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医生!” 江州机场接机口,赵曼妮早早就看到了方寒,高兴的向方寒挥手。 “你这丫头,就看到方医生,没看到我。” 林欣彤笑着打趣。 “哪有!” 赵曼妮急忙辩解:“林总您是自己人。” “那方医生是外人喽?”林欣彤笑呵呵的。 赵曼妮还是没有林欣彤会说,两句话就被林欣彤问的哑口无言。 “江州,可算回来了。” 江枫感慨的道:“还是现在交通发达啊,万里之外,远渡重洋,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方医生,您是回家还是去医院?”林欣彤询问方寒。 “先去医院吧,医院报个到,大家可以放两天假,休息一下。” “耶!” 江枫兴奋的喊了一声,回头问边上的秦熙姌:“秦医生,休假一起看个电影呗?” 秦熙姌白了江枫一眼,懒得搭理。 “我说方寒,你是不是故意的?” 冼奋表示不满:“休息两天你早说啊,我晚回来两天算了,还能回趟家,非要到了江中才说。” 昨天那么着急,今天就回,他昨天都没回家。 “您是副主任,我只是给我们骨伤分区的医生通知,冼主任您不在其列。” 冼奋一愣。 虽说方寒是开玩笑的意思,不过好像还真是。 他现在是急诊科的副主任,算起来比方寒这个骨伤分区的负责人还要更正式一些。 几个人说着话,已经出了机场大厅,外面江平的车子已经在候着了。 “你是回家还是?”方寒问龙雅馨。 “先陪你去医院,然后去看看田姐。” 这会儿还早,上午十一点多,龙雅馨也不着急。 一群人先到了医院 方寒刚进门,急诊科就炸了。 “方医生回来了。” 护士们和医生们奔走相告。 “方寒回来了?” 方浩洋听到消息的时候很是有些不相信。 “不是说普霍金斯医院打算留下方寒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人都进门了,正在派礼物呢。” 李文军笑呵呵的道:“还别说,这小子每次出门回来都会派礼物,比你这个主任强多了。” “你也领礼物了?”方浩洋有些惊讶。 他知道方寒每次回来都派礼物,不过他从来没领过,也不认为有他的份。 “是啊。” 李文军笑呵呵的点头:“我每次都领两份,副主任待遇。” “我靠,不要脸!” 方浩洋骂了一句,狗屁的副主任待遇,八成把自己那份也领走了。 “我说姓李的你好歹是副主任,要脸脸吧。” 李文军无所谓:“人家方寒是按人头派礼物,手快有,手慢无,副主任怎么了,副主任就不要礼物?” 方浩洋懒得搭理李文军,来到值班室。 大包小包的,护士们医生们都在领礼物。 “方主任!” 看到方浩洋进来,众人纷纷打招呼,原本嬉笑的医生和护士拿了礼物也都匆匆离去。 不得不说,方主任那就是大煞风景,比较破坏气氛。 “方寒呢?” 方浩洋叫住准备出去的一位住院医问。 “方医生去骨伤分区了。”住院医急忙道。 方浩洋看了一眼礼物,还是没好意思拿,迈步向骨伤分区走去。 值班室没人,问了护士,才知道方寒去病房了。 “这小子,马不停蹄啊。” 方浩洋嘀咕一声,来到病房。 方寒正在陈远和林广才等人的陪同下查房呢。 骨伤分区目前的几个病房,患者已经住的差不多了。 之前骨伤分区主要的患者包括关节置换和断肢再植、肌腱修复,方寒不在的时候骨折复位的患者是转骨伤科的,翟甲鵬来了之后,这一块的空白也算是补齐了。 刚回来,方寒也没换衣服,就是大概转一下,也不问诊,只是听陈远说一下情况。 “方主任!” 正打算出门,方浩洋就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再呆一阵呢。” “没事了,就回来了。” “普霍金斯医院要留人,方医生就不愿意待了。”江枫在边上插嘴。 方浩洋瞪了江枫一眼,好意思说。 让你随时汇报消息,方寒这都到了江中院了,他竟然都不知道。 江枫要不是骨伤分区的人,方浩洋绝对好好收拾,方寒的人,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打狗也要看主人不是? 特别是看到方寒安然无恙的回来,方浩洋就心中高兴。 瞧瞧,瞧瞧,这就是自己带出来的兵。 燕京医院挖不走,普霍金斯医院也挖不走。 泰山石敢当! 从骨伤分区出来,方寒到了留观室。 进了病房方寒和龙雅馨都是一愣。 纪香云在也在,正在秦江娥的病床边上和秦江娥说着话。 “小方!” 