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物向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百七十八、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程无常对陈玄明娓娓道来,而陈玄明却一直心不在焉,眼光始终向程无常身后的俩个翅膀瞟,当他听程无常说到方正的影像消失后,也没提到这对翅膀,陈玄明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说了半天,老弟你这幽冥蝠的躯体哪来的啊?这样子和唐国的那位法相大能有些像啊?”

    程无常笑道:“王上现在不问,老奴也马上要说的,不但要说老奴这具新躯壳,还要说我陈国的大造化那!

    王上所猜的没错,这幽冥蝠与唐国王族关系很大,其实严格的说——本就是同宗血脉的。”

    陈玄明听到这,眼神从程无常的背后翅膀移动到了程无常的脸上,程无常微微一笑,冲着陈玄明使劲眨了眨眼,说道:“万象门的手段岂是唐国那些人能比的,老奴这眼睛可不瞎,不像他们唐国王族,有点修为就开始瞽目。”

    陈玄明点点头,叹道:“想来也是,太一神教和万象门都是仙界来客,他们的手段才是正途仙家手段,又怎会造出肢体有残的躯壳来那!

    不过话说到这,听你的复述,此事到方教主不搭理顾天恩就截止了,那程老弟这份机缘又是哪来的那?”

    程无常笑道:“教主圣明,可顾天恩可是不依不饶啊,他非要秦夫人再次联系教主,硬生生的把这份大机缘白白便宜我了。”

    看着陈玄明不解的看着自己,程无常忍着笑,继续向下说了起来……

    方正的影像消失后,顾天恩冲着方正影像消失的地方长跪不起,一言不发,屋内的气氛变得很尴尬起来,秦楚楚看看趴在床上的程无常,又看看低头跪着的顾天恩。程无常一脸无辜,而顾天恩则一脸愤懑。

    秦楚楚走到顾天恩近前,伸手去拉顾天恩,嘴上说道:“顾老,你也是神教中数一数二的元老了,夫君对你这番态度是有些失礼了,但你也知道,他向来率意本性,不拘礼仪,所以,您老担待点吧。妾身在这里替我家夫君赔不是了。”

    顾天恩径直跪在地上,却不肯起来,嘴上答道:“顾某罪孽深重,理当受教主责罚,不是我担待的问题,是教主不肯原谅顾某的问题。

    顾某还有个不情之请,求夫人再联系下教主,请教主责罚顾某一人,纵然粉身碎骨,万劫不复顾某绝无怨言,但别让魔族孩儿们去考陈国的学识了,这就是等于断了我魔族于本教中的上进之路啊!”

    秦楚楚听完这话,脸上强挤出的笑容也消失了,一脸冷峻的说道:“那考什么那?考修为吗?让人族修士和金丹遍地走的魔族一起考修为吗?

    夫君最后的话您也听到了,没有绝对的公平!”

    顾天恩仍旧低着头,半晌应了一句,“我太一神教毕竟是修真教宗,神教要发展,金丹多总强过书生多吧?所以,学宫招收点高修为的人才有何不可?

    人族也有惊才绝艳的修士,魔族也不尽是金丹元婴大能,我们优中选优不比考些不着边际的陈国学识要好吗?”

    此话一出,秦楚楚倒哑口无言了,这光景,趴在床上的程无常反到开口了,“照您的意思,陈国就该舍弃了,神教应该去找有法相坐镇的通天教和唐国才对!

    顾老,我教典籍里曾提到过一句话——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不知您还记得不?

    要知道,我等陈国一众,修为虽然低末,但却对自身有自知之明,不会生出不该有的念头,这点不知道顾老怎么保证?”

    顾天恩瞪大眼睛吼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魔族子弟对神教,对教主忠诚可鉴日月!”

    程无常冷笑着答,“可鉴日月是指什么时候,若是指的以后,如何证明?若是指的以前,也不必证明了。”

    顾天恩冲程无常咆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程无常脸上不喜不悲,一脸平静的答道:“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意思。”

    就在顾天恩整个人处在爆发边际之时,秦楚楚拦住了顾天恩,冷笑着打开了同心珏,对顾天恩说道:“你不服!你冤枉!那你自己跟教主说吧,只此一次,下次你再想说什么,去造化岛找教主,不要再来找我了!”

    方正的身影再次浮现,这次他看着地上跪着的顾天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到底要怎样啊?”

    顾天恩连忙冲着方正的身影拜倒叩首,嘴里说道:“属下罪孽深重,求教主严加责罚,纵被挫骨扬灰无憾,只求教主怜悯下本界中的魔族儿郎,不要断送了他们的上进之路。”

    方正的脸色冷了下来,问顾天恩道:“我从未说过你叛教,为何要责罚你?我刚才就说过了——沈千机也未叛教,我们的敌人都是冥皇!你为何就是不信那?”

