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玄明在御书房内仔细听着陈小顺复述当日程府发生的事情,等他听到顾天恩要见方正以后,却发现陈小顺住口了,不由得问道:“后来那?顾天恩联系到方教主了吗?还有,你说程无常肋生双翅了,和这事没什么关系啊!” 陈小顺答道:“再后来,就不是奴才们能知道的了,顾天恩和秦夫人他们一起进了程无常的房间,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那房间后来起了一层禁制罩子,您曾吩咐过,不让我等刺探程老爷,所以我等也都没敢近前。 至于说程老爷肋生双翅,那可是一桩奇事了。那座屋子的禁制过了俩天两夜没消失,而程老爷却从外面回来了! 那是程老爷的小院封闭的第三天,府中的下人亲眼目睹了天上一道白光闪过,程老爷就出现在府中的内院了。 音容相貌都对,唯一不同的就是肋下多了一双肉翅,那肉翅上并无附着羽毛,一只盘绕着黑雾,一只盘绕着白雾,甚是吓人。” 这下陈玄明不由得愣住了,连忙问道:“程无常周身上下的骨头都被顾天恩砸碎了,根本不能动弹,而且你也说了,那院子的禁制始终在,秦夫人和顾天恩也都没离开过,你确定这个肋生双翅的人是程无常吗?” 陈小顺答道:“不是奴婢猜的,是那位程老爷自己说的! 他来到带禁制的小院前,冲里面叫道:‘承蒙顾长老护佑住程某幽魂,程某如今已经得了道体从造化岛回来了,顾长老可以收了神通了'。 他的话落下,那院子里的禁制就消失了,顾天恩脸色铁青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拿手点指着程老爷说道:‘这是教主之命,你不用谢我!我跟你这辈子都做不得朋友的'。 程老爷满脸笑容的冲着顾天恩说道:‘教主钧旨,但出力的还是顾老不是吗?顾老此番消耗不小,且回茶园将养段时日吧。 顾老知不知程某的情是您的事,就冲顾老这几日费心劳神护住程某幽魂的这份辛苦,程某改日必当携厚礼亲自登门致谢的,谢顾老的第二次再造之恩'。 那顾天恩冷哼一声,再没搭话,起身就飞走了,随后秦夫人和雪夫人也出来了,程老爷对二人施了大礼,秦夫人回了句,‘着手准备考试吧'。 那程老爷应了声‘是',秦夫人也没再说什么,就带着雪夫人也离开了。” 陈玄明多少有点明白了,这个程无常大概是残魂去了造化岛,得了大造化了。 造化岛距离陈国海路迢迢,但如果舍弃躯壳,只靠残魂的话,片刻就能到,雪国当年就是靠灵魂沟通,在万里以外的雪国,遥控他和那些鬼族阉人修士的。这点对于做过鬼族元婴的陈玄明来说,并不难理解。 但是,如果俩面没有魂鼎护佑的话,那灵魂在凡间离开躯壳会受到侵蚀的,只里面要有人用无上法力护佑住残魂,起到人工魂鼎的作用,才能让残魂不被外界侵蚀,完好无损的到造化岛上。 陈玄明还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于是问陈小顺道:“那程无常的寝室,以后可有人进去过?” 陈小顺答道:“有的,程老爷吩咐下人去房间里,把里面的杂物清理干净,结果下人们从程老爷的房间里扫出一大堆石粉来,程老爷以前的房间里并没有山石盆景,也不知道这些石粉是哪来的。” 陈玄明这下全明白了——他现在这具躯体和当初的程无常一样,也是石头造就的,显然程无常是得了新躯壳,不要以前的躯壳了才有的这堆石粉。 他接着问陈小顺道:“然后那?程老爷对你们还说过什么没有?” 陈小顺连忙说道:“程老爷让我等全都集中到府上,甚至连外出采买的都召回来不许出门了,却对瓶主子说——‘你多日没回去看望太后了,今日就回宫去省省亲吧,叫宫里人来接人,除了陈小顺,你就不要带其他随从了。' 瓶主子听了老爷的话,连夜带着奴婢来到皇宫了,奴婢就在陛下寝宫外候着陛下起身了。此番对陛下说的话,奴婢对别人都不曾说过……” 听到这,陈玄明霍然站了起来,指着陈小顺骂道,“没用的奴才,你都想到了这是程无常要你给我传信了,都知道连夜进宫了,如何还要等到我今日起身才说!” 说完这话,吩咐道:“起驾,去程府!” 陈小顺应了一声,刚走到门口,陈玄明却叫住了他,一脸阴沉的说道:“不必了,我独身前往,你在这御书房候着,有人来就说我在读书,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放进来!” 陈小顺连忙叩头说“是”,却没等到陈玄明的回应,抬头一看,陈玄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御书房内了。 