看到方寒进来,纪香云急忙笑着打招呼:“小方你不是去米国了吗?” “刚回来。” 方寒礼貌的道。 “馨馨呢?” 纪香云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方寒后面龙雅馨幽怨的眼神。 我这么大个大活人看不到吗? “刚回来就上班,不休息几天吗?” “过来转一下,准备休息两天的。” 方寒说着话,看向病床上的秦江娥:“秦阿姨看上去恢复的不错?” “岂止是不错,现在已经可以吃一些简单的食物了。” 纪香云笑着插嘴。 “小方,谢谢你。”秦江娥向方寒道谢。 她这个病已经被下了死亡通知书了,没想到治疗了大半个月,恢复的还不错。 最初的时候,服药都比较困难,还要借助导管,现在吃药,吃一些流食已经没有什么困难了,呕吐和手足心热的症状也消失了。 真的是捡了一条命回来了。 方寒坐在病床边上给秦江娥做了一个检查,陈远也在边上说着这一段时间的变化。 “方医生,患者差不多已经吃了十五六剂药了,用不用换方?” “不用,继续守方服用。” 方寒站起身,对病床上的秦江娥道:“秦阿姨,在观察几天,如果情况稳定,就可以回家治疗了。” “回家?” 秦江娥眼眶顿时就有泪花溢出:“意思是我可以出院了吗?” “您这个病需要慢慢治疗,保守估计也要三个多月,再恢复一些,回家调养。” “香云,我可以出院了” 方寒后面的解释秦江娥根本没注意,她只是听到她可以回家了,可以出院了。 对于患者来说,哪怕没有彻底痊愈,可以出院,那就意味着病情好转,病情稳定。 特别是对于秦江娥这种癌症患者来说,意义更是不同。 在省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告诉患者家属,最多能活一到两个月了,现在治疗了大半个月,方寒却告诉她可以回家治疗。 这对秦江娥来说简直不亚于天籁之音。 “嗯,娥姐您的病一定可以痊愈。”纪香云点着头。 自己的老大姐能好转,她也是打心眼里高兴。 最主要的是,治好自己老大姐的还是自己的未来女婿。 看过,纪香云,方寒继续给其他患者做检查,龙雅馨则留在病床边上陪纪香云和秦江娥说着话。 “还是香云你有福气,有馨馨这么漂亮懂事的闺女,还有方医生那么优秀的女婿” "家荣也很孝顺的,你这一阵生病,家荣可是一直陪在你边上呢。"纪香云笑着道,龙雅馨则站在边上不吭声。 “是啊,我这个病拖累家荣了,工作都耽误了。”秦江娥叹着气 查过房,方寒就离开了医院,开着五菱回了篷花村,龙雅馨也跟着方寒一起。 纪香云现在是巴不得女儿整天跟着方寒呢,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五菱进了村子,方寒能明显感觉到村子的人少了不少。 原本村口的摊贩也都不在了,一些店铺也都关门了,离开这半个多月,想来篷花村的拆迁应该已经谈妥了。 五菱进了巷子,就看到了隔壁门口的宝马。 彭东海一家子正在往车上拿东西。 “小寒回来了!” 看到方寒,彭东海急忙笑着打招呼。 “海子哥你这是打算搬家?” “是啊,村里有的人已经搬走了。” 彭东海笑着道:“这不拆好久没动静,说拆倒是很快,这边应该很快要动工,安置房都是精装修,如果不大改,置办了家居就可以搬进去住了,要重新装修的那就自己租房子,人家是限期搬迁,你要再晚回来几天,村子就没什么人了。” 说着话,彭东海上了车,把宝马车往边上靠了靠,给方寒让出足够的位置。 五菱车在家门口停稳,下了车方寒就看到大门上挂着锁,家里没人? “忘了给你说了,方叔和田姨还有方爷爷应该去了新房了,你们家这两天也准备搬走呢。”彭东海下了车笑着对方寒道。 “这就要搬了?” 方寒站在家门口,突然间还真有些怅然若失,毕竟是从小住到大的地方,这突然间要搬走,还真有些舍不得。 “小寒,你没带钥匙?”彭东海问。 “平常家里总有人。” 方寒点了点头,平常诊所开门,老爷子现在很少出诊,家里很少上锁,他还真没钥匙。 “方叔他们估么着正在收拾那边呢,我现在准备过去,要不你也过去看看?”彭东海招呼道。 “也好。” 方寒点了点头,那就去新家看看。 :说个事,网站客户端页面有个爱豆节的活动,可以抽取各种道具,运气好的话打赏非常划算,同时还有可能抽取到网站的年会邀请函,觉得有时间,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一试,或许能抽到一张邀请函,年会和我一起聊天打屁。