    顾天恩连忙说道:“不管沈千机在您眼中算不算背叛,他耍弄心机陷您于险地,都是对您的不忠,顾某深以当日与他同流为耻。

    教主觉得顾某没错,而顾某却自己不得心安,顾某求教主责罚与我,就是要向教主表明——本界中的魔族,誓死追随教主征讨诸界,断无二心。再不会受沈千机之流的蛊惑了。”

    方正微眯起眼睛,说道:“你能代表你麾下的所有魔族吗?你让我处罚你难道不是你麾下的魔族进我的逍遥学宫吗?”

    顾天恩听完这话,连连摇头道:“教主此言差矣,我等只想对教主表明心迹而已,至于进学宫,那不过是想能随时追随教主身旁而已……”

    而顾天恩此话一出,方正连忙打断了顾天恩的话头,说道:“你当真这么想的吗?”

    顾天恩对方正抓住这句话不放有些不明白,不过仍旧马上答道:“句句都是属下的肺腑之言!”

    方正点点头,说道:“那好,你若有心追随我,那这逍遥学宫你便不要去了,你的属下但凡想追随我的,都不要去学宫了。”

    方正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楞了,方正环顾了下三人,莞尔一笑,说道:“这次的学宫本就不是我教的产业,所收之人也非太一神教的教众,那你们想追随我,又如何能去那?

    当年灵台界的学宫,是我为太一教众开设的学堂,而本界中开始打着预科的幌子招收的学生,目的本就不纯,是想逼反海家做的手段。

    如今海家归心,雪国平定,这个学堂开设就没什么意义了。

    之所以保留,是因为万象门的李、墨二位首领,觉得我教你们的那些学识有些用处,想让我传授给他们的门人,才留下了这个收徒的计划。

    你也知道,灵通界事了之后,我太一神教是要离界的,这里是人家万象门的基业,那你既然对我表了忠心,还去万象门的学堂干吗?”

    方正的这番话,登时让在场的人都傻了!不过道理却也说得通,顾天恩万万没想到自己表忠心表出这么个结果,这下算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他嗫喏了几声,终于没再说什么,深深冲方正的影像拜了下去,说道:“谨遵教主法旨!”那声音透着说不尽的苍凉和悲怆。

    方正看着一脸落寞的顾天恩,叹了口气,说道:“老顾啊!你是个好人,我也知道你没有私心,你只是想让你手下的魔族过得更好才紧随沈千机的,因为沈千机许诺了你很多我不能给你的承诺。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番对魔族的不存私心,其实是对界中其他人的最大私心!

    你知道我为何要纵容秦尊者打压你们吗?就是因为你们太强了,不能不打压了!

    魔族天生有修为,你又功参造化,如果不是要强留本界,已是魔仙之体了。对你们不加限制的话,就你们那一个茶园的魔族就能横扫本界了,可是别忘了,这里是陈国!

    我们跟冥皇借用凡间斗法,归根结底是要退出凡间争斗的。

    若我打败了鬼族势力,又让界中多了一个更厉害的魔族统领,那意义何在那?人家陈国子民帮我们的意义又何在那?

    沈千机让你做界中霸主,所以你才肯追随他,而这件事在我这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力量必须得到限制,否则这种力量就不能存在,太一神教就是为了消灭冥皇那种不加限制的灭世力量才建立起来的教派,我们消灭冥皇不是为了自己当仙皇的!”

    方正的这番话让顾天恩彻底明白了过来,他跪在地上,涕泪横流的说道:“教主英明,是属下心智被蒙蔽了,如今属下已经醒悟了,我魔族上下,再不提进学之事了。”

    方正再度摇头道:“不能这样,魔族都要进学的,只不过,你们必须接受陈国的规矩,从陈国考来学宫。因为现在的学宫已经不是学宫了,它改名叫沧海城了。

    顾天恩你记得了——大道无常,长生渺渺,没几个人能走到最后的,你们魔族的出路就在灵通界平静的活下去,我答应帮李沧海和墨娇建立沧海城的根本原因就是让你们这些异类有个在本界中安身之所。

    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吗——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所以,你们要想在本界生存,首先,你们要学会服从!

    不论鬼族、妖族、还是你们魔族都不事稼穑,不过你们修为都比人族高。

    但你们修为高不是你们能霸占别人东西的根由。钱财可以靠赚,粮食可以靠买,唯独不能抢!这就是沧海城建立的目的,也是你们能长久在本界呆下去的根本。

    所以,你们的未来——在沧海城,而你们只有考来了沧海城,才算有未来。

    每年到底有多少人能进沧海城,这事由陈国说了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