可掬的接待着海家一行人。 在客套寒暄一番之后,其中一位少年冲着冰玉施礼道:“冰玉师兄,在下冷傲,给冰玉师兄见礼了。 烦请您带着诸位鬼族兄弟先去净室修养吧,接风晚宴就别参加了,因为岛上为海家弟兄准备了盛宴,备下的都是俗世酒食。 此事是我等疏忽了,如今岛上已经没有鬼族兄弟了,可巧这几日 又赶上墨香主大婚,连雾国的秦尊者都带来了美酒贺礼,岛上的兄弟都欢乐得过了头,都没想起您几位的血食这事来! 墨香主让我跟我兄弟冷云特意守候在这,要第一时间跟您陪个不是那! 几位马上要静心休养,准备再造躯体了,如今少进食也能更好的养心修性,所以,几位收下墨香主这份歉意后,就由我兄弟冷云引着诸位去净室吧。” 冰玉看着这位俊美少年,努力在脑子里思索冷傲这个名字,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不免有些尴尬的冲冷傲施礼说道:“应该的!本岛再无鬼族了,又如何再预备凡间生灵的灵魂那?此事我等省的!省的! 只是这位师弟……恕在下眼拙,看不出师弟的本相来了,我们以前……” 冷傲笑道:“冰玉师兄别想了,在下过去就是雪国一个筑基鬼族,我识得冰玉大人威容,大人可不曾与我打过交道。 如今我等再造的躯体都能化成人形,这自主化形了自然是都往漂亮处整了,搞得现在岛上的各位师兄们容貌都差不多。 墨门主最后无法了,要求所有人都要保留点鳞虫特质在外面,要不然啊,都跟一个模子刻得似的! 所以现在这个岛上啊,不说名字您可谁都不认识喽!” 说完这话,他抬起遮盖在头前的长发,露出额头一片红色鳞甲,对冰玉说道:“师兄您瞧,我本相是只锦鲤,如今这留了红鳞那。” 冰玉恍然大悟,又跟海家几位客套了几句,就带领着剩下的六位鬼族兄弟随着冷云向净室出发了。 冰玉有心多探询点岛上的事宜,因此一路上走得不快,还跟冷云不停的攀谈着。 这个冷云也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又很健谈,一路上喋喋不休,还真说了不少岛上的轶事出来。 “岛上现在最大的是李门长和墨门主,袁真人不是万象门的人,他是太一神教的真人,据说在神教中地位也仅次于教主方正那! 你细品方正和袁奇这俩个名字,就知道这位袁真人不会一般了,甚至还有传闻,袁奇就是方正教主的另一个法身那!这种上界金仙的事情小的也不清楚,也不敢乱说…… 李门长和墨门主他俩谁大我们不知道,也不敢打听,总之这俩位都是咱们万象门的老祖宗。 除了万象门三位真人外,现在最大的就是墨白云墨香主了,墨白云就是以前咱们雪国的那位新晋法相——冰云大人。 他承蒙墨门主青眼,被赐名墨白云,被赐了名应该就算是墨门主的入室弟子了,只不过墨门主不让墨香主叫她师尊,具体原因小的也不清楚,也不敢乱说……。 墨香主现在是咱们的头,日后冰玉师兄也是要入到鳞坛的,这可也是你的上司,你要记得了! 他的本相是条冰螭,前些日子现出真身,瞬间整个岛都被冰雪覆盖了,我看啊,这修为比以前还要可怕那! 他前段时间大婚了,咱们岛上一共就俩位鬼族女修,一位寒星师姐,再造身躯是条白鲨,人身那是花容月貌,结果墨香主一下子就看上了,寒星师姐也有意,结果一拍即合,成了夫妻了。 这俩天雾国的秦尊者来为咱们这鬼族的第一场婚礼贺喜了,带来了凡间美酒,啧,啧,小的也有幸尝了一口,那可是小的生平喝得第一杯酒那!不过那酒也不甚好喝,有些辣! 现在岛上一共八十三位新晋鳞坛正式弟子,除了墨香主和寒师姐,就还一位女弟子,她叫冷如雪,名如其人,对谁都冷冰冰的。 可就算这样,八十位鳞坛弟子还是谁都想跟她热乎热乎那,包括小的……不过小的有自知之明,人家是肯定看不上我的。 这事连李门长和袁真人都发愁那!袁真人还说这样阴阳失调太严重不行的,要想办法找些鬼族女修来那……听说这次还打算让秦尊者帮忙照顾些妖族女修来岛上……也不知怎么想的! 不过啊,小的倒是觉得,若真来些妖族女修的话,小的大概也能有机会找个媳妇那……” 他一直在说,冰玉等一行人一直在听,而听到最后的时候,冰颜却猛地走到前面,一把拉住冷云,急切的问道:“你说袁真人想找些鬼族女修来,此话当真!” 冷云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说道:“比真的还真! 袁真人跟我们都说了,谁能找些鬼族女修来平衡下阴阳,就送他份大好处!他说现在大家有了正常的躯体,男欢女爱是人伦大礼,这种阴阳失调的情形不改变的话,早晚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