他起身走出御书房,从外面关好殿门,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门口不再动弹了。 陈玄明运起玄功,转眼飞到程府,没走大门,从后花园飞了进去,直接向程无常的寝宫走去,却听到程无常的声音响起,“陛下,请移步花园凉亭,在下备了点香茗请陛下品尝。” 陈玄明停住脚步,抬眼看到了凉亭里坐着的程无常,笑道:“你算准了我要独身前来啊!” 程无常微笑着摇头道:“这个老奴可算不准,不过新得的这具幽冥蝠的特性,不用眼睛能感受到周围一里内生灵的一举一动,所以陛下接近老奴宅子的时候,老奴就知道陛下是一个人来得了。” 陈玄明砸吧砸吧嘴,看着程无常身后那一黑一白俩个大肉翅。说道:“这幽冥蝠的好处不小啊!” 程无常笑道:“其实也有些鸡肋,这天眼通的本命神通,再加上幽冥二气化成的双翅能瞬间千里飞行,都是要大量消耗自身灵力的。 所谓的瞬乎千里,也要自身灵力支撑的住才行,老奴得了墨门主的短时加持法力,才能从造化岛一夜飞回青云城,要是现在单凭自身的法力,怕是飞到海家堡就力竭了。” 陈玄明哈哈笑道:“得了便宜还要卖乖!我可听说你狠狠的削了顾天恩的面子,报了他打你的仇了。还凭空得了这么个大机缘!” 说完这话,陈玄明已经走到了凉亭里坐了下来,程无常伸手为陈玄明奉茶,随后笑着对陈玄明说道:“老奴这次不敢明说,却暗地邀陛下前来,就是想跟陛下说说这事那,方教主这次可不光给了我大机缘,咱们陈国的机缘也来了!” 程无常开始向陈玄明述说起那日里陈小顺所不知道的,在程无常寝室的屋内发生的事情了…… 秦楚楚拿同心珏联系到了方正,当方正的映像出现在顾天恩的面前的时候,顾天恩开始涕泪横流的哭诉魔族和妖族所受到的不公,秦楚楚面色铁青,她几次想打断顾天恩的话,想为她家老祖宗辩解几句,但都被方正制止了。 方正等顾天恩全说完后,长叹一声,说道:“你怎么这么冤啊!秦尊者比你还冤,怎么也没像你这样给我哭诉那?” 顾天恩听了这话,哭诉道:“他打压我们魔族和妖族,好不快活,如何冤了?” 方正叹道:“你说茶不值钱,那是因为在陈国不值钱,你去问问海家,他们把茶贩到草原上是什么价? 草原上没有灵玉,他们要拿黄金换茶叶的,你说黄金不如灵玉值钱,你可知道你们魔族造一块灵玉的成本,跟草原部落得到一两黄金的成本也不一样的。 在草原上,一块茶砖换几条人命都换得到! 秦尊者身处雾国,雾国也种不出粮食的,他有限的粮食要养活那么多人,不可能做到人人平等的,你说是也不是?” 顾天恩默不作声了,良久说道:“我也不是要他事事都做到绝对公平,我只想让他把我们魔族和妖族与人族同等对待罢了。” 方正摇头道:“这世间就没有绝对公平!他要是把你们魔族和妖族与人族同等对待,那就是对人族的不公平! 你别忘了,你们都有修为的,你们诸邪不进,百病不生,这点只有筑基以上的人族修士才能做到,而人族……大部分是没有修为的! 你总抱怨魔族的不公,却看不到魔族已经比大多数人族幸运了,你们拥有强悍的体魄和悠长的寿元,这些都是人族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你打伤程无常为什么?因为你想让我给人族教授道统的逍遥学宫里全是魔族,你怎么不想想,你若是成功了,对陈国的人族又是何其的不公那?” 顾天恩这下彻底无语了,方正的脸开始模糊了起来,他不耐烦的说道:“老顾,我那日就说了,你只要还肯跟着我对抗冥皇鬼族,就不是背叛! 至于魔族、妖族、人族谁在太一神教里地位高……那只能取决于他们谁在教中的贡献大,一共就这么大的一张饼,给谁吃不给谁吃那?在我看来——你当年压制秦尊者没错,现在秦尊者针对你们有些手段也没错,明白了吗? 这看似很不公平,其实才是最大的公平! 同心珏本是我跟楚楚说些贴己话方便用的东西,如今倒成了你们找我的工具了!你们这等层面的对错别来找我,我不想管也管不着!明白吗?好了,我懒得把灵力浪费在为你们这些狗屁倒灶的事辨是非上了,就这样吧。” 眼看画面已经模糊到快消失了,顾天恩连忙抢话道:“教主!让魔族代替陈国子弟进学宫是我不对,但我们魔族就不能进学宫了吗?” 方正烦躁的摆摆手,说道:“能进,都能进!跟灵台界一样考就完了,一切照灵台界惯例。 但灵通界里修真氛围不浓,所以我们不考修行了,这样吧,让陈国国主出题,考灵通界里学识。” 顾天恩急了,叫道:“那……那我魔族怎么会啊?这……这还是不公平啊?” 方正不耐烦的说道:“不会就学,跟人家陈国学!学不会怪自己! 我要说几遍你才听懂了——没有绝对的公平,明白吗?” 话说到这,那影像一阵抖动,就此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